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任正非:沒有錯誤的人是瓷器,一砸就碎;丁磊:我選人就看三點;馬明哲:我提心吊膽,未來是贏家通吃

    2021-06-28 10:18 | 作者: 郭立琦,胡楠楠

    38fcb147193eb5a1488e6e18eaf7a258


    編輯|郭立琦  胡楠楠

    頭圖插畫|肖麗


    企業家洞見

    《企業家洞見》是《中國企業家》每周日固定推出的欄目,為您掃描國內外優秀企業家最前沿的商業洞見。

    本期內容,首先要隆重推薦任正非先生的最新發聲,他在與金牌員工的座談中談及內卷、美國打壓、人生目標,還順帶推薦了一部電視劇《覺醒年代》。他還特別強調:不能因美國打壓我們,就不認為它是老師,不向美國學習,這樣會走向自閉。此外,馬明哲先生刊發署名文章分享對數字化時代的思考,他認為數字化時代的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贏家將通吃,“我時常坐在辦公室都感到誠惶誠恐、提心吊膽,擔心一不留神就落后于人,不知不覺就被數字化時代所淘汰”。丁磊在直播間說的一句“大多數中國學生不具備獨立思考能力”,讓自己登上熱搜,觀點對錯暫且不論,但他關于選人的標準、年輕人專業選擇以及價值取向的建議還是值得思考。


    任正非:華為依然要向美國學習,《覺醒年代》一定要看 

    69232a0457f40fcf2b4a89b534c7ccc6

    來源:受訪者

    6月26日,華為心聲社區公開《任總與2020年金牌員工代表座談會上的講話》,講話時間為5月8日。任正非在講話中談及內卷、美國打壓、人生目標,還順帶推薦了一部電視劇《覺醒年代》。 任正非說,在探索人類歷史的過程中,我們會發現每個人都會犯錯誤,沒有錯誤、完全純潔的人其實就是“瓷器”,一砸就碎,人往往是在與錯誤斗爭的過程中不斷前進。

    任正非認為,人生應該是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前進的,不要好高騖遠,別給自己設定過高的目標,可能努力也達不到,一生都會失敗。《鈴兒響叮當》的詞曲作者皮爾彭特,他一生給自己訂立的目標都太高,奮斗一生都沒有實現,87歲還一事無成。后來出去過圣誕節,坐在雪橇上隨口哼了一首歌,卻成為膾炙人口的歌曲。所以,大家不要認為自己是接班人,從而背上一個沉重的包袱。放下金牌的包袱,只管努力前進,很多東西就是自然而然的事。

    以下是任正非和金牌員工座談時的交流精選: 

    提問:我是一名職場老兵,但也是一位華為新人。我加入華為兩年時間,是在“5·16”前兩個月加入的,在危急時刻加入公司奮斗,我覺得非常榮幸。

    任正非:我要祝賀你,才入職兩年時間就獲得了金牌獎,真了不起!

    你們最主要是將外部經驗帶入華為,對“游擊隊”進行整改,讓我們逐步轉為“正規軍”。因為華為公司這30多年是在摸著石頭過河,建立了自己的體系。雖然我們在向“貓”學習,但其實學得還不像,至少我們還不會“上樹”,現在你們帶來了職業經驗,就要教我們“老虎”怎么上樹。這樣三五年以后,我們渡過困難時期,才有更強大的戰略地位。

    華為像蛭形輪蟲一樣是單基因文化,需要多基因的沖突、多基因的融合產生突變。這些突變有利于潛力的爆發。

    提問:我來自制造部,是做精密光器件的員工。“5·16”以后,我們器件這塊也在快速發展,任總用“漿糊”這個大智慧把員工粘接在一起,我們則是用膠水把一個個小透鏡粘好,當然我們的要求是納米級、微米級的,希望任總能來現場給我們更多指導。

    任正非:技術領域分為科學、技術和工程。科學只能被發現,因為它是客觀規律,不是可以創造的;技術是創新,汽車就是一個技術,但是可以有多種汽車;工程是追求精益求精的領域。這三者不要混淆,三種不同的路線,三種不同的考核方法。

    科學,不要怕犯錯誤。我曾和大學座談時講過:“科學史上,有一種生存了八千萬年的蛭形輪蟲,經歷了地球上多少災難,它還活著,為什么?比利時一位女科學家發現它是單性繁殖。兩性繁殖,兩條基因鏈的結合會產生突變,會有優秀的一代產生。”回顧五千年歷史,皇帝身邊能當宰相的一定都是優秀的人,但是宰相一犯錯,往往就會被滅九族,血脈不留,其實就是把這條基因給斷了。但是如今改革開放,發現冒出很多新的事物,這就是引入多種文化沖突,兩條基因融合產生的突變,產生的優秀結果。為什么蛭形輪蟲的單基因鏈能存活八千萬年?科學家發現蛭形輪蟲的基因鏈會斷裂,又會重新整合,這不就是兩條基因融合產生突變,在優選嗎?所以它們經歷八千萬年,經歷多少災難,還是存活了下來。華為文化就是一條單基因鏈,必須有沖突來促變,心聲社區、遍地的咖啡館、AT的任職年限、專家委員會的任期制、董事會/監事會的任期制……都是改變單基因遺傳,防止熵增、沉淀、內卷化。

    工程領域要精益求精,這不叫內卷,內卷是發生在不應該進行精益求精的地方。科學是犯大量錯誤以后才能有所發現,技術創新也是會有大量失敗,但是工程呢,比如一座大橋的建設不是可以隨便創新的,那樣大橋可能就容易垮塌,大橋的工程方案是經過了千百次論證,才敢用這個公式來設計大橋。所以,你們做光相關的器件,也要走這個路線,扎扎實實,精益求精。

    提問:由于美國制裁,我們的業務非常困難,未來我們是不是要堅定國產化的方向往下走?

    任正非:中國是不是全球的一部分?是。所以,我們堅持全球化也就包含了國產化,我們不可能走向封閉,必須走向開放。我們仍然要堅持向美國學習,它百年積累,靈活的機制,在科學、技術上還是比我們強很多。我經常在網上看到網民問,陳平講的美國和任正非講的美國,是同一個美國嗎?陳平講的是社會問題,我講的是科學、教育和技術問題,角度不一樣,說的是同一個美國。社會問題太復雜,讓政治家們去解釋;科學是真理,只有一個答案,科教是比較單純的,這方面美國是強大的,它百年的基礎是比較牢實的。我們不能因美國打壓我們,就不認為它是老師,不向美國學習,這樣會走向自閉。

    提問:我們5G ToB已經進入不少行業,但目前在整個行業咨詢和頂層設計上,我們缺乏這方面的能力。煤礦行業已經成立了軍團,在其他行業,我們是怎么考慮的?

    任正非:任何一個新技術的成長都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過程,5G也不是萬能的,發展也需要一個過程。從信息產業來看,每一個新技術的出現大概需要10年左右才能發育成熟,這已經比工業革命時期的速度快很多了,比如火車的發明到火車的規模化使用,就經歷了幾十年的時間。工業革命60年一個臺階,信息革命基本是10年一個臺階,我們現在剛剛進入這個市場,它的應用價值還有待于未來的體現,短時間還沒有那么快能體現出它的價值。

    提問:現在國際環境變化很大,我們與國外供應商接觸有很大阻礙,并且越來越難了,您有什么建議?

    任正非:首先要好好合作,誠心誠意與別人合作。工作本來就很難,沒有困難,憑什么你們要拿這么高的工資?有困難,就說明我們做得了,別人做不了,說明了我們的價值。

    人類社會沒有哪一步的前進是容易的。我建議大家看一看《覺醒年代》,在共產黨成立初期,李大釗、陳獨秀為了推動革命,脫下長衫,走入工農,到工廠去教工人們識字,提高大家的文化水平,傳播革命道理。百年來我們走過了多少曲折。這么重要的電視劇,大家一定要看。

    (來源:心聲社區)


    馬明哲:數字化時代將贏家通吃,我坐在辦公室提心吊膽

    4ecf72bf6201eac1e1556f4d68cfc529

    來源:受訪者 

    近日,中國平安董事長馬明哲發表署名文章,闡述了自己對數字化的長期思考。在他看來,數字化是21世紀推動人類社會進步、提升生產力的基礎工程。數字化不僅是一種技術革命,更是一種認知革命,是人類思維方式與行為模式的革命。 馬明哲說,數字化時代的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贏家將通吃。“我時常坐在辦公室都感到誠惶誠恐、提心吊膽,擔心一不留神就落后于人,不知不覺就被數字化時代所淘汰。” 

    以下為馬明哲署名文章摘編: 

    一、數字化的新定義

    我給數字化的新定義:“數字化是21世紀推動人類社會進步、提升生產力的基礎工程,是人類跨越式提升認識水平和能力的革命性進步。”數字化不僅僅是一種技術革命,更是一種認知革命,是人類思維方式與行為模式的革命。

    科技的進步,賦予了數字化三大顛覆性特征:

    一是顛覆性的計算能力。得益于硬件的進步,機器的計算能力超越人類百億倍,傳統海量數據、非結構化數據難以處理等問題將得以解決,人類可以對復雜事物進行更全面、更深入、更觸及本質的認識。

    二是顛覆性的認識方法。傳統認識方法以數學、統計學為基礎,通過較簡單的計算與描述,作為人類決策的參考。而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技術的成熟,顛覆了認識方法,讓機器在很多領域的認識能力超過人類,可以取代人類完成認識與實踐,就像L4、L5級別的自動駕駛不需要人類時刻手握方向盤一樣。

    三是顛覆性的數據基礎。通過大數據技術,數據的“廣度、寬度、深度”正呈幾何式的增長。“廣度”是指以標簽化描述數據更多的特征;“寬度”是指數據類型除了量化數據,還包括了非結構化的圖片、視頻、文字等;“深度”是指通過知識圖譜,形成了數據關系的認識網絡。

    二、數字化對人類社會的價值與貢獻

    1.提升人類歷史的客觀性、完整性、連續性

    人類現有的歷史是孤立且碎片的。數字化讓一切人類活動得以記錄,沒有取舍、沒有遺忘、沒有“偏見”,人類歷史將實現真正的“客觀化”“完整化”“連續化”。

    2.發現萬事萬物之間原本難以洞察的復雜關聯

    通過知識圖譜、復雜神經網絡的分析,數字化改變了傳統的因果精確性。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傳統的機械單一的因果邏輯不復存在,而是以一種新型“因果關系”呈現:即一因多果、多因一果或多因多果。其實,多因多果并非數字化時代才有,但數字化為人類認識多因多果提供了條件和方法。

    3.覺察客觀世界與人類活動的發展規律

    古人認識到了規律的存在,但難以從復雜的世界中歸納出規律。通過數字化,我們可以認識人類思維與實踐活動的根源,用機器學習技術計算出客觀世界與人類活動的發展規律,預測未來趨勢。

    4. 提升認識對實踐的指導作用

    認識過程不是一次完成的,而是一個多次反復、無限深化的過程。人類的壽命、腦力、記憶力有限,無法完成對復雜世界的充分認識,以個人經驗對實踐的指導難免片面、不足。通過數字化,人類在機器學習技術的輔助下,可以做出更科學合理的決策來指導實踐。

    三、數字化對企業的價值與意義

    1.聰明經營

    “先知、先覺、先行”的經營決策。通過大數據分析,總結行業發展規律,找到相比競爭對手的差異,識別市場機遇與挑戰,從而在紛繁復雜的環境中看清本質,提前做出正確決策。

    2.提升管理

    提升內部管理與運轉效率。通過數字化精簡優化流程,用機器取代人工環節,或通過機器輔助人工降低流程耗時。

    3.防范風險

    “預測,預警,預防”的風險防控。通過對風險數據分析的前移,從財務數據,到業務數據,再到行為數據,憑借人工智能的精準監測與分析,從行為源頭上預防風險。

    4.優化服務

    金融業無需通過實物進行客戶服務,相對其他實體行業,更適合用數字化提升服務,優化客戶體驗。

    5.降低成本

    機器取代人工,降低人力成本。將簡單重復的勞動力密集型工作,用人工智能替代。

    (來源:馬明哲署名文章《數字化之我見》)


    丁磊:我選人就看三點,絕大多數大學生不具備 

    近日,丁磊在直播中分享了他對于教育與選人的思考。談到“躺平”,他認為“創造財富的能力更重要。給我100個億,我也不會躺平”。此外,丁磊選人看三點:獨立思考、邏輯能力和是否熱愛,他認為現在絕大多數的大學畢業生不具備這幾點能力。 

    2296818d694819ce76100908ed163c36

    來源:受訪者

    以下是丁磊分享精華摘編: 

    許多孩子現在無法判斷專業未來十年二十年的路徑,就孩子未來的專業選擇上,父母要去引導孩子。先弄清自己內心的興趣,再尋找與興趣相關的專業有幾種可能,然后把這些專業未來十到二十年發展的路徑和可能性看透。現在很熱的會計和金融,以后會被人工智能替代走向末路。金融學得再好,也就是華爾街的農民工。

    專業代表未來,如果有這樣的選擇,最好讀一個專業中最頂級的學校,城市我認為并沒有那么重要,在我那個年代不重要,現在更不重要,因為現在交通非常方便,我建議有條件還是多出去走走。當然,如果專業最好的學校就在自己所在的城市,那就沒必要了。

    我很幸運選擇了電子工程專業,過去移動通訊、電腦、手機、半導體,都是這個領域的。大學教給學生的,其實是分析、歸納、總結、判斷的能力。

    互聯網本身是解決信息不對稱及海量信息搜索的工具。這個工具大學期間要用好它,去認識科學家、去探討問題、去交圈子里專業優秀的朋友。但是,永遠不要忘記真正的動力來自于內心的興趣。興趣是最好的老師。

    對我來說,給我100個億,我也不會躺平,還是要折騰一些事情的。創造財富的能力更重要。當你有足夠的財富和人脈時,你可以為這個世界改變很多東西。比如說,去創新、投資一些對未來有價值的技術。

    我選人有三點基本素質要求:獨立思考、邏輯能力和是否熱愛。現在絕大多數的大學畢業生不具備這幾點能力。

    (來源:有道精品課直播)


    華大基因尹燁:癌癥早篩應該像抽血化驗一樣普及 

    c19c652335aa954b27f44252e6ab0403

    來源:中企圖庫

    近日,華大基因CEO尹燁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談了他對生命科學技術以及作為企業CEO的思考。他認為,“把技術妖魔化或把技術無限無害化都不對,技術是中性的。”在華大基因,他覺得自己是在“天”和“地”之間貫穿的那個人,要把天馬行空的事具象化。 

    以下是尹燁接受采訪內容摘編: 

    任何一個現代科學技術能普及,無外乎三個要素——第一成本可控,大家用得起;第二渠道可及,大家用得上;第三就是認知正確。

    早篩業務的前景,就取決于成本可控、渠道可及、認知正確。成本和價格直接決定了早篩產品能否普及。這是我特別關心的問題,1000塊錢是普及不了的,100塊錢可能被普及。但是成本的降低,還需要時間。

    未來,我們希望大家在做一個基因檢測的時候,不要再問 for what,而是問why not?就像今天生化檢測抽血化驗一樣。

    越來越多的癌癥會被早篩,現在是單癌早篩,之后會變成泛癌早篩,再后來會變成多方法聯用。比如說肺癌就不一定用測序的方法來做,用低劑量CT就可以;乳腺癌用鉬靶或者超聲就可以,現在這些便攜式的設備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方便。并不因為我們是做測序,就什么都要測序,那樣就成你手里拎著錘子,看什么都像釘子。其實是根據不同癌種的特性,給出不同的解決方案。

    目前我在科學領域最新關注以下三點:

    第一是時空組學,它可以對每個細胞進行高分辨原位測序。過去人類基因組是測了一堆細胞混在一起的結果,現在可以對海量單個細胞進行大規模測序,可以在原位去看生命活動是怎么發生的。

    第二是合成生物學。原來做人類基因組測序,更多的管它叫“讀”,基因編輯是“改”,現在能把這些堿基按照原來的序列“寫”出來,這就叫合成生物學。“寫”的市場遠大于“讀”和“改”。

    第三,就是整個生命大數據帶來的對于計算的挑戰,今天的數據用目前這種架構和存儲搞不定,它呼喚量子計算、DNA計算或者其它的生物計算。

    (來源:八點健聞)

     

    滿幫張暉:企業變大是活下去的唯一辦法 

    4b57ad11244b4193a900f5ca9b8b41e1

    攝影:邵丹

    本周,數字貨運平臺滿幫集團在紐交所上市,滿幫CEO張暉在接受機構采訪時分享了他對企業發展的思考。作為曾經中供鐵軍的一員,張暉是行業內少有的兼具互聯網與地推經驗的創業者。談到創業,他認為有三點不能差:心力、腦力和嗅覺。 

    以下為張暉采訪精華摘編: 

    創業各個階段的困難不一樣,早期困難肯定是更劇烈的,因為那是0、1的問題,就是生死的問題。

    剛創業的時候,這三點都不能差:心力、腦力、嗅覺。心力肯定是最重要的,腦力可以靠越來越多的聰明人加入建立起來,嗅覺可以靠戰略系統、參謀系統慢慢建立起來。

    企業變大是活下去的唯一辦法,你活得好的標志之一,就是變大的速度比別人快,進攻才是防守。大是邊界擴得大,強是在某個領域打得深,所以大和強應該要有一個平衡。在護城河不深的時候,你就應該先變強,但變強也是為變大做準備。

    所有系統都在上升,你不變大,員工的欲望也會變大,你必須得開疆拓土,獲得更大的回饋,他們才能平衡。

    (來源:微信公眾號“云鋒基金”)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