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獨家對話閻志:兩次在人民大會堂接受表彰,呼吁加強民營企業財產權保護

    2021-03-08 10:39 | 作者: 萬建民 ,于靜,周春林

    5e0410dc33fd8f753da4b239208e0648

    73fa19e6fe76cb6e2be60fb2097a978c

     

    閻志代表建議,民營企業的財產權保護,要和國有企業一樣公平對待。

    采訪|《中國企業家》記者 萬建民 于靜

    文|于靜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被訪者

    2020年以來,全國人大代表、卓爾控股董事長閻志兩次走進人民大會堂接受中央表彰,這讓他深感肩上沉甸甸的責任。

    這兩次被表彰,一次是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卓爾控股有限公司黨委被授予“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集體”、“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榮譽稱號,是湖北省唯一同時獲得兩項表彰的民營企業;另一次是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閻志榮獲“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榮譽稱號。

    這兩項榮譽,既代表了2020年國家的兩件大事,也是對閻志代表持續的付出和擔當的高度肯定。

    “作為一個企業家,首先還是要做好本分,把自己的企業做好的同時,才能有更大能量去積極履行社會責任。我們企業一直與這片土地緊密相連,我也一直對這片土地、這座城市心懷感激,疫情襲來,我們全力以赴抗疫;鄉親們貧困,我們二十年如一日地投入到脫貧攻堅的行動中。”閻志代表說,榮譽背后,他感受到國家對民營企業的充分肯定。

    今年出席全國兩會,閻志代表最關心與企業相關的問題有三個:一是建言中央繼續支持湖北恢復經濟,二是建言政策對民營企業的財產進行同等保護,三是建言完善重大行政決策程序,對涉企公共政策實行聽證制度。

    英雄的湖北人民不可戰勝

    2020年全國兩會,閻志代表當面向總書記匯報武漢疫情后恢復活力的情況,一個比喻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湖北人、武漢人有韌性,就像一個彈簧,現在壓得很低,但一定會有很大的反彈。”

    一年過去,事實證明,“湖北人民的確是英雄的人民,有強大的韌性和奮斗精神”,閻志代表說,去年湖北在一季度經濟負增長40%多的情況下,全年恢復到2019年的95%以上,打贏了抗疫、抗洪、戰貧三場硬仗。

    “這些成績是武漢在全國人民的支持下取得的”,閻志代表告訴《中國企業家》,“去年中央出臺的支持湖北經濟社會發展的一攬子政策效果明顯。沒有中央政策的支持,湖北也就不可能這么快走出低谷,實現疫后重振。”

    盡管如此,疫情對武漢、對湖北經濟的影響仍會持續一段時間,比如對企業的產業鏈、供應鏈的影響還未完全恢復,對實體經濟造成的創傷也需要時間修復。所以,今年兩會,閻志建議中央支持湖北和武漢的相關政策還應繼續

    營造更公平的營商環境

    在抗疫這場戰役面前,民營企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作為企業家與武漢市工商聯主席,閻志代表特別關心民營企業的營商環境。今年兩會,他帶來兩份和民營企業相關的建議:

    一是關于完善相關刑事法律規定、加強民營企業財產權保護的建議。“民營企業的財產權保護,要和國有企業一樣公平對待。”閻志代表說,現在還有不少需要改進的地方。他建議,在刑法中加強對民營企業財產權的保護,增設規制民營企業員工在經營管理中不當行為的相關罪名,降低侵犯民營企業財產權相關職務犯罪的立案標準,建議對侵犯民營企業財產權相關犯罪加重量刑,提高刑法中部分職務犯罪的最高法定刑,重視財產查處,建立并完善損失賠償制度和追償機制,結合企業運營中的實際情況,提高騙取貸款罪、高利轉貸罪、挪用資金罪立案標準,嚴格限制構成犯罪情形。

    二是關于完善重大行政決策程序、對涉企公共政策實行聽證制度的建議。閻志代表認為,面對不同行業、規模、地域及性質的企業出現發展模式、利益訴求多元化現象,客觀上要求政府部門在制定政策時充分考慮企業意見,統籌兼顧各方利益,尋求最大公約數,推行科學決策。當前部分關系到企業利益及長期發展的重大市場監管政策、公共產業政策的制定和出臺,在行政決策程序時缺少公眾參與環節,有的涉及企業公共政策穩定性、連續性不足,導致市場主體應對失據,不利于企業形成穩定的政策預期,甚至造成社會資源浪費,影響了施政效果。

    多元化不一定是風險

    近期有不少企業因為多元擴張等遭遇風險,閻志代表認為,不能一遇上風險,就從多元化上找原因。“多元化不一定就是風險。很多產業多元化的大企業都很健康,很多本是專業的大公司、大平臺也正在涉及更多產業。閻志代表告訴《中國企業家》,企業遇到的問題常常出現在投資方向選擇與企業管理上,包括財務管理與現金流管理等方面,不能一有問題就扯上多元化。

    疫情期間,卓爾自身也遇到很多困難和壓力,商場、港口、物流、會展中心將近半年都沒有生意。在這樣的情況下,閻志給全體員工寫下一封信,承諾不裁員、不降薪,號召大家一起度過危機。“好在卓爾的產業布局有一定互補性,全體員工同心協力,雖然遇到非常大的困難,最終還是挺過來了。”閻志代表說。

    盡管受疫情等諸多不確定因素影響,2020年,卓爾仍然在疫后重建中交上了一份漂亮的答卷:眾邦銀行完成增資擴股,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進一步增強;漢商集團收購迪康藥業,推出“漢方一號”防疫植物飲品,形成大商業、大健康雙主業發展格局;卓爾智造在高端制造業領域持續發力,自主創新取得進展等。

    “我們布局大健康產業,也是很早就開始了,不是因為疫情才開始的。”閻志代表告訴《中國企業家》,他的產業布局邏輯有兩點:一是所做的這些布局首先是相關的,不關聯的幾乎沒投過;二是對企業的負債率、現金流動性非常看重,整個投資趨于穩健。

    這項核心能力發揮了大作用

    武漢疫情期間,卓爾捐出旗下武漢客廳和武漢會展中心等物業建方艙醫院,第一個打通了國際醫療物資運輸線,在武漢及周邊城市設立了7家應急醫院……很多人一時間對卓爾充滿了好奇。這到底是一家什么樣的企業?

    “我們說到底是一家現代供應鏈服務企業。”閻志代表說,按照他的投資邏輯,卓爾控股的投資與經營主線都是圍繞供應鏈服務展開,無論是批發市場、供應鏈金融、港口、數字貿易、國際貿易,還是產業互聯網與智能制造,主線都是圍繞供應鏈服務。而供應鏈服務這項核心能力,也保障了卓爾在武漢抗疫中發揮重要作用。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卓爾將主要精力投入到疫情防控物資及后援保障中,他們用11架飛機,十天時間內將40余萬只N95口罩、30萬余套防護服、300多萬只醫用口罩、近4萬副護目鏡、200余臺呼吸機和制氧機相繼運抵武漢,成為國內首個從國外批量搶購醫療物資到武漢的民間機構。

    這些成績的取得,也正是依賴于他們在海外采購、航空物流、通關、配送等環節練就的供應鏈能力。他們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到物資,跨境買回來,再通過航空渠道送到天河機場,通過物流配送送到每一個防疫站點。

    5年前,卓爾開始布局產業互聯網,目前已經建立起關于農產品、有色金屬、化工、塑料等交易平臺,同時在供應鏈金融(眾邦銀行)、物流、國際貿易等方面走在前列。

    更早以前,卓爾還是一家擁有數百億重資產、多家超大型批發市場的傳統商貿物流企業,自2015年互聯網轉型升級之后,立足線下市場、港口、物流優勢,切入交易環節,相繼建設和運營了消費品批發平臺卓爾購、農產品電商中農網、海鮮電商海上鮮、化工塑料交易平臺化塑匯、黑色金屬電商卓鋼鏈等B2B交易平臺矩陣,打造了立體的交易服務生態體系,并且提出“智聯天下生意”的愿景。

    在深入各行業、幫助商家促成交易的過程中,卓爾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平臺不能為了交易而交易,而應以交易為載體提供供應鏈服務,通過服務為交易雙方創造價值。基于以上平臺的交易場景和交易數據,卓爾開始為交易各個環節提供信息、金融、物業、物流、跨境、供應鏈管理等全方位服務。

    卓爾集團聯席CEO齊志平曾這樣描述卓爾的夢想:“做全球數字貿易平臺”。

    夢想還不止于此。2019年1月16日,閻志首次通過二級公開市場投資華中數控,經過近半年持續增持,成為華中數控第一大股東。華中數控在數控系統網絡化智能化、多軸加工、機器人控制、智能決策支持等領域具有強大的核心競爭力,閻志希望通過投資這類科技創新企業,找到解決“卡脖子”問題的關鍵技術,助力中國制造業向中高端產業發展。

    閻志代表相信,卓爾智造現在做的工控軟件、數控、自動產線、工業機器人,將來也一定可以與卓爾智聯的現代供應鏈服務平臺與體系打通,推動產業互聯網與智能制造的協同發展。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