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宗慶后的堅守和張近東的放棄背后,是一個時代的難題|觀察家

    2021-03-01 09:10 | 作者: 萬建民,肖麗

    WechatIMG2

    企業發展總有起起伏伏,第一代民營企業家普遍面臨著如何讓企業有序迭代、如何坦然面對暫時陷入低谷的巨大考驗。

    文|萬建民

    頭圖制圖|肖麗

    張近東正在做出一個艱難的抉擇:轉讓上市公司蘇寧易購20%-25%的股權,這很可能意味著他要失去一手創辦的蘇寧的控制權。

    對創始人而言,失去控制權顯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對于蘇寧來說,這應該是一個理性的選擇。縱然創始人有萬般不舍的情結,企業也應該有獨立于創始人之外的生命。張近東放棄控制權,才有可能給蘇寧的未來帶來新的可能。

    無論如何,蘇寧陷入如今這般困境,令人唏噓。近年來蘇寧已經跌出一線企業之外,很多年輕人并不太了解這個家電霸主昔日的榮光。在曾經的高光時刻,蘇寧和國美是所有家電企業既忌憚又不不得不合作的對象,這兩家企業掌控著眾多家電企業的命脈,也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這個行業。

    轉折發生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從線下到線上的轉型。零售業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京東、天貓、拼多多等替代線下連鎖,成為新的霸主。在這個過程中,蘇寧并未坐以待斃,它試圖把線下數千家大型連鎖店和線上流量打通,做出了一系列并購、擴張和轉型的決策,以傳統零售革命者的姿態出現。一旦成功,這就是一個人們喜歡的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故事。

    但轉型從來不會一帆風順。蘇寧遇到的難題,也是一代企業家必然會遇上的難題:時代變了,科技進步了,商業模式一定也會變。在上一個時代稱雄的企業,進入新時代不一定能繼續領先。沒有一種商業模式是永恒的,也沒有一家企業可以永立潮頭,發展總會有起起伏伏。近幾年,曾經叱咤風云的第一代民營企業,有不少遇到了發展瓶頸,大多是因為“老司機”遇上了新問題。

    相比于張近東,宗慶后似乎更加倔強。娃哈哈也是一家了不起的企業,曾經創下不少奇跡,宗慶后更因為其對實體經濟的專注和堅守,廣受贊譽和尊敬。但同樣不容回避的是,娃哈哈曾經戰無不勝的那一套辦法,在當下遭遇了嚴峻的挑戰。元氣森林等一批年輕的品牌,以全新的玩法受到了年輕人的喜歡,成為娃哈哈必須正視的對手。

    宗慶后并非沒看到娃哈哈的危險,但他選擇相對保守也更穩健的策略,而不是激進的變革。他不上市,不做多元化的投資,老老實實守在食品飲料行業,即使向大健康轉型,也是和主業強相關的多元化。他不排斥女兒宗馥莉更加年輕化的營銷方式,也對市場上那些年輕品牌炒作的概念心知肚明,但內心還是堅守要靠品質取勝的理念。輿論熱衷于放大宗慶后與宗馥莉的分歧,以此來渲染兩代人的沖突。事實上,娃哈哈遇上的同樣是一個時代的難題。

    面對市場的變化和年輕的對手,如何讓傳統業務適應新的變化,如何有序迭代產品和管理團隊,甚至如何坦然面對暫時陷入低谷,都考驗著第一代民營企業家的商業智慧。

    張近東在危險面前選擇放棄控制權謀求蘇寧的新生,既是在為過去的冒進策略擔當責任,也是一種商業智慧。企業一經創立,就有了獨立于創始人之外的生命。當只有轉移控制權才能拯救企業時,創始人坦然接受現實,就是最好的選擇。更何況,傳聞中蘇寧引入的投資者,都是國資身份,這很可能有作為財務投資者暫時幫蘇寧渡過難關的考慮,背后未嘗沒有地方政府的意志。對蘇寧這樣的大公司,無論從哪個角度,讓公司活下去,都遠比誰掌控控制權來得重要。

    宗慶后遇上的是另一種挑戰。他一貫穩健、專注,不冒進、不跟風,沒有大的決策失誤,但時代在快速變化,一家企業不能永遠靠一個人,而要靠組織和制度的力量,才能有源源不斷的創新能力。比宗慶后年輕很多的馬化騰尚且擔心“即使你什么錯都沒有,就錯在你太老了”,相信很多第一代企業家對此都會心有戚戚焉。畢竟,年輕人的世界,只有年輕人更懂。

    放到歷史的長河中觀察,那些基業長青的企業,無不經歷過起起伏伏甚至涅槃重生。成功的企業家不會只看眼前,輿論對企業的起起伏伏也應有足夠的包容。企業家生來就是解決問題的,他們自己的時代難題,一定也能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案。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陳睿雅  制作:高歡歡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