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雷軍:我一半時間花在產品上;扎克伯格:“元宇宙”將是移動互聯網繼任者;侯毅:電商巨頭創新能力嚴重倒退

    2021-07-26 09:12 | 作者: 郭立琦, 胡楠楠,肖麗

    38fcb147193eb5a1488e6e18eaf7a258

    編輯|郭立琦  胡楠楠 

    頭圖插畫|肖麗


    企業家洞見

    《企業家洞見》是《中國企業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欄目,為您掃描國內外優秀企業家最前沿的商業洞見。

    本期內容中,您將看到雷軍正面回應小米造車;盒馬鮮生CEO侯毅為何評價當前巨頭的電商創新能力在嚴重倒退;投資人朱嘯虎談早期投資應該注意的關鍵點;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從CTO的角度談技術和管理;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為何認為傳統制造業也將出現“贏者通吃”的局面;以及扎克伯格講述充滿未來感的“元宇宙”如何成為互聯網的下一個篇章。

     

    雷軍:我一半時間花在產品上,不造車小米就成傳統公司了

    f649718a134209732a9e4248880d50c8

    攝影:鄧攀 

    雷軍近日在采訪中表示,自己現在仍然會把一半時間用在產品上,而在造車這件事上,小米是“不做不行”。隨著技術的發展,智能電動汽車跟消費電子將會是一回事,小米在這個智能生態里不能缺席。

    以下是雷軍專訪內容摘編:

    到目前為止,我有一半時間在產品上,這是我管的最多的事情。邏輯很簡單,產品是小米最核心的東西。產品做不好,整個公司肯定立不住。一些達到一定規模的公司希望用比較完善的管理來替代CEO對產品的關注。但我覺得,這可能只是一個美好的愿望。最后你會發現這樣的公司產品會越來越平庸。

    去年整個汽車行業和投融資領域的走勢,表明了電動汽車是未來整個汽車行業發展的方向,這是共識。我個人覺得智能加電動,使汽車行業從原來的機械行業越來越接近消費電子。

    擺在小米面前的挑戰是——假如有一天我們真的成了全世界消費電子的第一,可能因為我們不做新能源車就變成了傳統的公司,就落伍了。智能電動汽車是未來發展的大趨勢,是我們智能生態不可缺少的環節。

    從個人設備到可穿戴設備,到智能家庭到智能辦公再到智能出行,今天智能化是主旋律,假如我們缺少了智能出行,我們的整個智能生態就不完整了。今年三月底,我們也是經過了很長時間的調研并最終下決心進入智能電動汽車領域。邏輯是智能電動汽車跟消費電子其實是一回事。小米不做不行,因為不做的話就意味著我們會落伍。面對巨大的困難,我們還是選擇了迎難而上。

    (來源微信公眾號“福布斯”)


    侯毅:巨頭的電商創新能力嚴重倒退

    f51b86bde5e9fbaf917cc8d3f954ccde

    來源:中企圖庫

    近日,盒馬正式推出了盒馬鄰里,盒馬事業群總裁侯毅稱其為盒馬的“第三增長曲線”。侯毅表示,盒馬鄰里解決的是電商還沒有解決的問題:快消品到家、生鮮到家以及人與人的信任。同時他也表示,今天巨頭在電商的創新能力是嚴重倒退的,現在談線上線下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要談技術給零售帶來的價值和變化。

    以下是侯毅接受采訪內容摘編:

    電商還沒有解決的有三個問題:一是快消品到家;二是生鮮到家;三是人與人的信任關系。今天的電商,快遞送完貨就完事了,但是盒馬鄰里的門店,你天天都看得見,能對品牌建立起信任關系。比如百團大戰是沒有生鮮品的,無法解決商品豐富性問題,就無法解決老百姓天天到你這來的問題。盒馬鄰里要解決的就是電商還沒有解決的問題。

    今天巨頭在電商的創新能力是嚴重倒退的。十年前我們融資很難,幾億美元就是天文數字,所以就想辦法創新,但現在隨便搞就是幾十億美元。

    這些企業已經缺乏耐心去深耕行業、做好系統和物流,而是照搬、照抄,然后資本砸市場。我去看過一些社區團購企業的倉庫,還在用 20 年前那種最粗放的紙單作業方式,物流效率極低,成本極高。

    我們沒想過和誰競爭,但是真的說不競爭也是扯淡。最終結果不重要,而是誰能把這個賽道做出來。仗是靠人打出來的,我一直認為“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誰先打下來這個天下,誰就能贏得它應有的地位。

    消費者的變化趨勢是,他們需要高品質低價格的商品以及完善的服務體系,但這個群體在上海可能只有50%,外地可能只有30%。地級市、縣級市到鄉鎮的消費者不能享受到盒馬的服務,盒馬鄰里就去滿足下沉市場的需求。

    現在談線上線下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要談技術給零售帶來的價值和變化,線上有用的拿來,線下有用的拿來,重新組合就是盒馬鄰里。

    (來源:微信公號“晚點LatePost”)

     

    朱嘯虎:投資人想做人生導師就完了

    5ca036051202d4e010eeffb35ef2c6c1

    攝影:史小兵

    金沙江創投合伙人朱嘯虎日前接受采訪時談到過去投資生涯中的收獲與錯過。他表示,投早期的創業公司主要是投人,要看創業者是否有清晰的商業邏輯;其次看團隊,創業公司成功與否團隊很重要。他認為未來五到十年,消費和企業服務會有巨大的機會。

    以下是朱嘯虎接受采訪內容摘編:

    投資人這個群體非常像研究員。研究新的需求點,研究新的消費方向。所以我們喜歡在咨詢顧問公司找一些投資人,因為他們本身對商業模式就有一些研究。

    一般來說投資早期的創業公司會面臨三個風險:團隊的風險、技術的風險和市場的風險。如果同時冒兩個以上的風險那成功的概率就很低了。而且這一個風險我們一般不愿意冒團隊的風險,因為最終成功或失敗都是靠團隊。

    今天一線基金成功率一般至少在20%左右,這20%能創造規模以上的回報。20%-50%的項目是能賺點微不足道的錢,剩下50%的項目可能就顆粒無收了。所以真正能對基金產生有差異性、影響性回報的就是前面的20%的項目。

    每年新創立的公司大概有幾萬家,但是真正值得投資的可能也就10-20家。投資需要不斷嘗試,前期少投一點看它的結果,如果表現好,再及時追加投資擴大比例。同時創業者有清晰的商業邏輯很重要。當時投餓了么的時候,還是種子期項目,完全就是投張旭豪這個人。

    投資人需要保持一種開放心態,開放心態很重要。不要有一種固定思維,不能以固定的看法來看新問題,想做人生導師就完了。

    現在重新定義賽道的機會特別多,新的一代人,他有新的消費行為和消費偏好,這里面就有巨大的機會,最關鍵的就是發現市場需求。

    中國VC過去一半的錢都來自消費互聯網,未來5-10年最看好消費和企業服務的機會。但是必須要有耐心,企業服務你想快也快不起來。

    (來源:騰訊新聞《財約你》)


    阿里云智能張建鋒:很多產品敗于需求沒想明白

    在《阿里戰略參考》一書里,阿里云智能總裁、達摩院院長張建鋒講述了如何管理超大研發團隊的經驗和教訓。他表示,阿里巴巴未必有最佳實踐,因為業務的成功會掩蓋很多真相,要真正找到“因”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以下是張建鋒在《阿里戰略參考》部分內容摘編:

    我2004年加入阿里,阿里那時候沒幾個人,沒有人關心你用什么工具,你只要實現目標就可以。那時候很難說效率高,很難說是最佳解決方案,但一定是找到一個比較合適的解決方案。技術要追求合適性,不要追求先進性。

    阿里巴巴未必有最佳實踐,因為業務的成功會掩蓋很多真相。就像當年谷歌說有很多創新,是因為員工可以有20%的時間考慮“與工作無關的東西”。這就有可能弄錯了因果關系,谷歌并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成功的,而是因為谷歌成功才可以這么做。

    所以這里面有個挑戰,就是要知道哪些是真正可以復制的最佳實踐,哪些只是因為業務成功之后總結成的“最佳實踐”。結果很容易看到,但真正找到“因”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我個人是反對所有的公司都自研工具的,因為我覺得方法論一定是有普適性的。不是說在阿里這個方法論奏效,換個公司就不行了,沒法復制。但是工具一定要開源,開源之后所有的工程師才會來使用,甚至會反過來優化你的方法論。

    所有項目第一個動作都是立項,第二個動作是所有項目都要被準確的評估。根據必需的時間,把人員核算好,就開始做。精髓是,需求必須明確!

    大的項目里需求的定義是最關鍵的。我認為很多的產品不好,是因為需求沒有想明白。有時所謂的“提需求”,并不是在提需求,而是在討論,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個需求。

    喬布斯有句話叫做“消費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我們拿出自己的產品,他們就發現,這是我要的東西。”軟件工程里這個提需求的人也很重要。

    (來源:鈦媒體)


    三一重工向文波:“贏者通吃”將在傳統制造業發生

    d89745524f85827190cac090a2e1aa4c

    來源:被訪者

    近日,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數字化轉型對于傳統制造業來說是一場重構。他認為,傳統制造型企業一旦實現智能化、無人化之后,真正驅動制造的將是軟件、數據等新興力量,“贏者通吃”現象也將在傳統制造業發生。

    以下是向文波采訪內容摘編:

    對于實體經濟來說,創新是客戶需求驅動的結果,所以滿足客戶的需求,改善體驗,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永遠是創新的方向。當然,現階段涌現出大量新的機會,例如電動化、智能化、數字化等,都是科技創新的重要趨勢。

    數字化轉型對于傳統制造業來說,不僅僅是一場變革,而是重構。數字化轉型是針對企業的商業模式、管理、組織、流程等各個方面的一場重構。

    傳統制造業推進數字化轉型,需要吸引大量互聯網和大數據等方面的專業人才,更要建立一個與互聯網和大數據等相關公司相匹配的激勵制度和體系。

    未來主導企業的將是互聯網人才、軟件人才以及數據人才,而不是傳統的裝備人才。傳統制造型企業擁有最復雜的場景,一旦實現智能化、無人化之后,真正驅動制造的將是軟件、數據等新興力量,所以科技人才將是公司未來的核心。

    互聯網是“贏者通吃”的時代,這一現象也將在傳統制造業發生。如今,誰能真正在電動化、無人化等趨勢下,創新出革命性的突破,就會形成顛覆性的效果。

    從企業的基本面來看,如何生產出符合客戶需求和喜好的產品,且性價比更高,是客戶永恒不變的需求。

    (來源:微信公眾號“福布斯”)


    扎克伯格:“元宇宙”將是移動互聯網的繼任者

    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在日前接受專訪時稱,未來Facebook將努力構建極大、相互關聯的體驗集——一個直接從科幻小說中脫穎而出,被稱為“元宇宙”(metaverse)的虛擬世界。扎克伯格表示,“元宇宙”會是移動互聯網的繼任者,讓空間變平,人們隨時隨地融入自己喜愛或需要的情景中。

    以下是扎克伯格專訪內容摘編:

    元宇宙(備注:科幻小說作家尼爾·斯蒂芬森早在1992年出版的《雪崩》中提到了”元宇宙“的概念。風險投資家馬修·鮑爾闡述了元宇宙的關鍵特征,其中包括:1.它必須跨越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2.包含完全成熟的經濟;3.提供“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即用戶必須能夠將他們的化身和商品從VR中的某個地方帶到其他地方,不管是誰在運營這個特定的部分。)是個跨越許多公司甚至整個科技行業的愿景,你可以把它看作是移動互聯網的繼任者。

    當然,這不是任何一家公司就能做到的事情,但我認為,我們公司下個篇章的很大部分將是與許多其他公司、創作者和開發者合作,為實現這一目標做出貢獻。但你可以將元宇宙想象成一個具體化的互聯網,在那里,你不只是觀看內容,而且你就身在其中。你感覺和其他人待在一起,有不同的體驗,這是你在2D應用程序或網頁上無法體驗到的,比如跳舞或者不同的健身等。

    今天,我們擁有許多計算平臺,包括各種智能手機。它們的體型相對較小,但我們在這些設備上花費的很多時間,基本上都是通過這些發光的小矩形設備來協調我們的生活和相互溝通。我認為,這并不是真正讓人們互動的方式。我們習慣于和真人待在一個房間里,如果你坐在我的右邊,那就意味著我也坐在你的左邊,所以我們有些共同的空間感。

    將來人們不會把個別公司所做的工作稱為元宇宙。如果我們真的在集體努力下成功地構建了更具互操作性的系統,并且你可以在不同層面之間進行遠程傳輸,那么它應該都是元宇宙,但不是每家公司都應該有自己的元宇宙。將來,詢問一家公司是否正在構建元宇宙時,聽起來就像詢問一家公司如何構建互聯網一樣荒謬。因此,我認為僅僅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應該是個大方向。

    這是個令人興奮的領域,正在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我認為這將是繼移動互聯網之后互聯網發展方式下個篇章的重要組成部分。

    (來源:騰訊科技)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