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對話海爾周云杰:逾500家平臺5大模式逐鹿,中國工業互聯網只有2到3年窗口期

    2021-03-10 14:15 | 作者: 周春林,于靜

    5e0410dc33fd8f753da4b239208e0648

    41c5934e296fb701140e1d5d1706b293

    周云杰代表認為,全球工業互聯網處于爆發期,中國已有超過500家工業互聯網平臺,但要大規模應用、落地并產生引領效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抓住引領全球機遇的窗口期只有2到3年。

    采訪|《中國企業家》記者 周春林 于靜

    文|于靜  編輯|周春林

    圖片來源|被訪者

    “中國的工業互聯網抓住引領全球機遇的窗口期只有2到3年!”全國人大代表、海爾集團總裁周云杰很著急。

    他認為,當前,全球工業互聯網處于爆發期,但還沒有出現絕對引領的平臺。中國的工業互聯網起步早、起點高,但要大規模應用、落地并產生引領效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抓住這個機遇的窗口期不會很長。

    周云杰代表今年提交了《關于建設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體系,促進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建議》。他建議,我們應該搶占國際標準的引領地位,同時以先易后難、先簡后繁為原則,真正在垂直行業做深做透,并強化各工業互聯網平臺間的互通協作,鼓勵有條件的工業互聯網平臺“走出去”。

    這已經是他連續第五次在全國兩會中提出關于工業互聯網體系的建議。

    從2005年開始推出“人單合一”模式,到2012年開始探索工業互聯網,進行智能化、網絡化和信息化改造,再到2017年推出卡奧斯工業互聯網平臺,海爾的工業互聯網探索走在全國乃至全球前列,并有機會成長為全球一流品牌。海爾卡奧斯工業互聯網平臺是怎么做的?

    將工業互聯網作為新的戰略機會和時代機遇,從自身轉型到賦能15個行業數字化,海爾成為國家工信部公布的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示范樣本之一。成功的經驗帶給了他們信心與底氣。

    目前,卡奧斯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大規模定制平臺,不僅本土化效益明顯,在海外企業應用上也實現突破,是第一個能夠在多個國家應用的品牌。作為一個重視共贏增值的生態平臺,卡奧斯打造的是一個開源的生態體系,大企業與中小企業、生產方、資源方等都可以參與其中,共建共享,成為卡奧斯平臺的操盤手和合伙人。

    而放眼全國,目前已經有超過500家工業互聯網平臺,可分為5種模式:一類是由信息技術企業發起的,像華為、阿里、騰訊等;第二類是自動控制與軟件企業,比如用友;第三類是裝備制造型企業,像三一重工、徐工等;第四類是生產制造企業,比如海爾卡奧斯;第五類是新創業企業。

    在周云杰看來,工業互聯網由網絡、平臺、安全三方面主體構成,網絡由運營商建設,平臺企業建設平臺能力,安全則需國家和企業共建。他認為,工業互聯網平臺之間可能會有一些競爭,但目前階段應該是開放合作大于競爭,即便雙跨平臺之間也應該建設一個開源體系。因為每個平臺都有差異化,只有大家互通互聯,才能更好地打造我們國家的工業互聯網競爭力,爭奪全球話語權。

    與長三角、珠三角的積極探索類似,海爾所在的青島市與山東省政府也在積極打造工業互聯網之都。山東的工業互聯網探索走在全國前列,但這還不夠。這次兩會上,周云杰還提出以工業互聯網為紐帶帶動區域經濟的快速發展,為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輻射全國乃至全球提供機遇。

    12edcaa84ad0d5af47f7318177645da5

    以下為周云杰代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的對話內容(有刪節):

    搶占全球標準話語權

    《中國企業家》:這是您第五次提關于工業互聯網的建議,與之前相比,今年工業互聯網領域的變化和突破是什么?新的挑戰如何?

    周云杰:國家接連出臺相關激勵政策,工業互聯網將進入一個快速成長期,特別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提出發展工業互聯網,搭建更多共性技術研發平臺,再加上之前出臺的《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3年)》,應該說中國的工業互聯網在頂層設計方面具有前瞻性,路徑也非常清晰。

    具體來看,我們在國際標準、平臺建設方面都取得了較大程度的突破。先從標準方面來看,雖然全球還沒有形成全面的行業引領標準,但是我國工業互聯網近年來發展比較快,在標準方面取得了一些不俗的成績。以海爾卡奧斯平臺為例,已經主導了ISO、IEEE、IEC三大國際標準組織關于大規模定制的國際標準制定,去年9月份,卡奧斯還成為唯一一個受邀共建歐洲聯邦云GAIA-X的非歐盟企業,這說明我國工業互聯網領域在全球已經具備了一定標準話語權。

    從平臺建設方面來看,我國的工業互聯網平臺行業綜合應用正在向縱深發展。中國特色的三類平臺和五大模式,形成了一個多層次、系統化的工業互聯網體系。具體來看,三大平臺主要是雙跨平臺、專業型平臺和特色型平臺,五大模式是智能化制造、網絡化協同、個性化定制、服務化延伸和數字化管理。

    雖然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不斷加速,但是仍然面臨著很多挑戰。我在山東、福建、上海等地與各行業企業調研時發現,目前存在兩類難題:一類是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需求和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供給不能精準匹配,主要體現在平臺需求側和平臺供給側兩個方面。平臺需求側來看具有三個特征:需求多樣性、差異性和綜合性。而平臺供給側有三個不足,即供給知識局限性、供給能力淺質化,還有供給方案碎片化,最終造成了供需兩邊不匹配。

    第二類就是有些企業對上平臺有顧慮。企業上平臺主要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不上,具體包括不想上、不敢上和不會上;第二個階段就是愿意上平臺的企業還有顧慮:一是顧慮自身數據安全,二是擔心上平臺之后、平臺發展不下去怎么辦。

    《中國企業家》:您為什么如此關注工業互聯網?

    周云杰:現在是互聯網的下半場,時代發展需要工業互聯網,而且工業互聯網也可以給中小企業轉型升級進行賦能。國家正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工業互聯網對整個雙循環都起到一個拉動作用,因為雙循環主體的核心點是激發需求,要激發需求的話,必須激發中小企業的活力,工業互聯網恰恰扮演了這個角色。

    《中國企業家》:從供應鏈的角度看,工業互聯網有什么戰略意義?

    周云杰:今年是“十四五”規劃開局之年,也是工業互聯網新十年建設的起點,建設中國特色工業互聯網本身就有很大戰略性,它融合了5G、人工智能、云計算等前沿技術,有助于快速解決“卡脖子”問題,建立自主可控的產業鏈體系,而且工業互聯網還為建設、發展自主可控的供應鏈體系,提供了一個廣闊的應用場景。

    在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建設過程中,通過人才引進和機制驅動,我們會鼓勵他們在一些基礎技術研究領域,以十年磨一劍的精神,勇于探索基礎技術的無人區。同時,在發展工業互聯網過程中配套建立的容錯機制,也是在鼓勵更多人攻堅克難,解決在半導體、人工智能、精密制造等一些關鍵的影響供應鏈安全的卡脖子技術。這樣我國的工業互聯網發展一定會加速推動國家供應鏈安全進程。

    《中國企業家》:2020年的新冠疫情,對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有什么影響?

    周云杰:客觀來講,疫情對每一個企業都是一場大考。丘吉爾曾經說過一句話,“永遠不要浪費任何一場危機”。我相信任何一個有韌性、有彈性、有定力的企業都有一個管理不確定性的能力。因為疫情的變化,也由于中國很多優秀企業的韌性和彈性,加快了企業數字化轉型,而工業互聯網本身就是一個以數字化為基礎的布局。

    我國的工業互聯網發展也加速了全球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我一直認為,工業互聯網現在從全球來看,還沒有哪一個國家形成壟斷,這對中國的工業互聯網來講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們這種平臺企業,要在工信部大的規劃的指導下,把抓住機遇的話,成為一個全球一流的平臺企業。

    開放合作應大于競爭

    《中國企業家》:海爾目前在工業互聯網領域里取得了哪些突破和進展?

    周云杰:海爾在工業互聯網方面的進展主要從三個層面來看。第一個是平臺能力,因為工業互聯網平臺要給企業賦能的話,一定要具有平臺能力,特別是通過把工業基地完成的提煉和最佳實踐經驗進行云化和軟化,上升為工業軟件,甚至工業APP,包括我剛才說的五個模式方面,我們都進行了能力提升。

    第二個方面,我們進行了一個跨行業的復制。我們已經在15個行業做了樣板,爭取把每個行業做透,因為工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不一樣,消費互聯網有一百米寬但只需要一米深,而工業互聯網即便只有一米寬,但可能需要一百米深。這就需要我們不斷完善能力、深化布局,在不同行業做出不同的樣板,樣板有比較好的效果,特別是在提質降本增效方面,上云的企業有許多獲得感。

    第三個方面,除了在國內開始應用以外,我們在海外企業應用上也實現了突破,這也是國家級雙跨平臺上,第一個能夠在這么多國家進行應用的一個品牌。

    《中國企業家》:海爾是通過工業互聯網轉型,同時賦能傳統制造業,帶動中國制造業轉型的樣本,你們是怎么做到的?比如幫助青啤打造供應鏈體系。

    周云杰:卡奧斯堅持與大企業共建垂直行業工業互聯網平臺,工業互聯網千企千面,一個行業有一個行業的特點,同一個行業里不同的企業有不同的特點,卡奧斯一直堅持與每一個行業里面的鏈主企業,共同建設垂直行業工業互聯網平臺,把平臺和企業沉淀積累的工業機理模型和產業發展經驗,變成平臺能力,與小企業共享,從而賦能更多企業提質降本增效,打造一個產業協同發展的新生態。

    這里主要包括了橫向和縱向兩個方面。在橫向方面,卡奧斯攜手國際頭部企業共建平臺能力,搭建應用場景。目前卡奧斯已經連接了超百萬級數量的生產設備,吸引了開發者與生態平臺方進行合作,研發了供應鏈管理、倉儲物流、安全生產等眾多新型工業APP;在縱向能力方面,我們與各大企業共同打造垂直行業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充分發揮企業的產業鏈優勢,同時,鏈接上下游企業,推動產業鏈整合,產業結構升級,及產業集群的建設。

    舉例來講,與大企業的共建方面,卡奧斯與青啤合作共建了啤酒飲料行業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加速了啤酒行業制造型企業向生態型企業轉型。與小企業共享方面,卡奧斯通過定制、采購、智能制造、銷售等多模塊的賦能,助力青島環球服裝實現從大規模制造向大規模定制轉型,生產效率提高28%,庫存降低了30%,定制毛利率提升了30%以上,交貨期從45天縮短到7天,在同行業整體下滑5%的情況下,他們卻實現了逆勢增長9%。

    不管是大企業還是小企業,通過與卡奧斯平臺的合作,都會有一種獲得感,所以我們就會比較好地發展起來。

    《中國企業家》:海爾自身的工業互聯網轉型過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礙和難題是什么?

    周云杰:比技術的升級更難的是組織的轉型和團隊觀念的改變。從傳統大規模流水線批量制造產品到圍繞用戶需求做大規模定制,完成的不僅是制造模式的轉變,更需要組織和觀念的同步轉型。在這個過程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很多企業的組織是科層式的,下級聽上級的,而不是聽用戶的。

    針對這個問題,海爾從2005年開始探索人單合一模式,員工從執行者變成創業者,持續與用戶交互需求,在為用戶創造價值的同時,實現每個人的價值。這樣,每個人不再是員工,而是變為了創業者,在海爾的平臺上進行創業。當然我們也搭建了海創匯平臺,不僅提供內部創業的孵化,同時也開放吸引全球創客在海爾平臺上創業。

    9de5b9fab23fcb1c87072fe894adc8c5

    《中國企業家》:海爾卡奧斯與美的美擎、樹根互聯、工業富聯以及阿里、騰訊、華為等企業的工業互聯平臺有何不同?

    周云杰:國家工信部在2019年公布了10個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清單,去年推出了15個雙跨平臺。最新數據顯示,中國大概有超過500家工業互聯網平臺,大概有五類主體:一類是由信息技術企業發起的,像華為、阿里、騰訊等;第二類是自動控制與軟件企業,比如用友;第三類是裝備制造型企業,像三一重工、徐工等;第四類是生產制造企業,比如海爾卡奧斯;第五類是新創業企業。每一類平臺都各有特色,有的側重于工業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有的側重于設備連接,有的側重于提供特定解決方案。

    卡奧斯與它們最大的差異主要有三點:

    第一,卡奧斯是一個用戶交互平臺,可為企業全流程接入用戶資源,由此帶來從大規模制造到大規模定制的轉型,真正解決中小企業有顧客沒用戶的痛點。

    因為工業互聯網把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做完了之后,光有高效率不行,還必須有高精度。如果沒有用戶的話,工業互聯網就失去方向了,所以我們從這個點切入是一個比較大的差異化。不是光強調工廠設備的智能化、自動化,更關注設備自動化、智能化之后訂單在哪里,所以海爾生產線的不入庫率已經達到78%以上,即78%的訂單不用入庫,就可以直接送到用戶家里去。

    第二,卡奧斯平臺的風格很輕。卡奧斯創新性地打造了一個開源生態體系,我們不把卡奧斯當成自己的平臺,全球資源都可以在里邊創造,每個企業都可以成為操盤手、合伙人,這樣就形成一個創造價值的平臺,向下傳遞價值,向上分享價值,形成價值創造、價值傳遞和價值分享的有機統一。

    第三,卡奧斯已經向全球復制。我們是雙跨平臺里面向海外輸出比較早的平臺,而且已經被驗證有成果,為中國模式走向海外、講好中國故事樹立了典范。

    《中國企業家》:我們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目前工業互聯網的5種模式很少會發生正面的競爭?

    周云杰:工業互聯網可能是會有一些競爭,目前階段應該是開放合作大于競爭,即便雙跨平臺之間,也應該建設一個開源體系。因為它的差異化,可以實現互通互聯,共同打造咱們國家的工業互聯網平臺能力。

    工業互聯網本身由三部分組成:一部分是網絡,一部分是平臺,一部分是安全。網絡更主要由運營商建設,平臺能力需要以平臺企業為主體建設,在建好平臺能力的過程中,大平臺之間應該互聯互通、信息合作,畢竟你服務的對象是很多企業,應該讓中小企業有獲得感。安全能力則需要國家層面與企業層面共同建設,國家也做了很好的布局。我認為現階段,有情懷的企業應該以合作為主體。

    區域發展的新引擎

    《中國企業家》:無論青島還是山東都希望依托海爾工業互聯網平臺,打造工業互聯網之都,其中的機遇與挑戰是什么,如何與廣東、江蘇、浙江等地競爭?

    周云杰:目前全國各地都掀起了工業互聯網發展的熱潮,特別是長三角和珠三角比較活躍。像上海正在推進數字化城市,包括經濟數據化,生活數據化和城市治理數據化;廣東依托華為、騰訊等企業在信息技術方面的優勢,浙江依托阿里等企業發揮的算法算力優勢,都在從不同角度發力工業互聯網。這些地區工業互聯網發展得都非常快。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省市,像湖北、江蘇、重慶等也都發展得不錯。

    應該說山東的工業互聯網也走在全國前列,山東是最早擁有國家級雙跨平臺的省份。我覺得山東的工業互聯網有三方面優勢。

    首先,山東是全國唯一一個全部涵蓋聯合國關于41個工業大類的省份,制造業基礎相對比較雄厚,這就為工業互聯網提供了一個較好的應用場景。

    其次,山東省、青島市政府在建設推進工業互聯網領域不遺余力,頂格推進。2020年6月8號,劉家義書記親自組織了山東省工業互聯網發展推廣會,時任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也提出以卡奧斯平臺為依托、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而且成立了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由市委書記、市長親自任組長。這些都極大推進了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的形成。

    第三,山東省在各地市政府的推動下,工業互聯網示范區建設發展良好,形成了以示范基地帶動區域經濟發展的新局面。

    《中國企業家》:今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海爾在工業互聯網方面的新規劃是什么,未來打算怎么做?

    周云杰:第一個方面,是把平臺能力做細化和量化,特別是把我們工業基地模型和最佳實踐經驗分不同行業做模塊化的設計和風格化的設計,基于每一個行業的特點去做個性化的設計,再基于企業對上平臺、數據安全的擔心,我們要做一個分布式的布局,有的部署在云上,有的部署在邊緣端,有的部署在設備終端。每一個企業的數據,各自進行管理,哪些上傳、哪些共享,我們會做一系列方案,增加平臺的彈性和柔性。

    第二個方面,在我們關注的幾個垂直領域,比如說除了家電以外,還有家居、化工、設備管理、工業傳感器和鏈條、工業基礎設備等等,做細化、深化的設計。在做的過程中,堅持做出一個樣板,再往整個行業復制;做出一個行業以后,再復制到另外一個行業。所以不要太多,往深里做很重要。如果做不到100米深的話,是不可以完全復制的。

    第三個方面,就是在工業互聯網方面加大不同領域、不同行業、不同能力人才的引進,而且給他們建立創業平臺和創業機制,讓他們真正變成創業的主人,創造的成果他們也可以分享。今年卡奧斯投資的兩個行業——智能家居行業與物流行業,已經申報IPO,創業團隊在里面有自己的股份,他們積極性也非常高。

    總之,從平臺能力、細分領域、人才機制三個方面,做到行穩致遠。

    WechatIMG16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