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一個艱難決定后公司遭遇生死劫,投資意向被兩度撕毀,創始人淚灑IPO現場

    2021-06-28 09:30 | 作者: 高歡歡,馬吉英

    625d059f5922882d4173232a3723d4e8

    陳雪峰酷愛爬山。在他看來,創業和登山的邏輯是相通的,都有起起伏伏,有上坡有下坡,過程當中都很辛苦,但堅持登上去之后,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編輯|馬吉英

    頭圖來源|中企圖庫

    如果說創業如登山,在創業十年的時間節點上,陳雪峰覺得自己算是登上了一個“小山頂”。 

    6月18日晚間,二手消費電子交易平臺萬物新生集團(愛回收)正式登陸紐交所,公司股票代碼為“RERE”。截至6月18日收盤,公司股票報17.21美元,較14美元的發行價上漲22.93%,收盤當日總市值超過42億美元。 

    作為萬物新生集團創始人兼CEO,陳雪峰淚灑當場。 

    “很激動,關注每一秒的股價變化。”他在上市第二天接受《中國企業家》獨家專訪時說,直到6月19日凌晨五點,他還在實時刷新愛回收的美股股價。

    不過,截至當地時間6月25日收盤,萬物新生股價已回落至14.17美元,市值為31.23億美元,較上市當天蒸發約四分之一。 

    從大環境看,眼下并非赴美上市的好時候。上市進程滯緩的公司不在少數,由于市場擔憂美聯儲可能提前加息,6月18日當天大盤又走低。“我當晚也是很慌亂,第一天(上市)跌了那就太難看了。”陳雪峰說。 

    而在公司層面,創始人在上市前減持套現的的傳聞,也讓外界對這家公司的上市之舉有了更多疑問。 

    陳雪峰告訴《中國企業家》,這筆錢就是為了還債,“2015年公司還小的時候,我找銀行借了5000多萬增資公司的股份,利息很高,所有老股東都支持我賣一點股份把這個債務還掉。” 

    在陳雪峰看來,上市是一件風險極高的事情,如果上不了市,會影響團隊士氣;上市后業績達不到預期,股價變動較大,也有危險。 

    打響二手電商上市第一槍 

    IPO當天,陳雪峰并沒有按原計劃進行致辭彩排,而是早早來到宴會廳認真調整當晚所邀嘉賓的號碼牌,對座次“錙銖必較”,這其中包括上海市楊浦區有關領導、投資方、團隊高管及其家屬等。 

    上市前,愛回收已從京東、五源資本、Internet Fund、老虎全球、天圖資本等獲取了超過10億美元投資。

     作為愛回收最早的投資方,五源資本創始合伙人石建明回憶稱,2011年第一次和陳雪峰聊完后,就覺得后者是一個非常正直的年輕人,這是雙方信任的開始。

     “另外,我們也是被雪峰對未來的愿景和想象力所打動——一個同濟本科、復旦研究生畢業的高材生,愿意投入巨大的時間精力去做一件短期內看似不太靠譜的事情。”石建明補充道,“其實,愛回收創業發展至今的過程中,是克服了非常多的困難的,我還記得最初要靠發短信讓大家來回收,要解決怎么樣上門取的問題,也因此,愛回收在這個行業里做了很多開創性的嘗試。” 

    2006年,陳雪峰從復旦大學畢業,做了一段時間的技術員,后來認識了同為復旦校友的孫文俊,他們二人都看到了閑置物品交易市場的機會,然后一拍即合,決定創業,成立了以物易物的C2C閑置用品交易平臺“樂易網”。經過不斷摸索試錯,最后二人押注電子產品回收這個賽道。2011年,“樂易網”改名為“愛回收”,并以手機回收為切口轉型為C2B模式。 

    最初愛回收只做線上平臺,但由于電子產品需要經過專業檢測,純線上方式容易在商品品質和價格方面產生用戶糾紛。隨即,陳雪峰和孫文俊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開辟線下店,選擇重資產模式。 

    這讓公司遭遇了一場生死劫,融資變得艱難。“那個時候我們開了門店,但早期因為門店規模效應還沒起來,就很難得到投資人的認可。沒有一家機構愿意投錢,甚至連TS(股權投資意向協議)都被撕毀了兩次。”陳雪峰回憶道。 

    一個大背景是,彼時,以輕資產為顯著特征的互聯網+模式是主流。在一些投資方看來,互聯網企業開拓門店,就是選擇了hard模式——重資產,投入大,賺錢慢。 

    直到三年后,2014年7月,愛回收獲得世界銀行旗下投資機構IFC和五源資本的800萬美元B輪投資,此后,愛回收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投資人,包括老虎環球基金、京東等。

     “別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們做了,這件事情做了以后讓公司活下來了,因為我們找到了自己的特色。”陳雪峰說。

    盡管早期的商業模式簡單,但2016年愛回收已經實現盈利,原本打算在A股上市,但2017-2018年開辟的B2B平臺拍機堂,為愛回收的市值天花板打開了新局面,陳雪峰開始考慮切換靶心,往美股市場沖刺。 

    招股書顯示,萬物新生(愛回收)有三部分業務,分別是C2B產品平臺愛回收、B2B交易平臺拍機堂以及B2C零售平臺拍拍。此外,萬物新生旗下業務線還包含AHS Device(海外業務)。

    a4c1361d99aa9f693dbf96a84070eaf8

    攝影:肖麗 

    營收方面,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個月內,公司整體營收56.80億元,同比增長49.4%。自2020年Q1過后,萬物新生營收增長加速,2020年Q2到2021年Q1四個季度,核心業務營收同比增長速度分別為45.6%、47.5%、50.9%、135.8%。

    雖然收入有所增長,但萬物新生目前依舊處于虧損中。 

    招股書顯示,2018年到2020年,愛回收凈虧損分別為2.08億元、7.05億元、4.71億元,2021年一季度虧損9478萬元。 

    在陳雪峰看來,專業的美股投資人更關注的是Non-GAAP(經調整后的運營利潤),這跟經營直接相關,而不是凈虧損率。因為凈虧損率里面包含了很多股權、期權的費用,以及投資收益、投資損益等。這并不能最準確地反映一家公司的實際經營情況。 

    據招股書,2019年和2020年,萬物新生集團Non-GAAP調整后經營虧損分別為5.35億元和1.04億元(剔除了4000萬一次性費用),虧損率大幅降低。 

    背靠京東好乘涼 

    門店是萬物新生集團連接C端重要的紐帶。據陳雪峰介紹,2020年,C端交易在萬物新生集團GMV中的占比為41%,B端交易則為59%,“我們一天的DAU(日活躍用戶量)大概在200萬以上。只不過我們的大量流量在京東商城上面”。 

    2015年C輪融資中,京東數科成為萬物新生的新投資方。隨后,2016年、2018年、2019年、2020年等公開披露的融資中,都有京東集團的身影。 

    2019年6月3日,京東集團對外宣布,旗下二手商品交易平臺“拍拍”將與愛回收進行戰略合并,京東集團將領投愛回收新一輪超過5億美元的融資。 

    萬物新生招股書顯示,IPO前,京東集團持股34.7%,五源資本持股14%,InternetFundIVPte.Ltd.持股7.3%,天圖資本持股8.5%。陳雪峰直接擁有10.9%的股份,所有董事和執行官合計持股11.3%。

     IPO后,京東集團持股為32.3%,有35.6%的投票權;五源資本持股為13%,有4.8%的投票權;Internet Fund IV Pte. Ltd.持股為6.7%,有2.5%的投票權;天圖資本持股為7.9%,有2.9%的投票權。 

    招股書中提及,京東集團與愛回收曾簽訂為期五年的商業合作協議,合作內容涵蓋用戶流量、營銷、研發、傭金分成、供應鏈和物流、客戶服務和售后服務。與京東集團的合作也被萬物新生視作其在二手消費電子交易市場競爭中的一大優勢。 

    陳雪峰也將拍拍認定是京東能夠給予的很大資源,并用數據做了解釋,“拍拍一天的DAU超過兩百萬。京東的以舊換新也是我們獨家在做,今年6月份的以舊換新同比增長也很高。” 

    但不得不提及的一個事實是,對于愛回收來說,在京東之外建立更加完善的流量體系,是其更加獨立發展的前提。 

    另外,萬物新生開始將觸角伸向下沉市場。 

    2021年5月25日,愛回收與快手全資子公司Cosmic Blue投資有限公司達成股權收購協議。快手以現金和業務資源的形式對價5000萬美元收購愛回收的小部分股份。 截至2021年5月26日,公司旗下的線下店面已經超過800家,自助服務站超過1500個,覆蓋中國172座城市。 

    創業如登山 

    在愛回收率先登陸資本市場的同時,行業玩家也在摩拳擦掌。 

    就在愛回收上市前一天,6月17日,騰訊系轉轉集團官宣完成小米領投的1億美元D1輪融資。 

    盡管愛回收這種重資產模式雖然一直受外界爭議,但阿里系閑魚也開始在線下市場布局。 

    2020年底,二手線上C2C交易平臺閑魚宣布品牌戰略升級計劃,其中“新線下”是其三大業務之一。“新線下”是閑魚希望建立閑置交易從線上到線下的“信任場域”。閑魚稱,未來三年計劃與 20個城市共建閑魚基地,在50個以上城市鋪開閑魚小站,將閑魚集市推廣到30個城市。 

    關于上市后會遇到的新挑戰,陳雪峰稱:“最終還是要回到業務層面,對投資人有更好的交代。” 

    談及與資本方的相處之道,陳雪峰認為,最重要的事情是公司要快速發展。只要公司是往前走的,是發展的,那這個公司就不會出大的問題,但如果增長沒有了,發展沒有了,可能各種問題就來了。 

    “上市只是逗號,更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我們堅信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行業,是一個非常長的賽道,我們才剛剛開始,我們可以走得很遠。”陳雪峰在IPO之夜說道。 

    陳雪峰酷愛爬山,一個細節是,2019年公司高管團隊選擇團建目的地,陳雪峰毫不猶豫,“去爬四姑娘山。” 

    在他看來,創業和登山的邏輯是相通的,都有起起伏伏,有上坡有下坡,過程當中都很辛苦,但堅持登上去之后,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崔允琰  制作:陳睿雅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