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柳青偏愛“少數派”

    2021-04-08 09:35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肖麗

    d0ca1453b3860af4102ad3017222e4a0

    柳青在微博上轉發過一句話:“你必須時時逼迫自己,并且保持清醒,如此你才能繼續前進,除了‘自我設限’,什么都不是問題。”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頭圖制作|肖麗

    柳青有了新身份。

    2月22日,滴滴發內部信宣布總裁柳青兼任首席人才官一職,負責公司人才發展計劃。

    過去一年多,滴滴為實現2020年年初提出的“0188”目標,多業務全面出擊。根據該計劃,滴滴要在三年內實現全球每天服務1億單,國內出行滲透率8%,全球月活躍用戶超8億。

    快速增長的新業務、持續拓展的海外市場,都需要有人才投入,發掘、激發和培養人才將會是柳青今年的主要工作之一。

    柳青可能是滴滴管理團隊中最適合做這件事的人。作為滴滴人才官,柳青的理念是“不錯過任何一種才華”。一件和激發人才有關的小事是,每次開會,柳青總會鼓勵坐在角落的員工發言:“要去鼓勵他們向前一步,喚起那種我是主人(的意識)。”

    在人才渴求的背后,滴滴正逐漸穿越低谷,重新走上發展快車道。過去幾年里,滴滴曾因安全事件被打入谷底,“臉著地摩擦”。慢慢爬回峰值后,又遇到疫情,業務停擺,幾乎歸零。直到去年十一前,業務又回到峰值,9月30日這天因長假到來出行需求爆單,滴滴全球訂單(包括網約車、出租車、順風車、單車和代駕業務)突破6000萬單。

    在這一過程中,柳青扮演了破冰者的角色——不斷突破自己,打破包裹在滴滴表面的冰塊,和管理層一起帶領滴滴走出困境。她在微博上轉發過一句話:“你必須時時逼迫自己,并且保持清醒,如此你才能繼續前進,除了‘自我設限’,什么都不是問題。”

    讓科技有溫度

    科技是滴滴成長的基石,柳青加入滴滴,希望“科技讓出行更美好”。但在滴滴從波峰到波谷的過程中,團隊對行業有了重新認知。

    “一路過來,感覺科技已經不足以定義我們這個行業了,我們一幫熱血的同學們,需要重新找突破點。然后我們發現,原來這個行業其實最重要的還是服務屬性,所以它是一個科技和服務的行業。”在滴滴第一次舉辦的媒體開放日上,柳青這么說。

    在被輿論圍攻時,柳青走到臺前,站出來接受炮火,打破包裹在滴滴表面的冰塊。通過微博、抖音,柳青承擔起滴滴管理層代言人的角色,打開與外界溝通的窗口。

    發生極端事件時,柳青現身一線。2019年3月常德發生乘客殺害司機事件,柳青決定去看望家屬。柳青路上一直在想如何安慰家屬,但見到家屬哭的瞬間,感覺說什么都是蒼白,重要的是陪在他們身邊一起面對。想到順風車事件后的應對方法,柳青感覺“沒有第一時間去探望家屬,都是懊悔不已”。

    實際上,柳青是不愿意在公眾面前侃侃而談的。柳青過去在高盛接受的文化是不突出個人,所有人都是規范化的職業經理人。但在滴滴當時的情況下,柳青決定突破自己。滴滴整改進展開始在微博上公布時,留言里大多是批評甚至謾罵。隨著溝通的進行,表示理解和支持的留言漸漸多了起來。

    程維曾評價柳青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少有的、真的在乎別人的人”。柳青的這種同理心,讓她更擅長參與制定和用戶相關的策略。

    去年滴滴推出了首款定制車D1,收集了很多建議,最后設計出更安全的側滑門、前后排座椅加熱功能等,柳青在其中考慮到了很多細節,尤其是女性乘客的需求。

    滴滴兩次跌入谷底,如何鼓舞士氣、讓組織更有活力成為柳青思考的問題。

    內網的匿名區和吐槽大會是激活滴滴內部開放文化的有效嘗試。去年開始,柳青還參與到新員工培訓中。因為疫情,培訓在線上進行,為了讓員工同時在屏幕內看到自己和PPT,柳青制作了紙板上的PPT,每講一頁,就舉起手上的大紙板給員工演示。期間主動發言互動的新員工,柳青有時會讓助理記下他們的名字,結束后送每個人一個禮物。在滴滴,柳青參加的會議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即圓桌邊的椅子必須坐滿了,才能坐到后面去,鼓勵每個人發言。

    和柳青合作完項目后,很多員工都收到過柳青寫的卡片,感謝員工的付出和努力。有一位員工講述,在第一次接到柳青批評他的電話時,柳青鋪墊了很多遍“我要批評你一下真的要批評你一下”,“因為我們也熟了所以我要直接給你個建議”,才開始說具體內容。柳青曾經在采訪中說自己是“糾結型人格”,她身邊的員工則認為,可能是因為她考慮的太多。

    柳青在一次訪談中說,30年后,同理心或將是組織運營中的關鍵因素。創建新公司的成本很低,人才往往想走出去,如果你要留住他們,必須理解他們。

    技術打破天花板

    2018年的一個國際論壇上,主持人問柳青,科技如何改變了和她一樣的中國女性?柳青回答:“技術打碎了‘隱形的玻璃天花板’。中國有句成語叫‘埋頭苦干’。剛參加工作時,我曾經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寫了項目建議書,可是開會時,我卻坐在角落,讓其他人來發言。這是文化上的問題。但科技打破了天花板,比如我們公司有3000多名女工程師、產品經理和分析師,大多都很優秀。”

    現在滴滴的產研團隊工程師中有40%是女性。柳青很自豪:男女都有平等的權利去獲取技術,技術降低了獲得教育和資金的成本,更多女性創業者因此獲益。技術也讓女性更自由,其中包括出行的自由。滴滴在今年3月8日發布數據,有273萬女性司機在滴滴上獲得收入。

    曾經在華爾街,女性是少數派,這讓柳青來到滴滴后更加關注公司中的“少數派”。柳青牽頭成立了滴滴女性聯盟,制定了針對職場女性的關懷政策。在柳青的不少微博后,都有一句女性聯盟的slogan,“Be great,Be you.”柳青希望有更多的女生可以像男生那樣,聊出自己未來30年的規劃,不用擔心事業可能受到生育、家庭的影響。

    作為三個孩子的媽媽,柳青仍然要面對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問題。她注重陪伴的質量,晚上常常工作太晚來不及陪孩子,就堅持每天早上和孩子一起吃早餐。柳青的孩子都已上學,她從不把他們當孩子,總是和他們討論公司里發生的事。周末會有大家庭的聚會,聚在一起吃飯、聊天。每次看到孩子寫給她的卡片、一起旅行的視頻時,柳青就會充滿力量。

    “這個時代在進步,中間會有很多的挫折,但是科技的大潮會帶著我們往前走。”柳青在去年11月滴滴定制車發布會上說道。

    滴滴管理團隊定期會拜訪其他領域的優秀企業,這在內部被稱為“開天眼”。團隊去年拜訪了泡泡瑪特、B站等公司,對如何與年輕人相處有了更多了解。拜訪完兩家公司后,柳青感慨,“不斷突破認知邊界的感覺非常好。”

    在不斷突破自我的努力下,柳青正試圖讓滴滴打破出行的天花板,蛻變得更強大。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四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掃碼訂閱 

    WechatIMG7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