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年輕人,來看看俞渝、喬健、陳春花如何跨越艱難時刻……

    2021-04-19 13:24 | 作者: 于靜,周春林

    09824741ce6c7f5f30fcbcdc37bdb261

    她們的人生沉淀了特別多美好的東西。當美好填滿人生各個環節時,就很難有沮喪的空間。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編輯丨周春林

    圖片來源丨中企圖庫

    經歷過風起云涌的人,更容易平靜面對生活中的艱難錯愕。

    就像4月16日,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全球木蘭論壇暨2021(第十三屆)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上,當當網創始人、執行董事俞渝與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喬健、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對話時一笑而過:“艱難時刻常有,而自己有選擇性忘記的能力。”

    支撐俞渝趟過這條河的是閱讀。無論從2020年底中國企業家年會的分享,還是這次木蘭年會中的對話,她都提到了閱讀的力量,可以讓人深度思考,給大腦做有氧運動,讓人形成自己的認知和判斷,這是百度、頭條、谷歌這些知識碎片型提供商難以給人提供的。

    人力資源工作則是聯想集團副總裁喬健最成功的從業經歷之一,做好不同文化背景人與人之間的連接器也是她成功的秘密,她很關心俞渝和陳春花喜歡什么樣的年輕人。

    俞渝說,自己喜歡有鉆研精神、可以推動事情發生、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可以追求更高成就的年輕人。她說,當當很鼓勵年輕人有自我意識,只要不侵犯別人,可以勇敢拍板,以至于公司很多人爭相拍板,她的優先級經常排在后面。

    陳春花則站在世界瞬息變幻的角度,認為聰明與否并不重要,因為按照世界目前的變化速度,沒有人能聰明到可以勝任。但有擔當、愿意做事的人,就會收獲更多做事機會,也更容易做成事情。

    不管年輕時多么焦慮、迷茫,她們相信美好自有力量。

    f8d8ce8638fd8a15b6c2e91de5142872

    以下為俞渝、喬健、陳春花在全球木蘭論壇上的對話,有刪節:

    艱難時刻選擇性忘記

    喬健:今天特別榮幸請到兩位閨密,我覺得她們和這個主題特別相襯,美好自有力量,在她們身上你可以看到那種力量。一位是俞渝總,她創辦了當當,在風起云涌時能夠屹立不倒,用她的魅力、勇氣戰勝了一個一個困難,帶領企業跨過每一個臺階,走到了今天,

    還有一位是我特別崇拜的管理學教授陳春花。在很多人心目當中她基本是完美的:企業做得好,寫出高產的書,“每日花語”(微信公號“春暖花開”里陳春花老師喜愛的話語摘錄)激勵了很多人。她們人生沉淀了特別多的美好,而那種美好一定是從她們心中煥發的。

    先問俞渝總,在起起伏伏的人生歷程中,哪一段是你覺得最美好的,哪個是你最艱苦的時候?

    cd5fe8cb1d604dc7b666298f9ccdeeb1

    聯想集團副總裁喬健

    俞渝:我對于美好的想象和美好的回憶來自很多瞬間和片段,這些瞬間和片段能讓我記很長時間。我孩子還在小學時,有一天半夜來敲我的門,他說媽媽我給自己上了一個12點的鬧鐘,我想是那個第一個祝你生日快樂的人。

    還有一次我去陽朔旅游,不會騎車,碰到一個導游女孩,她找到一個雙人騎的觀光自行車,在前面掌把,我在她后頭使勁蹬。我記得風從我耳邊吹過,我們騎著車去了月亮山,去了漓江河邊,我覺得那個瞬間特別美好。

    不高興、艱苦的時候也有,而且經常很多,但是我有一種選擇性忘記的能力。不高興的事我就不想了,高興的事高高興興記在心里。

    喬健:春花老師有沒有特別沮喪的時候?我特別想知道春花老師在你寫的30多本書里邊,有沒有最喜歡的一本,或者哪本你覺得寫得最艱苦?

    陳春花:俞渝剛才講的美好瞬間,我覺得是女性獨特的一個地方。女性對于生活中很多片段、時光會有很深的觸覺,會有共鳴。我有點像俞渝,美好的東西填滿你整個人生時,很難讓沮喪的東西再占有空間。

    關于寫書的問題經常被問到,我就說最喜歡下一本,這也是我能夠不斷寫的原因。因為你寫完了之后,就不會再沉溺于已經完成的事情,就開始渴望下一本怎么寫,我最新的書應該過兩天上市,討論數字化時代組織管理體系怎么變。

    喬健:能不能給我們透露一些書里的內容?是否有管理年輕人的話題?

    陳春花:互聯網非常大的變化是讓個體變得不同。我們以前做組織管理很重要的方法是信息不對稱,也就是領導者的信息比下邊人多,所以他的決策永遠比你對,你很習慣在組織系統當中聽話。互聯網實際上讓信息開放了,而且對稱了,你會發現信息不對稱采用的管理方法,對年輕人是沒用的。數字化組織管理中的年輕人具有的對話能力強了很多,我們就要解決這個問題。

    負責任的年輕人更受歡迎

    喬健:管理年輕人時,俞渝最頭疼與最得心應手的方面分別是什么?

    俞渝:我會淡化“管理”這個詞匯。有些年齡稍微大一些的管理者會吐槽,說現在的年輕人不好管,我沒有這個感覺。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只是擁有了比他們長輩更強的自我意識,因為這種自我意識,似乎比年長的人有點不好管,其實不是這樣的。

    我覺得擁有自我意識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很鼓勵當當網所有人都要有健康的自我意識,同時不侵犯別人。大家在一起討論事情怎么做,猶豫不決的時候,有人敢于出來拍板,問題就是我們有時候拍板的人太多了。拍板時,我有時候會被PK下來,優先級被他們排在后面。

    喬健:我喜歡和年輕人打交道,覺得現在年輕人特別不希望你告訴他什么,他什么都知道怎么做,關鍵要找到他的動力,我特別愿意跟年輕人講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怎么做人的事情,只要有干勁,他自己就去做了。

    在我們公司年輕人都喜歡管我叫Gina姐姐,年輕人都會管你們叫什么呢?

    陳春花:花老師。

    喬健:花老師?

    陳春花:我下次爭取讓人家叫我花花。

    8acdff68e8e1a14e49ca43c23a03b17c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

    喬健:俞渝,年輕人會管你叫什么?

    俞渝:Peggy,這是15歲開始大家叫起來的英文名字。

    喬健:你們更喜歡什么特質的員工、學生?

    俞渝:我很喜歡那種有尊嚴、愿意推動事情發生、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的年輕人。這些人不滿足意義、方法,會追求更高的成就。

    陳春花:現在年輕人的使命感更強了,他的使命感表現在他要發揮作用。我最喜歡的年輕人是負責任的。我常常跟學生講,如果你真想成長起來,聰不聰明不重要,按照世界變化的速度,沒有誰聰明到能勝任,因為太多變化了,核心在于你愿意擔當,認真做事,機會就會給你,剩下的就是學習了。

    “35歲焦慮”是以訛傳訛

    喬健:勤奮、負責是可以重復的,而聰明是不知道怎么重復的,很難不斷往上走。年輕人有一種焦慮感,覺得35歲是職業的坎,你們怎么看35歲現象?

    俞渝:我覺得35歲焦慮是以訛傳訛,我承認不同年齡適合干不同事情,如果是一個芭蕾舞演員,最棒的歲月可能是20歲上下,一些管理者可能30、35、40,甚至像蘋果首席執行官庫克60歲了,某些方面,年齡可以是優勢。

    這里面折射的另外一個問題是,很多公司擔心一些人過了一定年齡之后,沒有彈性,學習能力減弱,吸收新知識的能力減弱。

    如果一個人的學習能力很強,學的很多、吸收很好、轉化很快,35歲焦慮我認為不應該存在。我家客廳里經常坐著比我小30歲的創業者,盡管人家年齡比我小,但人家對商業、商業邏輯的理解,經常超過我,我會覺得好厲害。

    173bc2dd3d3f1f3dedacd1db2c845d7c

    當當網創始人、執行董事俞渝

    陳春花:現在是很奇特的時代,生理年齡與心理年齡是可以分開的,有些時候,生理年齡到35歲時,心靈其實是可以很年輕的。如果你愿意開放地去學習,你所做的事情是向未來的,年齡會逆生長。

    35歲職業焦慮源于兩件事情:第一,沒有對未來做準備,第二,不知道對生活的向往是什么。美好是一種力量,美好可以讓生活很穩定,如果35歲在生活上有很好的向往和準備,會發現在這段時間可以做更多嘗試,因為你有了年齡和生活的基礎。

    專注是解決困難的良藥

    喬健:你們喜不喜歡運動,我知道俞渝是滑雪的,花花教授喜歡跑步,還去過敦煌,現在是不是堅持做運動?

    俞渝:滑雪是一個不太費力氣的運動,我喜歡滑雪就是小時候坐滑梯沒坐夠,滑雪是坐長長的滑梯,還有,雪場一般都在很漂亮的地方,吃的又好,這是我滑雪的動力。但是平常來講,我比較懶。

    陳春花:我小時候短跑好,現在兩個原因使得我不得不跑長一點:第一,我特別想認識玄奘,如果我們講美好是一種力量的話,他是完美的體現,他有一種想尋求真知的美好愿望。從13歲立志去求真知,到17年后把真經帶回來,又花了20年翻譯,把真知轉化為大家看得懂的文字,安然離去。

    我一直很想認識這個人,他們告訴我,戈壁挑戰賽起步的地方叫阿育王寺,是玄奘西行的起點,從此,我開始練習跑步,從跑200米,變成每天可以走30公里,連走4天把它走下來。

    喬健:你去玄奘走過的地方時,有沒有心靈上的改變?

    陳春花:玄奘給我的幫助比我想象中大。小時候我比較喜歡孫悟空,覺得孫悟空想怎么變就怎么變,不受約束,再大一點,覺得豬八戒也不錯,有福氣,可是當我真的走完戈壁挑戰賽之后,覺得真正讓我產生共鳴的是玄奘。他給我的幫助在于西行好像是他的目標,但是東歸才是他走的路。就是讓生命有一個真正的安放,讓真經普惠于大眾。

    喬健:我覺得春花老師在寫書過程中,是不是也是如同西行一樣,不斷寫,實際上心靈不斷回歸,最后讓自己的心能夠落下來。

    我是今年剛學滑雪,10年前把腿摔折過,打算再也不學滑雪,今年為什么想學,其實就想學專注的力量。我突然發現只要專注,竟然把我恐怖了好幾十年的滑雪學會了。很多非常難的事情,只是專注就可以做到。雖然我滑的沒有那么好,但找到那種心靈力量的時候,由衷喜悅。

    服務別人是特別美好的事情

    喬健:我們還從網上收集了一些問題,希望你們能簡短回答一下。問俞總,公司薪酬漲幅沒有達到預期時,該選擇辭職嗎?

    俞渝:我覺得看你的實力,一個是能力的實力,一個是錢包的實力。

    喬健:問春花教授,我有一個困惑,性格不夠強勢的人怎樣樹立權威感?

    陳春花:好像權威跟強勢沒有什么關系,真正的權威要么來源于專業,要么來源于個人魅力,要么來源于你可依靠、可以解決問題。聲音再大,不解決問題是沒有用的,所以權威跟強勢沒有關系。

    喬健:還有一個問題,作為一個中年少女,我經常感到顏值焦慮、年齡焦慮,該怎么辦?

    俞渝:用好事情化解這些焦慮。沒有什么焦慮是一頓燒烤不能解決的,一頓沒解決可以吃兩頓。

    陳春花:人到中年時真的該接受,無論是顏值還是年齡,你接受就好了,一接受一切都風輕云淡。

    喬健:有人問,我剛剛入職新公司,經常被安排給同事買咖啡、訂外賣,不知道如何處理,請姐姐們指導。

    俞渝:麻利地去干,我覺得對別人有幫助,也能給自己帶來快樂。互相幫助一下在職場很常見。我經常說我是地主女仆,給大家端茶倒水的。

    陳春花:能夠服務于別人是特別美好的事情,你想想有一天大家說你不要給我買了,那種感覺不是更難受嗎?所以去做很好。

    喬健:所以人一生最大的幸福是有人需要你。最后一個問題,你們覺得美好的力量來自于什么?

    陳春花:來源于知識,就是不斷地閱讀、不斷地寫作、不斷地思考,你就會發現人很渺小,可又非常地充滿力量。可以百無一事,又可以無所不能。

    俞渝:我覺得美好來源于定力。定力是和見識、閱讀高相關的,讀書多了會讓你在書中遇到很多人、爬過很多山、走過很多風景,然后形成定力、判斷力。

    頭條、百度、知乎、Google所有的信息碎片,很難形成定力、判斷力。

    閱讀可以讓我們更有知識,更有聯想、創造力和投射美好的能力。我們需要深度閱讀,做大腦的有氧運動。

    喬健:我的力量來自于交流,我特別相信世界是合為一體的,人和人之間是合為一體的,在與別人交流、碰撞時,會產生美好的力量。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