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美團、高德、T3“圍獵”滴滴,出行行業格局恐將生變

    2021-07-13 13:48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肖麗

    滴滴全網下架,出行行業再次暗潮涌動,“相對于一家獨大,幾分天下的局面沒什么不好”。但更深層次的影響在于:“一家出行的企業真的影響了IPO企業的出行。原來很暢通的一條路,現在成逆行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頭圖設計|肖麗

    屋漏偏逢連夜雨。

    滴滴APP全網下架,讓其他網約車平臺看到了“機會”,一場針對滴滴的“圍獵”已無聲展開。

    “7月8日就收到了美團打車的短信,邀請進行車主注冊。”北京一位“星徽出行”的網約車司機告訴《中國企業家》,他和身邊不少司機朋友都收到了美團的邀請。美團打車公眾號顯示,包括上海、北京、南京、惠州、泉州等34座城市均在招募美團打車司機。

    此前,美團打車僅在南京、上海兩地親自下場做自營,在其他城市用更輕的平臺模式,連接曹操出行、首汽約車等其他出行服務商。此次司機招募是否意味著美團將在其他城市開啟自營網約車?對此美團方面暫無回應。不過,在北京、泉州等地,美團打車界面上除了有其他服務商,也有“美團快車”的選項,但由于附近車輛少,記者沒有叫到美團快車的車輛。

    隨著“美團快車”在更多城市上線及招募司機,美團也在7月9日重新上線了曾于2019年5月下架的“美團打車”APP。

    另外,高德在近期宣布啟動“暑期免傭季”,推出新手司機免傭和高峰期免傭活動,參與的網約車平臺將超過100家。T3出行、曹操出行、首汽約車等也都推出了打車優惠券。

    一位出行行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從廣告力度來看,美團、高德和T3出行三家沖得比較猛”,“其中有的拉新效果也確實不錯”。

    “T3出行、美團、高德、曹操出行等平臺新用戶的注冊量在這一期間都翻了幾倍,訂單量也暴漲。現在就是考驗各家能力的時候,能不能接得住這些需求。”一位出行平臺管理者告訴《中國企業家》。

    網約車行業經歷了多輪資本大戰后,滴滴拿下絕大部分市場。此后各方勢力從自身優勢出發,憑借流量優勢或是地圖數據、車企資源,分食剩下的蛋糕。此次滴滴巨震,行業再次暗潮涌動,格局或將生變。面對受補貼影響大的司機和乘客,經歷了曲折發展的行業是否會“螺旋式上升”?

    上述網約車司機并沒有注冊美團打車,因為所在平臺發布了平日高峰期不抽傭、周末全天免傭金的政策。

    又一輪補貼戰正在開啟?

    “相比過去,補貼會更少,巨頭會在可控的狀態下去發展網約車。最終這還是巨頭間的持久戰爭。”奧緯咨詢董事合伙人張君毅向《中國企業家》表示。

    美團的野心與擔憂

    美團打車正在重啟。

    自從2018年上市,踩下網約車自營業務的剎車后,美團越來越少提及網約車。和其他平臺一樣,美團打車也不想錯過當下這一時機。

    美團最早試水網約車是2017年2月,進入南京。2018年3月登陸上海,憑借高額補貼,在上海快速搶占市場。但在上海開城僅1天,美團打車便被約談,當地交通管理部門要求其不得以低價擾亂市場秩序。

    政策之外,美團的財務也受到影響。美團上市后的首份財報中,2018年Q3財報中,“新業務及其他”的銷售成本財報顯示,該增長主要因為網約車司機相關成本和收購摩拜產生物業、廠房及設備折舊費用增加。

    此后美團打車暫停開城。2019年4月,美團打車調整方向,采用聚合模式在十幾個城市落地,當年美團收獲了首個盈利年。

    在2020年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中,被問及美團打車,美團創始人、CEO王興表示,美團打車在資本支出中的占比很大,目前還處于虧損狀態,但是公司重視其長期戰略價值。

    這一年,社區團購是美團最受關注的新業務,在被問及美團優選和其他業務間的協同時,美團CFO陳少暉也談到美團打車。陳少暉表示,根據過去十年對于用戶行為的觀察發現,他們使用美團平臺的時間越久,使用和購買公司服務的品類就越多。包括到店服務,酒店預定和打車服務等,產品和服務的交叉銷售是有機會的。

    美團對打車業務的堅持有其合理性。美團上市時,今日資本創始人、總裁徐新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表示,出行是高頻剛需,作為股東她很愿意美團去做出行,“超過萬億市場的生意,很難一家獨大,兩家是一個健康的生態”。

    “王興對出行和車非常上心,從王興及美團對理想汽車的占股比例就可以看出。”張君毅說道。公開資料顯示,截至1月31日的理想汽車股權結構中,王興名下持股為21.6%,有7.8%投票權。李想持股為19.7%,擁有71%投票權。

    張君毅同時指出,美團等巨頭做打車業務,也可以豐富用戶畫像,更好地打通各種服務,做到衣食住行全面貫通。

    互聯網觀察家尹生向《中國企業家》表示,出行對完善美團的本地生活服務網絡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可以通過提供協同來強化美團本地生活服務網絡的整體價值,包括用戶價值和網絡的生產率,這些從長遠看,可以降低用戶出行的成本。

    關于投入和收益,尹生指出,美團的用戶規模和入口優勢等,可以降低美團開展該業務的成本和進入壁壘。

    “美團肯定會加大力度,虧損不是美團最大的考慮,對反壟斷監管的擔心才是。”一位出行行業投資人表示。也有行業人士指出,即使前期高額補貼,假設通過打車服務給某餐廳帶來了一個客戶,該餐廳給美團的返傭或許比美團花在這一打車訂單上的補貼更多。

    關于采用自營還是聚合模式,張君毅認為,自營模式可以規范服務質量,保證體驗的一致性。

    上述出行行業人士則表示,“如果真的有很多運力流出,最終一定是自營模式能更好地去做承接。如果比較高德和美團,高德是‘空軍’,一直是做連接;美團是‘陸軍’,擅長地面戰,做自營也合理。”

    一場內卷?

    相比美團,高德以更低調、輕量化的方式連接出行服務商,也獲得了不低的單量。

    2018年高德正式上線聚合打車,據《中國企業家》了解,其訂單量在2019年元旦達到峰值100萬單。2020年,據《晚點》報道,高德單量一度超過200萬單,今年目標250萬-300萬單。據《中國企業家》了解,目前單量應該沒有達到300萬單。

    一位出行平臺負責人曾告訴《中國企業家》,2020年疫情好轉后,能感覺到高德、美團兩個聚合平臺的單量增長很快,餐飲、娛樂消費需求被釋放出來。

    2020年,出租車也是高德及整個網約車行業的一個重點,繼滴滴宣布升級出租車業務為“快的新出租”后,11月高德宣布啟動“好的出租”計劃。“大量的存量出租車,可以實現快速供給,也都是合規運力。”上述平臺負責人表示。

    T3出行也在加大火力。2020年12月,T3出行宣布在2021年實現網約車業務落地48城,比剛成立時制定的目標提前一年,并在2021年底實現全業務線日均300萬訂單目標。截至2020年底,峰值日訂單超過100萬。

    2021年2月,T3出行宣布進入北京時,T3出行CEO崔大勇向包括《中國企業家》在內的媒體表示,在車輛來源上,T3將采用多種合作模式,在自持車輛的同時,也將推進合作伙伴帶車加盟,比如說主機廠的出行公司、以及其關聯的一些4S店集團等購置車輛,帶車加盟T3出行平臺。

    高德、美團為代表的平臺擁有入口優勢,T3出行為代表的平臺有車企優勢,各方勢力、各地方玩家仍在進入網約車行業。但另一方面,網約車在整個出行中的占比仍有較大提升空間。

    滴滴出行總裁柳青去年公開表示,中國網約車的滲透率僅為3%,即100次出行有3次是使用網約車出行。網約車行業的“內卷”如何打破?

    “破解行業內卷的問題,根源上還是技術帶來的進步。技術將提升產品創新,帶來監管效率提高。2020年年底,哈啰副總裁江濤在一次媒體溝通會上表示,行業要邁向下一階段,需要供給極大擴張,每個車主都能在每個場景下成為運力的供給,拼車也是很好的一個解決方案。

    此外,網約車并不是一個賺錢的業務。根據滴滴招股書,國內出行業務實現了盈利,但扣除給司機和乘客的補貼后,利潤率僅為3.1%,且在監管和輿論壓力下,該利潤率也很難進一步提高。但因為出行需求高頻,出行和本地生活更緊密地綁在一起,不少玩家開始拓展本地生活業務。

    高德在2020年9月正式宣布進軍本地生活領域,加大在出行和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運營權重。高德總裁劉振飛在發布會上表示,高德地圖在未來將會為用戶提供從行前、行中到行后的一站式數字化出行服務。

    今年7月2日,阿里宣布將基于地理位置服務的三大業務,即高德、本地生活和飛豬,組成生活服務板塊,由俞永福代表集團分管,向張勇匯報。俞永福是阿里巴巴合伙人、高德董事長,將高德地圖的日活躍用戶量從2014年的不足千萬,帶到超過1億,超過百度地圖,成為行業第一。

    連鎖反應

    對出行行業而言,行業能否實現螺旋上升值得期待。

    “不管哪個領域,只要有競爭就是對消費者的利好,相對于一家獨大,幾分天下的局面在商業社會里沒什么不好。”上述出行行業投資人向《中國企業家》表示。

    一位滴滴司機注冊了美團快車,暫時還未審核通過。“其他平臺都加大了補貼力度,我再等等看。”

    上述星徽出行的司機就是今年3月收到高德發來的短信,高德與星徽出行合作共同拉新。同時在滴滴和星徽兩個平臺接單了一段時間后,這位司機目前只跑星徽出行,高德帶來的單量也不少,而該司機對滴滴的不滿在于,“滴滴的規則總是在變,不透明。”

    另一方面,監管對滴滴的影響還在繼續發酵。7月9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公告,稱“滴滴企業版”等25款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通知應用商店下架上述25款APP。對此滴滴回應稱,嚴格按照法律規定,參照國家有關標準,深入排查、認真整改存在的所有問題,切實保障廣大用戶個人信息安全。

    截至7月12日收盤,滴滴股價11.16美元,市值535億美元,較上市當天的680億美元下跌兩成。

    一位熟悉資本市場的人士指出,如果美股上市受阻,退出渠道減少或不清晰,資本對類似項目的投資將會變得更加謹慎,小玩家將加速淘汰。

    更多法規正在出臺。7月10日,中國網信辦會同有關部門修訂了《網絡安全審查辦法》,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一條為“掌握超過100萬用戶個人信息的運營者赴國外上市,必須向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申報網絡安全審查”。

    梅花創投創始合伙人吳世春發了一條朋友圈:“一家出行的企業真的影響了IPO企業的出行。原來很暢通的一條路,現在交通規則變了,成逆行了。”

     

    2021年度“未來之星”項目已經啟動,

    誰能入圍年度21家高成長創新公司?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WechatIMG3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