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配送員“王多點”:每天跑步穿行中關村,看互聯網大廠起起落落,卻只想……

    2021-02-17 14:14 | 作者: 于靜,周春林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034

    微信圖片_20210217135818.jpg

    “王多點”每天穿行在中關村,看著大公司起起落落,從沒想過自己可以過上樓里人的生活,也沒想過讓自己的孩子進入互聯網大廠上班。他的終極理想,是回老家做點自己的小生意。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編輯|周春林

    圖片來源|物美集團

    除夕那天,下午兩點之后,訂單開始減少。王連峰在緊張忙碌后,舒了一口氣。公司為員工們準備了豐盛的晚宴,雞鴨魚肉、干果水果、青菜樣樣都有。王連峰和同事們一起展望未來,“大家一起努力,讓明天更好”。

    回到家后,已經是晚上八點,他隨即聯系兒子,“開了一個家庭會議”,問他過年在家怎么吃的、玩的啥、好不好玩,同時不可避免談到這次阻止他們見面的疫情,希望它徹底結束,大家就能徹底解放,恢復自由。

    他的微信昵稱叫“王多點”。

    你應該不難猜出他在哪家公司工作了:物美集團創始人張文中擔任董事長的多點Dmall。2016年,多點成立第二年,王連峰開始在這里擔任配送員。為了陪伴同樣在服務行業工作的妻子,以及把機會留給更需要回老家的同事,到多點工作之后,王連峰一直沒有回老家過年。

    兒子13歲,在老家山東禹城讀初二,學習成績不錯,也懂事。往年,夫妻倆都會把兒子接來,跟他們一起擠在積水潭橋下一間七八平米的出租屋里過年。今年他們回不去,也不想給孩子添麻煩,只能遙望祝福。

    王連峰還有個小一歲的弟弟在深圳創業,除了偶爾出差北京時找他吃頓飯,兩人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在老家過年了。今年是母親66歲大壽,如果不是疫情,王連峰是無論如何都要準備回老家的。愿望沒有實現,他早早給父母匯去一點錢,讓他們準備年貨,還給兒子網購了老家很難買到的牛肉干、車厘子寄回去。

    微信圖片_20210217135825.jpg

    王連峰,1983年出生,37歲,初中學歷,輾轉幾次從業經歷,掙的都是辛苦錢。

    在多點,勤快點、跑快點,送多點,就能掙多點。這也是他為自己取名“王多點”的原因,可以讓他盡到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責任。生活雖然艱苦,好在還有信心、有奔頭。

    配送員眼中的互聯網大廠

    2月4日,臘月二十三,小年夜,晚上八點。互聯網公司扎堆聚集的知春里附近張燈結彩,已有濃重的春節氛圍,王連峰還在緊張配送中,接下來一單他不能上門配送,事先打電話讓消費者下樓取件,兩個中年男人樂呵呵地提著兩兜煙酒飯菜離開,犒勞自己辛勤的一天。

    王連峰還有四五件才能送完,他顧不上這天是不是小年夜,只要訂單送不完,他向來不會提前吃飯。

    這里原是翠宮飯店所在地,2019年2月,京東以27億元買下其100%股權,成為唯一股東,翠宮飯店的招牌也被“京東科技大廈”的名字取代。現在這里正在裝修,差不多快一年了。王連峰琢磨,不出意外,可能還要裝修一年,因為里面“老大了”,翠宮飯店和翠宮寫字樓全部騰出來了。

    他經常接到樓內裝修工人們的訂單。工人們跟他一樣,在吃飯這件事兒上,省錢,過日子,經常從物美買饅頭、熟食湊合,而這天,王連峰也感覺到,他們準備改善伙食了。

    節假日,公司一般都會準備員工餐,但是這天中午,因為訂單太多,錯過飯點,他很晚才在外面買著吃了,以至于晚上八點,都不覺得餓。

    平時,為了避免浪費時間,他一般在快餐店或有些辦公樓下的美食城就餐。晚上,給電瓶車換上電,收拾妥當后,已經九點多,沒有多少餐館營業,他常常忙里偷閑從物美買上面條、蔬菜等簡單食材,騎著兩輪電動車,花二十分鐘到出租屋后,自己做飯吃。

    為物美聯想橋店配送了五年貨物后,他已經成為這里的“活地圖”,對周圍的一切如數家珍。對面中國衛星通信大廈、衛星大廈里有今日頭條的員工,今日頭條總部所在地中航廣場也在他的配送范圍內,他經常接到頭條員工的一些酸奶、面包、零食等小件訂單。

    微信圖片_20210217135837.jpg

    他手機上裝著今日頭條,沒事時也打開看看,系統會為他推送國際新聞和炒股信息(王連峰從來沒買過股票),周圍的一切都在向他提醒“今日頭條可廣了”,光班車就好幾十輛,他們在物美東門停車場租了車位。

    這里居民樓聚集,他認識不少常客,但并沒有多熟悉。有些容易接觸的客戶,見了面就問個好;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說,也許人家覺得跟咱打招呼掉價,即使迎面撞見了,也裝作不認識。

    他從沒想過自己可以過上樓里人的生活,也沒想過讓自己的孩子長大后進入附近互聯網大廠的辦公室上班。關于孩子的未來,他認為要尊重孩子的意見。

    談到兒子,王連峰有些興奮。前段時間,兒子跟他說,長大后要考北京電影學院,做個剪輯師。他像所有清貧而本分的父母一樣,支持孩子的夢想,不管他想做啥,只要是自己有目標、有理想,就支持。

    兒子本有機會跟他們在一起生活,但是讀小學時,正好趕上北京實施小學入學新政,即非京籍兒童需要準備“五證”,他們沒有提前準備,只好繼續讓兒子在老家上學,由父母幫忙照看。兒子平時住校,只有周末才能回家,也只有這時,王連峰夫妻才能通過微信跟兒子聊會兒天。

    他希望兒子能到德州讀高中,他們已經在德州買房,如果不是濟南限購,擋住了他們的購房資格,他甚至可以把兒子送到濟南。他對兒子的期望是,將來至少要考個好大學,因為“沒有學歷,啥也干不成”。

    往年,他會借著兒子春節期間來京探親的時間,對其進行艱苦教育。在白天寫作業都需要照明的小出租屋內,兒子形容“爸爸住的房間還不如老家的牛棚大”;他則教育兒子要好好學習,通過努力改善生活。

    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是他小步快跑的動力。

     “快遞之王”的秘訣

    這是我第二次見他。

    前一天,北京衛視要拍一檔“春節就地過年”的視頻節目,多點推薦了王連峰以及其他兩位員工。

    工作人員已經跟他提前約好時間,下午1點不太忙的時候拍攝,可是,一個多小時之后,其他兩位員工已經拍完,攝制組都離開了,他還沒到現場。

    店長打電話問情況,他說又接到新訂單了。

    在物美聯想橋店后臺作戰區,我看到了物美聯想橋店王連峰與其他十幾位配送員的訂單信息。當時,他已經配送四十多件,還有十幾件在配送中。站點內,跟他配送數量相當的,只有一兩位。

    只要配送完一單,系統就會自動為其匹配新的訂單。

    與外賣平臺比較,多點的訂單好送得多,不用分散取件,不用為了趕時間不遵守交通規則。盡管2020年多點要求他們接到訂單后半小時之內送到客戶手中,王連峰后來告訴我,顧客下單后45分鐘才開始計算時間,如果沒有意外,幾乎不會超時。

    下午2點20分,王連峰匆匆跑到店里,簡單聊了幾句,我看出他不想耽誤工作,于是說等他不忙時再約時間。

    聯想橋店店長張涵告訴我,王連峰特別吃苦耐勞,除了每年回老家接送孩子到北京過年的兩三天,他能做到全年無休,每個月他都能在整個多點配送系統名列前茅。公司為鼓勵員工設立的“沖單獎”,他也每次都能拿得到。有些員工一天掙二三百塊就沒有動力努力干了,但是他越多越好,拼命地干。

    對于王連峰送單多的一個佐證是,電動三輪摩托的電池一年都要換幾塊。

    也正如此,王連峰被評選為“2020年感動物美十大人物”。物美給他的頒獎詞是,“他姓王,名副其實,他是物美‘快遞之王’。”

    在多點,王連峰很有成就感,工資漲了,見識也漲了。

    2019年,王連峰受邀參加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典禮,物美集團推選的十幾位優秀員工中,有總經理、有經理,有店長,像他這樣的基層員工只有兩三位。這是36歲的他經歷的至高榮譽,王連峰說,“挺高興,開眼界,以前沒見過的事,都見著了。”

    知春里一幢高層民宅不遠處,新中關的霓虹在閃爍。我坐在王連峰稱之為“寶馬”車的副駕駛座位上——那是他花三千元“重金”為自己購置的三輪車——尋找他的“奪冠”秘訣。

    “如果不是你跟我一起配送,我都是小跑的。”

    王連峰穿著一身黑色棉服,提著兩兜貨物,在我前面小步快走。

    “取貨快一點,時間算得緊一點,盡量在路上不浪費時間,輕車熟路。”他總結道。

     “北漂”的終極理想

    每個待的年頭足夠長的“北漂”,都可以成為一段歷史的見證人。

    2001年,王連峰第一次到北京工作。表哥是他們家族的能人,在中航廣場舊址青云機械廠旁邊開了一家水站,代理送水業務。王連峰在這里工作兩三年后,回老家娶妻生子,“東轉西轉”,一去四五年,也沒找到好著落。最靠近北京的一次,是在中介介紹下,到天津一家自行車廠打工。這里三天兩頭發不出工資,離職后,又到北京投奔表哥。

    第二次到北京的時間是2010年。

    他先是跟著表哥一起,送了一年水。水站業務式微,表哥把水站包出去后,又開始跟著“小紅帽”為《北京青年報》配送報紙。北青小紅帽發行股份有限公司,是北京市第一家由報社創辦的自辦發行企業,除了報刊發行,還提供其他配送服務。后來,隨著紙媒訂閱數量的減少以及其他電商平臺、快遞平臺的興起,業務萎縮,“養不住人了”,王連峰選擇了離開,在2016年來到多點。

    他是一位典型的以公司為家的人,如果不是工作方出現意外,追求穩定的性格很難促使他跳槽。妻子工作也忙,老人孩子不在身邊,沒多少業余愛好,也沒有什么朋友,除了必要的休息時間,他都用來工作。

    多點的配送時間從早八點開始持續到晚九點,盡管沒有人約束,他總是七點到崗,只有早到,系統才會為他匹配足夠多的訂單;只有利用好每天早上的配送時間,一天的工作量才會提高。

    多點為配送員提供了兩種薪資方案,一種是與多點簽訂勞動合同的配送員,只要每天完成三十件單量,就可以享受六七千元的基本工資,同時提供各種福利保障。不過,這種配送方式的缺點是,超出基本配送量的配送費較低。

    王連峰年輕、腿快,他選擇的是計件付薪的方式,配送得多,工資就高,多時他一天能配送一百多件,一個月掙一萬三四千元不成問題。

    按件付薪,也就意味著多勞才可以多得,為此,他甚至愿意配送那些水、面、油等常常有三四十公斤的訂單,因為每超過15公斤,都會按重量加錢。

    這也是他跑著送快遞以及不愿意浪費任何時間也要多送幾單的原因。

    6年前,物美聯想橋店還是個年年虧損的店鋪,人流和銷售額都不理想。自2015年開始通過多點進行數字化改造后,盡管售貨區從當時的三層變為現在的一層,各項指標卻在北京各大門店排名第一。

    這里也成為多點賦能零售業的示范點,董事長張文中經常帶企業家到這里參觀學習。王連峰見過董事長幾次,甚至在2020年11月有機會向董事長與外國友人展示物美多點配送系統和配送員手機操作臺。

    盡管如此,他都沒有勇氣和意愿與對方交換微信,因為不知道跟他交流什么。哪怕2018年5月得知張文中平反的消息后,他打心底為對方開心過。

    他的終極理想,是回老家做點自己的小生意。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陳睿雅  制作:高歡歡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