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K12教培已死!70萬教培機構、1000萬從業人員出路何在?

    2021-07-26 13:37 | 作者: 趙東山,李薇,鄧攀

    683c8c897e27966a6231e300292611b4

    “雙減”政策落地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教培行業將告別資本,回歸教育本質,而眾多教培公司開始積極轉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剛過去的這個周末,整個教培行業的從業人員估計過的都不輕松。

    7月24日晚間,“雙減”政策落地,70萬教培機構和上千萬從業人員終于還是等來了這份流傳了半年的文件。此輪政策規范可謂監管力度最強、覆蓋范圍最廣,K12教培行業幾乎所有問題都在射程之內。

    受此政策影響,在經過上周五的瘋狂下跌后,7月26日,教育股票繼續集體跳水。截至26日12時午間收盤,領頭股新東方在線下跌31.42%,收盤價4.060港元。

    “雙減”政策的全稱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通知發出后,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

    “雙減”政策的背景是,國家和政府要切實提升學校育人水平,持續規范校外培訓(包括線上培訓和線下培訓),有效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

    政策發布之前,資本市場就給出了最及時的反應。上周五美股收盤,中概教育股票全線暴跌:高途跌幅超過63%,新東方收跌54%,好未來收盤跌幅超過70%,網易有道跌幅超過42%,高途等公司的股價相比高點在一年內跌幅超過了90%。

    過去的十年,是移動互聯網飛速發展的十年,也是投資創業興起的十年,在線教育也成為其中火熱的風口之一。

    尤其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影響下,在線教育提速,多家在線教育公司在一年內完成十多億美元的融資,以往一家互聯網公司IPO也不一定有如此大的規模。2020年,整個教育行業共發生238起投融資事件,整體融資金額達到了超680億元的驚人數字。

    在線教育,一方面為邊遠地區學子提供了更公平的教育資源,讓他們即使在教育資源相對匱乏的家鄉也能享受到北京海淀區的師資和教學資源;然而另一方面,在線教育在資本的助推下也催生了很多問題,如廣告營銷亂象、刻意制造家長焦慮、集資卷款跑路等等。

    教育,兼具社會公共性和商業性,在每一個商業進程中也都牽動著大眾的敏感神經。在過去的一年中,在線教育興盛的同時,“雞娃”、“內卷”成為大家熱議的話題,孩子的成長與選擇成為一場家長之間無止境甚至有些畸形的競爭。

    “雙減”政策背后,教培將告別資本,回歸教育本質。在教育中,關于公立學校和課外培訓之間的新定位急需重新定義,在社會公共性與市場性之間的新平衡也亟待被重新建立。

    de6057d002fe9901d1f2049448d84e80

    以前扎堆的培訓機構。攝影:曾靖

    課外培訓問題逐個擊破

    此次“雙減”政策,可謂針針見血。從少兒到高中的所有學齡段、從學科類到素質興趣類的所有培訓內容,在準入門檻、業務開展時間、資本運作等問題上均做了詳細規范。

    關于教培公司的資本化規范,政策明確規定,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培訓機構,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學科類培訓機構資產;外資不得通過兼并收購、受托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利益實體等方式控股或參股學科類培訓機構。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

    這意味著,在線教育已不再是投資風口,一級市場資本進入該行業已無退出渠道,已經進入該行業的熱錢不得不想辦法退出,或者攤手認輸。而二級資本市場,相關個股市值大跳水。

    關于培訓機構的準入門檻,政策明確規定,各地將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現有的學科類培訓機構將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

    這意味著,不管是心懷理想或投機取巧,創業者再想進入教培行業已無可能。

    關于培訓業務開展的時間,政策明確規定,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線上培訓要注重保護學生視力,每課時不超過30分鐘,課程間隔不少于10分鐘,培訓結束時間不晚于21點。

    這意味著,教培機構的業務開展時間大大減少,業務量減少,市場規模大幅縮小,員工也將冗余,生存空間大大被壓縮。

    關于公司資本用途,政策明確規定,嚴格控制資本過度涌入培訓機構,培訓機構融資及收費應主要用于培訓業務經營,堅決禁止為推銷業務以虛構原價、虛假折扣、虛假宣傳等方式進行不正當競爭,依法依規堅決查處行業壟斷行為。

    這意味著,以往的基于流量和資本的信息流推廣大戰已成為過去,無法再擾亂市場,真心實意做內容,靠口碑贏得用戶才是正路。

    關于培訓公司的產品形態和教職人員要求,政策明確規定,線上培訓機構不得提供和傳播“拍照搜題”等惰化學生思維能力、影響學生獨立思考、違背教育教學規律的不良學習方法。機構聘請在境內的外籍人員要符合國家有關規定,嚴禁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培訓活動。

    這意味著,小猿搜題、作業幫拍一拍、學而思旗下的題拍拍等工具不得不退出市場;與此同時,以VIPKID、51talk等為代表的外教教英語等培訓業務也將受到重大影響。

    關于義務教育階段之外的管控,政策明確規定,學前和高中階段同樣受到嚴控。《意見》要求,不得開展面向學齡前兒童的線上培訓,嚴禁以學前班、幼小銜接班、思維訓練班等名義面向學齡前兒童開展線下學科類(含外語)培訓。各地也將不再審批新的面向學齡前兒童的校外培訓機構和面向普通高中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

    這意味著,以往教培公司們為了拓展市場,拓展少兒業務,延伸學齡段的做法也不再起效,且很多專注少兒業務的培訓公司則受到重創。

    關于非學科內容的監管要求,政策明確規定,各地要區分體育、文化藝術、科技等類別,明確相應主管部門,分類制定標準、嚴格審批。依法依規嚴肅査處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未經申批多址開展培訓的校外培訓機構。

    這意味著,在學科內容之外,素質教育等培訓內容必須經過審批,需拿到相關資質。

    6b09e673802125c69d510c2a3bf7d8dc

    眾多的公司已經在“雙減”政策出臺前積極轉型。來源:中企圖庫

    出路在哪里?

    “雙減”政策背后,牽動著培訓機構創始人、投資者、教培從業者、家長、學生等上億級民眾的神經,K12教培機構的出路在哪里?

    針對培訓機構創始人,政策給行業轉型或規范提供了時間窗口期,1年內有效減輕、3年內成效顯著,人民群眾教育滿意度明顯提升。

    然而,實際上,眾多的公司早有預期,且已經在積極轉型。

    今年來,好未來瞄準成人教育領域,整合了旗下的考研、留學、語培業務推出輕舟品牌;高途對旗下考研業務進行了升級,陸續將重心轉至成人業務;猿輔導旗下斑馬APP推出了美術、寫字、編程啟蒙等素質教育課程,且新增了南瓜科學的入口。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學大教育近期宣布成立集團新業務事業部,全面負責集團新業態戰略布局、規劃、拓展,新業務事業部下設咖啡餐飲中心。

    在全面開展治理工作的同時,政策也確定北京市、上海市、沈陽市、廣州市、成都市、鄭州市、長治市、威海市、南通市為全國試點,其他省份至少選擇1個地市開展試點,這意味著其他城市還有足夠的轉型空間和余地。

    此外,對于各教培公司的創始人來說,合理用工和優化調整組織規模,也必將成為其重要的工作。過去的一年里,因為疫情之后,在線學習需求的激增,頭部的在線教育公司動輒招聘上萬人的團隊,但如今隨著“雙減”政策落地,公司業務受到巨大打擊,不得不縮減業務和轉型,如何調遣員工成為重要的挑戰。

    對于投資者,在線教育已無吸引力,及時止損成為當下的迫不得已的選擇。

    一位教育投資人直接告訴《中國企業家》:“K12領域沒什么項目可看了,三個月前就謹慎投資了,整個行業都如此。”但他同時強調:“人們渴望讓生活變得更好的底層動力肯定不會變,教育依然是有意義的,所以需要再看其他機會。”

    對于教培行業從業者,職業選擇成為重要的人生命題。在線教育興盛之時,置身其中變成一種光鮮亮麗的象征,行業外的人躍躍欲試企圖入場淘金;行業內的的人則感受到明顯的時代推背感,認為只有踏上了這趟列車,才算享受了飛速慣性。

    而如今,隨著各大公司可開展業務時間的縮短、業務量減少、整個市場規模的縮小,公司裁撤冗余團隊幾乎成為必然,選擇離開或堅守,成為每個人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根據拉勾數據研究院的數據統計,在線教育行業人才需求早在2021年2月和5月就分別出現斷崖式下跌,在求職狀態中,今年處于“已離職,可快速到崗”的用戶比例達到98.1%,比去年同期增長24.9%。

    一名已離開北京教培行業的老師告訴《中國企業家》:“雖然我之前的待遇并不差,但我能理解監管部門的初衷,畢竟我們小時候也沒上過這么多培訓班。而對于我的職業和工作來說,我找到了更好的選擇。”

    對于家長和學生來說,此次政策也明確做了關于作業難度、作業總量、學生休息權利、學生全面發展、體育鍛煉、保護視力,防止網絡沉迷等方面的規定,即便學生沒有完成當日任務,但已經到睡覺時間,政策也規定不能剝奪學生休息的權利。

    過去的一年,在線教育行業流傳著一個段子:“疫情利好了在線教育和愛爾眼科。”現實中,小學生們的體重和視力問題確實成為最受關注的問題,而在今后的學習中,家長和學生必須做好學科學習和體育訓練、身心健康之間的平衡。

    此外,本次“雙減”政策還在學生們學習時間最長的公立學校教育和被譽為教育指揮棒的招生改革等方面提出要求,要求學生確保在校內學足學好,增加校內課后服務;同時基于學習成績,結合綜合素質評價學生,依據不同科目特點,完善考試方式和成績呈現方式。

    毫無疑問,對于這場教育變革中的每個參與者,都是重大的改變和時機。如何在招生方式與學習策略、公立學校與課外培訓、政策監管與市場靈活性之間尋找到微妙的平衡,才是大家都渴望看到的。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