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疑遭同事投毒!39歲上市公司董事長林奇逝世,曾耗資10億收購《三體》版權

    2020-12-28 12:06 | 作者:

    林奇沒有偷到歲月的便宜,只留下了很多野心和夢想。在記得他的人心中,他是一個喜歡奔跑的少年。

    文|高歡歡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YOOZOO官微

    繼12月23日游族網絡公司董事長林奇疑似被投毒住院的消息被曝出后,12月25日晚間,游族網絡公告稱,公司于2020年12月25日收到公司董事長暨總經理、實際控制人、控股股東林奇先生家屬的通知,林奇先生因病救治無效于2020年12月25日逝世。

    同時,公司微信公眾號刊文《再見少年》以示哀悼。配圖是林奇題字——給歲月以文明,而這是小說《三體》中的名句。

    公司表示,林奇先生作為公司的創始人,自公司創立以來為公司的經營傾注心力,為公司的長遠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并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林奇先生在擔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期間,勤勉盡責,恪盡職守,忠實誠信地履行了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職責和義務。公司董事會對林奇先生為公司所做出的貢獻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根據《公司章程》的規定,公司董事會由9名董事組成。林奇去世后,公司董事會成員數減少至8人,未低于《公司法》規定的董事會最低人數。公司表示,將根據《公司章程》及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盡快推舉合適的董事長及總經理人選,并召開董事會和股東大會完成相關補選工作。

    當晚,羅漢堂秘書長、湖畔大學執行教育長陳龍撰文悼念林奇——有野心的少年,“他沒有偷到歲月的便宜,只留下很多野心和夢想”,并稱贊林奇是“一個出色的前鋒,一個危險的奔跑者,有一種霸氣,擅長怒射和巧射。”

    作為一家上市企業,董事長被投毒的消息直接引發了公司股價的波動。投毒事件曝光后,游族網絡24日股價放量大跌6.11%,截至12月25日收盤,微漲0.68%,總市值121億元,較最高位市值近500億下跌超75%,市值蒸發超過了380億元。

    遭下屬投毒,消息稱毒物并不止一種

    12月23日,一張微信群截圖刷爆朋友圈:“游族董事長林奇被人投毒,已送進醫院ICU。”隨后,游族網絡聯席總裁陳芳在朋友圈回應了內斗投毒的傳言稱:“沒內斗,人都在。”有媒體向游族網絡了解情況的時候,其工作人員表示:“謠言,已安排律師函。” 而23日下午六點左右,游族網絡突然發布《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稱接到董事長兼總經理林奇家屬的通知,林奇日前因身體不適入院,經治療目前身體狀況穩定并在持續好轉。

    同日晚間,游族網絡發布公告稱,董事長兼總經理林奇日前因身體不適入院,經治療目前身體狀況穩定并在持續好轉,并表示公司經營管理一切正常。

    據央視財經報道,游族發布的《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隱去“投毒”一事,多次否認投毒傳言,游族或涉嫌信披違規。

    23日晚間上海警方通報稱,在2020年12月17日17時許,警方接到報警稱,某醫院在診療時發現病患林某(男,39歲)疑似中毒。經查,發現林某的同事許某(男,39歲)有重大作案嫌疑。

    目前,許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相關偵查工作正在進一步開展中。據警方通報,本案嫌疑人許某,就職于某個人投資的影視公司。

    據媒體報道,知情人士透露,該嫌疑人許某即許垚,其已從上市公司離職。公開信息顯示,許垚長期從事法務工作,2017年5月起任職于游族網絡,2018年2月至2019年1月期間曾擔任游族網絡董事。此外,據鳳凰網財經報道,許垚入職游族網絡前的年薪高達2000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游族網絡曾耗資10億拿下了《三體》的版權。據此前媒體報道,許垚曾在專訪中表示,目前已開發《我的三體》系列動畫、《三體》廣播劇、與騰訊合作的真人超級網劇、與Netflix合作國際版劇集,《三體》系列電影計劃也已經進入到前期開發階段。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9月,許垚曾以三體宇宙CEO的身份亮相。11月份已無許垚的身影,取而代之的,則是林奇對《三體》開發“一個人承擔這個責任”的期許。

    2019年1月,許垚因個人原因辭任上市公司董事,在三體宇宙擔任董事及CEO,負責劉慈欣所著長篇科幻小說《三體》項目。

    投毒起因或源于人事方面的調整,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獨家獲得的信息,嫌疑人許某動了邪念的原因,是與林奇主要因職位調整產生了不滿,林奇顧及同事舊情并未立即裁員,而是先減薪讓其另謀出路。“投毒”方式也并非坊間傳聞的陳年普洱,而是通過藥物。

    在鈦媒體報道的中,與游族公告所說的“持續好轉”不同,林奇在最近幾天就已僅剩很弱的生命體征。投毒兇手作案極為狠毒,在林奇體內查到了多種毒藥。林奇自12月16日病發求醫,病情迅速惡化,但搶救多日才識別出不同毒藥種類,錯過了最佳治療期。雖然警方也快速控制了犯罪嫌疑人,但是嫌疑人并未及時交待準確毒藥類型和名稱。

    而據三言財經所述,嫌疑人許某從國外購入一共100多份慢性毒藥,采用持續投毒的方式下手,目前這些毒藥已經將近投完。

    依靠頁游發家,對死亡曾這樣看

    1981年出生的林奇是A股新銳財富勢力的典型代表,也是白手起家致富的一個典范。

    2004年畢業于南京郵電大學,曾在浙江電信擔任過軟件工程師。據相關媒體轉他自述,之后,他還曾在華為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

    2009年創辦了游族網絡,并推出了《少年三國志》《少年西游記》等多個精品游戲。2014年游族影業成立,開始著手打造《三體》這一科幻大IP 的影視項目。

    依靠頁游的成功,林奇帶領游族網絡在2014年6月借殼梅花傘登陸A股,成為較早登陸資本市場的游戲公司。而幾乎同一時期,包括三七互娛、愷英網絡等新銳勢力也靠頁游起家在市場嶄露頭角。

    2015年,游族網絡的股價巔峰時刻(市值近500億元),林奇以22億美元身價獲得亞洲十大年輕富豪第五名。此后林奇成為各大富豪榜的常客,2016胡潤IT富豪榜,林奇以90億元排名第49。

    截至目前,林奇仍直接持有游族網絡2.2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23.99%,為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以游族網絡最新市值計算,林奇持股市值仍近30億元。

    游族網絡三季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主營業務收入達到37.24億元,同比增長40.95%;第三季度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為12.07億元,同比增長32.35%;前三季歸母凈利為5.6億元,同比下滑20.56%。第三季度公司歸母凈利為6550.53萬元,同比下滑78.03%。

    值得一提的是,在生前林奇大手筆套現,持有股份由2019年的3億多股減持到目前的2.2億股,2019年至今套現次數達27次,套現金額近8億元,今年內套現金額也有4.5億。《2020胡潤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顯示,林奇以68億元財富位列第31位。

    今年11月,《晚點LatePost》曾爆料過林奇對死亡的看法。在被問到 “這幾年里,你心中一直關于自己的疑問是什么” 時,林奇回答:“就是到底應該干什么的問題。90歲的時候,如何跟這個世界 say bye”,“傳說臨死的時候腦子是會很清楚的,在那個無比清醒的時刻,你怎么跟世界說再見。”

    但這個say bye,定格在了林奇的39歲。

    最后,附上陳龍悼念林奇的祭文《有野心的少年》:

    【有野心的少年】

    我最后一次見林奇,是10月19日。那天林奇答辯,講《中國IP全球化的機遇和挑戰》。

    他是那天最出色的同學,也是我認識的唯一對IP有那么深的理解,并且已經靠自己的努力走了那么遠的中國人。

    過去我看到一些西人拍的出色的影視作品,會被其中近乎詭異的難以設防的想象力驚住。然后我就會想中國人的藝術品中有誰有這樣的想象力。我想了半天覺得沒有,只除了小說《三體》。這套小說在世界上有大量的粉絲,扎克伯格、馬斯克都是。

    但是大部分中國人不知道這種不世出的作品意味著什么。它的各種版權、影視權早已經散在多處,也已經和作者劉慈欣關系不大。

    林奇懂。他曾經自嘲說游戲行業的宿命,是不知道未來。于是他把眼光放到游戲之外。他從2014年開始收購和拼接《三體》的各種版權,到2019年,耗資十億,終于完成。

    第一次和林奇聊IP的邏輯,是在浦東一個茶室。他先舉例子:《星球大戰》幾個相對簡單的系列故事,100億美元票房,400億美元衍生品,1700億美元總收入。

    在林奇看來,真正成功的世界級的IP,需要具備三個特征:第一,民族性,因為好的作品其實都具備鮮明的民族性;第二,體現時代精神,抓住當代人的神經;第三,其體現的人性具備世界共性。

    比如《星球大戰》,誕生于冷戰和空間軍備競賽的70年代,體現的是那時希望通過技術戰勝邪惡的美國人精神,同時滿足了對技術的好奇心。又比如《火影忍者》,誕生于日本失去的十年,其精神內涵是忍道和家族復興,把日本的忍者文化元素和現代性環境和科技結合。這個故事自1999年漫畫,2002年動畫,到2004年拍出電影,有了衍生品,IP估值在百億美元以上。

    《三體》之所以被青睞,因為其體現的生存和拯救的主題,具備世界性和當代性。林奇拿到版權之后,一直致力于把《三體》向世界推廣,在他的手中,現在這套書已經在中國之外有了400萬冊世界銷量,并且保持每個月18萬冊的增長,還拿到了雨果文學獎,全球最高的科幻作品大獎。他把劉慈欣請回來,巡游世界,講一個中國人眼中的宇宙故事。

    所以在林奇心中,已經揣摩了無數遍《星球大戰》和《火影忍者》,他并且為《三體》規劃了很多未來,包括游戲、電影、動漫、虛擬偶像和二次元。奈飛已經接了美國版的合約。

    一個中國人推有全球性的IP是什么感覺?他給公司留下的一句話:給歲月以文明。

    林奇不只是一個會做游戲的男同學。

    他眼中中國IP與世界性的關系,他生機勃勃的規劃,都讓我心潮澎湃。我查了一下那天我對他的評語:林奇的野心和思考力的結合。

    我和林奇多次一起踢球。他是一個出色的前鋒,一個危險的奔跑者,有一種霸氣,擅長怒射和巧射。腰一擰,爆發力就出來了。

    林奇走的時候39歲。我對39歲最深的記憶,是肖邦39歲走的。就在不久之前,我還在想,很多有才華的人39歲就走了。所以39歲以后的歲月,是偷來的,要珍惜。

    所謂平安夜,不過是慶幸生命之火還沒有萎去。他卻是平安地離開了。

    林奇沒有偷到歲月的便宜,只留下了很多野心和夢想。在記得他的人心中,他是一個喜歡奔跑的少年。

    我看著他10月答辯時的頭像,像一個沒有被征服的小年輕。8月份在一個微信小群里,他給我們發了一個手指圖,上面寫著:“會有很多人因為你的存在而生活的更美好。”

    我們已經把那個群名改成:奇奇我們愛你。

     

    關注“中國企業家”視頻號

    觀看企業家獨家視頻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