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柔宇劉自鴻:柔性屏手機可折180萬次,行業仍在摸石頭過河

    2020-12-17 10:08 | 作者: 程璐,李薇

    從消費級產品到企業解決方案,劉自鴻希望與行業伙伴一起打造柔性電子產業的生態圈,促進萬物互聯更早到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中企圖庫

    劉自鴻在舞臺上環視了一下四周:“今天如果我們站在這里轉一圈,環顧四周,其實就能發現還有很多東西沒有被聯接,我們真正實現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東西其實還很少。”

    12月7日,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20(第十九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在北京舉行,柔宇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劉自鴻發表題為《柔性技術的創新與未來》的主題演講。當大家都在探討萬物互聯、討論未來會是怎樣時,劉自鴻表示,回到萬物互聯的底層,有三件核心的事情要解決:一個是感知,一個是計算,一個是互聯。

    劉自鴻認為,柔性技術的出現,將迎來人機交互方式的變化。柔性最大的特點是打破物理空間的限制,可以從各種物體的表面植入進來,可以顯示、感知、傳感。這也是感知技術里,柔性有機會成為一個平臺型技術的原因。

    2012年柔宇科技成立。劉自鴻回憶,過去八年,從中國乃至全世界,整個行業都沒有成熟的產品與技術,“我們自己摸著石頭過河,從基礎的量子物理到基礎的器件,再到電路設計、原材料開發,從0到1的過程,感覺像是拿著手電筒在挖地洞,反正前面也沒有光,可是你要一直挖,你要相信那個山洞可以被鑿穿,只要找對了方向。”

    劉自鴻舉了一個體育界的例子。今天主流的跳高方式是“背越式”,但全世界曾認為最先進的跳高方式,以及多數跳高運動員采用的都是“俯臥式”,直到1968年的第19屆奧運會,美國男子跳高運動員迪克·福斯伯里采用了一種全新的“背越式”,以2.24米的成績獲得金牌后,這種姿勢很快風靡全球。

    “我們在面對很多變化的時候,一開始都會面對很多不理解、不相信,但如果我們的底層邏輯是可行的,我們就應該勇敢大膽地去嘗試。”劉自鴻說。

    如今,柔宇的柔性技術已經在移動終端、智能交通、運動時尚等各行各業得到應用。在移動終端領域,柔宇的折疊屏手機的彎折標準次數達到180萬次。在交通領域,柔宇將柔性屏技術應用在飛機上,大大減輕了飛機的自重,經過測算,一架飛機一年可以省100萬美元的燃料費。

    “從消費級產品到企業解決方案,我們希望與行業伙伴一起打造柔性電子產業的生態圈,促進萬物互聯更早到來,若干年之后,我們希望這樣的柔性技術,能夠讓更多的行業把以前的不可能變成可能。”劉自鴻說。

    以下為劉自鴻的現場演講實錄,有刪節:

    我想結合柔宇在過去幾年里做的一些事情,及柔性背后是硬科技,來分享一下我們對于科技創新的理解和看法。

    分享內容之前,先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這張圖相信大家應該都很熟悉,這是跳高。所有的跳高選手幾乎都是用這樣的姿勢進行的,這個姿勢叫做背躍式跳高,但是背躍式跳高成為今天主流的跳高方式之前,是俯臥式跳高,今天這個姿勢已經不太看得到了。

    1968年,美國的迪克·福斯貝里,第一次用了背躍式跳高拿到了奧運冠軍。在他出現之前,全世界認為最先進的方式就是俯臥式,1964年第18屆奧運會時,前蘇聯選手布魯梅爾就以2.18米的跳高成績獲得了奧運冠軍,當時所有人都在學習俯臥式。但這位美國選手一直不習慣用俯臥式,所以他有一天突然想到,我能不能用背越這個姿勢來跳高。

    盡管一開始被很多人嘲笑、不理解,甚至覺得不專業,但他卻在第19屆奧運會上獲得了冠軍,從那以后,主流的跳高方式就從俯臥式變成了背躍式。這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小故事,我們在面對變化的時候,開始都會面對很多不理解、不相信,但是如果我們的底層邏輯是可行的,如果這個方式你認為是最好的,我們就應該勇敢大膽地去嘗試。

    回到科技本身,過去的50年中,信息技術的變化確實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從上世紀80年代PC的出現,改變了我們的工作方式;到90年代互聯網的出現,改變了我們的連接方式;再到2007年iPhone的出現,改變了我們的通訊方式、生活方式,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謂的移動互聯網時代。

    可能在2007年iPhone剛出來的時候,功能機橫霸天下,可以賣到兩三億臺,那時候大家都覺得幾個大品牌不可能被顛覆。iPhone剛出來的時候,大家覺得沒有什么特別了不起的,無非就是屏幕稍微做大了一點,但是十年過去了,整個世界都變了,就是因為屏幕稍微變大了一點點,我們操作軟件的方式從用按鍵變成觸控,整個硬件、軟件、操作系統和商業模式都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人機交互方式的變化,就是我們剛才說的屏幕、傳感器,它就像一扇窗,你可以看到窗后面的一片森林。這就是為什么智能手機用了這樣的屏幕之后,改變了整個生態環境。

    再往前看,大家都在探討未來是什么樣的。現在大家都在說萬物互聯,就是希望我們生活當中的衣服、桌布、書本能被連接起來。但是今天如果站在這里,然后轉一圈,環顧四周,其實就能發現我們還有很多東西都沒被連接,真正實現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東西其實還是很少。

    為什么現在還有很多東西沒有被連接?如果再看萬物互聯的底層,我們認為有三件核心的事情要解決,一個是感知,一個是計算,一個是互聯。就像人一樣要有五官去接受信息,這就是感知;第二是計算,需要用大腦來分析和思考;最終再互聯,即用手臂進行連接。

    今天我們面對的世界,很多東西都不是方方正正、平整的,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美妙之處。幾年前我去巴塞羅那世界通訊展,見了一個非常著名的建筑師高迪的作品,他有14件作品入選了西班牙國家文化遺產,有7件作品入選了世界文化遺產。非常震撼的是,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用曲線來實現他的建筑,他說,直線屬于人類,曲線屬于上帝,就連你去建筑里看起來最直接的扶梯,大家都認為是直線下去的時候,他能夠做得非常巧妙,用微妙的曲線出現出來,而且一點都不突兀。

    我發現這跟柔宇的理念有很多的共鳴之處。我們發現這個世界有很多地方不是方正的,不是剛性的。所以有沒有什么樣的技術能讓這些柔性的東西,更好地跟我們進行交互、感知?所以我們相信柔性的力量。柔性最大的特點就是打破了物理空間的限制,可以在各種各樣的物體表面植入進來,可以進行顯示、進行感知、進行傳感,這也是感知技術里,柔性有機會成為一個平臺型技術的可能性。我們也希望能夠通過柔性技術來促進萬物互聯更早到來。

    其實柔性技術是另一種新的人機交互的技術,如果再看過去歷史變化,可以看到早期技術沒有那么發達,我們設計的很多電子產品核心就是讓它適應人,但是我們技術達不到的時候,我們只能將就著先做成這樣,然后讓人去適應機器,第一臺計算機是一個大的建筑物,但它的計算性能可能比不過今天一個手機的十分之一。那時候只能人去適應機器,我們的交互方式也只能受限于當時的技術。

    但是隨著技術的不斷發展,今天技術越來越成熟,只要你想得到,有很多的東西都可以變成可能。所以我們今天的設計方式是在讓機器不斷地適應人的需求,然后我們的產品設計要做得更薄、交互感更強,想盡一切辦法來適應人的需求。當然對應的交互節點也變得越來越多了,以前是有限的交互方式,現在變成了一種無限交互方式。

    未來在萬物互聯的世界當中,如果任何東西都能夠被感知、被交互、被互聯的話,節點會指數性的增加,這時候必須要有一種新的人機交互方式才能支撐起來,所以我們一直致力于通過柔性技術實現這樣的可能性。

    過去這八年,柔宇就是希望能夠通過柔性技術讓人們更好地去感知世界。在整個行業當中,不僅在中國,甚至全世界都沒有成熟的產品、技術,我們自己摸著石頭過河,從基礎的量子物理的東西到基礎的器件、電路的設計、原材料的開發,我們稱之為0到1的過程,那個過程感覺像是拿著手電筒在挖地洞,反正前面也沒有光,你要一直挖,你要相信我們可以把它鑿穿,只要找對了那個方向。

    2014年,我們終于把0.01毫米的柔性屏做出來了,我們突然看到了曙光。然后我們要面對的事情就是,你不能光把一個技術停留在實驗室階段,而是要實現大規模量產。所以我們從2015年開始,在深圳建一條投資110億元的大規模量產線。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到2018年我們終于在深圳實現了這條全柔性顯示屏的大規模量產線,這也是業界第一條真正意義上的全柔性顯示屏的大規模量產線。

    大家可能知道以前手機的柔性屏,很多指的都是曲面屏,就是側面有點彎曲,在用戶手里是不能變形的。但是今天這個不一樣的是,在用戶手里是可以反復的彎折,而且不是彎折10次、100次、1000次、10000次。我們現在的彎折次數標準已經達到了180萬次,通過中國計量科學研究院的測試。如果每天彎折50次,你可以掰100多年,不用擔心它會壞掉。

    我們在2018年之后,思考的就是將我們的柔性技術跟各行各業的合作伙伴結合起來,去創造更多的可能性,來解決更多以前行業中的問題。后面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來看看怎么用這種新科技來解決一些行業中的問題。

    從0到1的技術創業,1到N的產業化創新,現在是N到N+的商業化創新。因為柔性技術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了,柔宇很重要的技術路線,可能跟業界里以前傳統顯示屏的技術路線不一樣,我們的技術路線叫超低溫非硅集成技術,從基礎底層的這些物理化學材料到半導體工藝,再到集成電路的設計,都跟以前用硅的材料是很不一樣的。我們現在實現了用更低的溫度、更低的成本實現大規模的量產,我們叫做ULT-NSSP創新技術。這跟傳統用硅材料來實現集成電路、實現顯示屏的方式確實不太一樣。

    現在柔性技術已經應用到主流行業當中。在移動終端,這是我們今年9月份發布的第二代折疊屏手機,我們在2018年的時候發布了全球第一款折疊屏的手機,叫柔派,現在是第二代了,第二代在轉軸方面比第一代好很多,它已經做得非常薄了,用了航空級的液態金屬材料,使得質感和用戶體驗也變好了。它就是把手機和Pad完全變成了一個東西,你在生活當中就不需要再帶兩個東西了。

    除了在移動終端的應用,還有在交通領域。比如說我們跟空客合作了差不多有三年時間。對于航空行業來說,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油耗。大家知道像屏幕這些交互系統很重,加了那些框架。我們現在用柔性屏技術可以大大減輕飛機自重,經過了測算,一架飛機一年從中國到美國反復飛行,能省將近100萬美元的油費。我們跟空客的合作今年也已經進入到了商業化的階段。

    還有像未來的汽車、無人駕駛越來越普及的時候,大家會發現將來汽車的設計方式會產生很重大的變化。以前是四個座位加一個方向盤,能開就行,將來越來越智能化的汽車是你進去之后把地址一輸,這個空間就像一個家一樣,汽車將來就是第二個家。所以汽車內飾設計會產生很重大的變化,要空間感,還要很美觀,還要能夠很好地交互。

    還有很重要的應用,在運動時尚領域。大家都知道,時尚領域可能用了上百年的皮革、帆布、紙張,很難再找到新的材料了,可是用了柔性技術之后,LV設計師看到我們的柔性屏之后,他覺得這是一個新布料,他的設計理念就產生了很大的變化。這是LV設計師把我們的柔性屏放到他們的包里,去年在紐約已經發布了,本來今年要上市,但是因為疫情的原因,項目往后延了一點,但是大家很快會在市面上看到這個產品。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柔性的技術已經改變很多的行業了。因為有新的形態,有這樣新的人機交互方式,我們很多以前看起來很傳統的行業,今天在用戶體驗和交互方式上都產生了革命性的變化。

    包括深圳機場,有這樣的一棵柔樹,每一片葉子都是柔性屏幕,已經用到很多不同的場合來替代以前的裝飾品了,包括酒店、公司的大堂,以后它可以承載更多的功能,還有很多的藝術感和科技感。

    我們也希望通過柔性技術,能夠跟更多的行業伙伴來一起打造柔性電子產業的生態圈。其實今天我們已經跟很多優秀的行業合作伙伴不斷地合作,來創作更多新的可能,從消費級產品到企業解決方案,我們也希望跟各行各業更多的伙伴一起思考,用柔性技術去促進萬物互聯更早到來,一起共建我們想象中的美好柔性星球。柔性技術就像一個新的土壤,它可以孕育出來很多的花草樹木和果實。若干年之后我們希望這樣的柔性技術,能夠讓更多行業把以前的不可能變成可能。

    中國企業家學者計劃首期招募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