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千億人工智能巨頭股價暴跌,市值蒸發近百億,官方回應來了

    2021-06-15 09:15 | 作者: 陳睿雅,周春林,曾靖

    董秘回應“公司各項經營正常”。科大訊飛依賴政府補助是其被詬病的問題之一,但公司對此予以否認。

    文丨陳睿雅

    編輯丨周春林

    頭圖攝影丨曾靖

    6月11日,有消息稱科大訊飛輸入法因違法收集非業務相關用戶信息,被各大APP應用商店下線。當日,科大訊飛在午前盤中股價跳水,一度跌逾9%,逼近跌停。截至收盤,該股報57.7元,跌幅6.01%,最新市值1283.32億元,較頭一日市值蒸發82億元。

    不過,公司董秘江濤上午回復中國證券報時稱“公司各項經營正常”。另據財聯社消息,科大訊飛內部人士表示“股價閃崩和輸入法下架關系不大”,目前正在按照相關部門的要求進行版本更新,完成之后會重新上架,時間預計是1到2周。

    此外,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稱,目前科大訊飛內部已經對相關人士進行通報處理,分別對消費者BG輸入法事業部總經理程坤及集團高級副總裁胡國平處以降級處理和業務考核處分。

     

    違規收集個人信息被下架

    據觀察者網,訊飛輸入法APP是因未完全滿足5月1日國家網信辦關于個人信息收集違規問題通報的整改要求被應用商店下架的。

    科大訊飛回應稱,具體原因為:1、訊飛輸入法老版本升級到最新10.0.20版本后,沿用老版本拼音云輸入設置選項,未彈窗提示用戶選擇是否開啟;2、用戶在訊飛輸入法10.0.20版本中拼音云輸入彈窗提示中選擇關閉功能后,出現二次彈窗要求用戶確認。

    科大訊飛方面稱,針對這一情況,集團立即召開專題會議,要求由個人信息保護委員會牽頭,信息安全管理部與輸入法業務部共同組成專項小組,立即開展問題整改、問題復盤及責任處罰工作;同時,要求對訊飛輸入法APP進行全面排查,責任落實到人,以務實高效的態度開展個人信息保護工作。截至6月11日,訊飛輸入法APP已完成整改,正在配合相關部門檢測,確保合規后重新上架。

    科大訊飛還表示,在后續工作中,訊飛輸入法APP將從管理機制、技術手段、自糾自查等多個方面竭力保障用戶個人信息安全,更好地服務廣大用戶。

    有點諷刺的是,去年10月23日,在第三屆世界聲博會暨2020科大訊飛全球1024開發者節上,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發表主題演講時表示,情感計算、隱私保護對人工智能未來發展至關重要。“要通過(推動)技術進步,使得我們數字生存時代的個人隱私得到更好的保護,也支撐我們數字中國的數字治理能力提升。” 

    發力C端業務背后的經營壓力

    在個人信息收集問題上違規,與近年來科大訊飛向C端市場發力不無關系。

    在2014年之前,科大訊飛的商業模式主要以to B和to G為主,公司業務主要面向大型企業和政府客戶。

    隨著2014年科大訊飛啟動“訊飛超腦”計劃以后,公司極力撕掉to B和to G為主的標簽,開始往C端發力。

    發展至今,科大訊飛在訊飛錄音筆、訊飛辦公本、訊飛翻譯機等“AI+硬件”新品類的基礎上,持續迭代更新產品,并進一步擴大應用場景和用戶群體覆蓋,豐富產品品類,推出了掃描翻譯筆、智能閱讀器等產品,進一步擴大公司面向C端消費領域的布局。

    2020年財報顯示,科大訊飛2020年總營收達130.25億元,同比增長29.23%;凈利潤達13.64億元,同比增長66.48%,為2008年上市以來最大增幅。其中,訊飛開放平臺及消費者業務實現收入約30.78億元,總營收比約24%。

    對于這一成績,科大訊飛消費者事業群常務副總裁趙翔在接受雷鋒網采訪時表示,消費者業務的增長主要來源于消費者個人,而非來自B端大規模機構的采購。

    趙翔稱,自消費者事業群成立以來,每年保持著30%的增速。不僅如此,在“618”、“雙11”這種購物節時,訊飛消費者產品的同比增長率更是能夠達到了40%、56%的水平。

    但這一成績還遠未達到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的目標。

    在今年4月20日的業績溝通會上,劉慶峰再次提到“千億目標”。他表示,千億收入目標的動力來源來自于科大訊飛主要賽道的內生式增長,三分之一來源于教育,三分之一來源于醫療、電子政務、便利便捷服務等數字生活領域,還有三分之一應該來自于消費類產品。

    政府補貼仍被詬病

    科大訊飛依賴政府補助是其被詬病的問題之一。

    此前,中新經緯記者曾查看科大訊飛近五年年報發現,其凈利潤與獲得的政府補助均保持增長趨勢,后者占前者的比例從2015年的25.9%飆漲至2019年的50.3%。

    年報顯示,2015年~2019年,科大訊飛凈利潤分別為4.25億元、4.84億元、4.35億元、5.42億元、8.19億元,獲得的政府補助分別為1.10億元、1.28億元、0.77億元、2.76億元、4.12億元,政府補助占凈利潤比例分別為25.9%、26.4%、17.8%、50.9%、50.3%。

    《中國企業家》翻閱財報發現,2020年,科大訊飛當期政府補助為8.35億元,當期凈利潤為13.64億元,占比達61.2%。

    對于公司依靠政府補助情況是否嚴重的問題,科大訊飛曾在答投資者問時表示,客觀衡量一個企業的經營情況應該與企業和產業的發展階段相結合。

    目前,人工智能產業正處于產業發展初期,影響凈利潤的因素主要系面臨人工智能產業爆發的關鍵窗口期,公司持續加大人工智能相關領域的研發投入、生態體系構建的投入,以及在教育、醫療等重點賽道的市場布局投入,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當期稅后利潤增幅,但對公司提升產業領導者地位、保障可持續發展和長期盈利能力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科大訊飛表示,其業績增長并非依賴政府補助。以2019年度數據為例,2019年公司扣除退稅收入后政府補助占營業收入比重為5.11%,同期公司納稅額為7.86億。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