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資金鏈幾近斷裂,那個“2019年最慘的人”靠什么走出泥潭

    2021-05-06 09:25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鄧攀

    412e8ab88f7e91b08b6b35e10f7b0108

    丘吉爾從議會出來,去地鐵里跟民眾聊天聽最真實的想法。李斌對《至暗時刻》中的這個情節深有同感。2019年蔚來資金鏈幾近斷裂,他在兩個月時間里拜訪了十幾個城市的用戶。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頭圖攝影|鄧攀

    跨越生死線,李斌依然很忙。 

    最近一個月,蔚來和中石化合作,把二代換電站開在了加油站旁邊。在上海車展,李斌與何小鵬同逛雙方展區,頗有興致。在合肥,李斌出現在合肥新橋智能電動汽車產業園的開工儀式上,該園區是蔚來和合肥合作的又一進展。而五一假期后的第一天,蔚來還將宣布海外第一站,進軍挪威的計劃。 

    從對資金鏈的擔心里抽身出來,李斌把更多注意力放在產業鏈、基礎設施和全球化上。蔚來如今面對的,不再僅僅是特斯拉這條體量仍在快速增長的鯊魚;還有轉身的傳統車企,在智能電動化方面,傳統車企的投入正不斷加大;以及華為、百度、小米等一眾科技企業的進入。 

    “這是技術浪潮疊加國際形勢、商業模式,幾個大的變革交疊在一起的年代,如果站錯邊,就萬劫不復。”蔚來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在上海車展期間接受《中國企業家》等媒體采訪時說道。 

    這讓李斌仍不乏危機感。他在車展期間接受采訪時表示,“現在這種擔心的程度和2018年9月份的時候是一樣的,可能擔心的還要更多一些。”李斌認為,2018年上市時因為沒融到足夠的錢,公司節奏亂了。現在蔚來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于公司本身,從戰略到節奏、到執行,每一步都要走好。 

    用李斌自己的話說,蔚來才剛剛“從ICU轉到普通病房”。 

    2021年4月7日,蔚來第10萬輛量產車在江淮蔚工廠下線,李斌有了更多底氣:“我們一起用3年多的時間證明,我們不是騙子。” 

    經歷過2019年的風暴,李斌想明白一件事,“把用戶體驗做好比什么都重要。”在多次媒體溝通會中,李斌和蔚來團隊都強調了這一點。蔚來最困難時,李斌依然堅持周末拜訪用戶,2019年7、8月,李斌拜訪了十幾個城市的用戶。在公司可能倒閉、可能沒有售后保障的情況下,2019年四季度,依然有8000多名用戶買了蔚來。 

    現在工作時間之外,李斌堅持拜訪客戶,每天在用戶群發積分紅包。這是李斌最認可的事,也是他最愿意花時間做的事。 

    走出泥潭

    李斌早就感覺出了危機。

     “飛機在起飛的時候就是最危險的。”李斌多次在采訪中表示,上市時他已經開始擔心,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沒有融到足夠的錢。蔚來IPO本來要融20億美元,但最后只融了11億美元。因為當時的中美關系,美國投資人“根本就不搭理你”,和2010年易車上市時完全是兩種待遇。 

    2019年,真正的危機來臨。蔚來資金鏈幾近斷裂,融資幾度波折。2019年5月,蔚來與北京亦莊國投簽訂框架協議,設立新實體蔚來中國,后者向其注資100億元。但此事之后沒有了下文。2019年10月,蔚來與浙江湖州洽談50億元合作的事被媒體提前披露,湖州市吳興區感受到輿論壓力,最終公告稱已停止同蔚來進一步合作。此外,蔚來還曾和軟銀愿景基金、日產雷諾聯盟,以及吉利、一汽、廣汽、上汽、長城等眾多車企洽談合作,但都沒有籌來救命錢。 

    自燃事件更是把蔚來甚至整個新造車行業推向懸崖邊。從2019年4月起,蔚來ES8接連發生幾起自燃事件。6月27日,蔚來正式宣布部分批次ES8的電池召回計劃,共計4803臺。李斌將這稱為2019年經歷過最難的事情。 

    李斌對《至暗時刻》中的一個情節深有同感:丘吉爾從議會出來,去地鐵里跟民眾聊天聽最真實的想法。李斌覺得他應該去拜訪用戶。“因為在這種時候還愿意買你車的人,才是你真正的精神力量的源泉。李斌在接受《晚點LatePost》采訪時說道。

     2019年7、8月,李斌拜訪了十幾個城市的用戶,包括哈爾濱、呼和浩特、太原、南昌等,看到用戶的熱情和支持,“挺受鼓舞”。 

    實際上,周末拜訪客戶是李斌的家常便飯。央視《走進大咖》跟拍了李斌參加車友見面會時的一個場景,李斌抱起一個車友的孩子,滿面笑容。但后來李斌跟主持人說起自己的孩子,一度落淚。“十幾天沒見孩子了,最后一次見,老大正在吃早飯,看到我就問,‘爸爸最近很忙吧?’”在鏡頭下,李斌沉默了一會,又自言自語地說:“我們家老大挺懂事的。” 

    用戶也做出了一些在外人看來難以想像的“回饋”。2019年8月之后,全國各地的數十位車主自掏腰包為蔚來在商場外墻、火車站廣場或小區電梯里投放廣告。還有一位ES8車主包下上海12000輛出租車后屏給蔚來做廣告。 

    最困難時,蔚來資金鏈斷裂、或將倒閉的文章一篇篇出現,《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在朋友圈刷屏。但是李斌看到了蔚來的希望——新車訂單一周比一周多,說明用戶需求還在,問題是如何活下去。 

    直到2020年元旦之后,蔚來開始與合肥市政府進入深入接觸階段。當年4月29日,投資方案終于落地,合肥市建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幾家戰略投資者向蔚來中國投資70億元人民幣。 

    蔚來終于走出ICU。 

    現在回看這段經歷,秦力洪在上海車展期間向《中國企業家》等媒體表示,2019年到2020年初,公司“差一口氣就背過去了”。經歷過這段時間后,公司的管理、決策質量、資金利用率,“提高都不止一點點”。秦力洪認為,經過大浪淘沙,團隊更堅定,合作伙伴和投資人也更信任蔚來了。 

    “勞模”李斌

    李斌出身在安徽太湖縣的一個邊遠山村,初中畢業時李斌曾在家人的勸說下報考了中專,因為可以直接參加工作,反哺家庭。但當時李斌考完覺得哪里不對,他以絕食相逼的方式讓家人想辦法讓他去上高中。 

    高中畢業,李斌以縣文科狀元的身份進入北京大學,主攻社會學,同時輔修了法律和計算機,是大學里典型的學霸,曾一周參加17門考試,以一個文科生的身份通過了每年全國不超100人的“計算機系統分析員”考試。 

    同時,李斌在商業上開始“探路”。1996年,大學還沒畢業的李斌創辦了第一家公司南極科技,幫人租服務器,賣域名。這算是中國最早的互聯網公司之一。 

    在那之后,李斌多次嘗試,終于在2000年找到適合自己的賽道——創辦易車。十年后易車上市,成為中國最大的汽車媒體公司。當時李斌36歲。 

    李斌覺得,易車一路走來很不容易,但自己并沒有到極限。他想看看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 

    雷軍做小米手機的故事啟發了李斌。李斌原本不看好小米模式,認為雷軍低估了從互聯網跨越到硬件的難度。看到小米逐漸獲得市場和資本的認可,李斌認為,“如果他做手機行,我們可以做汽車。” 

    2014年,李斌創立蔚來汽車,而雷軍的名字出現在蔚來豪華的投資人名單上(名單上還有馬化騰劉強東、張磊、李想)。李斌把最可能成為可怕對手的雷軍拉入了朋友圈。當時小米如日中天,市場上已有小米造車的傳聞,雷軍和很多汽車行業的人接觸。 

    后來的故事則是,當新勢力們走向舞臺中央,雷軍果然親自下場。和雷軍all in造車一樣,李斌也在all in 蔚來。 

    2014年,李斌參加巴黎法蘭克福車展,同時拜訪汽車設計師和工程師。當時與李斌一起去巴黎出差的蔚來產品經理李天舒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只要有半個小時空檔,李斌就會認為是浪費時間。“他最高興的就是,沒什么休息,一天滿滿下來,晚上開一個會總結一下,第二天接著干。” 

    2015年,為了招兵買馬,李斌出了17趟國,見了幾百人,最終組建成一個國際化研發團隊,并在德國建立慕尼黑研發中心。 

    在國內,李斌幾乎每周都會往返北京上海,航班經常晚點,他就坐高鐵。有時間高鐵沒票,李斌坐晚上的火車臥鋪,睡一宿,第二天起來接著干活。

     2017年最后兩個月,ES8的正式亮相進入最后沖刺階段。《走進大咖》記錄了這場斥資8000萬元發布會的準備過程,李斌從椅子的擺放到燈光效果,再到演講稿的措辭,每個細節都要設計好,反復推敲。 

    發布會后的幾天,李斌的行程依然緊張。他輾轉在媒體采訪、行業峰會、大學演講之間,幾乎沒什么時間睡覺。參加完所有活動,李斌馬不停蹄地趕往合肥的江淮蔚來工廠,在工廠的糾錯會上,李斌跟工人們說,外界質疑江淮能否為蔚來造出好車,江淮完全可以,只是大家都戴著有色眼鏡。之后,他又飛往慕尼黑研發中心,EP9和ES8都在這里完成設計,李斌告訴工程師,不要去迎合中國的trend(潮流),“世界的trend,就是中國的trend”。 

    秦力洪認為李斌實在是太累了,就跟李斌的妻子王屹芝說:“你必須強迫李斌休假。”于是李斌和家人到崇禮滑了一次雪。 

    但李斌的壓力在產品真正交付時或許才有所緩解。 

    原本計劃在2018年3月交付的ES8,數次推遲,最終在6月28日開始向普通用戶交車。在當天舉行的合作伙伴大會上,李斌幾度哽咽。

     2018年9月12日,蔚來在紐交所上市,成為從成立到上市速度最快的一家汽車公司,市值超過60億美元。截至4月29日,蔚來市值翻了約10倍,達到638.86億美元。

     眼下李斌更需要擔心的,或許是秦力洪在上海車展期間所說的:蔚來看到了一個方向,也大概找到了一條路,但是這條路需要驗證。從換電到自動駕駛的路徑,今天做的事決定了十年后的發展,蔚來究竟能不能站在正確的道路上?

     參考資料:

    《“野心家”李斌,“千億操盤手”李斌,“留守少年”李斌》,來源:鈦媒體,作者:李勤;

    《李斌攢局:他會是下一個雷軍嗎?》,來源:36氪,作者:王海璐、張嫣、楊軒;

    《走進大咖》,來源:CCTV;

    《新造車穿越生死線:從無人問津到股價暴漲50倍、市值超百度》,來源:騰訊科技,作者:王潘;

    《接力者李斌》,來源:《中國企業家》,作者:馬吉英;

    《對話蔚來李斌:一場完美風暴之后,我的膽子更大了》,來源:晚點LatsPost,作者:程瀟熠、黃俊杰。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