<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告別“996”,擺脫“內卷”,這屆年輕人離開互聯網大廠選擇了……

    2021-08-13 16:13 | 作者: 劉哲銘,實習生 萬杰瑜 黃正宇 曹清,李薇

    看似鮮活動人的新職業選擇背后,有質疑與不理解,也并非所有轉行都能帶來可觀的收入。放棄的原因很多,但支撐他們走下去的原因卻簡單明了:熱愛與體驗、肯定與認可。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實習生 萬杰瑜 黃正宇 曹清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最初步入職場的那種新鮮感早已消失殆盡。

    八年時間里,郭西西覺得自己在公司里像顆螺絲釘一樣,每天工作按部就班,一成不變。無效會議、996、望不到頭的KPI,互聯網公司里一切困惑與痛苦,她都經歷了。“我覺得很枯燥,失去了激情和干勁。”她回憶,“當時特別想做自己能掌控并且喜歡的事情。”

    2017年,郭西西接觸到收納行業,從兼職開始嘗試,同年正式告別互聯網,成為一名收納師。網絡傳聞這個職業時薪達到1200元。郭西西表示:“收納師年入百萬,這有點誤導人。但不可否認這個行業前景很好,做到頂級的年收入百萬沒問題。”

    和郭西西一樣,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職業選擇上試圖以熱情與愛好來創造更多可能性,擺脫“內卷”。

    于夏同樣沒有安于互聯網公司,也沒有繼續做自如銷售,而是將“996”的社畜經歷寫成劇本,給還在大廠的朋友們一種新的發泄方式,一種情感共鳴;還在讀研二的崔景赫,生物醫學工程專業,但從大一開始,做起了配音副業,在玩過200多家密室后又開起了自己的密室店。

    2020年7月,人社部聯合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正式向社會發布一批新職業,包括“區塊鏈工程技術人員”“城市管理網格員”“互聯網營銷師”等。在“互聯網營銷師”下,“直播銷售員”成為正式工種。

    職場人都感覺到:現在的就業環境變了。2021年年初,人社部進一步發布18個新職業。相關統計顯示,2019年~2021年,人社部發布4批56個技能人員新職業。許多年輕人開始告別“996”,擺脫職場“內卷”,從互聯網大廠等原來的主流就業平臺轉向新職業。《中國企業家》采訪了從事其中部分新職業的年輕人。

    在這些看似鮮活動人的職業選擇背后,有質疑與不理解,也并非所有轉行都有可觀的收入。

    二手奢侈品主播李業的直播間從無人問津到8個月賣出8000多只包,經歷過漫長的孤獨與自我懷疑。李業回憶,剛開始做直播時,評論欄里空空蕩蕩,那種孤獨感讓他覺得“哪怕有人過來罵兩句,都是幸福的”。開播前三天,他一共收到了5條評論,3條都是質疑。

    喜歡劇本殺的于夏至今都會勸周圍的人不要輕易轉行,因為自己的收入并不好,寫劇本這事兒她根本不敢告訴家人。

    放棄的原因很多,但支撐他們走下去的原因卻簡單明了:熱愛與與體驗、肯定與認可。于夏覺得,無論未來多困難,只要還有精力,就會一直去寫劇本;收納給郭西西帶來的認同感,早已超越了經濟報償。

    “至于未來可能從事的職業,畢竟還年輕,也許去互聯網公司996幾年,但未來誰又能確定呢?”崔景赫說,“人生應該有更多可能性,不會的東西就去學,人生真的很短暫,不想讓自己后悔。”

     

    01

    劇本殺編劇于夏,30歲

    “寫劇本這事沒敢告訴家人,但我會一直寫下去”

    攝影:黃正宇

    從前我覺得,“謀殺之謎”一定要有“殺”。但后來我發現,只要能讓客戶在一段時間里專注地體驗一段不同的生活就可以了。

    初次接觸劇本殺是在2017年,當時劇情相對簡單,每個人一張紙,到房間里搜證然后出來討論。玩得多了,就想,要不大家一起寫個劇本試試?

    我和幾個小伙伴都在互聯網公司做“社畜”,經歷過“996”、“007”。所以,我們想寫一個歡樂向的職場本,狗血不是問題,主要給“社畜”一個放松的機會。希望大家在職場上遇到不公平時,可以勇敢的站出來說“不”,一份工作沒有必要把整個身家性命都賠進去。

    發行之后,客戶對我的這個本子反饋都很好。一方面覺得挺寫實的,很多都是自己工作中會遇到的事情,例如同事之間遇到問題就相互甩鍋;另一方面是覺得在職場上還是要保護自己,不能被“PUA”。

    我做過“社畜”,也嘗試過創業。上一份工作是在自如做銷售,今年1月份,我們之前的店面改成了劇本殺游戲館,我便“陰差陽錯”留下做了“DM”(Dungeon Master,在劇本殺里一般被稱為主持人)。

    推理綜藝《明星大偵探》走紅,讓疫情期間積累的劇本殺愛好者由線上轉到線下,給了劇本殺一個生存的空間。但說實話我的收入不好,所以勸很多作者不要著急轉行。劇本殺這個行業跟影視一樣,火不火看命。所以我現在是全職做“DM”,兼職做作者。

    但我真的非常喜歡劇本殺。那種喜歡是只要它在,我就會一直去玩。只要我們還有精力,就會一直去寫劇本。這跟有些人喜歡閱讀、喜歡看電影一樣,我們只是喜歡上了劇本殺這種方式,用4個小時的時間去體驗一種別樣的生活。

    和很多人一樣,以前我覺得有的本子就是為了哭而哭,但我現在發現,有的人就是想來哭一哭,名正言順地哭,也是發泄的一種方式。一個本子之所以出現在市場上,是因為有人需要。我人生中寫的第一個劇本就是基于這種共情。

    第一個本子大概寫了半年多,因為兼職,所以時間稍微長一些。想一個有趣的案子,包裝上一些復雜的關系,設計上游戲環節,對我來說起碼需要三個月。不僅如此,從作者創作到最終發行中間,還需要去找很多的玩家來“測本”,根據玩家的反饋再去修改、打磨。

    目前我一共寫過5個劇本,但發行出來的只有一個,“爛尾”的劇本大都是因為無法設計出“一個優秀的核詭”(核心詭計)。說實話,柯南都那么多集了,該用的“殺人”手法也用得差不多了。想在現有東西的基礎上做出創新,對每個創作者來說都挺難的。

    至于如何解決這個難題,于我而言,只能在空閑時間想一想,作為兼職作者可能沒有太大的動力做出改變。但在所有我做過的工作里,“劇本殺作者”給我帶來的快樂更多,每天都有新鮮感。如果某一天我能寫硬核劇本了,會特別有成就感,也會一直嘗試下去。不過,寫劇本的事都沒敢跟家里說,平時我熬夜到凌晨三四點,家人不可能理解。

    現在劇本殺市場正處于上升期,但高潮過后市場必然會經歷一輪洗牌。優秀的作者也希望去找好的發行,實現利益最大化。至于它最終會變成什么樣,這個事難說,因為劇本殺行業本身的自由度高,就代表了它可以向無限種可能去發展。


    02

    收納師郭西西,34歲

    “離開大廠,我把收納這件事做成了事業”

    來源:視覺中國

    大學畢業后,我一直在互聯網公司上班,固定的工作內容,面對著不變的版塊,每天按部就班地進行。這種狀態持續了很多年,我覺得很枯燥,失去了激情和干勁。尤其到了30歲左右的年紀,特別想做自己能掌控并且喜歡的事情。

    尋覓了很久,2017年我偶然了解到收納師這個行業,因為本身就熱愛收納,行業我也很認同,就開始兼職做收納師,不久我就全職轉入到這一行。

    我是個生活比較有條理、追求舒適感的人,還有點強迫癥,這可能和我的上升星座是處女座相關吧。

    從事收納后,我的心態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幫人收納時會感覺到心流(注:在心理學中是指一種人們在專注進行某行為時所表現的心理狀態)的正向感以及充實感,每天像打了雞血似的。那種被人認可、認同的感覺特別開心,讓我不僅有成就感,也覺得內心富足。

    收納其實會影響一個家庭的生活狀態。我從事收納近五年來,為許多家庭提供過服務,很多人在收納完后都說“再也不囤貨了”。我發現家里很亂的客戶,內心一般都存在一定的焦慮。而家里本身很整潔想要提升生活質量的顧客,都是比較輕松的狀態。

    我曾經為一個四口之家整理房子,他們家150平,夫妻二人還有兩個寶寶以及兩位育兒師。一進門就被驚到了,整個家除了行走的動線之外都堆滿了物品,柜子都是爆滿的狀態,客廳只有電視桌前一條狹窄的路通向陽臺。

    我們五位收納師忙了整整一周,每天加班才把他們家整理成整潔、舒服的狀態。我們在收納時,首要解決儲物空間不足的問題,其次是讓生活更美好、便捷,最后才是提升家居環境。臨走前,我站在他們家客廳說話都能聽見回音,家里空曠又整潔。

    身邊的朋友會感慨我竟然把收納這個事情做成了事業,還做得那么好,覺得很厲害。其實現在的成果,是靠我工作中實踐經驗的累積,經驗累積才是把這件事情做好的關鍵環節和必經路線。剛轉行時可以說是從零開始,那會兒不知道怎么去找客戶,會有一些艱難。但后來客戶慢慢穩定了,自己也積累了比較豐富的服務經驗。

    現在,我不僅有自己的收納公司,也開設了收納培訓課程。我的學員里“寶媽”比較多,大致有兩類:想學技能的和想用技能變現。有的母親是為了從小給孩子一個好的教育,她們希望孩子能從小養成整理的習慣,所以父母也必須有這項技能。還有的“寶媽”已經全職照顧家庭多年,跟社會有些脫節,再找工作時總是碰壁,內心有很強烈的挫敗感,但收納為她們提供了一個被認可的機會,重新找到了自身更大的價值。

    以前收納只是很小眾的職業,但今年全國兩會提及,把這個新興行業推到了大眾面前,讓更多人了解并喜歡上收納,學員也翻倍地增長。

    現在很多報道說,收納師年入百萬,這有點誤導人。不可否認這個行業前景很好,做到頂級年收入百萬沒問題,但并不是你學習了課程,畢業后就是這樣的收入。剛起步收入還是比較低的,只有堅持到做到一個穩定的狀態,收入才會比較可觀。

    疫情期間半年的居家生活,讓更多人意識到生活環境原來一團糟,雖然上半年我們沒辦法開展線下服務,對業務帶來一定影響,但下半年疫情緩和后就迅速增長了。現在收納行業正處于發展階段,隨著收納概念的普及,加上社會經濟水平的提高,我認為今后收納的需求會越來越大。


    03

    二手奢侈品主播李業,35歲

    “8個月里,我賣出8000只二手包”

    來源:被訪者

    2020年10月,我開始從MCN機構轉型做二手奢侈品(二奢)直播。8個月里,我一共賣出了8000只包,平均每個月賣1000只。這只是我們這樣一個中型直播間的銷售量,大賣家每個月的銷售額能達到3000萬到5000萬不等。

    大家可能覺得直播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其實不是,在做二奢之前,我已經做過七八年的奢侈品代購。主播需要參與每一件產品的鑒定,保證供應鏈的質量,從產品的成色、款式到搭配方式,以及二級市場的狀況都是我們需要了解的范疇,稍有不慎,就會“付出代價”。

    最近我的同事在介紹一款包的材質時,把山羊皮介紹成了綿羊皮,雖然這個包從成色到款式再到價格都無可挑剔,但這個錯誤可能會讓我們面臨4萬多元的賠款。

    二手奢侈品單價高,每個包七八千甚至一兩萬,但并非大家所想象的我們這行“暴富”了,其實有時候可能還賺不到一個燒餅錢,甚至要賠錢。

    這個行業只是外表光鮮,其實每件產品的利潤率極低,純利率更低。直播間一般屬于二級供應鏈,幾乎都沒有自己的庫存,多數都是從線下

    一級供應商挑選產品到直播間售賣,而這些線下一級供應商承擔了收購產品的職責。這個行業極度依賴貨源,而好的貨源太依賴人了。

    不僅利潤低,二手奢侈品的競爭也很激烈。前陣子有一個直播間為了獲取觀眾,把所有產品的價格拉低。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款LV的NEVER FULL系列老花包,大概九八成新,按照正常的行業價格至少8000元,但在這個直播間只要2999元。

    靠這種虧損式補貼,幾十天下來他們直播間觀看人數差不多翻了十倍。現在他們的產品也恢復了正常價格,直播間就剩賺錢了。

    這是畸形的惡性競爭,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玩這種價格游戲。和別的行業不同,二手奢侈品行業如果要采取這種方式,不僅貼錢,還需要勇氣。因為我們拿到的每一件商品都是孤品,賣一件少一件,我無法確認什么時候再能拿到類似的商品。

    我常想,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被行業大潮裹挾著的我們能做些什么?每一個產品在每一個直播間價格都不同,誰都沒辦法譴責誰網絡讓人們對價格更加敏感了,價格戰確實可以給直播間帶來流量,但并不是長久之計。我們希望行業能夠早日規范,不搞惡性競爭,行業才能向前走。

    雖然有這些弊病,但不得不說直播改變了二手奢侈品的行業模式,讓它能從小眾“出圈”。以前二手奢侈品的銷售模式有點像微商,經過老客戶的層層擴散進行銷售,朋友圈里帶新客戶,一周可能十多個人。現在,我所在的直播平臺上已經有五六百家公司開始做二手奢侈品的直播。

    我剛開始直播的時候,周圍的人很不理解。每天4到6小時的直播無人問津,評論欄里空空蕩蕩,那種孤獨感讓我覺得,哪怕有人過來和我罵兩句,我都是幸福的。我記得前三天,一共收到了5條評論,其中有3條評論都是在質疑“這種包誰會買?”

    過了一段時間,關注稍微變多了,不過我的“愿望”也成真了。直播間里許多質疑鋪天蓋地地朝我涌來,“能買為什么不去專柜買,要在這里買?”“這么貴誰會買?”……那段時間,我也想過放棄,也問過自己這些問題,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

    但干這一行也不全都是負能量,這幾年我也有很多收獲。有一件事讓我印象特別深刻,我收到的第一條認真的客戶評論是來自于一位大學畢業剛找到工作的女孩,她當時在直播間留言讓我推薦一款價位在她承受范圍內的包。最后,我用成本價賣了一個合適的給她,小姑娘特別開心,非常認真地拍了四五張她背包包的照片發在評論里。

    照片里她嘴角的笑容,讓我真的很開心,也讓我堅定了做這件事的價值:我為很多人介紹了人生中的第一件奢侈品。


    04

    密室設計師崔景赫,23歲

    “人生應該有更多可能性,不會就去學”

    來源:被訪者

    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體驗世界的。不管是學習還是賺錢,都是為了我們有更好的資本和機會去體驗到更大的世界我從事配音和密室設計也是如此。

    我今年研二,專業是生物醫學工程。大一開始我就把配音作為副業,進入這行已經有5年了,在許多影視平臺、聽書平臺上都發布過有聲小說、廣播劇作品。大學期間密室逃脫很火,我比較能折騰,開始給密室配音賺錢。我本身也是密室愛好者,走到哪個城市都要去刷當地熱門的密室。

    兩年前,我收到了現在的密室合伙人拋出的橄欖枝,問我要不要加入團隊一起做個新的密室品牌。其實,在正式入伙前我已經玩過200多個密室,我也以外包的形式和他合作過幾個項目,覺得他們團隊很有想法就答應了。最初并沒有特地把愛好發展成職業,只是剛好一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現在市面上很多密室都在做恐怖主題,有的單純追求恐怖,對場景的精細度要求并不高。這導致了一種不太好的風氣,固化了大家對密室的印象:密室等于恐怖。其實密室也是一種藝術創作,可以在里面容納一些我們想要傳達的東西,就像不同類型的電影立意不同,密室也可以這樣。

    我個人比較喜歡邏輯性強、腦洞大開的片子。恰好,我們團隊做的項目偏向于沉浸式演繹,涉及很多影視化手法,往往可以從這類片子獲得靈感。我們曾經做過一個懷舊主題的密室,因為城市新年沒辦法放鞭炮,缺乏了年味兒,為了實現煙花綻放、鞭炮環繞的場景,我們考慮了無數種燈光搭配方案和音效設置點位,從立項到落地花費了超過一年的時間,正常一個項目的研發周期只需要三個月到半年。

    的確,目前恐怖主題會更受歡迎,我們就像“戴著鐐銬跳舞”,既要迎合大家的口味,又要往更多方向去創新,讓非恐的主題被更多人了解、接受。我們認為,原創才是一個品牌能長期走下去的核心原因和內驅動力如果大家都不原創,那么這世界上就沒什么新鮮的東西可看了。

    我們團隊里每個人都很特別,這讓我們在做原創上有自己的優勢。有人以前在國外做電力系統設計,有人以前是做營銷的,還有在電視臺做過綜藝編導的,經驗和背景都不一樣,所以在設計時會有各自的想法,經常會為了一個問題爭論和吵架,但思想碰撞往往會帶來不一樣的效果。

    現在密室設計這個新興行業正處于上升期,很多地方還沒有經過市場的檢驗和打磨,熱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高,傳播也沒那么廣,不像影視行業對各個年齡層都有廣泛容納度,密室基本就鎖定在了20~30歲的青年。在短時間內,密室的小眾性質很難突破。

    盡管如此,每一次創作設計我都當成是一部劇、一個作品去完成,并且會作為事業堅持做下去。密室設計的收入還是比較可觀的,加上配音的收入,我已經實現經濟獨立了。至于未來可能從事的職業,畢竟還年輕,可能去互聯網公司996幾年,但未來誰又能確定呢?

    家人也很支持和尊重我的愛好和職業,剛開始入伙做密室時需要一筆啟動資金,我管我爸借了一部分,說回本了就還他,他很樂意地借給我了,而且不收利息。父母也一直想去我的密室門店玩,但因為門店在重慶,加之疫情影響,到現在還沒去。

    因為身兼多職,我每天都很忙,壓力大的時候會產生停下來的想法,但這些都是我主動選擇的,沒有任何人強迫我,也就沒有資格去抱怨了。

    我覺得人生應該有更多可能性,不會的東西就去學,人生真的很短暫,不想讓自己后悔。

    (應采訪對象要求,郭西西、于夏、李業均為化名)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