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上市首日暴跌,市值一夜蒸發60億,每日優鮮如何講好新故事

    2021-06-28 13:22 | 作者: 高歡歡,馬吉英,鄧攀

    ac6dd761374104d9fbe3847cbb8e0b0f

    新戰略定位下,每日優鮮不只是前置倉零售,還將采用數據化手段改造傳統菜場,而零售云則試圖承接傳統商超數字化升級需求。不過,資本市場對這個新故事似乎還心存疑慮。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編輯|馬吉英

    攝影|鄧攀

    初戰不利,每日優鮮赴美上市首日即暴跌。

    6月25日,“社區零售數字化第一股”每日優鮮正式登陸納斯達克。以13美元的發行價計算,每日優鮮市值為32億美元(約207億元人民幣),但上市首日,每日優鮮開盤即破發。截至當日收盤,每日優鮮股價下跌25.69%,市值為22.74億美元(約147億元人民幣)。

    這也意味著,每日優鮮上市當日市值蒸發60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標普500指數創歷史新高,并錄得2月以來的最大周漲幅,熱門中概股周五收盤多數走高。

    此前,兩大生鮮電商頭部企業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同一日(6月9日)遞交招股書,同一日(6月22日)更新招股書,爭搶“生鮮第一股”意圖明顯。爭奪背后,是兩家企業同處競爭激烈的生鮮電商賽道的焦灼。最終每日優鮮選擇搶先一步,卻成為“社區零售數字化第一股”。

    當日,每日優鮮宣布以13美元/ADS的定價開盤,位于此前公布的招股區間下限,募資2.7億美元。而據知情人士6月早些時候披露,每日優鮮原本計劃融資至少5億美元,至多可能達到10億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每日優鮮成立于2014年11月,2015年首創生鮮領域的“前置倉”模式。每日優鮮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徐正從小被稱為是“別人家的孩子”,15歲考上了中科大少年班;28歲成為聯想集團IT企業最年輕的部門總經理;在聯想旗下佳沃集團負責水果事業部時看到生鮮賽道機會,33歲投入創業熱潮。

    根據公開信息,從遞交招股書到上市,每日優鮮只用了16天時間。有參與打新的投資人告訴《中國企業家》,“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原本計劃同時上市,但前者突然搶跑,而首日破發造成的結果是,可能會影響其他中簽投資者的信心,影響市場對同賽道的叮咚買菜的市值判斷,進而影響其上市表現。”

    中國商業聯合會專家委員會委員賴陽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投資者感知到風險以后,對生鮮電商企業的信心會有波動,但這些都是短期影響。上市后還要看其優化供應鏈、提升運營效率、降低損耗率等方面持續投入,真正實現持續的自我造血能力。

    而對于每日優鮮為什么不是生鮮第一股,賴陽認為,資本市場炒作概念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最終還是要回歸商業本質,比如盈利能力、發展預期等。

    6月26日,據棱鏡報道,徐正認為,“長期來看,每日優鮮的護城河來自于三方面,模式創新、技術創新和供應鏈。”

    c6dec7a19211f4e58be9c3e9f5dcacab

    徐正表示,上市不是一個終點。

    內憂:3年虧損74億元

    根據招股書,每日優鮮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營收分別為35.47億元、60.01億元和61.3億元,2021年第一季度營收為15.3億元。

    營收數據的上升或與疫情催化有直接關系。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生鮮電商行業成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由于許多菜場被迫關閉,以及消費者視菜場為畏途,生鮮食品線上銷售迅速增長。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各大生鮮電商在2020年交易規模實現快速增長,預計2021年交易規模將達到3117.4億元,相比2019年同比增長62.86%,相比2020年同比增長18.15%。每日優鮮CFO王珺在接受采訪時也曾提到,“疫情讓生鮮線上滲透率加速推進了兩年。”

    此外,IPO前,每日優鮮累計獲得10輪融資,其中有9輪披露金額,累計高達107億元,投資方有騰訊投資、中金投資、工銀國際、青島國信等。其中,騰訊曾五次參與投資,上市前持股比例達7.9%。

    但另一方面,每日優鮮仍處于巨額虧損狀態。根據公司公布的財報,每日優鮮已經連續9個季度虧損。

    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GAAP)計量,每日優鮮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凈虧損分別為22.32億元、29.09億元和16.49億元。此外,2021年一季度凈虧損6.1億元。

    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計量,每日優鮮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凈虧損為22.16億元、27.77億元和15.9億元,2021年一季度凈虧損為5.98億元。

    從支出結構看,每日優鮮的總成本和運營費用以收入成本、履約費用、銷售和營銷費用、行政費用和技術費用為主。以2020年支出為例,2020年每日優鮮總支出為77.7億元,其中收入成本為49.4億元,占總支出的63.6%;履約費用為15.8億元,占總支出的20.3%;銷售費用為5.9億元,占總支出的7.6%;行政開支和技術費用各占總支出的3.8%和4.7%。

    從業務架構看,每日優鮮以前置倉即時零售業務為主,同時在2020年下半年推出了智慧菜場業務,在今年推出了零售云業務。

    疫情對生鮮行業來說是利好,但對重資產的前置倉模式來說也是大考。2020年,每日優鮮經歷了一輪大規模關倉。此前據媒體2019年報道,每日優鮮在全國范圍內前置倉數量已經超過1500個;而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其前置倉僅有631個。

    所謂前置倉是將倉庫設在離消費者最近的地方,以便在消費者下單后實現“即時達”。雖然前置倉模式優勢在于便捷,能夠實現快速送達商品,但是在成本上一直存在爭議。

    盒馬CEO侯毅曾公開表示,前置倉模式不成立,是做給VC看的模式。他認為,從生意模式本身來講,前置倉是個偽命題,不可能盈利。但是它的流量是有價值的,前置倉最好的出路是賣給渴望流量的公司。

    此外,履約成本一直是影響前置倉模式盈利的主要阻礙,2020年,每日優鮮履約費用率為25.7%。“前置倉模式門檻低,但獲客成本、履約成本高,所以很難真正形成盈利,積極上市的背后就是急需輸血穩定市場份額,也說明整個商業模式目前面臨考驗且沒有得到充分認可。”新零售行業專家鮑躍忠接受采訪時表示。

    外患:賽道擁擠

    從行業競爭看,互聯網巨頭對生鮮賽道虎視眈眈。

    今年3月,阿里巴巴成立MMC事業群,以“社區商業平臺”的形式出現。京東在2020年底以7億美元投資了社區團購的第一陣營興盛優選。拼多多與美團則是自己親自下場。

    美團、拼多多、滴滴等相繼推出美團優選、多多買菜、橙心優選;經營模式上,十薈團、興盛優選推出了社區團購模式,美團、餓了么推出平臺到家模式,此外,物美科技等轉型的傳統超市玩家也不可小覷。

    一位投資人曾表示,“社區團購是一場互聯網巨頭們都不能輸的賽道。”

    這也意味著,巨頭之間在社區團購領域的戰爭,讓叮咚買菜和每日優鮮這類創業公司更迫切地需要更多的資金攻城略地,以鞏固市場。

    而上市就是擺在他們面前的最優選。

    作為前置倉模式的頭部企業,每日優鮮上市首日便破發,接下來要看叮咚買菜的市場表現——后者可以直接說明,投資者到底是不看好前置倉模式,還是不看好每日優鮮這家公司。

    徐正在IPO當晚表示,上市不是一個終點,而是發展中的一個新的起點。

    根據招股書顯示,每日優鮮正采用“(前置倉即時零售+智慧菜場)×零售云”的全新戰略。新戰略定位下,每日優鮮不只是前置倉零售,還將采用數據化手段改造傳統菜場,而零售云則試圖承接傳統商超數字化升級需求。

    不過,看起來資本市場對每日優鮮的這個新故事還心存疑慮,徐正需要盡快用業績來證明新故事的商業價值。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