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一位“豪宅管家”和房子的故事

    2021-02-23 09:46 | 作者: 李艷艷,米娜

    66ddea8655c021a8558d3eb41bc1f2b6

    WechatIMG8

    這是一個年輕人如何立足大城市、擺脫貧困、追尋生活夢想的故事,通過他的經歷和視線,也能管窺樓市的起伏變幻。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米娜

    頭圖來源|融創官網截圖

    晚上九點多,熱氣騰騰的“年夜飯”終于上桌。

    會議室還來不及收拾,各自的辦公桌被拼在一起,一個臨時“大餐桌”就組成了。這個除夕夜,左海江和一塊“留守”崗位的同事們一起,涮湯鍋,煮水餃,伴著春節聯歡晚會的喧鬧聲,十多個人邊吃邊聊,聚到11點多才散。

    這個除夕,又是左海江“留守”的一年。

    “過年時我們非常緊張,尤其是小區安全和外來人員管控。春節期間,項目上的人基本都會留守。”節前不久,除了做好小區的節日布置,左海江和團隊還走訪排查了小區內的獨居老人和年輕人,上門為他們送春聯。

    “每年過年都不回家。節假日特別重要,因為這時業主最需要物業。”左海江是重慶國博城的項目經理。對他來說,過年就是一次“大考”。一個將近150萬平方的社區大盤內,22處門崗日夜守衛3000余戶業主的居住安全。等到年后“節味兒”淡去,他才會踏上老家的歸途。

    WechatIMG11

    來源:被訪者

    “家”對左海江來說,有著多重意義。17年前,左海江離開家鄉,來到重慶。求學、工作、成家、買房、生子,人生的幾件大事,均在這里有了著落。在左海江眼中,重慶就是他的“第二家鄉”。這些年來,左海江的工作,一直在跟“家”打交道。

    左海江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重慶本地一家高端住宅項目做管家。此后10年間,他從職場“小白”逐步進階到物業管理崗。2017年,左海江入職融創服務重慶公司,擔任國博A區大管家經理,統管整個項目的客服、秩序、工程、環境工作。

    這是一個18歲的年輕人如何立足重慶,擺脫貧困,追尋生活夢想的故事。從農村到城市,左海江通過奮斗和選擇,成功完成了個人命運的蛻變。在他從業的14年間,國內物管行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人們對居住品質的要求不斷提高。從他身上,亦能瞥見重慶樓市的起伏變幻。

    物業經歷:

    從職場“小白”到“豪宅管家”

    左海江在融創的職位叫做“大管家經理”。到今年4月,他來融創就滿4年了。

    “我以前學的專業也跟物業相關,更早前也從事過項目經理的工作。”左海江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個重慶本地的高端住宅項目,此后8年時間,從管家、到客服,通過項目的接連交付,他經歷了物業運營的整個周期。

    左海江大專讀的專業是社區管理。“我從農村出來,希望在城市留下,養活自己,但很多工作需要資源才能留下。”于是,在大二期間,左海江考取了物業管理相關的上崗資格證,大三開始在物業相關單位實習。“哪怕做一個保安,踏踏實實做,也能留下來,更何況我的能力不限于做保安。”

    剛開始工作,左海江感到壓力有點大,“雖然會犯錯,但也有成長。”比如,物業費收繳率對當時的自己來說,就是一大考驗,“我負責管理40戶業主的物業費收繳,管理的精度和深度可以讓管家浸入到業主的生活中。”

    “這個項目大部分是精裝房,所以沒有太多裝修問題,我更多是做日常服務。三期四期交付后,我做的工作偏向走動式,跟業主建立信任后,鑰匙會留給我,保潔驗收交給我做。”左海江說。在高端項目的工作經歷,讓他學到什么是“零干擾服務”。

    “高端項目強調的是,你不要打擾他正常生活。比如,地面必須在他出門時搞好,不管你用幾個人,出門時的地面干凈就可以。你把所有工作做在前面,他就覺得OK,對他的生活來說,這是一種尊重。”

    有時候,左海江也能收到一些業主的問題反饋。比如,別墅區入住率增長緩慢,商家入駐謹慎,造成附近商業設施發展相對滯后;裝修時間和噪聲影響,業主希望物業管嚴一些。

    此外,物業人員還要管理協調好裝修工人,“跟裝修負責人的溝通不亞于業主,搞定他們,就成功了一半。”左海江有自己的竅門。“不是兇他們,而是尊重他們,比如準備冷飲暖飲,讓他們休息一會兒,大部分人也會理解。”

    長期服務高端改善類項目的過程中,左海江逐漸描摹出一些居民畫像:改善性人群,喜好安靜,遠離喧囂。“這類買房人都是來買二手房,他們看重的是整體環境。此外,基本上也都是朋友介紹來買,看重業主口碑。”

    左海江說,自己非常看好物業管理業的職業發展,這是不可替代的工作。“這個行業不需要太多的營銷技巧。”左海江希望入職者有更好的職業認知。“物業是很平淡的,瑣事很多,大部分時刻要回歸鄰里,回歸柴米油鹽醬醋茶。工作的付出不會一蹴而就,而是細水長流。”左海江說,有些剛畢業的學生總會說“我要……”,有心氣是好事,但認知上會有偏差。

    左海江坦言,現在合適的年輕人不好找。每年公司會大量招收實習生、管培生,但“存活率”很低。“因為他們的認知、愿景,個人的成就感不夠。物業需要長時間跟業主的溝通,之后成本才會最低。”

    執拗少年:

    18歲揣著500塊錢一個人到重慶

    左海江來自河北省的一個“煤炭重鎮”,家鄉挨著礦區,鄉民多以煤炭加工、洗煤廠等相關產業為生。高三畢業后,左海江打算學開大卡車。但當時需要年齡限制和從業資格證,他考不了B本駕照,于是產生了繼續讀書的念頭,可父母并不理解。

    “18歲時,我跟父母賭氣說,我要去讀書,我要去重慶,你只要供我讀書,不用給我娶媳婦。父母很驚訝,你為什么堅持非要出去?但我想,哪怕考上的是大專,我也可以比別人選擇的機會更多。”后來,通過招考補錄,左海江考上了重慶的一所大專院校。

    左海江記得,自己當時拿著500塊錢,買了一張票,一個人就去重慶報到了。3600塊學費怎么辦?他跟同學借了一些,把錢湊齊了。為了攢學費,也為了養活自己,大一下半學期,他開始在超市里干促銷,假期做兼職。

    左海江對重慶的初印象是綠皮火車。

    那是一段32個小時的漫長旅程。凌晨5點,左海江下火車,那時候沒有學校接站,他打算搭乘公交車去學校。馬路上攬客的摩的來來往往,“因為我戴眼鏡,他們直接叫我‘眼鏡兒’,說話的樣子像個流氓。”左海峰又氣又怕,一個人坐在站臺上沉默。一直等到6點,公交車首班發車。

    初到重慶,各種不適應撲面而來。“重慶的天氣為啥總是陰沉沉的,灰蒙蒙的。重慶人聊天怎么像吵架一樣。”氣候、飲食不習慣,方言聽不懂,加上自己身上也沒多少錢,左海江想過退縮,每次跟父母打電話,“想回家”的意思總會在嘴角猶豫。

    對城市的接納也是逐步的。由于住的是混合宿舍,左海江跟高年級的學長住在一起,大家平時常有交流。其中有一個學長是重慶人,非常熱情,“帶我去看朝天門,去坐輕軌”。左海江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長江時的場景,“這就是長江嗎?”新鮮感過后,他的心緒瞬間回歸平靜,“雖沒想象中那么宏偉,但也很震撼。”

    能夠養活自己后,左海江的心態有了些許自信。如今回顧,當時上的學校已經合并成另一個名字了,但上大學讓他懂得一個道理,“上大學不一定是學到很多專業知識(才可以成功),而是了解社會運作的方式,能夠站在前沿,找到適合自己的點。”

    真正讓左海江覺得,自己能在重慶留下來的標志,是在他工作的第一年,老板發了三個月工資的年終獎,這在重慶都是少有的,當時他的工作不過1400塊一個月,父母也很擔心他的前途,總對他念叨回家的事。“發年終獎的時候,我真真正正覺得,我掙大錢了。”

    實習就業后,左海江先在棕櫚泉做了三年物業管家,后來做了五年的客服部主管,“薪資可以拿到7000元,待遇相當于行業中的經理級別。”

    “我覺得我堅持對了。”左海江對《中國企業家》說。

    房子的意義:寄托家的理想

    2007年,左海江開始租房住。一開始跟陌生人合租,后來跟同事合租。“300多塊租了一個10多平的次臥,房間還帶著一張一米二的小床。”

    2009年,左海江認識了自己現在的妻子。那時候,妻子跟他同在一家單位工作,“我負責物業,她負責項目示范區的接待工作”。女方是重慶人,在左海江的感受中,她的性格“比我還要主動大方,她讓我對重慶人的印象有了根本性變化。”

    左海江還記得跟女方父母第一次見面的情形,“當時是老人生病,見到我,覺得我比較踏實。后來,她父母堅持讓我搬到他們那兒住。”

    住了一段時間,談婚論嫁的想法擺上案頭。“我問他們有什么要求,結果他們說,沒要求,你們開開心心過,房子破一點,可以住就行。”這令左海江非常感動,“他們說重慶也沒有彩禮一說,包括后來買房,也很支持。”2011年,兩人結婚。兩年后,寶寶出生。

    2014年,夫妻倆決定買房出來住。“當時我們也沒錢,房子先貸款51萬,父母又給湊了20多萬的首付。”印象中,當時這套房的單價在9000塊左右。2019年,兩人買了第二套房。“當時房價一萬二三,房子總價115萬,三室兩廳,位置比較好,在重慶北邊。”

    “買第一套房的時候,沒考慮那么多,簡單功能都沒少,就買了。但在買第二套的時候,考慮的因素會比較多,居住、教育、投資等因素都要考慮在內。”談及買第二套房的原因,左海江說,正趕上父母的老房子賣掉,“錢放到銀行,還不如買房。”

    “學區房”的壓力訴求,成為左海江的考量因素的大頭。“好點的學區房成本很高,單價能到1萬四五。我們的第一套房子有劃片的小學,所以第二套希望有個不錯的中學。但現在重慶最好的學區房,二手房單價到了一萬五六。”

    在左海江的觀察中,重慶經歷過幾輪房價的“漲價潮”。“先是2008年漲過一次,后來又跌了,2014年、2015年又漲了一次,當時我糾結買不買房,咬咬牙就買了。不管有什么變化,我們還是想要自己的房子。重慶的調控政策還好,價格相對來說也比較平穩,不會出現很大波動。”

    “2018年,重慶平均房價基本過萬。”談起重慶這些年來的房價變化,左海江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我剛來重慶的時候,我哥在北京租個地下室的價格,我可以在重慶租一室一廳。“比起北上廣深,重慶還是很宜居的。一年賺個二三十萬,也可以在這兒買套房。”

    “房子是很多人的理想寄托,也是一種歸宿,買不買房,順其自然吧。如果單身,我肯定考慮無憂無慮的生活,隨著結婚生子,不得不去關注和入手。”左海江說,現在周邊人都在談論在哪兒買房的話題,“你可以不擁有,但必須去面對。”

    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人們對住房的安全和服務品質有了新要求。“在人無助的時候,他們非常關注,跟房子本身連接最緊密的物業服務,可以給他們帶來什么。這個時候,沖在一線的只有物業。”左海江說。

    據其介紹,在重慶融創國博城,物業團隊所有人員堅守崗位,不僅為業主筑起了一座“安全”圍墻,同時也把業主的生活同物業緊密連接起來,“他們買菜都是通過物業來連接的。”疫情時期,物業站在一線,也給醫護團隊做了重要補充。

    此外,物業還動員建立了業主群,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平復業主的緊張情緒。“疫情時,別墅區常住居民有1000多戶,現在已經接近3000多戶。我們是新盤,業主入住也是逐步的過程。”左海江說,他的2021年愿望是,“希望疫情早日消除,大家不要這么辛苦。”

     

    “不一樣的春節”相關閱讀:

    在線老師曹笑:為更多渴望走出家鄉的年輕人點一盞燈

    3天完成5000多人核酸檢測,這位從不逛菜場的“90后”還變身“買菜專家”……

    看多了生死別離,這名寵物攝影師說:我是一個不太勵志的創業者

    互聯網大廠里“洋碼農”的中國年:吃完年夜飯趕緊敲代碼

    網約車司機的故事:“馬路英雄”見證不同的人生片段,春節訂單多到顧不上回微信

    配送員“王多點”:每天跑步穿行中關村,看互聯網大廠起起落落,卻只想……

    人到中年的閃送員王蘭偉:養兒方知父母恩,遺憾未能為66歲父親祝壽

    “外賣一哥”變身“京東小哥”,一天派送300件,王東東的除夕忙到新年凌晨三點

    眼科醫生陶勇這一年:希望比光明更重要

    騎手曾斌的除夕夜:幾乎每位顧客都說了這句話,妻兒在視頻里說……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