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滴滴“悄悄”上市,市值680億美元,出行巨獸靠什么維持增長

    2021-07-02 10:09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鄧攀

    a09aa9577b6628a7c03cc3d847cffd92

    上市給滴滴帶來了更為便利的融資渠道,也帶來了資本公開市場的監督,如何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找到新增長點,是程維必須解決的難題。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頭圖攝影|鄧攀

    沒有敲鐘,沒有慶祝儀式,成立9年的滴滴低調上市。

    北京時間7月1日凌晨,滴滴正式登陸紐交所開始交易,發行價為14美元,位于13~14美元的發行區間價格上限。開盤價18美元,較發行價上漲28.5%,市值一度超過800億美元。

    截至收盤,滴滴股價上漲1.43%,報14.2美元,市值680億美元。

    此次滴滴發行3.17億股ADS,比原計劃的2.88億股多10%。以14美元的發行價計算,滴滴此次至少募資44億美元。此前有接近滴滴知情人士透露,自遞交招股書以來,滴滴已獲得10倍超額認購,即獲得超過400億美元訂單,提前超額完成原計劃40億美元的募資目標。

    滴滴創始人、董事長兼CEO程維出生在江西上饒,因高考漏答數學最后一頁題,被調劑到北京化工大學念行政管理專業。畢業后賣保險、足療店打工,前前后后換了七八個工作后,進入阿里巴巴,六年后當上阿里巴巴B2B部門最年輕的區域經理。

    滴滴的故事從2012年的冬夜開始。那天程維裹著夾克,在北京的大雪中等出租車。在他身后正在挨凍的人們排著長長的隊伍。但程維并不沮喪,因為滴滴APP上線了,目標就是減輕人們打車難的痛苦。

    這一年,柳青帶著三個孩子從香港搬回北京。2015年滴滴與快的的合并談判中,還在高盛的柳青了解到滴滴和程維,最終決定加入滴滴。

    2016年與優步中國的合并,確立了滴滴在網約車市場的頭部位置。“網約車競爭在2016年就結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點是修煉內功,2018年我們會全面出擊。”在程維計劃中本應是全面出擊的2018年,發生了兩起順風車安全事件。國際化本來是那一年的重要目標,但在那之后,一切都讓位給安全。

    經過2019年的低谷,2020年滴滴重新將增長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國際化等業務再次提速,自動駕駛加快落地,并新拓展貨運、社區團購等業務。

    新業務也意味著更多的投入。和Uber等出行公司一樣,滴滴也沒能實現盈利。今年一季度滴滴實現8.37億美元凈利潤,但這與拆分橙心優選后從中確認14億美元的收益有關。做為滴滴的現金牛,國內出行業務實現了盈利,但扣除給司機和乘客的補貼后,利潤率僅為3.1%,且在監管和輿論壓力下,該利潤率也很難進一步提高。

    上市給滴滴帶來了更為便利的融資渠道,也帶來了資本公開市場的監督,如何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找到新增長點,是程維必須解決的難題。

    出行市場的增長空間

    滴滴需要新的增長點。

    從市值上看,新增長能帶來更大的想象空間,對比Uber的數據尤為明顯。

    截至6月30日,Uber市值為938億美元。而Uber的總營收、活躍用戶數低于滴滴,虧損也超過滴滴。2020年Uber營收111.39億美元,調整后凈虧損25.28億美元。2020年滴滴營收220億美元,調整后凈虧損16.42億美元。2021年一季度,Uber月活躍用戶數為9800萬人。滴滴國內月活躍用戶數有1.56億人。

    但與Uber相比,滴滴的收入構成過于單一,中國出行業務業務營收占總其營收超過90%。Uber營收結構更為多元,在去年疫情中,已試水幾年的外賣業務崛起。2021年一季度外賣收入超過打車業務,占比60%,成為新的增長引擎,貨運業務也增長顯著。

    從組織發展上看,滴滴也需要新的增長與業務去激發組織活力。

    在2020年10月花小豬的發布會上,柳青稱成立花小豬的一個原因,就是想“通過創辦一個新的品牌,讓大家感覺到始終創業的激情和熱情”。一位從出行相關業務轉崗至橙心優選的滴滴員工則向《中國企業家》感慨,雖然從過去的幾乎不加班變成了現在的996,但也接觸到很多新業務,而不是一直在“維護老系統”。

    因此,滴滴按下增長加速鍵。2020年4月16日,程維在公司戰略會上公布了未來3年的戰略目標,提出“0188”計劃,計劃到2023年年底實現每天服務1億單。據《中國企業家》了解,按照當時的規劃,其中5000萬單由國內四輪車業務承載,兩輪車和國際業務分別完成4000萬單和1000萬單。

    今年是“0188”推出后的第二年。據招股書,2021年一季度國內四輪車業務日均單量為2500萬單,國際業務日均單量為460萬單,均完成約一半任務。

    截至2020年底,兩輪業務青桔單車已投放520萬輛單車和200萬輛電單車,2020年營收為5億美元,約為2019年的兩倍。

    對于國內四輪和兩輪業務的增長空間,一位出行行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天氣好的時候,美團、滴滴、哈啰三家共享單車和電單車每天加起來有六七千萬單,市場已經很難再有太大增長空間。而且運營能力和硬件制造能力的迭代是一個稍顯緩慢的過程。”該人士同時指出,網約車的用戶數也已經十分龐大,但在提高運營效率方面還有很大空間,比如降低司機培訓等方面的成本。

    在海外,滴滴仍有較大增長空間。對比Uber的數據,2020年一季度Uber在美國市場的收入占其總營收為58%,其中包括網約車、貨運和外賣三大業務。而滴滴在中國的移動出行業務就貢獻了總營收的90%。規模上看,滴滴海外業務增長較快。2021年一季度滴滴海外日均單量為460萬單,從2019年起年增長率達到58.9%。從利潤上看,因未實現規模效應等問題,還沒有實現盈利。

    滴滴國際化的最新消息是今年4月在南非開城,首次進入非洲市場。目前滴滴國際化的主戰場在拉美,同時進入日本、俄羅斯、澳大利亞等15個國家。滴滴早在2018年就希望通過借助國際化實現“跳躍”,但此后發生的安全事件,讓國際化進程一度按下暫停鍵。2020年國際化再次提速,時任滴滴出行國際事業部首席運營官仇廣宇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已著手開拓歐洲、中東、非洲等新市場,同時也將收購支付公司。

    全球各網約車玩家相互持股的狀況讓全球市場錯綜復雜。Uber是滴滴在海外的頭號對手,2016年其中國業務與滴滴合并,目前持有滴滴12.8%的股份。滴滴則在2020年出售了所持Uber的股份,獲得了4億美元的收益。而滴滴的第一大機構股東軟銀也是Uber大股東,今年1月出售部分Uber股份后,仍持有Uber約9.8%的股份。

    “這種(相互持股的)狀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無序競爭,相當于大家都有底線思維。”一位投資人認為。

    滴滴在拉美市場份額較大,與Uber短兵相接,但在其他地區,滴滴還要需要更多時間和精力跑馬圈地。在歐洲,滴滴目前只進入了俄羅斯,其競爭對手是俄羅斯當地公司Yandex與Uber的合資公司Yandex. Taxi。在歐洲其他國家,例如在法國,Uber業務增長迅速。2021年一季度Uber在法國的營收占其總營收比例為13.5%,去年同期僅有4.1%。而在東南亞,滴滴投資了當地的Grab,承諾網約車業務不會進入該市場。在Uber大本營美國,滴滴通過投資Lyft參與到與Uber的競爭中。

    程維的眼前、詩與遠方

    為了拓展更多高頻業務,滴滴在去年進軍同城貨運和社區團購業務,這也是擺在程維眼前的新增長點。

    滴滴貨運在今年4月新開北京等14個城市后,開城數量達到19城,涵蓋長三角、川渝地區和北京。

    一位貨運行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滴滴貨運進入一座城市后,會先采用補貼策略,因此初期上量較快。但貨運涉及車型、服務類型更多樣,這方面滴滴還需要積累。另外,社區團購的盛行可以看作是同城貨運業務的新增長點,滴滴貨運的一個優勢是可以配合橙心優選,為其提供貨運服務,其開城步伐也在配合橙心優選,接下來可能進入華南地區。但同時,兩個業務的協同也有一定挑戰,因為同城貨運司機多為零散接單模式,而社區團購多是固定地點、固定時間,對司機提出更多履約要求。

    社區團購則是另一個競爭更激烈的戰場,巨頭悉數入局。在市場監管總局著手規范該行業秩序后,巨頭間的戰爭潛入了水下,無序擴張戛然而止。

    智能電動車和自動駕駛看起來更像是程維的“詩與遠方”,短期內難以實現收益,但又是未來出行的方向。

    程維曾在接受《財經》采訪時提到,希望推動共享新能源汽車和配套的服務體系,以及實現智慧交通和無人駕駛,再加上國際化,這是滴滴的戰略。“從這個戰略來看,滴滴僅走了1%。”程維說。

    2020年11月滴滴和比亞迪的定制網約車D1發布時,程維和柳青少見地同時為其站臺,上一次倆人同時出現在發布會上還是2019年的順風車媒體開放日。程維激情澎湃地從汽車變革談到城市發展,介紹D1的意義:汽車產業正在朝共享智能化的方向發展,中國將可能是這次變革的中心。

    根據招股書,D1目前已經有1000輛,而滴滴將推出更多型號的電動車。在之后的定制網約車中,滴滴是否會以更深入的方式參與,而不僅僅是共同設計,以及向車企采購?滴滴同時有運營能力和需求,這也讓滴滴造車的傳聞一度甚囂塵上。

    而在未來,自動駕駛將是更關鍵的能力。

    “出行的終局一定是自動駕駛,現在滴滴、百度阿波羅都想往這條路走。”一位投資人曾向《中國企業家》表示,“互聯網都在造車,未來自動駕駛普及,滴滴們還有什么太大優勢?布局robotaxi也是不得不做的一個選擇。”

    但自動駕駛投入大,戰線長,上市后滴滴是否會因為財務壓力減少在這方面的投入?Uber就在2020年年底將其自動駕駛部門ATG出售給自動駕駛公司Aurora。Lyft則在今年4月將自動駕駛業務出售給豐田。

    今年4月,滴滴自動駕駛公司COO孟醒在媒體溝通會上告訴《中國企業家》,“無論資本市場好壞,滴滴都會把自動駕駛推進下去,眼下的重點是解決好技術、安全和可靠性問題。”而在真正商業化落地之前,滴滴還有三個挑戰,一是硬件成本快速下降;二是做出新的適合robotaxi所使用的車輛;三是政策體系的開放。

    增長與盈利始終是企業面臨的難題。上市后,滴滴是否會受到來自資本市場的壓力,克制對新業務的投入?目前滴滴控制成本的方法是成立子公司單獨融資。

    其中,自動駕駛子公司估值最高,最新估值是34億美元,滴滴持有其70.4%的股份。這一估值是在滴滴自動駕駛A輪融資后的估值,軟銀等機構共投資5.25億美元。而近期,滴滴自動駕駛還被曝出完成一筆3億美元的融資,其中廣汽集團投資2億美元,估值或超過50億美元。

    青桔單車業務最為成熟,在子公司中滴滴持股比例最高。其最新估值是19億美元,滴滴持有88.3%的股份。

    滴滴貨運最新估值是28億美元,滴滴持有其57.6%的股份。

    在與出行主業看起來關系較遠的社區團購橙心優選中,滴滴持有股份占比最低,其最新估值是18億美元,滴滴持有32.8%的股份。且出于財務考慮,2021年3月30日起滴滴不再將起團購業務橙心優選計入報表。

    在滴滴所有業務中,國內四輪、兩輪和國際化業務按照其三年規劃,單量還有約一倍的增長空間。貨運、社區團購業務是在滴滴圍繞出行主業試水的新業務,希望帶來更多高頻交易。智能電動車和自動駕駛則是出行的未來,是短期難以看到結果卻長期有價值的業務。

    布局不同業務的滴滴迎來了更多競爭對手,如何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尋求更快增長,也是滴滴上市后的挑戰。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