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半年融資6億美元,拿下中美兩國關鍵牌照,這家自動駕駛初創公司憑什么挑戰巨頭

    2021-08-05 11:36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

    微信圖片_20210805111925.jpg

    剛剛注入新鮮血液的文遠知行,開啟了無人駕駛漫漫征程的新階段。在組織快速擴張的同時,如何進行有效管理;如何把技術做到更加穩定,一致性更強,是其目前的主要挑戰。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圖片來源|被訪者

     

    因為一次公司動蕩分道揚鑣后,韓旭和老同事楊慶雄又走到了一起。

    7月20日,L4級自動駕駛公司文遠知行宣布收購自動駕駛貨運公司牧月科技,牧月科技有一支規模超20輛的自動駕駛乘用車和卡車車隊。韓旭和楊慶雄同為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校友,曾共同創業,后該公司經歷改革,韓旭成為文遠知行創始人、CEO,楊慶雄創辦牧月科技。

    通過收購牧月科技,文遠知行豐富了落地場景。此前文遠知行已落地自動駕駛出租車(Robotaxi)和無人駕駛微循環小巴車(Mini Robobus),前者是中國第一個全開放的Robotaxi運營項目,目前已在廣州黃埔區、開發區144平方公里范圍內,安全運營19個月,無主動責任事故;后者與宇通集團合作,已經實現前裝量產,并在廣州、南京、鄭州等地開展常態化測試。

    與擴充落地場景同時推進的,是融資進程。

    今年5月,文遠知行宣布已完成3.1億美元C輪融資,投后估值33億美元。該輪融資由IDG資本和國調基金領投,前期投資人雷諾日產三菱聯盟RNM Alliance、普羅資本等繼續參投。加上年初結束的B輪融資,在今年上半年文遠知行完成了超過6億美元的融資。

    同一時期,中國自動駕駛行業迎來新一輪融資熱潮,華為等巨頭也在“跨界”入局。

    “自動駕駛行業一直都有巨頭,文遠知行本來就是在充分競爭的全球市場上發展起來的。”韓旭說。在美國,Waymo和Cruise兩大自動駕駛公司的估值幾乎都在300億美元上下,它們背后分別站著谷歌和通用汽車。在國內,百度和滴滴兩家互聯網巨頭也已布局自動駕駛多年。

    韓旭認為,對文遠知行來說,目前主要挑戰之一是在組織快速擴張的同時,如何進行有效管理;第二是如何把技術做到更加穩定,一致性更強,“這自始至終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企業已經到了一個快速發展的跑道上。”今年4月,文遠知行COO張力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

    比拼的關鍵

    無人駕駛出租車、無人駕駛小巴,加上收購自動駕駛貨運公司,文遠知行的落地場景正在日益豐富。

    韓旭表示,從無人駕駛出租車到無人駕駛小巴的場景拓展很好理解,小巴速度較低,最高時速40km/h,雖在城市開放道路上行駛,但運行線路可控。客車企業宇通集團是文遠知行B輪融資領投方,2021年1月文遠知行宣布完成來自宇通的2億美元B輪融資。韓旭稱雙方合作是“項目驅動”,“一拍即合”。

    目前,無人駕駛小巴已經在宇通的鄭州工廠實現前裝量產。微信圖片_20210805112140.jpg

    量產是自動駕駛下一階段比拼的關鍵,不少自動駕駛公司都宣布了相關計劃。近日頗受關注的一條新聞來自于Cruise。6月16日,Cruise宣布獲得通用汽車金融部門50億美元的授信,用于試量產2020年1月發布的完全無人駕駛汽車Origin。

    “自動駕駛比拼量產,是以技術為基礎,量產只是表象,更多還是核心技術。量產也要看是否‘真’量產。”韓旭說,文遠知行的無人駕駛小巴是真正開始大規模面向市場的產品。

    對于自動駕駛貨運,韓旭選擇與老同事楊慶雄合作,收購牧月科技。“渡盡劫波兄弟在,同心共進譜新篇”,韓旭這樣描述對這次合作的期待。

    每開一條產品線都會有不同的平臺難度,對于自動駕駛公司而言,最重要的仍然是技術。

    韓旭用“從0到1”形容文遠知行在進行全無人RoboTaxi測試滿一年后,技術上的突飛猛進。

    2020年7月,文遠知行拿到中國首個全無人駕駛路測許可,2021年4月,獲得美國DMV頒發的全無人駕駛測試許可。“同時擁有中國和美國兩地全無人駕駛牌照的初創公司,我們是第一家。”韓旭表示,在測試中團隊有很多新發現,如有安全員在車上和完全無人時,出現緊急狀況時的處理方式完全不一樣。有安全員時,車輛自身的老舊、零星出現的小問題都可以由安全員解決,而完全無人時,任何小問題都是不可接受的。

    韓旭認為,如果沒有這一年的全無人測試,公司很難順利完成此次廣州荔灣封控區的全無人物資送貨任務。

    6月3日晚上,公司接到了廣州市政府的通知,十幾萬居民被隔離在了封控區里,有很多物資需要通過無人車送進去。在收到通知后的12小時內,文遠知行就完成了無人車的部署,派出3輛無人駕駛小巴和兩輛無人駕駛出租車,連續抗疫20天,運送物資2萬余件,總重量超過100噸。

    有市民很喜歡小巴車的造型,手繪了小巴抗疫的身影;也有市民給公司寫了感謝信。“這讓我們覺得一定要把小巴做得更穩定,讓它在更大的范圍內全面落地。”韓旭說。

    在技術方面,文遠知行還有很多計劃,包括讓決策規劃更智能、更人性化,硬件更穩定,模擬器支持更復雜的場景,具有更大的可塑性等。

    場景的拓展為商業化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間,而商業化是當下投資人最關心的問題。

    韓旭表示,幾年前談融資時,投資人會重點考察團隊是否優秀;一年多前資本寒冬時,投資人關心公司是否會死掉,投的錢會不會打水漂;現在投資人更看重的是,能不能把無人駕駛做出來,成功實現商業化落地,成為一家偉大的公司。

    政策破冰

    自動駕駛政策在過去一年中愈加開放。2020年初的疫情按下了自動駕駛政策出臺的“加速鍵”,政策方向從鼓勵道路測試轉向鼓勵商業運營。

    7月14日,廣州宣布啟動自動駕駛汽車混行試點,普通車輛與自動駕駛汽車混行,隨著條件成熟,逐步推廣。

    “這對行業接下來的測試和運營很友好。同時我們也在深圳和政府積極溝通,推動相關政策的制定。”韓旭說。

    某種程度上,政策正是由公司和政府部門共同向前推進。2018年年底,文遠知行在廣州國際生物島及大學城區域落地中國第一輛Robotaxi,結果第二天上路運行時就被交警喊停,因為當時沒有路測牌照相關的政策法規,只能回到生物島限定區域內運行。2019年11月,文遠知行在廣州黃埔區開始運營全對外開放的Robotaxi項目。

    中間這一年的時間,團隊和廣州市、黃埔區各級政府科普關于自動駕駛技術、安全和運營的知識,讓他們認識和了解公司的管理層和工程團隊,理解技術究竟如何等,最終促成了這次落地。

    “監管自動駕駛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有技術挑戰的管理工作,所以我們要著重去配合。”韓旭說。

    微信圖片_20210805113014.jpg此外,自動駕駛也涉及數據安全問題,而相關法律法規也在這一兩年實現了突破。其中最重要的是《數據安全法》和《個人信息安全保護法》,前者與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相關,將于2021年9月1日起施行;后者涉及企業和消費者之間的數據安全問題,已經進入二次審議程序。

    對此韓旭表示,確保數據處理全過程嚴格遵守相關信息安全管理條例是每一家企業的責任,將會密切關注關于數據安全的相關規定。

    管理升級

    過去一年,文遠知行的團隊從200人擴充到400人,組織結構和管理方式隨之改變。

    “200人的公司三級結構就夠了。”韓旭解釋,三層架構指的是從CEO和VP,到Tech Lead(技術負責人),再到基層員工。當公司發展到400人,通常中間要加一層中級管理團隊。為了保持公司快速響應能力,文遠知行沒有搭建中級管理團隊,而是花更多力氣在培養Tech Lead的管理能力上。

    韓旭也在思考,公司如何從“人治”轉向通過規則來治理。“一兩百人的時候,CEO可能認識每位員工,憑借個人魅力,說的每句話可能都會被執行。400人的時候,你要變成一個規則制定者,制定出最適合當時實際情況、可執行的規則來,保證公司的高效運轉。”

    搶奪人才仍然是下一階段的重點,尤其當下智能汽車熱潮興起,自動駕駛人才變得越發搶手。“大家都造車,有利于完善自動駕駛生態,讓供應鏈上下游的軟硬件價格都降下來,也有利于政策的突破,同時也會帶來更激烈的人才競爭。”韓旭說。

    現金流控制也很關鍵。看到太多因現金流斷裂而倒下的公司,文遠知行從成立之初就明確要保證有足夠的現金流。一方面是不斷融資,根據經濟發展和政策形勢,合適時也會考慮上市;另一方面要開源節流,讓資金能支撐到公司把無人駕駛做出來的那天,即L4級無人駕駛大規模商業化落地之時。

    “文遠知行一直都是一家不亂花錢的公司。”韓旭表示。

    具體做法是,在占最主要部分的人力成本上,文遠知行以股權為重激勵員工。其他方面也盡量開源節流,比如所有員工包括高管出差,都坐經濟艙,有嚴格的差旅補助限制。此外,在不影響技術研發速度的情況下,文遠知行會通過在各地落地的合作項目獲得一定收入。

    盡管如此,2019年資本寒冬期間,文遠知行賬上的資金一度只夠再撐8個月。

    在那段時間,韓旭深刻感受到堅持的力量:“你要有一個信心,就是自動駕駛一定能夠做成。”韓旭曾將自動駕駛比作抗癌藥,開發出來的那一天會有巨大價值,但是在這之前過度追求商業價值是拔苗助長。

    至于這一天還有多遠,他的答案是很難預測。眼下,剛剛注入新鮮血液的文遠知行,開啟了無人駕駛漫漫征程的新階段。

    相關閱讀:

    技術催生千億市值公司,下一個寧德時代會是誰|封面故事

    剛剛融資102億!小米、三一等投資,這家動力電池新秀憑什么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八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微信圖片_20210805113055.jpg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