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阿里騰訊華為三足鼎立云計算,京東云憑什么上牌桌

    2021-08-20 11:50 | 作者: 李艷艷,實習生 萬杰瑜,李薇

    1ffdd208e99e6eca0950965cc8f2458c

    京東集團是京東云最好的試驗場。沒有哪家企業的技術團隊能像京東云這樣,需要面對京東集團這樣極度復雜的應用場景。不過,京東云的星途大海,卻不囿于京東。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實習生 萬杰瑜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31.2天——這是京東在最近一期財報中披露的庫存周轉天數。從全球范圍來看,零售業周轉效率標桿Costco庫存周轉是30天左右,但其管理的SKU僅為3700個左右。與之相比,京東目前管理著超過數百萬個自營在庫SKU。

    很難再用“電商”這個標簽概括京東集團的商業定位了。正如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劉強東在2018年4月說的那樣:“我們不是一個電商,而是一個技術供應鏈服務公司。2020年初,這句話成為京東集團的戰略定位: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

    在京東集團整體的戰略布局中,技術被定位為交易和服務之后的第三條增長曲線。目前,承載京東集團產業技術研發服務對外輸出的機構是京東科技集團,而承載其技術服務能力對外輸出的統一技術服務品牌是京東云。

    “技術服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事,這是京東的定位,是我們的基礎。站在2021年這個節點,我們更覺得這個選擇是對的。”近期,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京東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周伯文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

    周伯文對行業早有預判:“我反復強調,產業數智化是接下來最大的機會,因為技術能幫助產業提升發展質量。”圍繞數智化業務快速發展,目前京東核心業務已經實現全面上云,京東云成為京東集團面向政企客戶輸出技術的核心平臺。

    國內的云計算市場發展已近十年。作為云計算領域的“后來者”,京東云2016年才正式對外開放公有云服務,但歷經五年時間成為行業“黑馬”。數據顯示,京東云IaaS市場占有率排名中國第五,在頭部廠商中增速排名前三,躋身國內云計算第一梯隊。

    可以說,京東集團是京東云最好的練兵場。沒有哪家企業的技術團隊能像京東云這樣,需要面對京東業務這樣一個極度復雜的應用場景。不過,京東云的星途大海,始于京東,卻不囿于京東,它正在向零售、城市、金融、制造、交通、能源等多領域擴張。

    京東云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在周伯文看來,京東是一家根植于實體經濟,成長于實體經濟,服務于實體經濟的新型實體企業。而京東云則是從京東20多年的數智化供應鏈實踐中錘煉而來,為客戶服務到“千行百業”中去,天生就是“最懂產業的云”。

    歷經近兩年的“變陣”,通過技術統一(云計算和IoT、AI業務合并)、業務統一(京東云與AI和京東數科合并組建京東科技),京東云逐步完成了組織架構穩定化。

    “京東云已經成為京東集團的技術基石。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科技京東云事業群總裁高禮強稱。近期,他給京東云業務立下目標:“從最懂產業的云出發,京東云要在三年內力爭做成最強的產業云、最低碳的云、最開放的云和最增值的云。”

    倒逼出來的云

    “京東云首先是一朵京東的云。”高禮強對《中國企業家》強調。

    ff6ee5b135553cbde0790d3f797a9389

    高禮強。攝影:鄧攀

    京東對技術是有執念的,這些執念很大程度上來源于早期京東電商業務快速增長帶來的壓力。一路在“高壓”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京東云,如今已能支撐萬億級電商交易,也實現了京東“618”訂單100%云上完成,以及京東物流、京東金融全量上云。

    “這些年,我們在產業實踐方面積累了很多經驗。京東云與眾不同的獨特優勢,就是對于實體產業產業鏈各個環節的深入了解。”用高禮強的話說,京東做所有的云計算技術,都是在自己產業升級過程中被倒逼出來的。

    京東經營理念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十節甘蔗”理論,即把產業價值鏈條分為創意、設計、研發、制造、定價、營銷、交易、倉儲、配送、售后等十個環節。京東此前更多專注于后面五個環節,近幾年已經成功實現了向前五節甘蔗延伸。

    17年前,京東從電子商務零售交易環節起步。而今,京東的業務模式能夠讓京東觸達和洞察生產制造的每一個環節,從創意、設計,到生產、制造,一直到營銷、交易、倉儲、配送、售后服務等,同時連接商品流、信息流、物流、金融流。

    京東自營電商、自營物流的復雜供應鏈上云成功實踐經驗是京東云的天然母基因,這是其他技術公司很難通過學習所獲得的。

    2008年到2012年,中國電商發展迎來黃金期。京東商城日交易量每年呈指數級翻番,從日均5000單到10萬單,再到50萬單,2011年其瞬間流量峰值已突破每秒10萬單。訂單量每年暴增,但原有系統卻很難匹配這個增速。事實上,那時候平臺追求的是系統的完整性,也就是將門店到供應鏈、倉儲、財務結算完成銜接。

    2011年京東“618”出現部分系統宕機,此后幾個月,一場圖書促銷活動讓系統再次發生故障……一系列系統穩定性問題直接影響到前端業務。

    系統變革刻不容緩!有傳聞稱,京東高層專門叫了當時負責技術前端與后端的兩位負責人“喝茶”,桌上還放了兩把刀。

    2012年,電商大爆發。京東商城需要使用上千臺、上萬臺,甚至幾十萬臺服務器同時平行計算,云技術開始在京東電商發力,通過算力池虛擬化,解決集中計算以及彈性計算的問題。

    2012到2016年,京東開始將云計算基礎設施容器化、應用微服務化以應對新業務快速反應需求,加速從研發到生產的切換過程。如今,京東所有的技術實現了百分之百容器化。而在全盤梳理好整個底層系統后,京東云成為全球容器化最徹底的云平臺之一。

    “基于云原生的混合數字基礎設施,京東云已經是全球云平臺最徹底的公司之一,2021年京東‘618’購物節訂單百分之百在云上完成,包括京東物流、京東金融。”高禮強說道。

    對于京東來說,2016年是個特殊的年份。這一年,京東正式開啟國際化進程,其供應鏈向前延伸到海外,這就要求云技術也主動延伸到國外,去擁抱其他的云,做一朵開放混合的云。

    目前,京東云已搭建完成跨多云的結構管理。2016年4月,京東云平臺正式對外開放公有云服務。除了有技術打底,京東從集團戰略、組織架構層面都做了充分準備。這一年也成為京東云快速商業化的起始年份。

    高禮強介紹,今天的京東云實際上承載了全球最大一家產業互聯網,擁有管理超過數百萬商品SKU的能力,中間則是一個海量的倉儲網絡系統分解中心,直到末端的服務網絡,面向5億消費者,最終實現一天到貨、全國覆蓋。

    “在這背后,強大的計算能力和智能化管理水平是難以想像的。”高禮強稱,“京東云伴隨著京東業務發展一步步起來,京東海量的業務倒逼我們走出了一條既利己也利人的技術差異化路線。”京東云目前的定位是“最懂產業的數智化解決方案提供商”。

    產業基因、一手經驗固然重要,如何將這些內部創新轉變為對外輸出的產品和服務,就必須依靠技術上的創新和積累。在高禮強看來,這些要素京東云都具備。過去4年,京東體系在技術研究方面已經投入了近600億元。

    “包括AI、大數據、IoT、區塊鏈,甚至包括更前端的技術,京東云都在積累。我們不是將這些技術放在象牙塔里,而是首先是從業務場景里去得到鍛煉、實踐后再抽象出來形成產品最后對外服務。它不是閉門造車,是經過產業實踐的,也需要繼續創新和迭代。”高禮強表示。

    京東第18個“6.18”,平臺累計下單金額達到3438億元。這個數字背后,是數億用戶的參與,200個產業帶商品的線上銷售,超千億元的金融服務,超1000座倉庫的物流周轉,超200座城市用戶的分鐘級配送。

    京東云混合云操作系統云艦(JDOS),通過對千萬核計算資源的彈性調度,平穩應對了今年“618”零點同比增長152%的每秒用戶訪問峰值;而已實現全面云原生化的京東云,實現單位訂單資源成本同比下降30%,交付效率同比提升150%。

    47ad8ffeba17836a39d1c95c10de2d27

    攝影:鄧攀

    “最懂產業的云”

    達達快送平臺的孫壯不經意間刷新了自己配送時效的記錄。2020年6月18日,他只用了十幾分鐘,就將達達集團旗下即時零售平臺京東到家的訂單送到用戶手中,并且還是在層層山巒、蜿蜒崎嶇的山城重慶。

    跟孫壯一樣,達達的張師傅同樣擁有一項驚人的成績:京東到家“618”直播間開播僅12分鐘,他就把用戶剛在直播間下單購買的草莓送到了家中。在他們創下的記錄背后,有個“幕后英雄”,那就是京東云。

    達達作為本地即時零售和配送平臺,旗下有達達快送和京東到家兩大核心業務平臺,業務范圍覆蓋了全國2600多個縣區市,日單量峰值超過千萬單。不過,作為即時物流眾包平臺,達達快送需要高效處理來自京東到家、京東商城等平臺的訂單,同時承載來自京東物流落地配訂單,跨平臺、多場景的業務對達達快送系統后臺的挑戰超乎尋常。

    “如何減少各端等待時間、縮短配送時長是達達快送系統必經的考驗之一。因此,我們需要更強穩定性,更高的準確度和靈活性的基礎系統來應對這些長期挑戰。”達達方面相關人士稱。為此,達達與京東云共同設計和部署雙云雙活的架構,打造跨云業務雙活能力。

    除去達達,京東云還為北汽藍谷信息打造汽車混合產業云平臺;在東盟生鮮項目中,京東云聯合北京金達打造生鮮版“亞洲一號”。截至目前,京東云已服務包括700多家金融機構、120萬的小微商家、1300多家大型企業,以及眾多的政府機構。

    作為一家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服務企業,京東一端連接著上游數百萬的企業,一端連接著5億多的消費者,天然連接著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

    在周伯文看來,京東云的核心能力不僅僅是技術產業,“我更想強調我們擁有豐富的產業理解力,深厚的風險管理能力,用戶運營能力以及企業服務能力,也面向不同行業為企業提供行業應用、產品開發、產品數智化全鏈條服務。”

    c49639a088ed58036c22767f4fa07950

    周伯文。攝影:鄧攀

    “京東云在產業中力求做到比消費者更懂消費者,比品牌商更懂品牌商,從而在創意、設計、研發、制造、定價這‘前五節甘蔗’的拓展。”高禮強說,“怎么做到?這個背后絕不是簡單的功能,依靠的是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依靠的是強大的算力。要說幕后英雄,第一個就是云計算。”

    與其他技術服務商相比,京東云的區別在于,它是在自家極度復雜的供應鏈場景中成長起來的。更早前的2007年,當時主流互聯網平臺大都在走流量路線,追求交易效率的時候,京東就已開始布局產業互聯網,并沉淀出強大的技術和基礎設施能力。

    2020年末,京東科技高層開了一個戰略會,主題就是討論京東云和其他云的區別。最終發現,還是需要落在產業服務和產業實踐上,方能形成價值差異和價值最大化,因為京東云植根在京東這個原生大家庭,有很強的產業積累和人才積累。

    據高禮強介紹,基于多年的實踐,京東把產業云的核心能力歸納為四個英文字母,就是TIES:Technology代表經過大規模的實踐驗證的京東技術架構,Industry代表深刻的行業經驗,Ecosystem代表深度開放惠及伙伴,共享最強的系統能力和專業服務能力的協同,Service代表整個京東的產業服務能力。

    “TIES構成了京東這朵服務產業云,也成就了京東云成為“最懂產業的云”。”高禮強稱。

    京東云研發負責人曹鵬透露,在今年“618”中完成首秀的混合云操作系統目前已經為京東帶來了一些潛在客戶,他們主要集中在金融、政府和大型企業這幾大領域。

    “京東云‘貼身’服務每一項業務,貼著產業發展去做,在社會供應鏈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做第一手的體驗,積累了不可被替代的產業經驗。當我們走向社會服務政企客戶的時候,我們更希望是實現從云服務到產業的協同。”高禮強稱。

    中國黃金集團有限公司旗下上市子公司中國黃金集團黃金珠寶股份有限公司科技信息部總經理周韓林回憶,2017年企業全面上云還是新興事物,云端安全更是大家所不好掌控新問題,那時京東云在市場上聲音較小,他帶著團隊對主流廠商進行了走訪和調研,但那時候市場上混合云還不成體系,主要是公有云或專屬云,京東也沒有混合云實踐,不過京東承諾可以大家一起共同探索,做標桿。

    “經過評估,我們認為在京東領導的高度重視下,以及團隊優質服務加上京東原有技術實踐支撐,是可以進行嘗試的。”周韓林說,在整個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公司逐步將IT系統遷移到京東云,并搭建了適合公司特色的混合云架構。近期,周韓林思考,在公司數字化轉型的路上,京東未來在物流、大數據、智慧零售等都有進一步深入合作的機會”

    京東云“變陣”

    過去五年,在云計算方向發力的同時,京東也在并行布局人工智能。2019年12月6日,京東宣布京東云、京東人工智能、京東物聯三個品牌合并,京東云與AI事業部成立。

    2021年5月,隨著京東云與AI事業部與京東數科完成合并,京東科技成立。京東科技也按照云、智能城市、IoT等業務線被劃分為若干個事業群。在這個過程中,前Oracle全球副總裁高禮強被任命為京東云事業群總裁。

    高禮強說,這次整合對京東云來說是“絕對的利好”。

    對內而言,京東內部豐富的場景,打磨并成就了京東云的產品,省掉了閉門造車的環節。“我們做的東西都是因為場景里有強烈需求才研發的,而且我們還要排優先級,最優先級的東西會先做出來。”高禮強表示。

    “產品做出來后,京東就是我們的超級大客戶。京東云目前接得比較多的是內部需求,也有一些外部需求反哺內部。”高禮強說。

    “和AI、IoT合并的時候相當于把技術板塊做了合并,數科與云和AI合并的時候是把業務板塊做了一個合并。”高禮強解釋。在他看來,京東最近的兩次組織調整,一次對京東技術做了統一,一次對技術服務業務做了統一,這兩個統一對京東云的發展都至關重要。

    “這次整合背后,是京東進一步加強對技術投入的信號,體現著管理層的決心和認知。”周伯文對《中國企業家》總結。

    56936ea091338d3966e4336bbd836d3d

    攝影:鄧攀

    目前,京東的技術與服務已經成為京東集團新的增長引擎,依托京東零售、物流、健康、自有場景,一方面,有多年的業務發展為京東科技沉淀了深入的技術能力,另一方面,京東技術科技不斷的迭代優化,也在持續進行業務升級,并對外輸出京東扎實的能力。

    京東科技擁有1萬多名員工,其中70%以上為研發和專業人員,并且擁有多位入選IEEE Fellow的科學家,50多位全球頂級科學家;同時,作為京東技術的基礎研究與發展引擎,京東探索研究院在前沿理論研究和創新領域不斷深耕。

    其他互聯網巨頭更關注平臺和流量,但京東在10年前就在做產業互聯網,試圖把基礎設施建設連接起來,做了很多同行不愿意做的事情。客戶看重的究竟是京東的產業沉淀能力,還是技術本身的能力?

    “京東本身具備產業互聯網的基因,產業互聯網的發展需要很多技術賦能。業務能力強的本質還是技術好,供應鏈效率提高是技術融合帶來的結果,技術的迭代也會迫使業務往前走。”周伯文稱,“不管是客戶、技術還是業務選擇我,結果都是一樣的。”

    “現階段,技術服務的對象已經變了。他們不會一開始就問你的技術指標是什么,而是關心你說的這個東西能解決什么問題。”周伯文總結。

    高禮強關注到,每個企業的信息化水平各有不同,所以尊重對方很重要。“實際上,只要它在它的行業里立足了,它都是一個嚴肅玩家。我們更多跟它探討對這個行業的理解和看法。很多人做信息系統,無非追求幾件事情,一個是追求效率,通過科技去解決效率問題;第二達到體驗,通過技術去提升效率,通過效率去提升體驗,這是京東一直強調的東西,每個行業歸根到底也就這三件事。”高禮強解釋。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在京東技術背后的產業經驗中,供應鏈最受歡迎,企業都希望能像京東這樣高效。

    高禮強說,云計算市場的忠誠度很低,如果技術上沒有強綁定和增值,客戶是很飄逸的。這也意味著,客戶有充分的自由選擇權,“我們自己會制定一些政策,提升競爭性。”

    很多人把云計算比作水電,“客戶這些年不再考慮價格、性能,考慮的是穩定,云計算未來在基礎算力上就是一個接入的關系。”高禮強說,客戶上云一定是基于自身業務轉型的需求,算來算去,不外乎討論“營銷能帶來增長嗎”“私域公域怎么打通”“之后能不能把他落到系統上”等類似話題。

    十年前,中國云計算市場尚處于襁褓之中,市場規模不過10余億元。此后十年間,云計算市場迎來爆發式增長,年均增速超過50%,2020年市場規模接近2000億元,成為中國數字化升級的“頂梁柱”。隨著數字經濟戰略的推進,今年的云計算市場也進入到了一個新階段。

    中國信通院預計,2023年全球云計算市場規模將超過3500億美元,接近4000億美元,中國云計算市場規模則將超過2300億元,無論公有云還是私有云,都將保持穩定的增長。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體量巨大且潛力無限的市場早已巨頭林立:阿里、華為、騰訊、百度,甚至字節跳動也傳出要涉足云計算的消息。

    阿里云和騰訊云在互聯網領域已經籠絡了巨大的客戶群,此外由于云服務是重投入、長周期的生意,對前期基礎設施投入要求也非常高,此前,“后進者”美團也因為各種因素制約,最終未能沖擊公有云市場,于2020年5月31日正式停運,美團云后來轉為內部使用。

    對此,高禮強并不懼怕。“京東對外提供公有云的服務稍晚。”高禮強表示,“但今年根據Gartner的行業報告,京東云在全國的IaaS服務規模已經提升到了第五名,進入第一梯隊。”

    巨頭激戰,如何破局?

    “產業數智化”時代到來,對云廠提出了更高要求。“云上三巨頭”阿里云、華為云、騰訊云近期動作頻頻。

    今年4月,華為內部發文宣布組織架構調整,撤銷了四大事業部之一的云與計算BG。而在2020年業績報告中,2020年華為云增速達168%,是幾大業務中增長最快的,在國內公有云市場已經位列市場第二。

    阿里云、騰訊云的智慧產業事業群也于不久前進行了新一輪架構升級。此外,字節跳動也爭做“基礎服務提供者”,對外發布旗下智能科技品牌火山引擎,擠入to B市場的賽道。

    云計算服務2.0時代,不僅要提供高性能的底層技術,更要提供適合產業的PaaS服務。產業云不僅是“產業+云”,更是商業和技術的深度融合。當今,國內云廠商都在依托自身的優勢尋找落地方向。京東云的入局,讓戰況本就激烈的“云戰”再度升級。

    當前,京東云已成為京東科技集團重中之重的戰略業務,在未來亦會成為京東科技集團的主要業務支撐和增長點之一。京東金融云作為重要行業云之一,與產業云、城市云構成京東云的三個主要云端,也是京東科技在金融科技領域的重要戰略布局。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科技金融科技群總裁李波用“釣魚”來比喻第三代金融云的不同:第一代是直接賣給客戶魚竿;第二代是魚竿之外,配套遮陽傘、小凳子、魚食等綜合服務;第三代是外加幫助客戶選好釣魚地址,并幫客戶成功釣上魚。

    高禮強對于現階段的云計算市場競爭態勢相對樂觀。他認為,產業互聯網的市場不僅僅是拼基礎能力,更多的是靠對行業的理解、端到端的解決方案以及生態整合能力,“我們愿意把供應鏈的基礎設施和數字化的能力開放出來,與行業里的PaaS、SaaS合作伙伴,甚至是云廠商一起合作”。

    高禮強說,由于歷史原因,云廠均在各自的基礎設施上發展自己一體化的PaaS應用,客觀上導致今天很多企業和用戶“上云容易下云難”。由此,“京東云要做行業最開放的云,開放是行業客戶的訴求,也是產業PaaS軟件服務商的期望。”

    “未來沒有一家云廠商的PaaS應用可以滿足所有的需求,哪怕是10%的需求都不到,所以唯有開放、開放、開放。”高禮強強調。在他看來,強烈的產業需求正在倒逼整個云行業走向更加開放,“能夠推動產業轉型,促進業務增長的數字化產業云,正在成為云計算下一階段的重點”。

    “一個充分競爭的市場才是一個良性的市場,技術尤其如此。周伯文說,“技術是驅動產業變革的源動力,京東已經全面布局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和前沿技術探索等領域。在我們看來,云計算已經從計算技術成長為產業創新的基礎。”

    周伯文對《中國企業家》強調,技術的門檻越來越低,怎么構建基礎設施,提供在產業鏈上解決問題的能力,是企業的關鍵抓手。目前來看,京東云面對的是一個巨大且高速增長的空間,客戶需求遠遠未被滿足。“所有的市場圍繞差異化進行競爭。”

    在他看來,企業下一個階段發展的關鍵詞是“融合”:“第一個層面,是越來越多技術的融合,比如,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加速融合。另外一個層面,是技術與產業在底層邏輯上加速融合,越來越嵌入到各個業務的主流程中。”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