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京東高層重大調整!首設集團總裁職位,“二號人物”徐雷上位?

    2021-09-07 09:35 | 作者: 李艷艷,李薇,鄧攀

    387c29206259dee69ca15c2e6304c090

    曾經的京東旗下三大業務掌門人徐雷、王振輝和陳生強,除徐雷外另外兩人都已“出局”。升任京東集團總裁后,徐雷仍向劉強東匯報。這意味著一直沒有“二號位”的京東,開始推出“二號人物”。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京東“二號人物”現身。

    9月6日早間,京東集團在港交所公告稱,京東零售首席執行官徐雷獲委任為京東集團總裁,辛利軍接任徐雷,獲委任為京東零售集團首席執行官,金恩林獲委任為京東健康首席執行官,即時生效。

    公告稱,徐雷升任新職務后,將負責京東集團各業務板塊的日常運營和協同發展,繼續向京東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匯報。徐雷升任集團總裁后,劉強東職位不變,未來將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長期戰略設計、年輕CEO培養和鄉村振興事業中來。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京東首次設立集團總裁職位,而曾經的京東旗下三大業務掌門人徐雷、王振輝和陳生強,除徐雷外另外兩人都已“出局”。

    2020年12月30日,京東集團發布公告稱,王振輝辭任京東物流CEO,京東原首席人力資源官余睿接任;同月,京東集團原首席合規官李婭云接替陳生強擔任京東數科CEO。此番高層人事調整意味著,京東集團旗下京東零售、京東科技、京東物流、京東健康全部換帥。

    目前,京東集團決策機制,由各業務板塊、職能體系負責人組成的戰略執行委員會(SEC)和集團幾十位一線業務部門負責人組成的戰略決策委員會(SDC)構成,京東集團提到經過兩年多的磨合和運轉,已經形成了良好的集體決策和快速響應機制。

    2020年,是京東集團重要收獲的一年:核心業務增長穩定,京東集團回港上市,京東健康成功上市,市值超千億,京東物流上市。可以說,京東集團進入到成立以來最好的階段。最新財報顯示:2021年上半年,京東集團營收4569.77億元,同比增長31.60%。

    “展望未來,正確的長期戰略設計、青年人才的成長與發展、各業務板塊的健康協同發展,將為京東集團甘于做行業最苦、最難但適合和最有價值的事提供源源不斷的前行動力。”劉強東稱。

    徐雷沉浮錄

    上周五,徐雷最后一次以“京東零售CEO”的身份參加了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并發表了題為《實體為本 數字為翼 以新型實體企業發展經驗推動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主題演講。

    “像京東這樣兼具實體企業屬性和數字技術能力的新型實體企業,正是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重要力量之一。”徐雷在演講中給京東“定調”。在近期各大公開傳播活動中,徐雷頻頻現身并發表演講。

    徐雷在京東內部歷經沉浮。2009年,他就加入了京東集團,一直負責京東商城廣告、公關、品牌、校企營銷等工作。此后,他曾短暫加盟百麗,負責旗下電商項目優購。

    2013年,徐雷再次加入京東商城,全面負責市場營銷工作;2014年底,徐雷兼任無線業務部負責人,全面負責無線業務的研發及運營工作。

    “變故”發生在2015年7月。當時,京東集團宣布,寶潔公司(P&G)前大中華區美尚事業部副總裁熊青云加盟京東,全面負責京東商城市場部的工作。京東集團稱,熊青云是中國外資企業職業經理人中的標桿式人物,是寶潔全球職位最高的本土華人。

    有觀點稱,熊青云“空降”京東,對徐雷造成了很大沖擊。徐雷負責的項目被一再壓縮,權力被縮減得很厲害。此后,徐雷專職做無線業務的研發及運營工作。不過,不到一年時間,熊青云被調離崗位,徐雷接替熊青云負責京東集團市場部工作。

    2016年,是京東歷史上比較特殊的一年。當時,面對阿里巴巴線上電商熱潮的夾擊,京東增長速度放緩,公司管理層也進行了密集調整。

    京東上市前,曾引入大批職業經理人擔任“CXO”,比如,前京東商城CEO沈皓瑜、前京東商城CTO王亞卿、京東集團CFO黃宣德、京東集團CHO&GC隆雨、京東集團首席公共事務官藍燁等。

    2016年之后,職業經理人在京東集團體系的地位開始動搖,沈皓瑜首先“出局”。與此同時,京東體系的“老人”地位上升,包括徐雷、王振輝、辛利軍等一批“老兄弟”受到重用。2017年,京東集團任命徐雷為京東集團CMO,稱徐雷通過組織創新,提升了公司的營銷和運營效率,為商城構建了強有力的運營及營銷競爭力。

    彼時的任職公告中,京東集團這樣評價徐雷:“徐雷先生幫助公司搭建了大市場的營銷體系、移動端的產品研發體系和圍繞用戶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平臺運營體系,培養出了多支敢打硬仗、迎難而上的優秀團隊,并為京東品牌的建設和塑造、向移動端轉型的戰略做出了突出貢獻。”

    2018年到2019年,京東風波不斷,陷入內憂外患:環顧外部市場,除了阿里這枚老對手,拼多多快速崛起,電商領域競爭更為激烈,京東發展則相對滯后。

    退居幕后的劉強東對京東內部進行了新一輪調整。通過下放權限,很多高級副總裁的權限比以前增加了很多。劉強東說,“我個人的關注點主要放在戰略、團隊、文化和新業務上,比較成熟的業務,我們的管理團隊都可以處理好。”

    26191f9e001f80ad41d06448ad8c009c

    曾經的京東旗下三大業務掌門人徐雷(中)、王振輝(左)、陳生強(右)。攝影:鄧攀

    2018年7月,徐雷升任京東零售集團首席執行官,負責京東集團零售業務的發展、運營和策略。

    徐雷與當時京東數科CEO陳生強、京東物流CEO王振輝一起,并稱為京東集團旗下三大業務掌門人。其中,徐雷掌舵的京東商城業務是京東所有業務中最核心的板塊,掌握著京東集團收入的90%。有說法稱,那段時間,劉強東對管理層放話:“誰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

    2019年下半年,經歷了震蕩的京東集團開始穩定下來,最核心的京東零售業務也開啟新一輪增長。2020年1月,徐雷在京東零售業務年會上表示,2020年,京東零售將在交易額、收入、用戶、利潤這四大核心指標上均實現加速增長。

    不久前,京東零售提出了“賣全天下的貨”和“去全天下賣貨”的目標。徐雷指出,提出該目標的根本目的是,希望通過全面開放自身的技術和基礎設施能力,以扎實、創新的新型實體企業發展經驗助力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

    京東在最新人事公告中稱,徐雷加入京東集團十二年來,尤其自2018年7月成為京東零售集團的首席執行官開始,確立了“以信賴為基礎、以客戶為中心的價值創造”的經營理念,并帶領京東零售連續三年實現增長。

    “健康”上位

    “老辛(升任京東零售首席執行官)感覺有點意外,不過健康業務確實帶得蠻好。”任職公告發出后,有業內人士如此評價稱。

    99417f53b9b0284c2e6a96c378bb7e37

    辛利軍。攝影:史小兵

    辛利軍于2012年10月加入京東,在京東健康獨立運營后,于2019年7月擔任京東健康CEO,兼任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零售生活服務事業群總裁。此前,辛利軍還曾擔任京東商城開放平臺家居家裝部總經理、京東商城居家生活事業部總裁等職務。

    京東健康內部進行了一系列調整。金恩林升任執行董事和京東健康CEO,此前金恩林為京東健康醫藥部總經理兼戰略與投資負責人。另外,劉強東助理張雱已辭任非執行董事及薪酬委員會成員。辛利軍調任為非執行董事,以及許冉已獲委任為薪酬委員會成員。

    此次人事調整公告中,京東方面評價稱,在辛利軍擔任京東健康首席執行官期間,他實現了業務從0到1發展并對塑造京東健康成為“全民首席健康管家”做出重大貢獻。他的帶領下,京東健康發展迅速并得到具有價值的回報。

    金恩林在醫療和TMT領域擁有豐富經驗。他于2014年加入京東,曾在京東戰略部和戰略投資部任職,后在京東零售擔任京東醫藥總經理,負責內部孵化和發展在線醫藥和醫療業務,例如京東大藥房、藥京采、京東互聯網醫院和健康城市等,并在醫藥領域內構建了行業領先的線上線下、批發零售、院內院外全渠道醫藥供應鏈。

    8月24日,京東健康發布2021年中期業績公告。截至2021年6月30日,京東健康過去12個月的年度活躍用戶數量達到1.09億,2021年上半年總收入136.4億元;京東健康互聯網醫院已有超過13萬名自有和外部合作醫生及醫療專家加入,日均在線咨詢量超過16萬。

    對于京東健康,劉強東寄予厚望,“如果健康領域做好了,相當于再造一個京東”。

    本來最早計劃上市的京東金融數科業務受“螞蟻集團IPO終止事件”的影響,上市之路一度擱置。相比之下,京東健康順風順水,從業務分拆到獨立上市僅花費了19個月。

    2020年12月8日,京東健康在港上市。上市首日,京東健康股價高開高走,股價大漲40.48%,市值短短一天飆漲1232億港元至3439.79億港元。

    有人評價稱,從京東健康身上,劉強東應該嘗到了打敗馬云的快感。雖然阿里健康、平安好醫生比京東健康上市要早,但京東健康剛一上市,就拿下了醫藥電商老大寶座。當天,阿里健康市值為3215.36億港元,比京東健康少224億港元。

    籠罩在新冠疫情這一“灰犀牛”的巨大陰影之下,2020年大部分行業顯得無比慘淡。但對于醫療健康產業而言,又確確實實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發展時機。“好飯不怕晚。”辛利軍曾說。他認為,做得晚并不一定是劣勢,反而能讓其更清楚地看到醫療健康產業的痛點。

    備受熱捧的京東健康仍需面臨一系列現實拷問和隱憂。

    比如,87%的營收來自賣藥收入,上市后的京東健康被指就是一家賣藥的公司。而從行業來看,曾以“顛覆醫療”的姿態橫空出世的互聯網醫療,歷經多年起伏,再次受到資本熱捧。這是否意味著,行業已經探索出了成熟的商業模式和發展空間?

     

      9月11日

    2021(第二十一屆)中國企業未來之星年會

    全網線上直播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預約

    WechatIMG12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