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他創業5年堅持“打井”,最慘時賬上只剩一個月工資,如今終成資本寵兒

    2021-08-17 09:49 | 作者: 于靜,實習生 黃正宇,周春林

    2b18f9ae7425311b8f0444b2694410b5

    沈國輝強調做工業互聯網一定要聚焦,像打井一樣。井只有打得足夠深,出的水才足夠多、足夠甜。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實習生 黃正宇

    編輯|周春林

    圖片來源|被訪者

    五周年年會剛過,沈國輝召集高管團隊到一處安靜的地方,復盤蘑菇物聯成立五年來做對了什么、做錯了什么。會上,作為蘑菇物聯創始人兼CEO的沈國輝脫口而出,“企業做成功了,功勞是大家的。企業做失敗了,失敗是我個人的責任。”

    此前,他說這句話的后半段是“企業做失敗了,失敗是大家的責任”。同事對沈國輝的變化感到吃驚,沈國輝也覺得,自己的認知確實升級了。

    創業初期,沈國輝想的是如何讓這家工業互聯網公司活下來。“產品做得好,銷售就會變好;銷售好了,資本就會投你;有了資本,可以用融資來的錢進一步做好產品。”沈國輝說。

    但后來,沈國輝發現這種方式“太業務化了”。

    中國有世界領先的5G基礎設施,大量工控人才和工業場景,給蘑菇物聯提供了強大的后盾,隨著公司逐漸發展壯大,沈國輝有了向行業先驅西門子發起挑戰的底氣:“其實大家的智商相當,就是看誰比誰更聚焦,誰比誰更專注,誰比誰更愿意投入精力。”

    “我現在認為要把一個公司做好,實際上是‘方向×人才×組織能力’”。“新三角”的背后是克萊頓·克里斯坦森提出的RPV模型,其中R為Resource,資源;P為Procedure,流程;V為Value,價值觀。沈國輝認為,一個企業最終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資源、流程和價值觀進行統一。

    搭建舞臺

    2012年,沈國輝第一次思考了工業互聯網的前景。當時他兼任格蘭仕集團產品委員會秘書,牽頭做家電產品的智能化轉型。作為格蘭仕冰洗產品負責人,沈國輝非常熟悉制造業的痛點。設備一旦損壞,就無法如期給客戶交貨,造成損失。他至今仍記得,有一次設備的配件不到位,導致1000多臺洗衣機要發空運給法國的客戶,“這比洗衣機貴多了”。

    沈國輝想:物聯網技術在家用電器上的應用已經成熟,那這項技術能否運用到工業設備上?

    創業的想法就此萌生。沈國輝出生于1982年,湖北宜昌人,研究生畢業后,進入格蘭仕工作。沈國輝對于企業家的感知,來自格蘭仕創始人梁慶德和梁昭賢。“2008年我做過梁昭賢先生的秘書,那段時間成長得非常快,梁總教給我很多。”在企業經營上,沈國輝意識到要有廣闊的視野和思考問題的新角度,“一定要站在企業經營本質上思考問題”。

    2016年被稱為物聯網元年。此時手環、智能門鎖等已經走進人們的生活,共享單車遍布城市大街小巷,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蓬勃發展,國家加強了對“互聯網+”的重視。

    沈國輝認為,物聯網技術應用在工業設備上的時機已經成熟,并且能創造巨大的社會價值。2016年5月,蘑菇物聯正式成立。

    圍繞工業企業的核心痛點,他先后找來了李精華、鄭魏和樊少輝,三人分別是移動互聯網軟件、硬件的研發專家和機電設備行業的銷售專家。沈國輝的團隊就此搭建起來。

    本身就有創業想法的李精華是第一個到蘑菇物聯報到的。他原在用友擔任項目總監,對移動互聯網軟件研發非常熟悉。

    說服鄭魏花了些時間。鄭魏是高級工程師,此前在中科院計算所做通訊模組研發,也是廣東工業大學的碩士生導師,既具備理論知識,也有實操經驗。為了說服鄭魏加入團隊,沈國輝向他分析了當時的形勢:在中科院做智能家居,已經落后于社會化的智能家居創業公司4年,你憑什么能超越他們?

    樊少輝是最后加入的。他原是美的機電裝備集團空壓機事業部銷售總監,非常熟悉機電設備行業。對于沈國輝的邀請,樊少輝既興奮又猶豫。沈國輝說:“我們連接這么多的重型工業設備,是不是可以創造巨大的社會價值?方向對了,就趕緊干。”“我的工作就是搭舞臺,讓他們能夠圍繞著核心目標去‘跳舞’,去自由發揮。圍繞著正確的方向,大家心無旁騖地一起干。”沈國輝如是總結。

    不斷迭代

    空氣、水、電之于人有多重要,對于生產就有多重要,圍繞水電空氣的通用設備如同基礎設施,在工業領域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所謂通用設備是指空壓機、干燥機、制氧機、水泵、風機、冷卻設備、電機、閥門、減速機等各行各業都要用的設備,蘑菇物聯的定位便是通用工業設備的一站式AIoTSaaS軟件,希望把各行各業的通用設備及通用設備構成的場景數字化、智能化。

    空壓機是沈國輝為蘑菇物聯選擇的第一個切入點。它的重要性,可以在制藥行業中管窺一二:如果氣壓不穩定,生產無法進行;如果壓縮空氣不干凈,因為壓縮空氣會與藥片接觸,后果不堪設想。白云山制藥是蘑菇物聯在醫藥行業中的標桿客戶。現在,蘑菇物聯還在各個領域的空壓機板塊,打造自己的標桿客戶。同時,將觸角延伸到水泵、風機、空氣分離設備、冷卻設備等其他通用設備領域。

    場景的選擇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與通用設備相對應的是專用設備,即細分領域中專門用來生產某類產品的設備,比如飲料行業的吹瓶機、灌裝機,比如電子行業的貼片機等。目前,工業互聯網雙跨平臺主要做整體的數智化。聚焦通用設備,可以讓這家創業企業攥緊拳頭,做與自己能力匹配的事情,從而避免因為資源有限稀釋競爭力。

    工業互聯網是一個不需要太多原創科學的領域,但需要深入工業現場,一點一點解決問題。比如,“數據丟包了怎么辦?斷線了怎么辦?軟件有Bug怎么辦?在格蘭仕適合在美的適不適合?能不能跨行業適用于不同的工業場景?如果客戶提出定制化需求,怎樣用標準化產品去滿足?”

    沈國輝之所以認為他們可以做出比西門子更先進的軟件,一個重要原因在于,中國的工業場景復雜程度已遠遠高于歐美,逼迫著他們幫客戶解決問題,不斷進化。以蘑菇物聯推出的硬件產品蘑菇云盒BOX為例,已經從最初的一代發展到現在的四代,從最初的采集工作,拓展到與分析、決策、控制四大能力于一體,同時,還在以差不多每年一次迭代的速度往前發展。

    沈國輝在公司一直強調“打井的邏輯”,就是做工業互聯網一定要聚焦,像打井一樣。井只有打得足夠深,出的水才足夠多、足夠甜。

    隨著解決的問題越來越多,他們的核心競爭力也越強,護城河越深。沈國輝說,2016年,客戶只需要一個網關看到數據,2017年,客戶提出只看到數據不夠,能不能幫忙做一些分析報表,后來又讓他們做反向控制……

    “以客戶為中心”,也是蘑菇物聯價值觀的第一條。雖然在格蘭仕工作時,沈國輝自認為對生產一線已經很了解,但在創業的五年間,隨著賽道與客戶的成熟以及企業自身的成長,不斷與制造業企業主打交道之后,沈國輝總結出了更多規律。比如,工業的本質是投入產出,跟客戶打交道的時候,不要告訴他們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這些概念和邏輯,而是告訴他們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怎么用、可以產生什么價值。

    這是一個可以看見未來的賽道,整廠智能化是沈國輝的初心,也是他希望帶領蘑菇物聯實現的目標。現在,這個目標已經走過設備智能化,走入車間智能化。“方向對了,就不怕路遠。”沈國輝說。

    贏取認可

    通用設備數智化要解決的問題太多、痛點太多,需要蘑菇物聯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技術研發,團隊擴張與四次產品迭代背后,無不需要錢的支持。

    以技術為例,為了不斷提升自身在無線和算力方面的能力,蘑菇物聯已經申請了七十多項發明專利,背后則是超過50%銷售額及融資額都投入到研發。

    找錢,也成為沈國輝創業五年來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在蘑菇物聯成立初期,沒有太多資本關注工業互聯網賽道。第一筆融資在2016年,沒有驚心動魄的故事,用沈國輝的話來說就是“純粹相信人品”。

    最困難的是2017年的第二輪融資。此時蘑菇物聯的銷售額很少,產品剛研發出來也不完善。沈國輝說:“我當時在北京、上海見的投資機構至少有六七十家,見到我自己都想吐了。如果這個錢不到賬,我們就就此結束了。”2017年9月,當時公司賬上的錢剛好夠發9月份的工資,差旅費已經暫停發放,沈國輝在想是否要賣掉房子,為員工報銷他們墊付的差旅費。

    隨著工業互聯網熱度的提高,找資本這件事變得越來越容易。

    GGV紀源資本執行董事羅超和沈國輝在一家咖啡店相識,這個充滿激情地在草稿紙上洋洋灑灑寫下自己夢想的人很快打動了他。在對蘑菇物聯做了多輪深入調研之后,羅超決定在2019年B輪融資時領投,并在接下來的B+輪融資中跟投。

    此時說服他的已經不是創業之初的故事和夢想,而是在場景、團隊、技術、客戶等方面積累的實實在在的案例和數據。目前,蘑菇物聯正在進行C輪融資,沈國輝對蘑菇物聯的自我進化能力保持樂觀,稱明年或許可以獲得更高估值。

    沈國輝也希望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后走向二級市場。他認為,這是一個獲得外部資源導入的有效手段,也可以帶來社會信任資源,讓客戶相信他們的邊界,跟他們合作是安全的,蘑菇物聯不會跟客戶搶飯碗。

    隨著公司發展壯大,組織能力的提升也越發重要。讓沈國輝印象最深的是2018年的一輪擴容,員工的增加使得公司內部出現了一些“嘴炮”,他們不會干光會說。為此,沈國輝專門在官網發布了一篇文章,將自己的想法總結為可培訓的理念,讓員工認識到執行力的重要性。

    “利他才是最好的利己”,沈國輝最欣賞的企業家是稻盛和夫,認為他是一個可以將自己的經營理念上升到哲學高度的人。至于如何做個偉大的企業家,沈國輝說他自己尚在摸索,如何做出一個偉大的企業,也沒有定見,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足夠敏銳,感知市場,每年一個臺階,一步一步向前走。

    羅超告訴《中國企業家》,他相信蘑菇物聯團隊會在工業互聯、智能化、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慢慢成長,成長為西門子這樣偉大的公司,為社會創造更多價值。

    “勢頭如此之好,能否持續成長、為客戶創造可測量的價值,關鍵在于自己。自己就是企業最危險的事。”沈國輝說。

     

    相關閱讀:

    技術催生千億市值公司,下一個寧德時代會是誰|封面故事

    剛剛融資102億!小米、三一等投資,這家動力電池新秀憑什么

    半年融資6億美元,拿下中美兩國關鍵牌照,這家自動駕駛初創公司憑什么挑戰巨頭

    BAT排兵布陣的領域,這家初創公司靠什么創下最高融資紀錄

    一年內獲三次大額融資,梅卡曼德在AI慢賽道里快跑

     半年兩次融資9億元,這家學院派創業公司攻入一片“藍海”

    成立5年估值超50億元,這家初創公司憑什么打造生鮮行業的基礎設施

     “外行人”創業八年,它吸引32萬醫護人員,在骨科領域“用時間筑起壁壘”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八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微信圖片_20210805113055.jpg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