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年輕人的奮斗不應是996|觀察家

    2021-06-29 11:52 | 作者: 萬建民

    006cd682d56e067d6fecade552f93530

    每一代人都被上一代人所不滿,最后還是接了上一代的班。所以要相信年輕人,相信時間。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萬建民

    996曾經是互聯網大廠的“標配”,不過人們對996的爭議越來越大,風向似乎開始悄悄地發生變化。

    6月24日,快手宣布從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員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關規定向員工支付加班工資。也就說,此前快手一直實行的是“大小周”制度——“大周”工作5天,“小周”工作6天。同樣,騰訊光子工作室試點“強制6點下班”的消息,也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在字節跳動,“大小周”也是一項從創業初期沿襲至今的制度。前不久新任CEO梁汝波公布的數據讓人大跌眼鏡:根據公司內部的全員調研,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目前,關于是否取消“大小周”,字節跳動暫時沒有動作。

    成功和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沒人會反駁這個觀點。每一個人都渴望成功和幸福,但對什么是成功和幸福、該如何奮斗,不同代際、不同背景的人們,大抵會有不同的理解。從小忍饑挨餓、從那個物質極度匱乏年代過來的上一代企業家,和從小生長于富足環境的年輕人,很難站在同一個標尺上討論這個問題。

    上一代成功的企業家無不經歷過創業的艱辛。像“白天當老板,晚上睡地板”的溫州人,挑著貨郎擔“雞毛換糖”走天下的義烏人……每位企業家的創業史,都是一部艱苦卓絕的奮斗史。改革開放40余年一路奔涌的大江大河,所遭遇的驚濤駭浪、艱難險阻,遠不是一個996的壓力所能比的。上一代企業家有強烈的改變現狀、擺脫貧困的愿望,在他們很多人眼里,工作就是生活的全部,人生所有的樂趣都來自于解決工作中的各種難題。

    任正非最近和員工座談,談到如何面對困難時,建議大家看一看《覺醒年代》。他說,人類社會沒有哪一步前進是容易的,百年來我們走過了多少曲折?“有困難,我們做得了,別人做不了,才說明我們的價值。”

    但現在的年輕人似乎不大愿意接受這種觀點。奮斗仍然是這一代年輕人的底色但他們希望工作和生活能夠平衡,在工作之外還要有更豐富的生活。他們抗拒把工作當作生活的全部,抗拒996式簡單重復勞動,而追求更多人之為“人”的生活方式。這是時代的進步,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我們理應支持并且相信:年輕人的奮斗不應是996,他們有自己的幸福追求,對于自己所熱愛的,也會有自己的奮斗方式。

    錢理群教授曾經有一個有趣的觀察:每一代人都被上一代人所不滿,最后還是接了上一代的班,完成了歷史賦予的使命,以致有資格再來批評下一代人。他由此得出一個結論:為下一代人,特別是年輕人擔憂,實在是杞人之憂。每代人都會有他們自己的問題,但最終都得靠他們自己來解決問題。

    的確,80后作為第一代獨生子女,曾經被批評是“垮掉的一代”、“以自我為中心”、“責任感不強”,90后、95后也曾遭遇“沉迷網絡”、“崩潰的一代”等批評。但當年汶川地震大批80后沖到災區做志愿者,讓人刮目相看。如今,這些80后已成社會中堅。同樣,此次抗疫中沖在最前線的,很大一部分是90后、95后。這批Z世代作為“互聯網原住民”,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優勢無人能比。這些都是批評者沒有預見的。所以,我們要相信年輕人,相信時間。

    換一個角度看,每一代人都要面對自己的時代難題,每一代人也都會找到自己解決時代難題的方法。比如網上曾經調侃80后是“最慘的一代”:小時候是第一代獨生子女,上大學趕上不包分配,工作了趕上高房價,接下去還要面對老齡社會承擔起沉重的養老壓力。但60后、70后在成長過程中所身處的社會條件,又何嘗好過80后?

    上一代人認為996是一種奮斗,而這一代年輕人抗拒996。對企業家而言,更應該相信年輕人,理解和尊重他們的選擇,因為只有年輕人代表未來。大部分年輕人選擇抗拒996,企業就應該學著主動適應和改變,大企業尤其有責任去改變這種現狀。年輕人不應該困在996里,他們應該追尋著自己的熱愛去創造未來。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