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一家從大學實驗室走出來的上市公司,突破國外技術壟斷,年入20億元

    2021-09-10 13:43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史小兵

    16fb51bc1e7b6f45ed90b5bb726caeda

    這是一段大學老師把科研成果轉化為實際應用,并在殘酷市場競爭中帶領公司找到出路的歷程,也是一個創業公司面向國家需求,突破關鍵技術并贏得市場的故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攝影|史小兵

    今年夏天,鄭州的一場暴雨把地鐵乃至城市的安全問題暴露于臺前。城市軌道交通,這個開啟于1863年倫敦地鐵的行業,到今天依然面臨諸多挑戰。安全是其中的第一位。

    “截至目前,調查組還未公布鄭州地鐵事件原因,從表面上看,是防水墻被沖破,水灌進來,但這背后,是整個城市大系統的問題。目前的軌道交通乃至大城市系統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要從規劃、設計、建設、后期運營維護等各方面進行優化升級。”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交控科技”)董事長郜春海告訴《中國企業家》,交控科技正在致力于解決這些問題。

    交控科技是一家在軌道交通信號系統上解決國外“卡脖子”問題的公司。從北京交通大學的一個實驗室開始,郜春海用20年時間突破了西門子、阿爾斯通等外國公司的壟斷,建成國內第一家掌握自主CBTC信號系統(Communication Based Train Control System)核心技術的高科技公司,并把自主技術提升至國際化水平。

    2019年11月,成立十年的交控科技成為首批25家科創板上市公司之一。2018、2019年連續兩年,交控科技在國內城市軌道交通信號系統市場占有率排第一。

    不久前,交控科技剛搬進位于北京中關村科技園豐臺園區的新總部大樓。在總部大樓一層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郜春海剛結束了為期半個多月的出差。老師和企業家兩個不同的職業特點糅合在郜春海身上,作為前大學老師,郜春海在講述時毫不回避問題,娓娓道來,對新技術保持關注。作為企業家,他強調創新的目的,組織管理的作用。

    這些特點在交控科技的新總部大樓也有所折射。在大樓的一層大廳設計了通常只在大學或圖書館等公共場合才有的階梯,以上幾層樓內也有大量的公共空間。在郜春海看來,很多創新想法都誕生于公共空間的頭腦風暴中,而創新是交控科技的安身立命之本。

    “我們在行業里做研究,正好趕上國家政策支持和國際技術迭代大背景,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郜春海說到,交控科技的誕生和發展首先順應了國家和行業發展趨勢,然后在這一基礎上實現關鍵技術的突破,逐步成長起來。

    c3f1bce7385b62398218117977eef8b6

    郜春海

    2020年交控科技營收達到20億元,同比增長22.67%,凈利潤2.37億元,同比增長86.03%。2021年上半年,公司營業總收入為10.4億元,同比上升41.2%,歸母凈利潤為1.1億元,同比上升21.7%。

    這是一段大學老師把科研成果轉化為實際應用,并在殘酷市場競爭中帶領公司找到出路的歷程,也是一個創業公司面向國家需求,突破關鍵技術得以贏得市場的故事。

    時代機遇

    2007年,北京地鐵5號線即將開通。信號系統供應商是一家外國公司,在臨近開通之日,一切準備就緒,這家公司卻表示因為一些原因不能按時開通。這讓北京市相關部門下定決心,要在國內找一支能突破核心技術的團隊,不再“花大價錢受洋罪”。

    郜春海此時已經在北京交通大學留校任教十幾年,做的正是相關研究。

    上個世紀90年代,全國幾十個城市都在建地鐵,但必須付昂貴的價錢向國外買信號系統核心技術。1998年,國產化、自主化被提上日程。在國產化的思路下,中國企業和外企成立合資公司,引進外國產品和技術,進行本地制造。

    國外經過100多年的積累,軌道交通系統研發至第三代,即CBTC信號系統。郜春海團隊決定跳過前兩代技術,從零開始直接研發第三代技術。2004年,郜春海團隊承擔了重大科研項目“城市軌道交通列車運行自動控制系統研究與開發”,那是國內首次在廣泛搜集資料、實地考察的基礎上,對CBTC信號系統進行研發。

    北京市相關部門2007年找到郜春海,之后,北京亦莊線作為示范工程,應用了郜春海團隊研發的、具有完全知識產權的CBTC系統核心技術。

    “那時沒有想要做成企業,只是單純地希望能讓研究成果實際應用,而不是研發出來就束之高閣。參與亦莊線時,大家一想到自己承擔這么重要的示范項目,就像注入了強心劑,每天十多個小時都撲在研發上。”郜春海回憶。

    2009年12月交控科技正式成立,一年后搭載其自主化CBTC技術的北京亦莊線正式開通運營。核心技術的突破得到了國家發改委等各部委的認可,國內僅交控科技一家企業能提供這一技術,看起來前景一片光明。郜春海開玩笑地說,以為坐在公司里單子就來了,但沒想到接下來兩年,發展之路并非如此平坦。

    市場破冰

    接下來的兩年,訂單并沒有像預期中那樣自動送上門,團隊必須出去找客戶。

    那兩年郜春海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機場,光國航航班一年就飛了120趟。每個機場每個門開到幾點,每個航班周幾提供哪種餐食,郜春海都一清二楚。

    一直沒有客戶愿意買單,這在當時讓郜春海不解:實現了這么大的技術突破,為什么企業做不起來?現在回憶起來,郜春海也很理解,即使交控科技報價比國外公司低,大多數客戶表示非常支持自主化,但他們需要信心,僅憑剛開通的亦莊線路不足以證明交控技術的穩定性。相比之下,國外公司的技術已經應用多年,穩定性已經得到了驗證。

    團隊沒有做企業的經驗,一切都是摸石頭過河。現任交控科技副總裁劉超也是來自北京交通大學,畢業后進入交控科技,當時他臨危受命,從研發中心調至主管前期投標溝通的部門。第一次投標期間,劉超經常“后背都是濕的”,“不知道這個事情到底應該怎么干”,投標模板也要從頭建立。

    一次次投標石沉大海。直到2012年中標北京地鐵14號線,交控科技才有了新項目。

    2013年的成都地鐵項目則是交控科技走出北京,真正開拓全國市場的標志。當時成都已建成的地鐵采用了國外的技術,但在使用過程中出現了很多問題。郜春海說,那時成都的業主來北京暗訪,考察交控科技的技術,最后終于決定采用公司的技術。劉超回憶,當時和客戶談判時,談判的一些細度讓他感覺匪夷所思。為什么要摳得這么細?客戶告訴他們,因為之前和國外公司合作時,有一些要求沒有提,對方就沒有做。

    成都項目推進后,長沙、深圳等地的項目接踵而至,交控科技逐漸被市場認可。

    52875cab930872406aa6da42b520faca

    劉超

    公開資料顯示,在2016~2018年全國公開招標正線線路中,交控科技中標率分別為5.9%、24.1%、30.8%,市場份額在三年內快速提升,在2018年已經排名第一。

    回頭再看那段沒有新訂單的時期,劉超認為這也是一個寶貴的沉淀期,有時間重新審視系統,找到不完美之處,查缺補漏。

    資本助力

    資本在交控科技的發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郜春海至今還記得,1996年剛剛開始做城市軌道交通信號系統研究得到的一筆5萬元的科研經費,是他當老師三年來的第一筆經費。“我拿這筆錢買元器件,就像家境不太好的媽媽一樣,掰開了、揉碎了去買,挑了個便宜的還跟人家砍價。”郜春海把所有賬單記錄在一個小本上,現在仍然覺得這個小本“非常珍貴”。

    交控科技正式成立后,第一筆關鍵戰略融資來自于京投公司,即北京市基礎設施投資有限公司。2013年京投公司投資交控科技,京投及其背后的北京市政府為交控科技的發展提供了落地場景及品牌背書。“其價值不可估量。”郜春海說。此后京投公司一直是交控科技的第一大股東。

    北京交通大學也是交控科技的投資方。郜春海團隊從北交實驗室出來,深知科研的重要性,他認為企業和大學應該各司其職,大學研究基礎理論,企業則要注重技術研發并將產品轉化落地。郜春海認為,企業要發展,必須“研究一代,開發一代,應用一代”,大學承擔了研究的任務,“把大學和交控研究院放在一個鏈條上,讓它串起來,著眼于下一個風口的技術,這非常重要”。

    這一思路也被郜春海運用在推動軌道交通行業發展,促進我國行業科技創新能力和核心競爭力中。2016年交控科技與北京市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宣布合作,共同設立北京市自然科學基金-交控科技軌道交通聯合基金。2019年8月,豐臺區對原有基金進行了增資升級與規模擴大。基金每年提供經費支持科研團隊跨學科、跨部門開展前沿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不僅取得了一批具有轉化前景的重要基礎研究成果,同時培養了大量原始創新型人才。

    “機遇很重要,我們因為做這件事,趕上國家政策,最后發展起來。所以我們設立基金,也要給更多創業者和科研人員創造這個機會。”郜春海感慨道。

    為了籌集更多資金做研發,上市也一直在交控科技的發展目標中。2015年時,交控科技團隊就在謀劃上市,當時上市的目標是可能會推出的“戰略新興板”。后來戰新板并未誕生,交控科技上市暫緩。2018年底,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的消息正式宣布,北京市組織預上市企業開會,其中也包括交控科技。第一次開會時,有幾百家企業參加,幾次會后,通過的企業只剩幾十家。交控科技團隊仔細研究條例后發現,“每一條都契合”,就緊鑼密鼓地開始籌備科創板上市。

    2019年7月,交控科技正式登陸科創板。郜春海感受到作為一家企業被認可的感覺,和作為科研人員得到鼓勵的心情。

    從成立到成為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交控科技僅用了10年時間。隨著公司不斷壯大,交控科技仍需不斷修煉。

    如何打破天花板?

    作為國內軌道交通行業的先行者,交控科技首先要解決的是技術難題。

    4438989e27040fe8215d0ac5d403f54b

    北京地鐵5號線。攝影:肖麗

    郜春海表示,軌道交通面臨三大挑戰,其中安全是第一位。為避免鄭州地鐵事件再次發生,需要在整體規劃、系統設計、建設及后期運維等方面進行全方位提升。

    第二是效率問題,高峰期“地鐵很忙”,平峰期如何加以利用?單純減少班次,只會影響用戶體驗。能否在平峰期改成短車,或者用來貨運,提高運營效率?

    第三則是成本問題。“中國軌道交通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將出行這一必需品做成了奢侈品。”郜春海說,目前地鐵費用主要是人工成本,占總成本60%~70%,其他是維護成本等。交控科技目前正在推廣的第四代信號系統FAO(全自動運行系統),可以省去駕駛人員、車輛指揮人員等支出。郜春海介紹,目前全國約有40%的線路采用的是第四代系統。

    同時,郜春海表示交控科技研發的第五代城軌信號系統(VBTC系統)已經達到國際水平,這一代系統的關鍵是逐步簡化線路設備。跟第四代、第五代系統相比,交控科技正在研發的第六代系統則是下一個需要攻克的難點。

    其次,作為一家需要持續經營下去的企業,交控科技還要解決市場難題。

    “如果只盯著城市軌道交通的新路線,這個市場的天花板的確存在。”劉超表示,城市不可能持續大規模修建地鐵,交控科技除了在新建線路業務上運用新技術降低成本外,還在拓展兩大新業務方向。一是把信號系統運用于重載鐵路,今年已在朔黃鐵路投入運營;另一大業務是城市軌道交通舊線改造,城市軌道交通每15年會進入一個更新換代周期,交控科技正在采用新技術為老舊系統做“無感改造”。

    再次,作為一個從實驗室走出來的創業團隊,交控科技一直在解決組織和管理難題。

    交控科技團隊的組織形態經歷過幾次升級。在北交做老師時,郜春海有一次去德國,發現國外都是一個大團隊來做大系統的研發,分工明確,而國內的大學多是小作坊式研發。郜春海后來把實驗室每個老師名下的學生都召集在一起,分工合作,有效推進了項目的研發進度。

    公司成立之后,交控科技有兩次關鍵改革。其中一次是經營體制改革,把各部門轉變為責任主體,由部門管理者確定人員薪酬,同時也要負責營收。“打破原來大鍋飯的機制。”劉超表示。另一次是2020年的改制,把原來弱矩陣的方式改成了強矩陣的方式,每個業務單元包含各自的產品設計、研發、工程設計、實施等團隊,每個業務單元自負盈虧。“打破過去一些部門壁壘。”劉超總結。

    在公司的咖啡廳里,掛著孔子和德魯克兩幅肖像。郜春海也正在把中西方思想結合進公司管理中。“東方管理思維強調哲學或者道德、文明,偏重于更高的精神層面,西方強調基礎、工具實踐。”郜春海說,“有人問我什么是企業家精神?德魯克已經說得非常清楚,就是一定要有目的、有組織地進行創新,通過你的產品或者服務為客戶創造價值,這就是企業家精神。”

     

      9月11日

    2021(第二十一屆)中國企業未來之星年會

    全網線上直播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預約

    WechatIMG12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