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網約車司機的故事:“馬路英雄”見證不同的人生片段,春節訂單多到顧不上回微信

    2021-02-18 14:12 | 作者: 崔鵬,馬吉英

    66ddea8655c021a8558d3eb41bc1f2b6

    296a784873796fbb7d158e38deec3c14

    突襲的疫情改變了人們的出行選擇,也讓網約車司機壓力陡然增加。他們要學會在保護自己的同時,保護好每一位乘客,以及賺取補貼家用的收入。在趙昆倫身上發生的很多故事,也是無數網約車司機的日常生活狀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崔鵬

    編輯|馬吉英

    圖片來源|被訪者

    大年初一那天,也許是趙昆倫一年里最忙的時候。

    “單子特別多,完全停不下來。”他能明顯感受到人們的出行熱情。今年因為大量人員留京過年,過節加班的職場人士和本地走訪親戚的乘客,讓網約車需求暴增。

    訂單有時候多到他完全顧不上回消息,這是春節假期之前趙昆倫不敢想象的事情。

    然而除夕當天,趙昆倫的收車時間卻比平時更早。他早早關閉接單軟件,和小隊上同樣留京的司機師傅在朋友家吃了頓飯,彌補不能跟家人團圓包餃子的遺憾。

    幾個看起來五大三粗的漢子,在寒冷的冬日里圍坐在一起,擺滿整桌熱氣騰騰的飯菜就開始“侃大山”。聊天的內容除了閑話家常,也離不開彼此的訂單和出車經歷,這是網約車司機們聚在一起最喜歡談論的事情。

    1999年趙昆倫離開家鄉來到北京,在超過20年時間里,他先后做過汽車修理和汽車美容裝飾等工作,直到2018年底成為網約車司機,每一段經歷都跟出行有密不可分的聯系。

    在兩年多時間里,因為這些隊友們的幫助,趙昆倫從收入并不高的“菜鳥”,變成熟練接單搶單的專車司機。

    突襲的疫情改變了人們的出行選擇,也讓網約車司機去年面對的壓力陡然增加。他們要學會在保護自己的同時,保護好每一位乘客,以及賺取補貼家用的收入。

    趙昆倫的大部分同事每天出車時長都在12小時左右。疫情時期大家的工作時間都有明顯增加,每天要多跑兩三個小時,才能達到與疫情前接近的收入水平。

    經歷了去年一整年的疫情考驗,2021年的春節趙昆倫并沒有回家休息,而是選擇留守北京。在趙昆倫身上發生的很多故事,不僅是他一個人的經歷,也是無數網約車司機的日常生活狀態。

    在疫情阻礙人們正常出行的日子里,他們正在成為新的馬路英雄。在那些堅守的故事中,理應有網約車司機的一個章節。

    “我們也害怕”

    滴滴發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春運首日,往返交通樞紐的訂單較2019年下降43%。北京和上海下降最為明顯,其中北京的數據量下降高達65%,這意味著今年有很多人并未返鄉,而是留在當地過年。

    這種特殊情況給某些城市的春節假期帶來大量網約車出行需求,為了緩解供需矛盾,對于正常出車的司機師傅,滴滴給出總計3億元的“春節堅守獎勵”。

    幾位在北京開網約車的司機告訴《中國企業家》,春節期間每單都有司機服務費補貼,平臺不做抽成,全部給到司機師傅。

    疫情期間,網約車已經成為很多人出行的首選,尤其是日常通勤的上班族。

    網約車司機每天要服務來自不同地域的乘客,這讓很多人習慣性認為,乘客會擔心有感染風險而害怕與網約車司機接觸。“其實我們也害怕。”趙昆倫說。北京防疫形勢最嚴峻的時候,妻子擔心他的安全問題,勸過他要不要先回老家休息兩個月,等形勢穩定了再出車。

    趙昆倫最終留在了北京。疫情平穩之后,趙昆倫的訂單量很快就恢復正常。有不少人擔心乘坐地鐵和公交車的人太多,“太擠了不安全”,轉而選擇乘坐網約車出行。

    WechatIMG8

    做網約車司機的這兩年多,趙昆倫每天都在見證不同的人生片段。

    在去年初的疫情攻堅階段,一共有超過16萬名司機自愿加入滴滴組建的醫護車隊,免費接送接近4萬名醫務工作者。趙昆倫也是其中一名志愿者。“雖然我就接送過一次”,他依然對這段經歷感到自豪。

    在平臺的指導下,網約車司機們普遍采取了嚴格的防疫措施。

    趙昆倫定期從公司領取一次性口罩和消毒液等產品,每名乘客下車之后,他都會用消毒液擦拭乘客摸過的門把手和座椅。滴滴還推出了AI口罩佩戴識別的功能,監督司乘人員認真佩戴口罩。

    去年12月起,滴滴開始集合平臺上的網約車司機注射新冠疫苗,大部分司機都在1月底完成全部疫苗注射。平臺上的快車和專車統一安裝了塑料防護膜,隔離前座司機和后座乘客。

    受到疫情影響,去年很多人的工作和生活都不盡如人意,但趙昆倫依然能在出車過程中感受到溫暖的瞬間。

    去年底趙昆倫遇到過一位女乘客,凌晨1點左右在三里屯上車去百子灣。在還有一百多米就到目的地時,她讓趙昆倫停車等候,說要去旁邊的小賣部買點東西。

    馬上到家門口卻要停車,趙昆倫并不理解原因,但依然按照要求停下車輛。女生買完東西后走到駕駛側拉開車門,將一瓶可樂、一袋面包和一份零食遞給了他,跟他說“師傅你開夜班辛苦了”,然后自己走回了小區。

    “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心里很感動。”趙昆倫說,這是去年讓他記憶最深刻的事情。

    “看著他到家我才放心”

    做網約車司機的這兩年多,趙昆倫每天都在見證不同的人生片段。

    去年有位年輕的女性乘客上車后就開始給男友打電話。“兩個人好像要鬧分手。”趙昆倫回憶道。掛掉電話之后,女生情緒明顯低落,過了一會她直接問趙昆倫,“你相信愛情么?”

    面對這樣一個抽象的話題,趙昆倫有些不知從哪說起。開車是趙昆倫的強項,但他并不擅長聊情感問題,不過他還是努力安撫女生。“肯定要勸和不勸分嘛。”

    在趙昆倫接送過的乘客中,女性用戶并不少見。尤其是夜晚出行,很多女乘客出于安全考慮,傾向于使用專車。滴滴專車上配有攝像頭,司機有任何違規行為,都會被記錄下來。

    趙昆倫告訴《中國企業家》,平臺對專車司機的監管非常嚴格,“我們不能主動跟乘客搭話”,如果專車司機因為騷擾性舉動被乘客舉報,將面臨封號和永不錄用的處罰。

    對于網約車司機來說,半夜遇到喝醉的人是很常見的事情。

    去年某個夏天的夜晚,趙昆倫遇到過一名醉酒的乘客,他的朋友幫他叫車之后,并未告知趙昆倫詳細地址,只給了個大概范圍。

    趙昆倫只能硬著頭皮“先開過去再說”。送到目的地附近之后,醉酒的乘客怎么叫都叫不醒,趙昆倫只能在同一個區域內反復繞圈。乘客醒來之后,趙昆倫將車停在旁邊,直到他走進小區才驅車離開。

    “大晚上的,他又喝醉了,我得看著他到家才放心。”在趙昆倫看來,乘客選擇了自己的服務,就要保障他們的安全。

    煩惱的事情也不少,最困擾網約車司機的就是乘客給的差評。

    去年有一位乘客懷里抱著貓去三里屯,上車前趙昆倫再三詢問寵物是否掉毛,得到的答復都是不掉,“我本來可以拒絕這個單子,但還是相信了她”。

    結果乘客下車之后,趙昆倫發現車里到處都是貓毛,“我肯定也不能說什么,不然她可能給我差評”。

    行程結束之后,趙昆倫關掉手機軟件,把車停在路邊,拿出清掃工具收拾了半個多小時才重新接單。

    “我正好也回趟家”

    去年趙昆倫接到的最大一筆訂單,是從北京延慶區到河北固安,一共接近200公里的路程。打車的乘客在延慶醫院看完家屬之后,需要返回固安的家中。

    趙昆倫下午5點多接到訂單,空駛近一百公里去接乘客。行駛過程中道路狀況比較擁堵,訂單結束時已經是晚上11點鐘。

    經歷連續6小時駕駛的趙昆倫并不覺得辛苦,“我正好也回趟家”。

    趙昆倫是固安人,今年四十歲,自己留在北京工作,妻子和兩個孩子陪同父母在當地生活。每周車牌限號的那天,趙昆倫便趕回固安陪家人,其余時間他都要出車接單。

    這種工作在北京,家人在外地的情況,在網約車司機中并不少見。

    開專車之前,趙昆倫干了十幾年汽車修理和美容裝飾工作。2018年,他所在的廠子效益每況愈下,而自己又剛剛買了一輛新車,經開網約車的弟弟推薦,他加入滴滴司機大軍。

    開網約車賺多賺少全憑個人付出,是一份時間相對自由的工作。但趙昆倫平時并沒有什么娛樂生活,他每天收車回家之后,“刷會手機就睡覺了,第二天還要早起出車,不能太累”。

    但最開始入行的時候,他每天工作很累,收入卻并不高,“我開始那會不太會拉單子”。現在的趙昆倫已經習慣了開專車的節奏,熟知哪個時間段去哪片區域接單成功的幾率更高。

    專車用戶的客單價相對較高,主力人群是寫字樓的加班白領、半夜出行的女性乘客以及消費能力較高的用戶。

    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后廠村、望京和國貿等白領聚集的區域是趙昆倫最喜歡去的地方。“很多公司晚上9點以后打車可以報銷,這種地方經常有大單子。”

    趙昆倫住在北京城南的一個村莊內,住宿費一個月1500元,每月基本生活開銷加上油錢大概在5000元左右。

    扣除這些費用,趙昆倫每個月能拿到一萬出頭的收入。即便疫情突襲,也沒有對他的收入產生太大影響。在同一個小隊里,有同事每個月的收入甚至高出趙昆倫接近一倍。

    不過趙昆倫對目前的生活狀況非常滿意,他了解汽車,這份可以自由支配時間的工作讓他減緩了生活節奏,還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為社會急需貢獻一份力量。

    趙昆倫很享受這份工作,也非常健談。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前一天,他還和幾名網約車司機一起參加了某視頻平臺錄制的節目。他所屬小隊的隊長,是滴滴評選的金牌司機之一,這令他非常自豪。

    在趙昆倫的新年愿望里,并沒有升職加薪這樣的念頭。“希望身體健康吧,”趙昆倫思考了片刻回答道,“如果人工客服的服務能再好一些,就更好了。”

    “不一樣的春節”相關閱讀:

    配送員“王多點”:每天跑步穿行中關村,看互聯網大廠起起落落,卻只想……

    人到中年的閃送員王蘭偉:養兒方知父母恩,遺憾未能為66歲父親祝壽

    “外賣一哥”變身“京東小哥”,一天派送300件,王東東的除夕忙到新年凌晨三點

    眼科醫生陶勇這一年:希望比光明更重要

    騎手曾斌的除夕夜:幾乎每位顧客都說了這句話,妻兒在視頻里說……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