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劉暢:不做“富二代”,要做“創二代”

    2021-04-08 16:55 | 作者: 李艷艷,米娜,鄧攀

    1f6dd2a1291140b186b343477055436d

    以“家”為契機,時尚女郎一腳踏進養豬場。在劉暢眼中,這是她的事業平臺,“養豬正在變成一件科技感十足的事情”。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米娜

    頭圖攝影|鄧攀

    劉暢是一個“浪漫”的人。

    美女海歸、文藝、時尚,是外界加諸其身的標簽,而她卻評價自己:“從頭到尾都不是典型的乖乖女。”

    “14歲時,她曾立志做社交名媛,自制過名片;十五六歲時,她看準了(成都)春熙路上賣時尚首飾的生意,我前后借給她100萬元。”劉永好說。

    劉暢又是一個“樸實”的人。由于父親根植于農業的創業經歷,她也經常接觸到養殖、農田等。她稱自己是在玉米堆里長大的孩子。談起自己的工作,她的描述簡單風趣:“當你在養豬場待了十年以后,你發現生命就是這么回事,什么愛情不愛情,全是荷爾蒙,特別有意思。”

    在知名媒體人許知遠的鏡頭下,劉暢是一個鄰家女孩,言行舉止不太像婉約的成都人,也不太像上海灘留洋歸來的精致女孩,更像是豪放的北方女孩。作為一個四川人,劉暢骨子里的浪漫與樸實,也在新希望的企業文化里展現得淋漓盡致。

    新希望集團的使命是“希望,讓生活更美好”,這本身就帶有浪漫主義色彩,但又非常務實。在對待合伙人的問題上,她認為愛與信任是最基礎的價值觀,合伙人機制就是一種共情賦能;對待員工,她認為年輕化是保持公司活力的關鍵,新青年可以為企業注入新鮮的力量。

    曾有媒體問劉永好:你和女兒劉暢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劉永好笑著說:“她有一個有錢的爸爸,我沒有。”劉暢的確幸運,但她也面臨接班的挑戰,這是她父親不曾面對的。在中國的80后企二代中,劉暢可以稱得上是接班頗為成功的一位。

    劉暢出生于1980年,16歲赴美求學。2002年,獲得MBA學位的劉暢回國,加入新希望集團,從基層開始歷練。2013年5月22日,劉暢代替父親劉永好,正式接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長,成為國內最大農牧上市公司的掌舵者。

    “美女董事長”“飼料大王劉永好女兒”……這樣的“光環”下,包裹的卻不是一個企二代接班的簡單故事。過去七年,劉暢打造出了一個全新的新希望圖景:一方面夯實飼料主業;另一方面向產業鏈兩端延伸,大力布局生豬禽類養殖、食品、牛乳等業務。新希望乳業、久久丫、千喜鶴、六和美食、美好、嘉和一品等品牌都做得有聲有色。

    劉暢“掛帥”新希望六和后,從業務、組織到文化層面,都實行了全面改革。隨著一批“80后”高管密集上任,人事層面的震動強烈。從更宏觀的視角來看,劉暢正帶領新希望六和實現數字化轉型,同時對商業方式也進行了創新,以發揮更大的產業協同效應,并開創屬于新希望的管理智慧和商業模式。

    “創新本質上就是尋找新的希望,這也是新希望集團能夠持續發展的根基。”在劉暢看來,養豬已變成了土地密集型、資金密集型和資源密集型產業。接下來,農業會是非常重要的大風口。這是一個很長的供應鏈條,需要通過科技來改革,勢必影響每一個人。

    以“家”為契機,時尚女郎一腳踏進養豬場。父親和新希望的烙印,早已刻在劉暢的骨子里,但家族傳承并非她留在企業的唯一原因。在劉暢眼中,這是她的事業平臺,“養豬正在變成一件科技感十足的事情”。

    “我媽媽是養豬的”

    “作為西南地區最大的一家生產工廠,大家看到的這家工廠,是按全球乳品最高的生產標準來生產的。”最近,劉暢帶著一些企業家朋友參觀新希望乳業工廠,工廠設計的精細,引起了參觀者的羨慕。

    一杯新鮮牛奶的背后,是全產業鏈的持續優化和生物技術、數字技術等新技術的加持。過去39年來,從農牧到食品,數字化轉型逐漸深入到新希望的每一條產業鏈上。

    “我父親是第一代企業家,我算是第二代。第一代的創業是在改革開放以后,享受了人口紅利。現在人口紅利還沒有消失,第二代又有了技術紅利。”在近期的一次演講中,劉暢這樣說。

    信息科技時代奔涌而至,企業當然也要“順勢而為”,推進數字化轉型。但劉暢并不滿足于此。“對新希望來說,不僅是數字化升級,更多的是整體的產業升級和迭代,數字化轉型是這當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

    劉暢對養豬業的改造,也映射在新希望的業務轉型征途中。“豬住在樓房里,上下出入有電梯,身上和周圍還有許多傳感器設備,房間的風、溫度、濕度都通過系統進行控制。”這樣的畫面,在新希望的養豬場里已經成為現實。

    用劉暢的話說,“養豬正在變成一件科技感十足的事情”,養豬已對生物技術、精準飼喂、供應鏈、環保和信息技術等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如今,依托完整的農牧產業鏈,在飼料、豬產業、禽產業、信息技術和食品加工等領域,新希望構建了五大產業技術研究院。

    2013年,劉暢成為新希望六和董事長,在布局生豬產能的關鍵時期,劉暢讓在地產板塊經營多年的張明貴來負責養豬,一時之間引發了眾議。雖然人員輪換頻繁,但劉暢對生豬養殖科學化、精細化運營的大方向一直不變。

    劉暢掌舵新希望六和以來,不僅完成了多起并購,整個管理團隊也更年輕化了。從曾經不愿意進豬場,到現在劉暢的女兒可以自信地說:“我媽媽是養豬的”。劉暢還努力將年輕人帶到行業中來。她給新希望六和定下了三大目標,進軍食品領域、繼續國際化擴張和向新零售轉型。她認為純農業企業的估值很低,但食品消費的發展空間更大。

    但企業發展中,遇到“黑天鵝”事件不可避免。從非洲豬瘟到新冠疫情,都不斷考驗著組織的應對能力,組織需要把壓力轉為動力、有“危中尋機”的能力。新希望通過多年養殖豬和禽類的經驗,具備了抗周期的能力,也讓企業擁有更高的風險防控意識。疫情期間,環境變化促使企業的農業交流活動搬到了線上,“一人食”消費的爆發,也使新希望相信,To C這條路走得通。

    “你這么愛時髦、這么臭美,怎么就去養豬了呢?”這個問題,很多人都問過劉暢。在劉永好的描述中,劉暢現在很努力、很拼,經常整個晚上都在考慮問題,睡不著覺。“她是一位母親,有對龍鳳胎兒女,也是一個愛時尚的人。她能夠放棄對時尚的向往和追求,從事一個最踏實、最基礎、最傳統的產業,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劉永好說。

    如果以滿分100分來評價女兒,劉永好說,“目前看來,至少得85分以上。”

    長期主義

    在劉暢從小受到的家庭教育中,“創業”這個詞一直伴隨她左右。“我是一位守業者,也是一位創業者。”劉暢曾說。

    如何使一家發展已逾30年的企業持續煥發生機與活力,當好企業巨輪的掌舵者,是劉暢這位“守業者”“創二代”面臨的課題。

    商場的變幻沉浮,早在她少女時期就留下了深刻感知。最近,俞敏洪“請教”劉永好如何培養子女,劉永好回答說,他們很小的時候就培養了一些理念。“比如教我女兒游泳,海里有很多小水坑,海水突然漲起來了,這時候我告訴她,你必須往前游。不游,你就會被淹死。”

    過去一年來,“長期主義”成為劉暢經常提及的一個詞匯。

    “做農業需要長期主義,不能想著賺短錢、快錢。在全產業鏈的梳理上,農業仍然是靠天吃飯,行業具有周期性。”在2020年夏天的亞布力論壇上,劉暢表示做農業需要長期主義,這個行業鍛煉了新希望的長期主義。“四年一個豬周期,不能短時間賺上一筆錢就走。所以新希望看產業至少會放眼3年到4年。”

    劉暢還說,在效益最好的時候過緊日子,是新希望的企業精神,也是堅持長期主義的具體措施。她現在正在做的,是以分為單位來做生意。“技術和成本是取勝的關鍵”,而技術包括生物技術、精準飼喂、動物保護、治病疫苗、全球供應鏈技術、環保技術和信息技術。

    “如今生豬產業朝規模化、現代化、智能化、數據化發展,趨勢不可阻擋,技術最后支撐的是效率。養豬進入了下一個時代,企業從規模化競爭會變成技術和成本之戰。企業未來比拼的是養出100公斤的豬,誰花了更少的錢、時間、資源。”劉暢總結說。

    可以說,長期主義是劉暢在養豬這件事上,展現出的最大魅力。這次演講結束后,劉永好說,他收到了好多企業家朋友發來的短信和電話,他們普遍認為劉暢非常成熟、非常進步。“有人說,她的思維很超前,有人說她談的比我還好,我很高興。”

    劉暢說,新希望的文化基因有三像——像家庭、像學校、像軍隊。像家庭教書育人、像軍隊令行禁止、像家庭要有愛,再對應耐心、決心和愛心。

    劉暢不喜歡被稱為“富二代”,她覺得自己是“創二代”,“壓力和動力一直在博弈”。劉暢熱愛著自己所從事的農牧產業,她曾表示:“我要在養殖、飼料、農牧等看上去不那么美的事情上,把美的那一面給挖掘出來。在終端產品上,推出更貼近消費者的產品。在公司運營上,帶去更專業化的運作習慣,這些都是很美的事。”

    劉暢對消費場景的變化保持著關注和敏感。她發現,由于00后、90后中的很多人都開始了一人獨自居住的生活,“一人食”變成了必然。“我們試著請李佳琦為我們的爆品‘小酥肉’帶貨,每次都能夠把倉庫賣空。”她補充道。

    在劉暢看來,新冠疫情對每家企業都是一次考驗,新希望在困難中發現了一些機會,這也是倒逼出來的。“疫情期間,我們在家里做飯,發現一場廚房革命正在發生。做飯需要變得簡單,我們的食材也應變得簡單。疫情期間,我們‘一人份’的咖喱雞飯、紅燒牛肉飯都賣得特別特別好。”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四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掃碼訂閱 

    WechatIMG7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