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市值2400億港元,赴港上市后的理想汽車仍有這些未知數

    2021-08-13 09:51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

     

    創立6年,理想汽車仍然只賣一款車。在競爭日趨激烈的今日,理想汽車不僅缺錢,還缺新車和新故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頭圖來源|被訪者

    8月12日,在北京順義的理想汽車總部,理想汽車管理團隊敲響了登陸港交所的鐘聲。

    作為理想汽車的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想拿著敲鐘錘站在團隊旁邊,笑盈盈地等待他的創業伙伴李鐵(理想汽車CFO)、沈亞楠(理想汽車總裁)、王凱(理想汽車CTO)、馬東輝(理想汽車總工程師)敲響銅鑼。

    理想汽車成為繼小鵬汽車之后,又一家以“雙重主要上市”形式,同時登陸美股、港股的新造車企業。理想汽車發行價為每股118港元,首日收盤117港元,市值2401億港元,略低于小鵬汽車在港股的2767億港元市值。

    這距離理想汽車在美國上市僅一年時間。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車在紐交所上市,截至8月11日美股收盤,理想汽車美股市值為315億美元。

     

    來源:被訪者

    敲鐘儀式前,李想談到在過去幾周中概股的資本市場經歷了一定波動,感謝香港交易所的開放和支持,“回歸香港市場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理想汽車將加大車型和技術研發投入,包括在電驅動方面,開放新一代增程電動平臺和高壓純電平臺;在智能座艙方面,開創空間智能技術的研發;在自動駕駛方面,堅持全棧自研的技術路線,推動自動駕駛軟硬件的標配。

    今年7月,理想汽車僅憑一款車型,以8589輛的銷量超過蔚來汽車和小鵬汽車。明勢資本創始合伙人黃明明向《中國企業家》表示,“六年前李想剛出來造車時,他就想清楚了,不管自己和汽車之家在互聯網圈多么有名氣,理想汽車仍然是用戶沒有感知的全新品牌。要讓一個全新品牌快速打開市場,一定要靠一款極致爆品撕開市場。對一個資源有限的創業公司來說,只有集中所有的精力、資金、人才在一款產品上,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形成口碑,從而打造出全球領先的品牌。”

    但競爭正在加速。

    在8月12日上午舉辦的蔚來汽車財報電話會議上,蔚來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斌表示明年交付三款NT2.0平臺新車型,并將推出更適合大眾消費者的全新品牌。小鵬汽車將在今年下半年交付兩款新車型,包括改款G3和P5。包括蘋果、小米、百度在內的巨頭也在積極推進造車項目。

    理想汽車計劃在2022年推出第二代增程平臺,推出增程式全尺寸豪華智能SUV。Whale和Shark兩個純電平臺,從2023年起每年至少推出兩款高壓純電動汽車。敲鐘儀式后,理想汽車總裁沈亞楠在接受包括《中國企業家》在內的媒體采訪時表示,理想汽車“采取雙輪驅動路線”。

    如果說爆品的誕生還有一定偶然性,在競爭日趨激烈的今日,理想汽車要走向成功還需要跨越更多關卡。

    融資,抓住一切機會

    對于尚未實現盈利的造車新勢力而言,仍然需要抓住一切融資機會。

    7月在香港上市時,小鵬汽車董事長、CEO何小鵬就曾表示,如果說造車從0到1大概要200億的話,從1到100,小鵬需要的錢肯定超過300億元。

    理想汽車自去年美股上市后,就已經啟動了港股上市計劃。

    沈亞楠表示,之所以選擇在香港上市,首先,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資本市場,投資人的多元化、市場深度非常好;第二,理想希望能夠更多地吸引亞太地區投資人,特別是本土投資人;第三,港股和美股同時上市,能夠抵御一些不確定性。

    奧緯咨詢董事合伙人張君毅向《中國企業家》表示,雙重上市意味著可以盤活A股資源,A股投資人可以通過港股通買入。在美股市場規則變化的情況下,雙重上市是一種保護,企業放棄任何一個資本市場都不現實。

    對于未來回歸A股的可能性,沈亞楠表示,“不排除回歸A股的可能。”

    在接下來的競爭中,理想仍要在研發、銷售等方面投入大量資金。

    相比2020年11億元的研發投入,李想曾表示今年研發投入會增長至30億元。沈亞楠透露目前理想的研發團隊接近2000人,其中自動駕駛研發團隊是400人,到今年年底會拓展至600人。渠道上,截至8月11日理想直營中心有110家,預計到年底會超過200家。根據招股書,銷售人員也從2020年初的475人快速增加到2166人。

    在理想內部,關于經營安全,沈亞楠表示主要關注兩個方面:一是毛利水平,有足夠的毛利就證明可以自己造血來支撐不斷增加的研發投入。二是經營性現金流的變化,從去年二季度開始,理想的經營性現金流就是正的。

    2021年3月31日,理想汽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限制性現金、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資為303.6億元。今年一季度,理想汽車毛利率為17.3%,根據預估,沈亞楠表示今年整體毛利率會達到19%~20%。小鵬汽車一季度的毛利率是7%,蔚來汽車二季度的綜合毛利率是18.6%。

    產品,從爆品戰略到雙輪驅動

    全力打造出符合用戶需求的單一產品,讓理想汽車獲得了階段性成功。

    一位河南洛陽的理想ONE車主告訴《中國企業家》,智能電動車中,理想ONE幾乎是他的“唯一選擇”,滿足了他的所有需求:給家人孩子一個舒適的空間,自由無焦慮的全電驅動駕駛體驗。對于之后推出的其他品牌的增程式車型,他感覺“看起來挺好,就是不打動人,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理想ONE“什么都剛剛好,是一款沒有明顯短板的車”。

    明年理想的新車仍然是一款增程式SUV,2023年才開始推純電動車型,而到那時,一些純電車型或許已經具有一定市場號召力。

    對此沈亞楠表示,最重要的是充電體驗問題,目前正在研發的400kW高速充電就是希望用戶在充電體驗上能和加油一樣方便快捷。此前李想也多次表示,在400kW快充技術成熟前,不會推出純電車型。純電和增程兩類產品并重,采取雙輪驅動路線。

    “什么樣的產品和什么樣的技術可以提供給用戶最好的體驗,創造最大的價值,這是所有考慮背后唯一的出發點。”黃明明表示,快充技術目前的發展情況也符合預期。

    產品加速背后,是李想對未來的判斷。

    2025年被認為是智能電動車的拐點,李想預計中國將會銷售超過800萬輛智能電動車,理想汽車的目標是,希望在2025年占據20%的市場份額,也就是銷售160萬輛。

    為此理想正在建立各方面能力。在產能方面,近期有媒體報道理想正在考察位于順義區的北京現代第一工廠。沈亞楠表示,理想汽車正在盡力解決更多產能,“北京工廠在我們的計劃當中,會選擇在2023年量產我們的純電車型。”

    在供應鏈方面,要達到160萬輛的銷量對供應鏈能力要求非常高。“特別是創新的部件、核心的和智能電動相關的部件,正在和合作伙伴一起布局。”沈亞楠說。

    一位汽車行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當蘋果、小米等巨頭開始跨界造車時,“蔚小理”的壓力一定會增加,在幾大核心能力中,供應鏈能力可能是“蔚小理”唯一需要補齊的短板。由于總體銷量不算高,與供應商合作時會受到一定限制。

    黃明明問沈亞楠在供應鏈能力方面有沒有信心,對方的回答是“只要想做到,辦法一定會有”。

    黃明明回憶,幾年前理想還只有樣車時,曾與博世中國談合作,希望用比較低的價格購買一個核心零部件。對方說給全球最大的車企也就是這個價格,理想只是一家創業公司。后來理想汽車的工作人員把樣車開到對方的城市,對方試駕之后對產品非常滿意,合作順利達成。

    管理,李想和團隊的迭代

     

    攝影:鄧攀

    從泡泡網、到汽車之家,再到理想汽車,在李想的第三次創業中,黃明明感受最深的是這次創業李想花了很大精力在公司的組織架構與迭代上。

    黃明明回憶,在汽車之家的創業過程中,李想前期更像一個“天才型產品經理”,思考、做事都很快,那是領導者的第一個階段。隨著汽車之家的成長,李想開始成為一個管理人才,幫助別人把事情做好,這是第二個階段。之后用這個方法論反哺團隊,幫助團隊成長,成為一個比較合格的領導者,這是第三個階段。現在在理想汽車,李想正在往第四個階段努力,即成為一個領袖型人才,能夠聚攏各行各業的優秀人才,并幫助他們成為更好的自己。

    在今年5月舉辦的2021款理想ONE媒體溝通會上,李想也強調了組織的重要性。他表示理想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智能電動企業會橫跨多種組織形式,包括供應鏈制造、互聯網、銷售服務等各方面都要涉及,從一款車到多款車,需要更復雜的組織能力。一方面要在組織管理上向不同行業的公司學習,比如華為的IPD(集成產品開發);一方面要借助數字化讓不同組織能夠協同合作。

    “李想對于幾個合伙人是高度信任、高度授權的。最多大家在一起討論一下,各自負責的事情就快速拍板,快速前進。”黃明明說道。

    而在銷量增長、組織快速迭代的同時,理想汽車近期也幾次遭遇風波在2021款理想ONE上市前,部分老款車主因為銷售人員表示近期不會有新款車而購買老款,后來才發現新款性價比更高,稱理想汽車這種行為是在“割韭菜”;鬧得沸沸揚揚但尚無定論的“水銀事件”,也因李想的回應方式而引起更廣泛的討論。

    一位汽車行業觀察人士表示,當企業形象與創始人深度綁定時,“李想這種過于直接的風格可能是一個問題,有些喜歡懟人。但也可能對于年輕人來說這不是一個問題,他們也許接受這個方式。”

    在2020年赴美上市三個月后,李想曾在朋友圈表示,“我們正在艱難的打‘反圍剿’的戰斗,戰場的慘烈和殘酷程度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現在看來,造車新勢力們的殘酷戰斗仍在繼續。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