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中國鐵塔:210萬“數字塔”支撐“數字中國”

    2021-07-06 10:00 | 作者:

    奮斗百年路-啟航新征程欄頭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是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

    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是國有企業的“根”和“魂”,是我國國有企業的光榮傳統和獨特優勢。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中國企業家》推出“對話新國企 啟航新征程”系列報道,解析國資國企圍繞中心抓黨建、利用黨建促發展的創新舉措,追問新國企在新征程上的動力之源。


    中國鐵塔:210萬“數字塔”支撐“數字中國”

    WechatIMG3

    在擁有全國210萬“數字塔”這一獨特優勢的基礎上,中國鐵塔抓住物聯網和能源革命的機會,成立鐵塔智聯和鐵塔能源,布局“一體兩翼”戰略

    文_本刊記者 于靜

    編輯_周春林

    “遍布全國的210萬鐵塔資源,是中國鐵塔獨一無二、得天獨厚的優勢。”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國鐵塔”)黨委書記、董事長佟吉祿告訴《中國企業家》,從2014年100億元資本金成立,到如今擁有3300億元資產,中國鐵塔擔負著深化資源共享、助力“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戰略落地的使命,成為通信基礎設施建設運營的“國家隊”和“主力軍”。

    中國鐵塔成立的2014年,中國正進入4G時代,市場對于基站密度和數量的要求不斷攀升,基礎設施建設所需的資金也迅速增加,而當時的通信設施建設運營方分屬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三家。在國務院推動下,國家通過改革成立一家新公司,以“股權+現金”的方式收購三家運營商近140萬座鐵塔資產,承接鐵塔基站建設運營業務。這就是后來的中國鐵塔。

    根據中國鐵塔2018年上市時提供的招股說明書,三家運營商持有鐵塔94%的股份,其中,中國移動公司持股38%,中國聯通公司持股28.1%,中國電信持股27.9%,另外6%由中國國新持有,而三家運營商帶來的營收占公司營收的99.8%。

    這種既是主要股東又是大客戶的商業模式在世界上也十分罕見,客戶集中度高、業務單一,如何實現快速發展壯大?日前,在由國務院國資委宣傳局指導、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聯合《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等推出的融媒體訪談節目“對話新國企,百年黨旗紅”中,中國鐵塔黨委書記、董事長佟吉祿坦言:“中國鐵塔的收益來自共享,三家電信企業的價值也來自共享,我們和電信企業是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佟吉祿說,“經過多年探索,處理好這方面的關系,鑰匙只有一個,那就是必須堅持做大共享文章。只有通過共享,才能為股東創造更多價值;也只有通過共享,才能更好服務客戶,實現企業的價值成長。”

    凡有人煙處,皆有通信塔

    沒人相信一家央企竟然是這樣創立的。

    佟吉祿清楚地記得中國鐵塔2014年7月18日掛牌當天的場景:“房無一間,地無一壟”,會議室是借用的,從總部到省市分公司,邊招人、邊組建、邊運營。沒正式辦公場所,有的分公司就借用合作單位食堂的餐桌辦公,有的利用人家健身房的乒乓球桌開會。而員工們辛勤付出的場景也是歷歷在目:在電信企業存量鐵塔資產清查整合中,大家都是帶著干糧和水到野外,一查就是一天,晚上回來再挑燈夜戰錄數據,有的女員工甚至抱著孩子深夜加班。

    公司剛完成組建,2015年1月1日開始,中國鐵塔就全面承接4G建設任務。那個時候全國需求集中爆發,東西南北中全面推進。在西藏、新疆、四川等地區,為了更好地進行信號覆蓋,很多基站要選在高處、建在山上,幾百公斤的鐵塔部件要靠人背肩扛。

    為了實現“凡有人煙處,皆有通信塔”的目標,在外工作的同事風餐露宿。四川涼山懸崖村上的鐵塔建設,25噸建材物資全靠人扛馬馱,3根最重的鋼管20個人抬了整整一周才運上去;四川木里縣瑪拉茶金基站建設在海拔4300多米的高山上,高寒缺氧,基層公司組織黨員攻堅突擊隊,15天搬運了48噸建站材料,背著氧氣袋連續施工建設,最終建成四川“第一高塔”。

    2020年疫情暴發時,正是5G大規模建設時期,中國鐵塔基本沒有停工停產,全體干部員工克服封城封路、物資及施工隊短缺等困難,承建5G基站項目超過84萬個,彰顯了國資央企的責任擔當。特別是在武漢疫情防控最艱難的時刻,在獲悉武漢建設火神山醫院后,中國鐵塔湖北公司黨委主動向湖北省委省政府請命,協同三家電信運營商,隨火神山醫院同步推進移動通信網絡覆蓋。

    中國鐵塔不負眾望,取得了值得驕傲的成績。公司成立前,我國30多年來累計建成通信基站約138萬個,2014年到2020年底,這個數量已達到317萬,增加了1.3倍;同樣,共享水平由14.3%大幅提升到80%,相當于少建通信鐵塔84萬座,節省行業投資1505億元。

    據工信部統計,目前我國4G和5G基站規模占到了全球總量的一半以上,移動網絡速率在全球名列前茅。可以說,中國鐵塔的成立,為我國建成全球規模最大、質量最好的移動網絡提供了有效支撐。其中,中國鐵塔新建成的鐵塔基站,一半以上在農村,現在貧困村已經有98%以上都通了4G信號。工信部新聞發言人表示,組建成立鐵塔公司是中國移動網絡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一大因素。

    210萬“數字塔”的價值

    中國鐵塔成立時只有100億元的資本金,帶息負債最高時超過2000億元。公司成立三年后在香港上市時,已經發展成為總資產3300億元的國際化公司,資產負債率由最高時的83%下降至目前的45%。

    這些成績的取得并不容易。佟吉祿說,對于中國鐵塔而言,無論是規模體量還是發展模式,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沒有成熟經驗可供借鑒,“可以說每走一步都要靠創新”。

    2019年6月,中國鐵塔成立鐵塔智聯和鐵塔能源兩個全資子公司,布局“一體兩翼”戰略,即以面向通信行業內的塔類與室內覆蓋業務為“一體”,基于核心資源的站址應用與信息服務、面向社會的能源服務為“兩翼”,面向全社會持續做大共享文章,努力實現自身持續發展。

    一體業務中,中國鐵塔在通信設施建設模式上進行了諸多創新,盡可能“多共享少新建”。為了充分用好現有通信鐵塔資源,能共享的就不新建,能共建的就不獨建,新建鐵塔共享率從成立初期的14%,大幅提升到了80%以上。他們還提出了變“社會塔”為“通信塔”的理念,基站建設中大量使用社會上的桿塔、燈桿、監控桿、電力塔、交通指示牌等社會資源。這樣,共享范圍更大了,網絡部署更快了,成本也更低了,客戶價值和公司價值同步提升。

    兩翼業務方面,首先,超200萬的鐵塔資源是中國鐵塔獨一無二、得天獨厚的優勢,如何進一步發揮價值,拓展業務增長空間?中國鐵塔利用無處不在的鐵塔資源和無處不在的互聯網,將“通信塔”升級為“數字塔”,向社會提供數據采集、中高點視頻監控等服務,發展形成了全國最大的鐵塔共享平臺和實用物聯網+互聯網平臺,為國家治理體系建設和數字經濟發展提供有力支撐。例如:與國家地震局合作,建設了地震烈度與預警監控系統;與國家林草局合作,開展森林草原防火監控;與農業農村部合作,沿長江建設漁政執法系統,服務長江十年禁漁;與水利部合作,開展河湖水利監控。統計顯示,目前中國鐵塔已經為30多個行業提供了基于鐵塔站址的信息化應用服務,進一步放大了鐵塔的共享效益。

    其次,中國鐵塔本身的基站電力保障能力是非常專業的,這個能力優勢如何面向社會開辟新的業務空間?2020年9月,順豐集團與中國鐵塔在能源服務、產業鏈物流等方面展開合作的新聞引起市場關注。背后的詳細信息為:中國鐵塔將根據現有的換電網絡為順豐超過55萬快遞員、同城配送騎手提供換電、充電服務,此舉是為了幫助順豐解決低速電動配送車輛充電不方便、不安全、效率低的問題。

    中國鐵塔為何能夠切入換電業務?佟吉祿告訴《中國企業家》,中國鐵塔是能源消耗大戶,210萬座鐵塔站址,一年用電量超300億度。為了保證24小時不斷電,這些基站都配置了蓄電池作為備用電源,有幾百億元的電池資產。這么多鐵塔站址、這么多動力電池,實際上形成了一個分布式的能源網絡,既可服務通信行業,也可面向社會共享。目前,中國鐵塔已經消化了相當于五六萬輛電動汽車的退役電池,在全國258個城市服務快遞、外賣騎手超40萬,每天智能換電超100萬次,成為全國規模最大的輕型電動車換電業務運營商。

    關于企業家精神,佟吉祿也有深刻體會。他認為,企業家首先要有戰略思維,認識和把握經濟規律和企業發展規律。鐵塔公司6年多來的發展,就是對鐵塔運行規律不斷深化認識的結果;其次要有國際視野。不僅要了解國內同行,還要了解國際同行,與國際一流企業對標。在中國鐵塔的改革發展過程中,他們實現了單站核算、互聯網化管理;三要承擔好社會責任,用企業好的發展成果回報黨和國家,回報社會。

    根據中國鐵塔財報,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來自于運營商以外的兩翼業務收入達39.39億元,同比增長89.4%,在增量收入中占比40%,逐漸成為拉動收入增長和公司價值提升的重要驅動力,未來值得期待。

    于靜 yujing@iceo.com.cn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