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一家破發跌跌不休,一家融資大幅縮水,生鮮賽道尷尬突圍

    2021-07-05 09:46 | 作者: 高歡歡,馬吉英,史小兵

    666fb18c2c6fa70ef32eb0a2ccc77a0d

    兩家生鮮領跑者幾乎同時上市,讓這一賽道的關注度空前高漲,但其虧損表現、巨頭侵入帶來的行業格局變化等,也讓其后上市時代的發展前景蒙上一層迷霧。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編輯|馬吉英

    頭圖攝影|史小兵

    生鮮賽道最近很不平靜。 

    繼每日優鮮搶先一步赴美IPO遭遇上市首日滑鐵盧之后,叮咚買菜上演股價大逆轉。 

    6月29日晚間,叮咚買菜按原計劃正式登陸紐交所。截至當日收盤,叮咚買菜IPO價為23.5美元/ADS,總市值為55.86億美元。 

    6月30日晚間,叮咚買菜開盤一小時內兩次觸發漲停。當日盤間,叮咚買菜股價一度暴漲94.6%,市值突破100億美元。截至收盤,叮咚買菜報38.3美元,漲幅高達62.8%,總市值約90億美元。其股價之所以波動較大,原因之一是流通股較少。

     截至7月2日收盤,叮咚買菜股價為28.81美元,總市值68億美元。

     而提前搶跑的“生鮮電商第一股”每日優鮮股價則連跌3天后開始有平穩跡象,市值一直在20億美元上下浮動。 

    兩家生鮮領跑者幾乎同時上市,讓這一賽道的關注度空前高漲,但其虧損表現、巨頭侵入帶來的行業格局變化等,也讓其后上市時代的發展前景蒙上一層迷霧。 

    尷尬上市

    在叮咚買菜股價飛漲時,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伙人張穎朋友圈評論稱,“好像美國有些投資人把叮咚買菜(DDL)的股票代碼當成滴滴(DIDI)的了。” 

    3d8cb28cb53dfadc44522073175aa465

    值得關注的是,叮咚買菜在上市前夜縮減了近七成發行規模,發行的ADS數量從原計劃的1400萬股削減至370.2萬股,同時將IPO價格定在指導區間的底部23.5美元。若以此計算,叮咚買菜最多融資9440萬美元,較之前計劃融資的最高3.57億美元下降73.6%。 

    盡管叮咚買菜創始人兼CEO梁昌霖強調自己并不清楚同行(每日優鮮)上市后的股市表現,但市場人士分析稱,做為”同一條船上的螞蚱”,叮咚買菜在上市前夕大幅縮減IPO融資額,是為了降低流動盤,讓上市時的股價不至于嚴重破發。

     叮咚買菜首席問題官俞樂同時表示,此次IPO受到友商莫名的攪擾。她還強調,上市之路充滿兇險,“迭代了82個財務模型的版本,4次遞交招股書,每次都是一通宵之后的生死時速,最后一次遞交的時間是北京時間凌晨5:25:20,距離規定遞交的時間期限不足20分鐘。” 

    此外,梁昌霖回應稱,這(募資規模大幅收縮)是一次主動行為,對叮咚買菜來說,目前公司現金流較充沛,從二級市場拿錢還不是那么迫切,當前市場時機不佳,因而縮減融資規模,并強調,“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錢”。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叮咚買菜賬面分別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44.14億元。 

    而叮咚買菜未來一年內是否要需要發新股或新債?梁昌霖表示“看情況”。 

    IPO前,叮咚買菜已累計完成10次融資,其中2018年融資次數高達5起,最近兩起2021年的融資總金額超10億美元。投資方包括軟銀集團、弘毅投資、今日資本、CMC資本、紅杉資本等,其中包括CMC資本在內的多家知名投資機構多次增資。 

    高榕資本合伙人韓銳透露,“在見到我們之前,叮咚買菜在6個月的時間里見了超過150家投資機構,一直沒有拿到錢。我們和老梁從首次見面到打款,只花了13天的時間。”韓銳強調,“老梁是一位退伍軍人,非常有韌性;在團隊轉型的時候,核心團隊沒有一個人離開,有著極強的凝聚力。這些特質,決定了非常適合做生鮮電商這樣一件極其復雜和苦的事情,商業模式和組織力非常匹配。” 

    今日資本創始合伙人徐新到IPO現場支持,并強調“做生鮮是一個非常辛苦的活,它需要一個執著的人,用聰明的辦法,把一個很笨的事情給干了,我覺得梁總(梁昌霖)和他的團隊就是這樣的人” 。 

    梁昌霖認為,叮咚買菜吸引頂級VC持續加碼的邏輯跟叮咚買菜的復購率頗為相似,“投資人繼續投我們,并不是錢給了你只能繼續投你,而是我們承諾的事情能實現,并比他們想的還要好,才有投資人的‘復購率’” 。 

    叮咚買菜上市后,梁昌霖持股比例為29.8%,為第一大股東,投票權82.2%;老虎環球基金持股5.6%,投票權1.4%;泛大西洋資本和軟銀各持股5.5%,各持有投票權1.4%;CMC Entities持股5.2%,投票權1.3%;今日資本持股5%,投票權1.3%。

    盈利難題 

    公開資料顯示,叮咚買菜創立于2017年5月,采取前置倉模式。但在最新的招股書中,叮咚買菜將自身的定位改成了“即時電商”,強調其29分鐘達的模式特點。 

    剛起步時,其前置倉僅有12個,僅限于上海。截至目前,叮咚買菜服務范圍從一線城市上海、北京、深圳、廣州、成都,到三線唐山、鎮江等30個城市,擁有超過1000個社區前置倉,其中5個城市的月度GMV達到并保持在1億元人民幣以上。 

    而每日優鮮成立于2014年11月,2015年首創生鮮領域的“前置倉”模式。截至2021年3月31日,每日優鮮在中國16個城市建立了631個前置倉,累計交易用戶超3100萬。 

    盡管2020年的疫情直接催生了叮咚買菜的高速增長,營收在2020全年翻了3倍,毛利率也有較大增長,但公司仍然虧損。

     招股書顯示,叮咚買菜2020年營收為113.36億元,上年同期為38.8億元,同比增長192%;凈虧損31.77億元,上年同期錄得凈虧損18.73億元;GMV為130.32億元,上年同期為47.097億元。 

    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三個月,公司營收為38.02億元,上年同期為26.04億元,同比增長46%;凈虧損13.85億元,上年同期錄得凈虧損2.45億元;GMV為43.04億元,上年同期為29.15億元。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0年及2021年Q1,叮咚買菜在銷售費用方面的支出分別為2.604億元、5.687億元以及3.183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7%、5%以及8.4%。 

    無論是每日優鮮還是叮咚買菜,以倉配成本為主的履約費用是費用主要部分。每日優鮮從2018年到2020年履約費用率從34.9%下降到25.7%,同期叮咚買菜的履約費用率從49.9%下降35.7%。 

    對此,梁昌霖透露,如果以客單價為分母計算,叮咚現在的履約費用在14%到15%之間,這一水平對社區店而言并不高,一些地段裝修較好的社區店甚至超過這一比例。 

    此外,梁昌霖還表示,叮咚目前處在盈虧平衡點上,目前暫未盈利的原因,一是毛利不能太高,二是營銷費用率還有下降空間。叮咚買菜當前主要投入目標有三個,一是擴張規模,包括擴張區域和深度;二是商品供應鏈的改造;三是技術投入。 

    他強調,目前叮咚賣菜的主要目標還是擴大規模,“該賺錢還是擴大規模?我覺得要服務更多人的話,必須要先在規模上擴張。離開規模談各種盈利,我覺得不是互聯網時代的商業邏輯”。 

    上市后,擺在在重自營、重倉配的叮咚買菜面前的,除了懸而未決的物流、履約成本、待驗證的前置倉模式等問題,還有生鮮電商的盈利難題。 

    圍獵之戰

    除叮咚買菜和每日優鮮主導的前置倉電商模式外,近兩年社區團購迅猛發展,并吸引坐擁眾多強大流量入口的阿里、拼多多、美團、滴滴等大型互聯網巨頭親自坐上牌桌。 

    相比前置倉模式1小時送達的模式,社區團購是一種“預售+次日達+自提”的新型零售模式。其中“便宜”是核心。 

    競爭在加劇。據多家媒體公開報道,今年3月,阿里還專門成立了MMC事業群加碼社區團購業務,依靠盒馬、高鑫零售以及其他合作伙伴的供應能力支持,甚至喊出了投入不設上限的口號。 

    京東在2020年底以7億美元投資了社區團購玩家之一興盛優選。而興盛優選的團購銷售額有一半來自低線城市和縣城。 

    拼多多與美團則是親自下場。去年美團在社區團購業務上投入約100億元,拼多多投入約60億元。今年,美團的投入力度或將達到200億,拼多多也會繼續加大投入力度。 

    針對社區團購帶來的競爭,梁昌霖在采訪時表示,中國是特別大的市場,生鮮可能是十幾萬億到二十萬億的市場規模,且還在增長,沒有一家企業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場景,大家的需求也是不一樣的”。 

    有證券從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這些生鮮電商們需要趕在巨頭的社區團購業務規模化之前火速上市,從公開市場募集到更多資金來應對即將發生的圍獵之戰。 

    對于叮咚買菜而言,雖然已經登陸資本市場,但在此次上市融資規模縮水之時,如何講好增長故事,尋求新的增長點? 

    招股書顯示,募得的資金50%用于提高現有市場的滲透率和新市場的拓展,30%投資于上游采購能力,10%用于投資技術和供應鏈系統。

     一個月前的6月1日,叮咚買菜正式推出“兒童食品專區”,并聯合國內外8家食品安全相關機構,制定自己的兒童食品標準。此前,其還陸續上線了快手菜和叮咚王牌菜等半成品食材品類。 

    “創業公司最大的動力就是競爭,要勇于參與競爭。過度競爭就會讓你失去競爭力。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滿足用戶的需求。”梁昌霖說。 

    梁昌霖的辦公室墻上有八個字,“癡迷用戶,惶者生存”。在6月29日晚的上市儀式現場,梁昌霖說自己最怕的就是失去用戶,“做好一萬件小事,和用戶在一起,才能不被用戶拋棄” 。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