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出走華大基因后,他靠100萬元起家,10年打造了一家市值200億的公司

    2021-06-21 10:23 | 作者: 李秀芝,米娜,史小兵

    28d791f753402651bd7d9434ab05588e

    一波三折、飽受爭議地完成上市之后,諾禾致源仍然面臨市場的考驗:其主打的基因科技服務,被認為是勞動密集型、市場門檻低、利潤薄的行業,這和科創板上市公司的身份并不相符,它如何擺脫這一困境?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秀芝

    編輯|米娜

    頭圖攝影|史小兵

    創業10年,李瑞強依然不太會“講故事”。 

    濃眉、單眼皮、笑起來有點憨憨的,是李瑞強給人留下的第一印象,但在基因測序圈內,他卻是“風云人物”。

    “在基因測序領域,尤其是在生物信息學方面,李瑞強稱得上是‘大牛’。”方和資本創始合伙人張岱告訴《中國企業家》。2016年11月,諾禾致源宣布完成5億元B輪融資,方和資本是投資方之一。 

    2011年初,在中國基因測序龍頭華大基因工作近10年后,李瑞強離職創辦了基因科技公司諾禾致源,成為 “華創系”明星創業者之一。 

    但也有觀點認為,諾禾致源主打的基因科技服務,尤其是建庫測序平臺服務屬于勞動密集型、市場門檻低、利潤薄的行業,諾禾致源也因此被戲稱為“生物科技界的富士康”。 

    諾禾致源的上市之路亦頗為曲折:從2016年接受IPO輔導,到2021年登陸科創板,它花了近5年時間。由于一度被終止上市審查,以及IPO前夕公司第二大個人股東離職等問題,諾禾致源一時飽受輿論爭議。 

    對于爭議,李瑞強心里感到憤懣,但他很少回應。比如談到IPO,他說,“公司為上市花費的時間比較長,的確超過我們預期。這當中有我們自身的因素。但有些媒體說我們三次IPO(前幾次失敗),哪有三次?當然,我也沒必要再去辯解這些事。” 

    在這位本科學物理的創業者看來,事實才是最好的證明。2021年4月,諾禾致源成功登陸科創板,上市首日開盤價為25元。截至6月18日收盤,諾禾致源的股價已達52.58元,總市值超過210億元。 

    只是,在諾禾致源成為一家公眾公司后,李瑞強有時也不得不妥協,試著對外去做一些澄清和解釋。 

    “華創系”明星

    2000年,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個基因組圖譜宣布繪制完成,將生物學研究推向了高潮。兩年后,李瑞強從東南大學的應用物理學專業畢業后,選擇跨行加入了人類基因組計劃的重要參與者之一——華大基因。 

    李瑞強從華大基因生物信息研究部的普通程序員干起,一路升任組長、主任,還主導成立了華大基因的科技服務部——華大科技,并擔任華大科技總裁與華大基因副總裁。 

    在此期間,李瑞強在基因科技領域形成了一定的個人影響力。他先后參與或主持了水稻基因組圖、家蠶基因組圖、大熊貓基因組等多項基因組計劃。圍繞著這些研究成果,他還在國際著名學術期刊《Science》(《科學》)和《Nature》(《自然》)上發表了18篇科學論文。 

    關于李瑞強出走華大的原因,坊間有傳言稱是,李瑞強與其上司王俊(華大基因前CEO)產生分歧。李瑞強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華大的體系和方向比較多,我個人更傾向于專注一個方向。而且,當時也是一個合適的創業時間點”。 

    從大環境來看,基因測序的成本在以超摩爾定律的速度下降。在早期只有一代測序技術之時,人類第一次完成全基因組測序,耗資30億美元。2008年,美國基因測序巨頭Illumina(因美納)宣布,它們通過二代測序(也稱高通量測序)技術,可把全基因組測序的成本降至20萬美元。到2010年,全基因組測序的成本已控制在1萬美元以內。成本大幅降低,使得基因測序進入大規模應用成為可能。 

    李瑞強在創業伊始,就有了不少追隨者。廣為人知的是,蔣智、周廣宇、田仕林等一批華大基因前員工,都成為諾禾致源的早期成員。

     “(李瑞強)發表的近20篇頂級科學論文,足以讓國內該領域的研究者肅然起敬。諾禾致源成立初期,在沒儀器、沒設備的情況下,大家完全是奔著和李瑞強一起做項目、打造高分文章去的。”在一個社交平臺上,有人這樣寫道。 

    這也是吳俊的心聲,他是諾禾致源的副總經理。吳俊告訴《中國企業家》,他讀研究生時,曾在華大基因短期實習過。2011年6月,出于“對瑞強總的個人崇拜”,他加入了剛創立3個月的諾禾致源。 

    此時,李瑞強已經帶著諾禾致源的創始團隊從華大基因總部所在地深圳北上北京,把公司總部設在了高校林立的學院路,旁邊就是中國農業大學、北京林業大學、中國農科院院等科研院所——這些單位是動植物測序的大客戶。 

    風險不是沒有。“創業前,我總共也就攢了80多萬元,加上借的錢,湊夠100萬創業。創業之后,我一算賬,發現公司很危險: 交三個月的房租,再壓三個月房租,幾十萬沒了。剩下的,也就夠給大家再發個三四個月的工資。如果不能迅速有營收,公司可能就經營不下去。”李瑞強回憶。 

    慶幸的是,在創業資金用完之前,李瑞強陸續拿下了幾大科研項目,包括哈佛大學的人類精子單細胞測序,以及四川農業大學的藏豬基因組、中科院的金絲猴基因組、農科院的大豆泛基因組等研究項目。

     “科研市場本身就是有需求的,大家都希望通過新的技術做領先的研究。因此,我們好幾個項目都是碰到、溝通之后,很快就落地了”。李瑞強記得,新公司落定不久,他去農科院聽一個學術講座,在會場結識了農科院作物科研所大豆項目研究團隊的成員。聊天中,李瑞強得知該團隊計劃研究大豆的泛基因組,需要科研服務支持。幾經洽談,雙方便達成了合作。 

    2012年至2014年,與上述客戶的研究成果陸續發表于《Science》和《Nature》后,諾禾致源得以在業界立足。 

    1000萬美元的“豪賭” 

    通常來說,一家基因科技服務公司拿到生物樣本(組織、血液、糞便等)后,最主要的工作流程是兩個:測序和分析。

     前者是利用特定的測序設備和試劑,對樣本的基因組圖譜進行測序(即測定基因全序列);后者則是借助相關的數據分析軟件,對測序儀的下機原始數據進行分析,以發現基因與性狀的關系,用于后期的動植物育種研究、疾病診療相關研究、藥物開發研究等。

    WechatIMG7

    2014年2月,諾禾致源宣布引進HiSeq X Ten,成為該系統的全球首批用戶。來源:受訪者

    基于過去的積累,一開始,李瑞強對諾禾致源的定位是,做一家生物信息分析公司。但最初的幾個項目做下來,他發現,在生物信息分析前面的測序環節,存在質量和周期不可控的問題。諾禾致源必須把短板補起來:測序也要自己做。 

    要做測序業務,就意味著高投入——需要購買價格不菲的測序儀及配套試劑。 

    2014年初,Illumina推出工廠規模的測序系統HiSeq X Ten,這一系統由10臺超高通量測序儀HiSeq X組成。據稱,其單臺測序儀有著高于當時主流測序儀十倍的數據產出效率,可實現當時業界最高的測序通量和最低的測序成本。Illumina對這一系統給出的售價是1000萬美元。 

    第一時間得知消息后,李瑞強的想法是:“買!”但對于業務剛剛起步,且沒有外部資本介入的諾禾致源而言,1000萬美元意味著絕大部分的現金流。

     這堪稱為一場豪賭。賭輸了,可能前功盡棄。 

    為此,李瑞強召開了一個高管決策會議。吳俊記得,那個會議開了整整一下午。“對于公司來說,購買HiSeq X Ten超高通量測序儀系統,是一個可以實現彎道超車的機會。”李瑞強言辭激動,但幾乎沒有響應者。 

    “首先,這一系統性能究竟如何,有待驗證。其次,它通量再大,企業使用成本再低,市場需求有那么大嗎?”吳俊透露,當時大家普遍擔憂風險很高。 

    在李瑞強看來,大方向是明確的:科學研究肯定會越做越多,臨床應用也會加速普及。因此,擁有先進的工具至關重要。 

    最終,出于對李瑞強的信任,大家還是同意了他的決定。 

    2014年2月,諾禾致源宣布引進HiSeq X Ten,成為該系統的全球首批用戶。而同批引入HiSeq X Ten的機構,只有韓國基因測序服務提供商Macrogen、美國的Broad研究所、澳大利亞的Garvan研究所等幾家。 

    這一決策,使得諾禾致源每年可完成4萬人全基因組測序的超高通量,成為亞太地區最大規模的基因檢測中心。此外,李瑞強對媒體公布,2015年諾禾致源在國內的科研服務收入達到3.5億元。

     “有了新的測序系統,我們一下子就和競爭對手拉開了差距,同時,在國際上也打開了知名度。”吳俊說。  

    質疑與爭議 

    諾禾致源漸入佳境之時,陸續吸引了一些投資人的目光。 

    在2009年前后,張岱結識了李瑞強。那時,張岱剛從北京協和醫學院博士畢業,開始做醫療投資。李瑞強創業后,張岱一直對其保持關注。2016年初,辭任IDG資本副總裁后,張岱創立了方和資本。不久,在他的主導下,方和資本參與了諾禾致源的B輪融資。  

    “我們投資諾禾致源,并不完全是從基因測序的維度來看的。很多人認為諾禾致源是下一個華大或者貝瑞(原華大醫學負責人高揚于2010年創立的基因測序公司),但我們認為,諾禾致源將是生命科學領域的藥明康德,即生命科學領域全球最大的服務機構。”在張岱看來,諾禾致源的市場價值遠高于“基因測序這一細分領域的頭部玩家”。 

    但外界對諾禾致源的商業模式一直頗有非議。 

    根據招股書,諾禾致源的主營業務分為三大板塊:生命科學基礎科研服務、醫學研究與技術服務、測序平臺服務。2018年至2020年,諾禾致源的營收分別約為10.53億元、15.35億元和14.88億元。同期,諾禾致源主營業務的毛利率呈現持續下滑的趨勢,分別為42.89%、39.15%和35.11%,且低于華大基因、貝瑞基因等同行。

     一家基因測序公司的副總經理向《中國企業家》直言,諾禾致源缺乏創新性,“無非是買一大堆進口設備和試劑,幫下游企業做代工生產而已。

    ” 另一家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的副總裁也向《中國企業家》指出,諾禾致源沒有構建足夠高的商業壁壘。“它的服務定價權仍掌握在上游企業手里,下游客戶主要是科研機構,結款周期又很長,還要面臨一些地方公共平臺的無序競爭。”

    在基因測序行業,Illumina和Thermo Fisher(賽默飛世爾)是全球主要的測序儀廠商,掌握核心技術并擁有大量市場份額。其中,Illumina是測序儀生產的絕對寡頭。 

    這意味著,基因測序產業鏈的中游企業,會對上游測試儀、試劑耗材生產商有較大依賴,甚至會被“卡脖子”。早年,華大基因就曾遭遇這一境況:Illumina停止向華大基因出售新的測序儀、抬高試劑售價以及中斷設備維修服務。為此,華大基因收購了曾與Illumina公司實力最接近的競爭對手CG公司,并在此基礎上孵化出可量產臨床級測序儀的華大智造。 

    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諾禾致源對Illumina的采購額占其當期采購總額的比例超過了50%。 

    “諾禾致源不擔心被卡脖子嗎?”《中國企業家》問李瑞強,他沒有直接回答,只是稱,“華大基因在當時選擇走測序儀國產化路線,是正確的選擇。但今天諾禾致源面臨的商業環境已經不一樣了。國內外有著相似技術的上游廠商越來越多。這意味著,一家公司不用什么都做了,肯定要專注在一些環節。” 

    對于中游企業利潤薄的問題,李瑞強表示,上游廠商掌握核心技術,可能在某個階段的利潤很高,但被新技術顛覆的風險同樣很高。“就像二代測序技術出現后,一代測序的黃金時代就過去了。而且,上游再賺錢,也不是我們所擅長的。

    ” 李瑞強對公司未來發展方向的設想是,“往下游更多應用層面走,而不是往上游走”。就在2018年8月,諾禾致源的腫瘤NGS多基因檢測試劑盒,通過了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審批。 

    事實上,華大基因、貝瑞基因很早就在提供科研服務的同時,積極發展如無創產前基因檢測、腫瘤用藥基因檢測等利潤更高的臨床醫學檢測服務。 

    諾禾致源也在試圖改變人們對中游服務企業“勞動密集型、市場門檻低”的印象。2020年3月,諾禾致源宣布面向全球推出高通量測序領域首個多產品并行的柔性智能交付平臺Falcon,據稱可創造更快速的交付周期和更穩定的交付質量。 

    IPO長跑 

    李瑞強考慮公司IPO事宜,是在宣布B輪融資完成之前。2016年7月,諾禾致源簽署了《A股上市輔導協議》,輔導機構是招商證券。

     “回過頭想,我們當時申報IPO還是遲了一些。”李瑞強說,諾禾致源在沒有外部融資的情況下,業務經營保持良性發展。如果更早申報上市,能更快完善公司的治理體系和公眾形象,以及對接資本市場的資源。

     兩年多后,諾禾致源完成A股上市輔導,但輔導機構換成了中信證券。當年12月14日,諾禾致源向證監會遞交了創業板招股書。 

    當外界再次看到諾禾致源的上市進展時,已是2019年11月。諾禾致源更新了招股書,上市發審會時間是2019年11月28日。然而,上會前夜,證監會宣布,鑒于諾禾致源尚有相關事項需要進一步核查,取消了第二天的審核會議。又經過了三個月等待,諾禾致源的上市申請于2020年2月28日終止審查。 

    對于諾禾致源未能成功上會的原因,外界認為,與該公司高管私設企業,存在同業競爭與利益輸送有關。 

    招股書顯示,諾禾致源的前十大股東中,只有四位個人股東:李瑞強、蔣智、樊世彬、莫淑珍。除李瑞強外,其余三人均受到關注。 

    蔣智是諾禾致源第二大個人股東,持有諾禾致源此次IPO發行前的4.37%股份。她曾是華大基因的產品總監,2011年與李瑞強聯合創立諾禾致源后,擔任諾禾致源的董事兼副總經理,任期至2019年7月。但在諾禾致源沖刺IPO之際,任期尚未結束的蔣智辭職了。 

    2018年12月,蔣智宣布全職加入金匙基因并出任CEO。金匙基因成立于2017年。2019年,金匙基因的法人變更為蔣智。金匙基因是一家以高通量測序為主要技術手段,以病原微生物診斷為主營業務的公司。2019年初和2019年11月,該公司先后宣布完成了兩輪融資。 

    對于合伙人是否私設企業的問題,李瑞強稱,“我們沒法推斷人心,只能看事實。”而兩家公司是否存在同業競爭,他認為,從大行業來看,他們的確都在做基因測序,但金匙基因走的是病原檢測這一差異化路線。 

    據李瑞強透露,諾禾致源未能成功上會,更多原因在于發審會對樊世彬和莫淑珍的關注。 

    諾禾致源此次IPO發行前,樊世彬、莫淑珍均持有該公司1.18%的股份。他們與諾禾致源并無業務交集,亦未在公司中擔任過任何職務。2016年,李瑞強卻多次轉讓股份給他們。諾禾致源在招股書中解釋稱,此舉是“基于樊世彬、莫淑珍入股意向達成時間較早,對李瑞強個人事業發展曾給予幫助等因素綜合考慮。” 

    “但到發審會前一天晚上,發審委委員們提出,還想了解樊世彬和莫淑珍的更多信息,并讓我們補充這兩位股東的個人所有銀行流水,便暫時取消了第二天的會議。”李瑞強透露。

     在之后的股東會上,大家討論的結果是,樊世彬和莫淑珍退出。而且,實行注冊制的科創板已于2019年6月開板,諾禾致源不如就此撤回創業板上市申請,轉向科創板。 

    2020年4月,樊世彬和莫淑珍將各自持有的諾禾致源股份轉讓給了招銀國際旗下基金。同時,因為老股東國投創新的基金到期,諾禾致源在沒有增加新股的前提下,引入了紅杉資本等基金。至此,諾禾致源的前十大股東中,除了李瑞強和蔣智外,均為機構股東。 

    2020年6月,諾禾致源提交科創板上市申請。又過了近一年后,諾禾致源終于如愿上市。

     上市敲鐘前不久,在創立10周年紀念日時,諾禾致源總部舉辦了一個小型慶典。當天,李瑞強仍在外出差,沒能到場。他在視頻里向員工們表達了感謝,言語里是一如既往的波瀾不驚。

     但市場對諾禾致源的考驗依然存在。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