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涉事男員工永不錄用,李永和引咎辭職!“女員工被侵犯”事件能讓阿里刮骨療毒嗎

    2021-08-09 13:51 | 作者: 劉哲銘,李薇,鄧攀

    138eb61fbf06cb69504d9600b44b4446

    “這一次一定能引發一場自上而下的覺醒,也一定會激發合伙人刮骨療傷的魄力。”這是阿里一位員工的心聲。但在遭受公司內外廣泛質疑之時,此次事件的處理能否挽救阿里搖搖欲墜的價值觀,仍然存疑。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2021年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兼CEO張勇在阿里內網公布了“女員工被侵犯”的階段性內部調查結果和處理決定:涉事男員工被辭退,永不錄用,其是否存在違法行為,警方正在調查取證;同城零售事業群總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辭職;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資源官童文紅記過處分。

    從處理結果來看,第一條符合當事人兩點要求之一。此前,阿里巴巴淘鮮達團隊女員工在內網發長文講述受害經過及向阿里HR和P10級別領導報告,但被推諉、置之不理,未能伸張正義的過程。當事人在文中明確表達兩點需求:一、開除涉事男員工,永不錄用。二、給予帶薪長假,以及足夠的心理恢復時間及支持。對于該處理結果,當事人暫未在內網表態。

    “李永和一路上升,又是跟著逍遙子(張勇)。我以為會和蔣凡的處理結果類似保下他。從人才稀缺的角度來講,這樣的處罰有點重,但從事件的惡劣性來講,大快人心。”一位阿里員工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對處理結果有點意外,“對于一號位,不是只有能力就可以,他今天對這件事無動于衷,明天呢?”

    李永和2011年5月加盟京東,歷任京東商城倉儲部總負責人、華北區域分公司區總,并在2014年12月擔任京東商城運營體系高級副總裁,全面負責運營體系的管理工作。2018年6月,李永和加入阿里巴巴,擔任張勇助理。2021年7月,在阿里的組織架構調整中,李永和升遷,擔任本地生活事業群總裁,同城零售事業群將保留淘鮮達和本地生活新零售團隊,也繼續由李永和負責。

    據當事人反映,事件發生后,當事人曾向李永和反映情況,但收到已讀后,未等來任何消息回復。李永和在內網道歉稱自己“缺乏同理心、同情人,缺乏視人為人的關懷”。內部處罰決定認為,李永和作為事業群總裁,在這件事上的敏感性、重視和投入程度遠遠不夠,沒有主動作為,而“一號位永遠是業務和文化的第一責任人”。

    除處罰決定外,阿里在這份內部公告中表示將繼續在三個方面反思和行動:1、開展對于包括性騷擾在內的員工權益保護的培訓和調查,開通專門舉報通道。員工的舉報,將在確保隱私受到充分保護的前提下,由專人跟進。2、對性騷擾零容忍,由外部專家和員工代表共同制定《反性騷擾行動準則》。3、旗幟鮮明地反對丑陋的陪酒文化,不分性別,阿里巴巴無條件支持員工拒絕陪酒。

    該事件發生后,一名阿里員工向《中國企業家》表示,阿里內網都在討論這件事, 有人發問:“我們到底在反思什么?”也有人表示:“壞鳥多了是不是也要反思林子的問題?”

    阿里巴巴合伙人、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轉發了一份由阿里九年員工寫的便簽,便簽中談到:“這一次一定能引發一場自上而下的覺醒,也一定會激發合伙人刮骨療傷的魄力。”

    但在沒有真正刮骨療傷前,“一定”也不能代表百分之百的概率。

    快還是慢?

    事件發酵得極快。8月8日晚上6點59,內網中蔣芳的公告已經有超過30萬的瀏覽,而原帖有超過60萬的瀏覽。在這場事件中,翻涌的民意不再局限于意見本身,而是向前一步成為組織。

    8月8日晚,阿里巴巴員工自發建立“勇敢牛牛幫助小組”討論群發布《6000名阿里人關于807事件的聯合倡議》。聯合倡議提到,女員工被灌酒,向上申訴未果,食堂維權被驅趕,再到高管和相關人員拖延處理及已讀不回,這些事實顯示了公司組織治理的系統性漏洞,也反映了對員工特別是女性員工權益保護機制的缺失。聯合倡議建議,正視當事人在內網提到的兩點訴求。同時建議公司借此事件推動員工,特別是女性員工職場反性騷擾、反性侵制度的建立。

    幾個小時后,內部調查結果公布。相比于耗時十天才出處罰決定的“蔣凡事件”,該事件的處理結果比想象中來得快。但實際上,7月28日當事人報案,而逍遙子表示自己真正知道這件事是在8月7日晚上。當事人稱曾在公司群曝光事件,但隨后信息被強制撤回,并移出群聊。

    當事人還在內網長文中稱,在向公司收到當事人對事件的報告后,涉事男員工王成文(花名曲一)仍在正常工作。據其敘述,王成文的直屬領導甘啟梁(花名阿甘,淘鮮達LKA負責人)在交流過程中問道:“你覺得不喝酒,這個濟南華聯和一些北方的商戶以后的業務能談下來嗎?”并表示,“都是業務性質的問題”。

    “阿里打架的業務能力強,但這也讓阿里人非常現實主義。包括‘361’現在取消‘1’了,但是‘36’還在,誰不想拿3.5以上?誰不想拿3.75?”一名阿里員工向《中國企業家》說道。

    “361”就是阿里的末位淘汰機制。一直以來,阿里巴巴將績效評分標準整體按照“361”比重分配:3.75~5分的員工占30%,3.5~3.75分的員工占60%,3分~3.25分的員工占10%。其中,3分~3.25分的員工將沒有年終獎,而且沒有晉升機會。如果兩年績效都是3分~3.25分,該員工將被辭退。

    2020年12月,有阿里巴巴員工在社交平臺上表示,童文紅在內部論壇宣布,將取消強制“361”考核制度,不再強制直屬領導給10%員工3分~3.25分的績效評級。

    這種對現實回報的鼓勵讓人們不僅需要在業務更努力,也體現在維護上下級關系、客戶關系上。“在阿里有個詞叫‘在杭單身’,意思就是說,無論你有沒有成家,但在杭州你是‘單身’。”上述員工說道。

    價值觀遭質疑

    在這一次大范圍的討論中,對阿里價值觀的質疑再次出現。

    2019年9月10日,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交棒張勇時表示:“阿里歷史上所有重大的決定,都跟錢無關,都跟價值觀有關。”

    阿里歷來對濫用“權力”的問題絕不手軟。大家熟知的故事是2016年9月,五位阿里程序員用自己編寫的腳本在公司內部公開秒殺月餅的活動中“秒”到了133盒月餅,事后阿里以其行為不符合公司價值觀為由,對他們進行了勸退。

    當時的阿里巴巴CPO蔣芳在內部信中表示:“勸退不是一個容易做出的決定,這引發許多同事擔憂我們對堅守價值觀過于偏執以及會給鼓勵創新的容錯文化造成傷害,但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為要提醒大家善待手中的權力。”

    2011年,阿里B2B平臺上的商家欺詐問題大規模爆發,被外界認為是“太子”的衛哲,為捍衛阿里價值觀,主動辭去了阿里巴巴B2B公司CEO。

    這樣殺伐果決的處事方式以及強有力的組織文化,讓阿里的企業文化與價值觀一度受到高度的推崇與認可。在離職創業的阿里員工所創辦的公司里,不難發現其堅守的準則。例如,阿里規定不能收任何禮品,如果收了,需要上交。如曾任支付寶首席產品設計師的白鴉在創辦有贊后提出,不拿客戶一針一線。

    但2020年,接連兩件事情的處理結果讓“價值觀”在內部受到重重質疑。一則是蔣凡事件,另一件是一位阿里釘釘P9級別中層干部被舉報在類似集團的價值觀考試中找下屬代考,其直屬上級釘釘CEO陳航最終給出的懲罰是:扣除這位中層這一年的股票和年終獎。

    上述兩個事件的處理結果不僅沒有平息爭議,反而遭到了更多阿里員工的抗議。從去年4月到6月,接連兩件事的處理結果讓許多員工深感失望,當時一句流行的調侃是:“低P碰紅線,低P沒了;高P碰紅線,紅線沒了;高P碰考試,考試也沒了。”

    “可能我對公司太失望了,所以看到這次處理結果有些意外。”一位阿里員工向《中國企業家》表示,這次的處理結果至少讓阿里人看到,高P也是可能“碰沒”的。

    從“獨孤九劍”到最新的“新六脈神劍”,阿里的價值觀從過去的關鍵詞變成了六句“阿里土話”: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因為信任,所以簡單;唯一不變的是變化;今天最好的表現是明天最低的要求;此時此刻,非我莫屬;認真生活,快樂工作。

    在阿里價值觀被公司內外質疑之時,九年阿里員工寫的那句話:“這一次一定能引發一場自上而下的覺醒,也一定會激發合伙人刮骨療傷的魄力。”似乎變得頗為迫切。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