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陳安妮:中國漫畫市場第一平臺女掌門的進化與野心

    2021-04-15 12:01 | 作者: 陳睿雅,馬吉英

     

    最大的挑戰是怎么一邊擁抱這個時代的變化,一邊積累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理解。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陳睿雅

    編輯|馬吉英

    頭圖來源|被訪者

    “遲早有一天,中國的文化必須得走向全球。”陳安妮說道。

    今年28歲的陳安妮是國內用戶量及月活最高的動漫平臺快看漫畫的創始人兼CEO。從2014年12月成立至今,快看漫畫一共完成五輪融資,累計近25億元。站在快看漫畫背后的資方,包括騰訊、紅杉中國、華人文化等。

    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陳安妮正處于一個出差的高峰期。不斷刷新的日程安排,將采訪最終推遲到晚上9點。

    在快看漫畫聯合創始人兼CTO李潤超看來,陳安妮是一個不斷進化和迭代的人。“你很難想象今天在中國,一個互聯網平臺占據了漫畫市場第一的位置。她利用科技去改變這個時代,加速了漫畫在中國的發展。”

    當前,快看漫畫有2億用戶,月活達4000多萬,但融資的腳步停留在2019年8月。對此,陳安妮告訴《中國企業家》,快看漫畫2019年開始大力試水商業化,2020年~2021年商業化成為公司的重要戰略,造血能力逐步增強,但現階段賺到的錢,會再被投入到未來業務中,“快看不以短期盈利為目標,我們是一家追求長期主義、以持續成長為目標的公司”。

    2021年,快看漫畫的戰略方向定為視頻化、全網化、商業化。新的戰略指引下,快看APP的定位升級為優質內容付費平臺。公司組織架構隨之調整。

    “之前我們其實比較草根。”陳安妮解釋說,此前公司幾乎沒有VP、CXO的職級,業務基本上由她與李潤超統籌分管,20多個人向他們倆直接匯報。近期引進的高管中,除了原Airbnb中國區的產品副總裁(現在是快看的產品負責人)、原小紅書增長負責人(現在是快看的增長負責人)、原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合伙人(現在是快看的財務負責人)之外,還有內容出海、內容版權等方向的人才。通過逐漸引進高級別的管理人才,陳安妮得以將一些業務分配出去,將精力集中在公司更重要的事情上。

    與此同時,2021年1月4日,快看漫畫正式發布“哥倫布”計劃,宣布進軍全球市場。據悉,快看漫畫已成立十余人的海外事業部,國際版APP也在醞釀之中。近期,有報道稱,快看漫畫已確定收購日韓頭部的漫畫制作公司。對此,陳安妮回復《中國企業家》,現在還沒有可以公開的進展。

    漫畫“工業化”

    據快看漫畫統計,截至2020年12月,已有5600名漫畫作者加入快看漫畫;同年,快看漫畫向作者支付稿酬達3.1億元。累計的8200部作品中,2020年增長勢頭最猛的漫畫類型是穿越、玄幻、治愈和都市。

    在陳安妮看來,快看漫畫已搭建起人才篩選+選題策劃+劇本創作+視覺制作的工業化內容體系。工業化內容體系旨在服務用戶,而用戶的需求是明確的,他們希望在更短的時間內看到優質的內容,如何在更短時間內生產出更高質量的內容,“可能核心還是在工業化”。

    但在這一過程中,她也會聽到這樣的聲音:創作的周期太快,沉浸式的創作比較難。這些聲音,可能來自她瀏覽到的漫畫創作者的微博,也可能來自日常與創作者接觸密切的編輯們。

    “一定不能因為這件事情很難做到,而去改變用戶需求。”陳安妮告訴《中國企業家》,如果希望內容創作能夠更好地工業化,就要把角色分工做得很明確。

    過去的漫畫家常常是一人包辦,既編劇也畫畫甚至還負責商務,“(那)他肯定累得不行”。快看漫畫希望能夠幫助漫畫家成為項目的Leader,與編劇、畫師、分鏡師一起協同創作。此外,快看漫畫還向作者提供受眾/互動/作品等方面的關鍵指標,幫助創作者了解讀者的反饋。

    李潤超告訴《中國企業家》,近一兩年,在他所負責的產研體系內,他更關注的是如何在工業化的流程下進一步提升創作者的效率。

    例如,作品如何快速到達編輯手里,“作者畫完的一張漫畫,在手機上瀏覽可能會占幾兆的流量,但那個作品的原始稿件是一兩千兆”;作品到達編輯手里后,如何更快速進行審核;怎樣讓作者最快速度響應改變;作品上線后,如何快速分發給海外的合作伙伴。

    但他也表示,工業化體系下,創作周期這件事情可能比較難解決。陳安妮與他在今年年初曾就整個創作周期進行探討,比如單畫需要多久更新上線,是否會有其他的更新模式等。他們希望讓用戶獲得更好的連續閱讀體驗時,也能讓創作者更從容。

    在大數據影響下進行創作,與純粹的個性化創作有何差別?陳安妮表示,差別在于作者的選擇:一種作者擅長分析數據,另一種是作者的天賦在于描摹內心的世界,不需要迎合市場。后者成功的概率可能會比前者小很多。

    “我們的目標其實一直都是做最好的IP。”陳安妮說,2020年,從漫畫角度來講,快看漫畫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UGC漫畫,“讓我們的用戶(自己)也能夠到快看上面來投稿,不需要編輯去給你指導,你就能獲得非常多觀眾的喜歡”。

    形成造血能力

    2019年之前,快看漫畫作為一個免費的漫畫內容平臺,幾乎沒有收入,日常開銷基本靠融資。

    2019年,快看開始嘗試賺錢,試圖增強自我造血能力。通過兩年多的積累,“我們的現金流會比之前健康很多”。

    盡管商業化已連續第二年成為快看漫畫的重要戰略,但陳安妮并沒有將公司盈利放在戰略優先級上她透露,快看把很多收入繼續投入到未來業務里,比如AI創作、社區、IP開發。

    當前,快看漫畫內容付費仍然大于廣告收入。對此,陳安妮表示,過去兩年,快看漫畫在付費上做得比較深,在廣告上花的精力沒有付費上那么多。在社區首頁免費內容點擊率同期上漲300%的背景下,快看認為接下來廣告收入還有比較大的空間。

    IP開發方面,自2018年快看漫畫推出《快把我哥帶走》真人電影后,《女巨人也要談戀愛》和《貧窮父女》目前也在電影的制作進程中。

    陳安妮表示,快看很多IP的真人影視改編權益還在公司手上,但IP要拍成真人影視并拍好,確實有難度。此外,2019年的影視寒冬與年底突襲而來的新冠疫情,讓快看的真人劇開機時間被嚴重延遲,與此同時,動畫制作卻幾乎不受影響。

    快看依舊傾向于自制頭部作品,并計劃之后通過動畫+真人影視聯動的形式,使漫畫IP生命力更長。

    2021年,快看漫畫加大了內容分發的力度。一方面,自2020年始,快看漫畫通過內容版權的形式出海;另一方面,快看漫畫通過微信小程序、百度小程序、快手小程序、支付寶和夸克小程序、小米的多看(漫畫頻道95%的內容由快看運營)等渠道拓寬其在國內的內容覆蓋人群。

    陳安妮表示,拓寬內容覆蓋人群這件事情肯定是必做的,且在一開始的規劃里。她援引閱文為例,閱文對外分發的用戶量級遠高于自有APP的分發量級,“所以(對外)分發的空間實際上是非常大的”。

    李潤超告訴《中國企業家》,一個最初不到4人的團隊,在2020年年初,搭建了快看在微信上的小程序,覺得孤木不成林,遂去覆蓋更多的小程序。“某種程度上,這是無心插柳”。他介紹,截至今年2月,小程序端用戶量總體已經過千萬,且與APP用戶的重合度非常低。

    至于內容出海,陳安妮表示,快看想把平臺上的作品拿去海外,去跟別人比試比試,“看看我們的水平到底跟別人的水平差距在哪里,差多少,是不是有機會能夠把中國的文化帶到全世界”。

    海外市場千變萬化,在她看來,印尼、東南亞的流量會比較好,但用戶付費意愿不一定非常高;英語圈和日本、韓國的用戶量級未必很大,但用戶付費意愿和付費價值很高。她以韓國漫畫平臺Kakao Page為例,其僅布局日韓兩地,一年可以做到幾十億人民幣的收入,《我獨自升級》這一部作品在2020年為其創造了1.77億元的純內容付費收入。

    “出海現在才剛剛開始。”快看優先從收入的角度布局海外,通過保底金加分成的方式,將內容輸出到英語圈和日韓。2020年快看漫畫實現海外流水1.1億元,2021年計劃實現3億元。

    “作為90后創業者,現階段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陳安妮稱,她最大的挑戰是怎么一邊擁抱這個時代的變化,一邊積累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理解。

    學習與交流是她積累對這個世界理解的一種方式。2020年,陳安妮被湖畔大學錄取,與90后的雪梨、完美日記聯合創始人陳宇文、搜狗CEO王小川、獵豹董事長傅盛等人成為同學。在與大家的交流中,陳安妮體會到,沒有辦法去規定一個CEO應該是什么樣。“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優勢和天賦,很多CEO的優勢和缺點同樣明顯。”世界特別多樣,每個人都不同,但不妨礙他們取得成功,“因此我們可能需要對這個世界更包容”。

    4月15日、16日,董明珠王潮歌、李少紅、喬健、俞渝、陳春花、夏華張蘭、張泉靈、雪梨等熱門話題姐姐們跨界集結,全球木蘭論壇全程抖音直播,關注“中國企業家雜志”抖音號,不錯過精彩直播。

    750-1624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