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他是華潤的“簡老板”,也是新中國紡織工業的奠基者

    2021-03-15 17:05 | 作者: 于靜,周春林

    b3def92f6c2da170684ff0563173b815


    4e17ecb4e1c1e8b3981a0bb07d1860c0

    錢之光一輩子從事經濟工作,參與創辦了華潤并擔任第一任董事長,解放后又為新中國紡織工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他一生清貧,幾乎沒給家人留下什么財產,但他的艱苦創業精神卻影響了許多人。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編輯|周春林

    圖片來源|紡織之光科技教育基金會

    編者按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這是全黨全國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100年來,中國共產黨一心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為世界謀大同,帶領中華民族擺脫積貧積弱、受人欺凌的落后局面,走上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康莊大道。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黨和國家各項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

    一個世紀的回望,可以凝煉出許多思想結晶,可以總結出許多規律認識。站在“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點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我們回望過去,企業家始終是黨建設現代化國家一支重要的生力軍。100年來,中國的企業家們在黨的感召、引領、激勵、扶持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弘揚企業家精神,不僅創造了巨大的物質財富,更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建立貢獻了重要力量,一批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企業崛起,展現了一個大國的經濟實力。

    《中國企業家》推出“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建黨100周年百名企業家的故事”系列報道,再現波瀾壯闊的偉大歷史中企業家的獨特風采,吹響啟航新征程的嘹亮號角。

    c0ffc3bb9e485997feaac441877a510a

    1956年,錢之光陪毛主席、周總理等領導接見紡織工業先進工作者。

    1948年8月,一行人設法從大連去往香港。如果沒有意外,他們的航線需從黃海經東海到達香港。但此時中國大陸沿線海域被國民黨軍隊封鎖,他們不得不經丹東、到平壤,通過中共駐朝鮮辦事處接洽位于朝鮮東北角的羅津港,租用蘇聯輪船“波德瓦爾號”,經日本海與朝鮮海峽南下。

    為了打通這條漫長的貿易通道,他們醞釀了一年半之久。

    行動負責人是錢之光。他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長期的革命斗爭中,活躍于經濟一線,負責貿易、采購物資等工作。他常常喬裝打扮成商人,為革命事業做掩護,也常常為了籌集物資,與商人周旋,是早期革命隊伍中為數不多懂經濟工作的領導之一。

    也是這個原因,他參與了國家對外貿易窗口公司華潤集團的創辦,并擔任第一任董事長。新中國成立后,他長期主持紡織工業部工作,主導建立起新中國紡織工業制造體系,參與創辦諸多行業公司。

    c62161f3bf8599fbe1daa33f7899523c

    從大連到香港:華潤的“簡老板”

    1946年6月,國民黨撕毀停戰協定,進攻解放區。從1947年2月國共和談徹底破裂開始,中央六次致電錢之光,希望他到香港發展海外經濟關系,主持海外及內地經營,為前線戰士籌集物資。

    在上海辦事處工作的錢之光,被國民黨特務盯梢,不得不隨組織轉移到延安,大家一同經歷了胡宗南對延安的轟炸與自長征之后的第二次戰略大轉移。一批貨物需從上海運到煙臺,錢之光決定從煙臺去港。但經過三個月艱難跋涉到達煙臺后,國民黨軍隊發起對山東解放區的重點進攻。接下來三個月時間,山東局勢緊張,煙臺海面被封,錢之光不得不先行去往大連。

    大連雖沒解放,但形勢逐步對我方有利。一個大膽的想法在錢之光腦海里成型:在大連留下來成立中華貿易公司,將東北的土特產豬鬃、大豆、中藥、人參等售往香港,并從香港購入內地急需的物資。

    派人試航一次后,錢之光決定在第二次航行中去往香港。這是一次驚險的航行,國民黨軍艦隨時出現,雖有蘇聯輪船的掩護,他們還是事先商量好各自身份,并更改稱呼和姓名;輪船經過臺灣海峽時,巨大的擎天水柱在龍卷風的裹挾下向他們襲來,幸好船長有經驗,及時轉變航向,化險為夷。輪船到達香港后,為了躲避香港緝私快艇的巡邏,錢之光喬裝打扮為輪船鍋爐工,全身抹滿煤灰,即使熟人見了也很難認出。

    他們利用特制的馬甲,帶著從東北帶來的巨額資金,與中共早期在香港成立的貿易組織“聯和行”會合,共同組建了中共中央書記處直屬企業華潤。取“中華”“潤之”之意,寓意華潤是我黨設立的貿易機構。

    “聯和行”是1938年中共在香港成立的,以貿易作掩護,從事物資籌集與運送民主人士的工作。很長一段時間內,由于沒有資本注入,在香港做不開生意,公司規模較小,只有楊廉安、黃美嫻夫婦以及若干練習生。直到解放戰爭期間,中央從上海、煙臺、大連等地派遣的人員、物資、資金到達后,規模才逐步擴大。

    錢之光把華潤“寫字間”設在香港中心地段皇后大道中段畢打街“畢打行”,這是一座裝修華美的歐陸風格高端寫字樓。與他共事過的朋友稱,錢之光是經濟大家,辦事業一貫舍得下大本錢,很重視企業形象。租下畢打行六層幾個大寫字間,可以在香港這個市場經濟環境中提升企業形象。

    華潤成立后,中央任命錢之光為董事長。由于不能公開身份,他以“簡老板”身份對外,與同事們一同租住,吃飯用度都很簡單,工資也只有香港普通工薪階層的一半甚至更少。他的自律和清廉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他說,“前線正在打仗,我們要吃苦。”

    華潤成立時的注冊資金為500萬港元。次年3月,中央又將中共在國統區的秘密經濟組織廣大華行并入華潤,廣大華行向其注資500萬港元。合并后的華潤公司資金實力進一步增強,為開展大宗進出口貿易奠定了基礎。

    據《錢之光傳》記載,華潤公司創立后一年多,就已有足夠資金實力和貨源組織能力,向老牌英商怡和公司出售大批量的大豆,從埃及、巴基斯坦進口棉花,從泰國進口大米,從新加坡、馬來亞等東南亞國家進口橡膠。1950年這一年,公司的進出口貿易額達到5000萬美元。而1950年整個香港的進出口總額也不過13億美元,華潤公司在其中所占份額達到4%左右。

    相距2500公里的大連與香港間的貿易路線終于打通,懸掛蘇聯國旗的“阿爾丹號”和“波德瓦爾號”交替往來,衣服、藥品、裝備等物資源源不斷運到前線。

    1948年8月初,正當錢之光啟程南下,即將由朝鮮登輪時,周恩來發給他一封急電,追加了一項使命,接送在港民主人士北上。

    隨著大連到香港航線的打通,雙方往來貨物的增多,為了節省運輸成本,以及安全地將民主人士運送回解放區,華潤成立后不久用30萬美元購買一艘3000噸英國貨輪。因為許多船務工作需要處理,他們單獨成立了“華夏輪船公司”,這家公司后來成為新中國航運事業的搖籃。

    從浙江到重慶:八路軍的辦事處處長

    錢之光1900年出生于浙江諸暨,小時候已經顯露出一定的經商天賦。他經常在家里的酒鋪幫忙,也是當地第一位想到將自家和親戚朋友家的蠶絲收集起來,賣向杭州、上海、蘇州等大城市的人。

    錢之光入黨時正是“四一二”白色恐怖期間,浙江地下黨暴露后,錢之光來到上海。考慮到錢之光對絲綢行業熟悉,組織把一家正在籌建中的絲綢廠交給他運營,作為中央聯絡點。此后,錢之光的革命工作,便一直與經濟工作密不可分。

    在上海期間,他還幫助妹夫毛澤民承建了一家秘密印刷廠。為了做好保密工作,印刷廠幾次搬遷,每次都需要在印刷廠之外設立其他商號作掩護,從綢布莊到煙紙雜貨鋪、二房東、洗衣房,而錢之光就是這些商號的老板,一方面負責店鋪經營,另一方面為印刷廠作掩護。

    1933年春夏之交,錢之光啟程前往中央蘇區。紅軍要打仗、根據地要擴展,而敵人還在對他們進行嚴密的經濟封鎖,中央籌備成立對外貿易總局,任命錢之光為局長。

    為了采購大量物資,他們采用了不少富有傳奇色彩的“特殊”手段。一種是“搶貨”,即我方貿易人員按照雙方約定的地點,在白區商人經過時,向天鳴槍,制造搶貨的假象,對方偽裝成棄貨而逃,這樣做,商人回到白區的風險小,可以免除接濟共軍的罪名。還有一種方法是利用敵人內部矛盾,打入敵人內部,開辟“秘密貿易通道”。比如贛州幾家商號與當地駐軍頭目有密切關系,錢之光抓住駐軍頭目牟取暴利的心理,提議與這些商號一起把買賣做大,駐軍頭目怕出問題,干脆打著軍運旗號押送物資。各地貿易分局和采辦處,都或多或少建立了這類秘密貿易機構。

    抗日戰爭爆發后,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錢之光以八路軍辦事處處長的身份,到國民黨統治區工作,辦事處隨局勢發展從南京、武漢撤退到重慶。1939年初,重慶辦事處成立,主要負責領取軍餉、彈藥、通訊、衛生器材;報送戰報和敵軍動態;向延安運送物資和接送干部。

    來自香港“聯和行”的物資,正是通過錢之光運往各地。

    “皖南事變”爆發后,國民黨停發軍餉,除了通過國際援助與愛國人士的捐款捐物,辦事處還成立了自己的貿易公司。

    解放戰爭爆發后,錢之光作為黨內為數不多懂經濟工作的干部,被周恩來總理派往香港,參與創辦華潤。1949年4月,錢之光乘“東方勇士號”,滿載著一船棉花離開香港,直航天津來到北平。

    此時,錢之光已經人到中年,在千錘百煉中,練就一副從容不迫、隨機應變的本領。回到北平后不久,錢之光與陳云等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成員,解決了上海等城市囤積居奇、哄抬物價等經濟問題,贏得了民族資本家和群眾的信任。

    從前宅胡同到東長安街12號:

    紡織部的部長

    59054d3a7a5ec3944e2907b7adfd8aff

    前宅胡同錢之光居住過的房間。

    故宮博物院西側,一條叫做北長街的小路兩旁,坐落著一套套灰色四合院。院子旁邊的樹木連成排,枝枝丫丫像蓬松的棉花糖延伸到蔚藍色天空,在冬日暖陽的映襯下,院子與樹木交相呼應,呈現出一種歷史的厚重與滄桑感。

    60多米長的前宅胡同里,60年前住滿了住戶。傍晚時分,小孩子們在胡同里玩耍時,偶爾會看到“錢爺爺”下班回家。這是個精神矍鑠的老先生,個子不高,體型偏瘦,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精明又和善。

    1949年10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成立,錢之光擔任紡織工業部部長。部長曾山由于在上海主持華東財委工作,一直沒有赴任,紡織工業部的具體工作實際上由錢之光負責。

    從那時開始,到1981年擔任國務院顧問,長達32年的時間里,“錢爺爺”每天從前宅胡同的小院里走出,上長安街,過天安門,經人民英雄紀念碑,來到位于東長安街12號的紡織部舊址,為紡織行業的發展出謀劃策。

    1965年,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監事會原副主任、時任紡織部辦公廳主任林乃基從華東紡織工學院(現東華大學)畢業后分配到紡織部工作。不久,“文化大革命”爆發。作為部里為數不多的年輕小伙子,在造反派奪權、群眾上訪,沖擊政府機關那段時間,負責照顧錢之光的安全。那時候錢老有家不能回,兩人一起在紡織部睡了三個晚上。錢老離開工作崗位后,作為辦公廳主任,林乃基奔走于前宅胡同和北京醫院,對錢老居家和住院治療悉心照料。

    林乃基出身紡織世家,長期在錢老領導下工作。他把錢之光比作“現代張謇”,稱其為“新中國紡織工業的奠基人”,投身政治,辦實業,辦教育,少有人能出其右。

    解決老百姓的吃飯、穿衣問題,是建國后很長一段時期里黨和政府的主要經濟任務。紡織之光科技教育基金會理事長葉志民介紹,錢之光的主要貢獻有三方面:一是解決原料問題。早期通過種棉花,后來通過建立四大化纖基地,補充天然纖維的不足,最終在1983年促成布票的取消。二是解決設備問題。新中國成立后,紡織行業用的是民族資本家留下來的、從英國、德國、日本等國家進口的設備。為了提高產量、產能,他們自力更生,自主研發出生產設備。三是在教育方面。錢之光主導建成了中國紡織行業的教育體系。

    葉志民說,紡織行業可以稱得上是中國工業的母親行業,不僅可以解決老百姓的穿衣、就業問題,而且改革開放以來,一直是中國創外匯最多的行業。正是利用這些外匯,引進國外技術、設備,為新中國各行業的發展奠定基礎。

    “在經濟格局調整、中國企業從規模優勢向技術優勢轉變的關鍵時期,我們更有理由發揚錢之光艱苦創業、奮進不止的精神,以使中國企業在國際競爭中掌握更多主動權。”葉志民說。

    在解決紡織業原料問題的過程中,錢之光成為中國化纖工業的開拓者。他們用一二十年時間,走完了西方幾十年才走完的道路。

    第九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石化創始人、擔任過錢之光秘書的陳錦華先生在紀念文章中稱,“為了研究化纖新設備的試車情況,(錢之光)親自到工廠蹲點,深夜留在車間里現場觀察,檢驗試驗數據。他心中想的、眼里看的、手中算的,都是有關化學纖維工業的種種問題。他的這種深入實際、認真負責、求知創業的精神,教育和影響了我國化纖工業的整整一代創業者和廣大職工。”

    錢之光在紡織部的這段時間,雖然是官員身份,但做了許多企業家的事情。期間,錢之光參與創辦的企業不計其數,包括:“一五”時期,以山西經緯紡機廠、鄭州紡機廠、天津紡機廠、上海二紡機等十幾個骨干企業為主的紡機制造企業;國家提出“天然纖維與化學纖維并舉”方針后,創辦的近十個大中型粘膠纖維廠、十來個維尼綸廠以及中國四大石油化工基地——上海石化、遼陽石化、天津石化廠和四川維尼綸廠,以及在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規劃部署的江蘇儀征化纖。

    正是它們,構成了當代中國紡織和化纖工業的強大基礎。在林乃基為紀念錢之光誕辰95周年編纂的文集中稱:與之相比,錢之光在香港創辦華潤公司的成功實踐,僅是牛刀小試而已。曾主持全國經濟工作的李先念、余秋里同志這樣稱贊錢之光:個子不高,膽子不小。

    從過去到未來:本色不變的共產黨人

    錢之光的前妻邊愛蓮是重慶八路軍辦事處會計,皖南事變發生后,她把撤退名額讓給一位已經暴露身份的地下黨員,自己堅守在原工作崗位,后被組織疏散到重慶一家醫院后,感染猩紅熱去世。

    錢之光后來的夫人劉昂是蔡和森、蔡暢的外甥女,前妻邊愛蓮去世3年后,兩人結為夫妻。新中國成立后,劉昂長期在國務院總理辦公室工作,后任農機部辦公廳主任、第一機械工業部副部長。

    錢之光去世后,夫人劉昂遵照錢之光遺愿,捐出30萬元,發起成立錢之光科技教育基金,用于支持行業發展,培養優秀人才。錢老生前領導并參與創辦的六家央企——上海石化、儀征化纖、華潤集團、遼陽石化、天津石化、四川維尼綸廠得知消息后積極贊助。出于對紡織行業的摯愛以及對錢老的敬佩,林乃基個人捐贈8000元。

    68c59af5ca39abb6a1c845f7a816d98c

    錢之光夫婦與鄧穎超合影。

    2020年12月,前宅胡同里,紡織之光基金會的同事在錢之光生活半生的小院幫忙搬家時發現:錢老生前如此清貧,一直用著上世紀五十年代國家配給他們的帶有編號的家具,有些已經十分破舊,粘著層層膠帶繼續使用。

    一個不容忽視的背景是:1994年以來,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總額躍居世界首位;2019年,化纖產量躍居全球第一,紡織行業產業鏈完整、品種齊全。正是靠著錢之光時代打下的基礎,2020年我國紡織強國的主要指標已經達成。

    他簡樸的生活與他卓越的貢獻,形成了如此巨大的反差。

     

    2021年度商界木蘭評選已經啟動,來為你最認可的商界木蘭點贊! 

    2021mlpx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