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直播帶貨翻車事件頻發,薇婭2020成績單的背后竟然是……

    2021-01-13 13:53 | 作者: 趙東山,李薇,史小兵

    一系列惡性事件大大降低了整個直播帶貨行業的信任度。身處一個沒有經驗可借鑒的風口行業,帶領一家備受矚目的公司,如何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并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快速前行探索,成了薇婭的必修課題。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史小兵

    歲末年終,電商直播翻車事故頻發。

    李雪琴參與的一場直播帶貨涉嫌機器刷量數據造假;楊坤的一場直播因為退貨率太高,商家紛紛開始維權;打假名人王海公開點名辛巴帶貨的燕窩是糖水;羅永浩因為帶貨的皮爾卡丹羊毛衫是假貨而道歉……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是個迅猛發展的行業,在薇婭和李佳琦等明星主播的個人光環下,越來越多的人涌入直播帶貨這一領域,做著分一杯羹的夢想。加之疫情對整個線下商業的沖擊,直播帶貨是目前最熱門的領域之一。

    根據畢馬威和阿里研究院聯合發布的研究報告,僅在2020年上半年,全國電商直播就超過1000萬場,相當于每天有5萬多場直播。報告估算2020年直播電商整體規模將突破萬億元,2021年接近2萬億元。在這一態勢下,活躍主播數超40萬,上架商品數量超2000萬。

    然而,在享受被眾人矚目的同時,直播帶貨也面臨著大眾的審視,尤其各方力量的涌入讓整個生態變得魚龍混雜。在一張張完美的成績單背后,開始暴露出越來越多的問題。

    作為頂流帶貨主播,薇婭在淘寶生態中有3931.8萬粉絲,她已經連續多年連任淘寶直播TOP級主播,僅在2020年“雙11”期間,薇婭直播帶貨的成交額就高達53.2億元。一年365天,薇婭基本要直播330天,一場直播要推薦40多個產品。薇婭驅動的市場力量已遠超一家傳統意義上的百貨公司,她背后的公司謙尋控股也隨著她的知名度而浮出水面。

    “一系列惡性事件大大降低了整個直播帶貨行業的信任度。”謙尋控股CEO奧利向《中國企業家》坦言。身處一個沒有前人經驗可借鑒的風口行業,帶領一家行業里備受矚目的公司,如何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并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快速前行探索,成了薇婭和奧利現階段的必修課題。

    選品

    晚上十點半,位于百子灣的北京謙尋控股辦公室依舊燈火通明。一樓直播間內,主持人李響正在直播帶貨;樓上,奧利正在面試。一切都還在快速運轉,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這是專屬于直播電商行業的作息時間。

    謙尋控股是薇婭背后的MCN公司,也是最炙手可熱的電商直播機構,除薇婭之外,謙尋控股旗下還有包括李響、林依輪、李靜等在內的近60位帶貨主播。

    想要來謙尋控股工作,必須得習慣晚睡,幾場直播盯下來經常忙到凌晨3、4點鐘。而作為這家快速運轉的公司的CEO,奧利的時間更是難得。為了節省時間,奧利決定將采訪安排在附近的火鍋店,邊吃邊聊。這是他當天的第一頓飯,當時已是深夜11點多。

    晝夜顛倒,進食不規律,縱然是這般工作節奏,但前來謙尋控股應聘的不在少數。奧利最近打算招募一批寶媽做產品體驗員。之所以是寶媽,是因為他發現寶媽在家庭消費決策中占有非常大的主動權,她們的產品使用面廣,選購經驗多,對產品體驗也苛刻。

    如果把薇婭直播間推薦的產品做個分類,大致可分為食品、美妝、生活、服飾百貨四大類。而薇婭直播間的主要人群也是18歲~40歲的女性群體,這是過去實踐的客觀結果,也是未來做決策的重要依據。

    直播電商的本質是,用主播的個人影響力影響消費者的決策權,從而完成商家的銷售目的。因此,主播的選品能力就成了整個鏈條中的關鍵。“沒有商家會說自己的品牌不好,但我們需要聽到客觀的聲音。”奧利告訴《中國企業家》。

    寶媽們的用戶體驗只是主觀感受,除此之外,商家的產品要想進入薇婭直播間,薇婭的選品團隊有一套標準化的流程,審核周期短則3~5天,長則2周。

    首先,每一個想進入薇婭直播間的商家都必須通過線上報名,薇婭團隊審核資質后,一部分進入選品庫;隨后,針對同一類商品,團隊成員做同類對比,進行試用試吃和評價打分,通過的商品進入復審;此外,通過第三方質檢機構審查是否符合國家標準;最后,薇婭拿到試用報告和質檢報告后進行親自試用試吃做最后的決定。

    奧利告訴《中國企業家》,在選品評判的過程中,謙尋控股有幾個大的原則:第一,直接跟品牌方等官方旗艦店、平臺聯系合作,避免跟代工廠或供應商合作;第二,產品配方和質量必須通過第三方機構質檢;第三,根據商家的淘寶店鋪動態評分和真實用戶評價判斷商家的服務能力和服務水平;第四,薇婭團隊內部的營養成分師檢查真實產品的配方跟質檢報告里的配方表是否一致,尤其是食品類產品。

    售后和服務品質是奧利非常關注的問題。現在很多品牌商都和薇婭直播間一起建立了售后“專項處理小組”,針對直播帶貨集中爆單后可能出現的問題提前設置好預警方案,一些普適性的問題,通過機器人解答,人工客服則解答更復雜的情況和問題。

    “對于薇婭來說,今天賣出產品不是難事,難的事情是怎么去維護好售后。”奧利坦言,“售后問題出現時我們怎么去維護、怎么去解決,這是我們現在最關注的,我們并不要求一定要把這個產品的銷量賣得多好,我們希望每一個人對買的產品都盡可能滿意。”

    增量

    直播帶貨除了是一場大型團購之外,給商業模式帶來了哪些增量?

    在奧利看來,除了為消費者篩選好的產品,告訴商家如何能做出更打動消費者的產品也是直播帶貨的意義。

    “比如告訴商家:你這樣搭配會更好賣;這個梨膏應該做成便攜包裝更吸引人;這個零食的咸度應該再降低一些;這個包裝盒應該換成翻蓋式的;這個蜂蜜應該配一個勺子讓消費者更方便等等。”奧利舉例說道。

    在現有的商品中,搭配出不同的商品組合,這只是個性化定制的第一步。在商家品牌提供的產品池中,薇婭經過使用后形成產品組合,跟商家申請到低價,是薇婭直播間的獨特性。很多產品組合連品牌官方也不一定會有,屬薇婭直播間專供。

    2020年薇婭做了數十場公益扶貧助農直播,其中一個產品是碭山梨膏。奧利發現這些梨膏非常純正,但包裝并不友好,用戶買來吃的時候得用勺子舀出來吃,很不方便。之后薇婭團隊就給商戶們提了建議,可以做成像紅茶包或咖啡條的獨立包裝,對方采納后,發現很多白領都很喜歡,因為這樣的包裝更方便攜帶和食用,銷量也有明顯上升。

    這些都是跟商家相對淺層次的合作,未來奧利考慮更深層次的定制和合作。這樣的商業嗅覺來源于薇婭的電商創業經歷。

    薇婭真名黃薇,謙尋控股聯合創始人兼CEO奧利是薇婭的弟弟,真名黃韜,謙尋控股董事長董海鋒則是薇婭的老公。謙尋控股并不是他們第一次合伙創業,這是一個多年配合作戰的團隊。與大多數主播不同,薇婭本來就擁有電商背景,薇婭團隊曾經真刀實槍地經營過電商公司。

    一切要從薇婭成名前說起。2005年,薇婭在安徽電視臺選秀節目《超級偶像》中獲得冠軍,隨后進入當時大名鼎鼎的環球唱片,但薇婭卻一心想著開服裝店。2008年,她和當時的男友董海鋒在西安開了家服裝店。由于他們對款式和質量非常講究,批發回衣服后親自搭配,深受顧客喜歡,店面也從1家開到7家。

    2012年,隨著網購的興起,線下服裝門店生存變得艱難。薇婭和丈夫關閉了所有的線下店鋪,舉家搬到廣州,開始做起了電商。不同于線下的進貨批發,薇婭和老公深知互聯網時代的透明度,他們堅信只有聯合工廠自主研發才能有獨特性。

    據此前《人物》報道,雖然薇婭的電商創業一開始并不順利,但2014年“雙11”,其店鋪的銷售額猛沖到1000萬。不過,因為產能跟不上,售后和退貨問題也隨之而來,最后賠了200萬,這給他們扎扎實實上了一課。

    轉機出現在2016年。當時淘寶直播負責人王斯(現為薇婭經紀人)發起一個直播帶貨活動,主播們比賽看誰能在1小時內賣出更多單量的商品。最終,薇婭賣出2萬單,很多人當時并不知道薇婭,主辦方甚至懷疑她刷單。

    產品搭配、與工廠聯合定制、提升帶貨的效率、解決售后退貨等這些現在看起來不能缺少的實戰環節,薇婭早在做直播帶貨之前就嘗過一遍了。

    復制

    如何讓直播帶貨這一商業模式具有規模性?這是奧利一直在思考這樣的問題。

    2019年,謙尋控股建立了一個選品供應鏈基地,簡單來講就是將薇婭的選品能力賦能給其他主播。

    對于薇婭等頭部之外的主播,他們沒有完善的質檢團隊、售后團隊,對商家品牌的談判力也不強。針對這一痛點,奧利把薇婭帶貨過、經過嚴格篩選且用戶反饋很好的商品建立一個帶貨商品池,謙尋控股旗下的主播可以在商品池中直接挑選后聯系商家帶貨,而經過嚴格篩選和質檢的產品也會將降低質量差等問題的概率。

    目前,謙尋控股的選品供應鏈基地僅對旗下主播開放,之后會對行業放開。

    在奧利看來,現在的直播帶貨被過分關注了,優點被放大的同時,缺點也成倍放大。加之從業者魚龍混雜,讓一切都變得充滿不確定性。

    縱觀行業,直播平臺的管理運營不能游離于法規監管之外,有必要厘清平臺的權責義務,數據資料有義務提供給相關部門甄別檢查,而在產業聚集區培養直播從業者“正規軍”尤為重要。

    最近,人社部發布的新職業已經將“互聯網營銷師”納入其中,建議盡快形成職業認證的標準化流程,吸引更多的從業者取得正規職業資格。主播培訓機構需要有專業知識背景、了解產品的高素質人才,提升網絡主播承擔法律責任和風險的意識。

    采訪的最后,問及奧利2020年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是什么,他其中的一個回答是,“薇婭賣火箭,意味著行業進入萬物皆可直播的時代。”一切都很美好,但也來之不易。

     

    關注“中國企業家”視頻號

    觀看企業家獨家視頻

    改-中國企業家視頻值得看看-2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