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中國建材:自主創新才是壯大根本

    2021-06-03 15:39 | 作者: 于靜,周春林

    奮斗百年路-啟航新征程欄頭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是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

    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是國有企業的“根”和“魂”,是我國國有企業的光榮傳統和獨特優勢。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中國企業家》推出“對話新國企 啟航新征程”系列報道,解析國資國企圍繞中心抓黨建、利用黨建促發展的創新舉措,追問新國企在新征程上的動力之源。


    中國建材:自主創新才是壯大根本

    WechatIMG32 

     黨建和經營一本賬,產業投資遵從產業規律。創新不只是科技創新,還有機制創新、管理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

    文_本刊記者 于靜

    編輯_周春林

    “中國建材集團作為全球最大的綜合性建材產業集團,碳達峰、碳中和給我們提出了嚴峻挑戰,但也蘊藏著巨大的機遇。碳達峰、碳中和不僅是懸在頭上的一把劍,更是綠色低碳革命的催化劑,將開啟我們高質量發展的新境界。”日前,在由國務院國資委宣傳局指導、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聯合《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等推出的融媒體訪談節目“對話新國企,百年黨旗紅”中,中國建材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國建材”)黨委書記、董事長周育先說。 

    一個不容忽視的背景是,全球每年有510億噸二氧化碳排向大氣層,它們對人類造成的影響,不亞于正在經歷的疫情。盡管我國是二氧化碳后發國家,但大國形象意味著大國責任。自去年9月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發表講話。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水泥生產國,占全球總量的一半以上,水泥是典型的能源資源承載型產品,由于生產過程原材料分解的特性,使其“天然地”成為碳排大戶。

    有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水泥碳排12.3億噸,占建材行業碳排總量的84.3%、占全國碳排總量的比例也大概到了13.5%。但水泥又是很重要的基礎原材料,在經濟社會建設中的作用舉足輕重,而且短期內并沒有什么材料可以替代它。

    周育先表示,中國建材集團將通過戰略引領、整合優化、綠色制造、創新驅動、固碳儲能五大舉措,走生態優先、綠色低碳之路,為助力行業碳達峰、碳中和奠定堅實基礎。中國建材集團也將圍繞“4+2”多措并舉全力推動綠色轉型,即抓好減量發展、原料替代、能源替代、能效提高等四項碳減排關鍵措施,推動碳中和、碳管理兩項重點工作。

    自擔任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以來,周育先覺得最大的挑戰和壓力是改革,或者說是機制、制度的創新。中國建材集團是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而且承擔著我國無機非金屬新材料領域領頭羊的責任,如何履行好這一責任、打造好這一試點,在之前沒有經驗可以借鑒,完全要靠創新。

    從一窮二白到全球最大

    周育先說,中國建材是在黨的領導下,伴隨著新中國誕生發展和改革開放步伐一路成長起來的,目前已經培育了基礎建材、新材料、工程技術服務“三足鼎立”的業務格局。“我們所屬企業中很多有著悠久的歷史,最早的一家是1922年成立的耀華玻璃,還有建材院、永登水泥廠、漢江水泥廠等多家院所和工廠是建國初期成立的,有些是國家‘一五’重點工程,而集團母公司則是改革開放之初成立的。”

    建國初期,中國建材肩負著發展民族建材工業的使命。在毛澤東、朱德等老一輩國家領導人的關心關懷下,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探索出了早期的中國濕法水泥技術,研制出了中國第一個混凝土外加劑產品、第一塊石英玻璃、第一根無堿玻璃纖維、第一根光學纖維、第一塊人造水晶等,自主攻克了全球三大浮法工藝之一的洛陽浮法玻璃工藝,為我國建材工業的起步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改革開放后,中國建材牢記鄧小平同志“發展新型建材”的囑托,建設了第一座新型建材廠、第一條石膏板生產線、第一條硅酸鈣板生產線。

    進入新時代,中國建材不斷改革創新,率先探索國企和民企的混合發展和黨建創新,擁有了九項國企改革試點,包括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央企兼并重組試點等;也實現了一大批新材料業務的“卡脖子”突破和工業化量產,比如高性能碳纖維、玻璃纖維、鋰電池隔膜、5.0中性硼硅藥玻、8.5代TFT-LCD玻璃基板、0.03毫米柔性可折疊玻璃等。

    在極不平凡的2020年,中國建材依然取得了優異業績:凈利潤同比增長35%,利潤總額同比增長30%,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達700億元、同比增長8%,凈利潤、薪酬、利息、稅費合計社會貢獻875億元。今年前4個月收入和利潤均有兩位數以上提升。

    “中國建材集團也從一窮二白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綜合性建材產業集團,并逐漸走向世界建材舞臺中央。”周育先說,“開展黨史學習教育過程中,我們也在梳理企業自己的歷史故事。我們發現,每種材料背后都蘊涵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關懷,蘊涵著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蘊涵著幾代建材人攻堅克難、自立自強的故事。” 

    自主創新才是壯大根本

    水泥源于歐洲,最早進口時被國人稱為“洋灰”,然而今天中國的水泥用量占全世界的60%,中國建材集團也是全球最大的水泥制造商。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中國建材就在研究水泥,中國建材總院當時立項研究懸浮預熱窯。60年來,從引進消化創新,到完全自主掌握新型干法水泥核心技術,經過了幾代人的努力和堅守,在水泥領域已經實現了超越。“過去我們買外國的裝備,現在外國人買我們的裝備,學習我們的低碳節能工藝技術。”周育先說。

    現在中國水泥線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水平到底如何呢?中國建材在浙江槐坎南方投產的一條智能化水泥生產線,整條線有1萬多個監測點,包括能源、溫度、安全、排放等各方面的傳感監測,匯總成了整個云平臺的自動化控制;勞動生產率提高200%,能耗和環保水平全球領先。中國建材的水泥工程在全球市場占有率超過65%,承接了379條水泥生產線建設工程,包括總承包全球水泥行業同一地點、同一時間、同步建設的最大規模的水泥生產線項目——埃及GOE6條日產6000噸水泥項目;在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蔓延期間,法國一家著名水泥公司更新升級一條運營60多年的水泥生產線,中國建材派出無人機,以激光掃描采集結構數據,生成點云模型傳回北京,然后進行三維設計,工廠安裝也做到了現場施工和智能模擬的高度一致,最后交付給法方的是一個全生命周期的數字化智能工廠。

    我國復合材料產業從無到有,也走了一條自主創新的道路。

    1955年10月,時任重工業部副部長的賴際發同志從蘇聯帶回來一小塊輕質高強度、耐高溫的“增強塑料”樣品,并向中央報告,建議開始玻璃鋼等非金屬新材料的研究。玻璃鋼的研制和開發工作,首先要在玻璃纖維方面取得突破。當時中國建材的科技人員利用簡陋的儀器設備,經過反復探索,于1957年秋研制成功無堿玻璃纖維。同年11月12日,朱德委員長親臨工廠視察時高興地指出,“玻璃纖維很有用,要繼續搞下去,爭取能成批生產。”

    玻璃纖維的研制成功和投產,為玻璃鋼的發展創造了條件。1958年1月,建材部玻璃陶瓷研究院從屋面材料室抽調7名同志組成了我國第一個玻璃鋼研究小組,同年3月擴大為30多人的玻璃鋼研究室。當時工作條件十分艱苦,在無設備、無技術、無資料的情況下,科研人員就憑從蘇聯帶回的樣品,摸索著搞研發。經過日夜奮戰,小組成立4個月后,終于壓制成功了1200×500×5mm規格的我國第一塊玻璃鋼板,實現了中國玻璃鋼/復合材料“零”的突破,填補了無機非金屬國防尖端材料空白。

    1958年至1960年,中國建材的研究人員土法上馬,建成試驗車間和實驗室,自制設備,初步摸索出手糊、層壓、纏繞、制管、酚醛樹脂合成等工藝技術,開展了連續高壓玻璃鋼管、蜂窩結構、纏繞成型高壓容器、防彈玻璃鋼等研究工作,初步建立了從原材料、成型工藝、產品試制到性能測試的研發體系,為中國玻璃鋼/復合材料工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1960年以后,我國自力更生搞運載火箭、人造衛星、航天工程等,玻璃鋼/復合材料都成功應用其中。

    進入新世紀,纖維復合材料突飛猛進,保障國家重大工程。中國建材集團用混合所有制方式,大力發展玻璃纖維和碳纖維復合材料事業,自主研發了大型池窯拉絲玻纖生產技術,開發了全球領先的E8、E9玻纖配方,生產出電子級玻璃纖維細紗、耐堿玻璃纖維、低介電玻璃纖維、高強度和高模量玻璃纖維等產品,成為全球玻纖行業最大最先進的隱形冠軍企業;碳纖維方面,實現了高性能T700、T800、T1000級碳纖維的技術研發和工業化量產,填補了我國碳纖維高端技術的空白,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中國建材成功中標C929三標段,目前正與中國商飛合作助力國產大飛機事業;風機葉片方面,自主研發生產陸地、海上各種規格葉片,全球規模第一……一次次從無到有的技術突破,中國建材的玻璃鋼/復合材料在國民經濟發展中貢獻了輝煌成果。

    黨建引領保障創新發展

    周育先說,中國建材的玻璃和新型建材業務,也是在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關懷下發展起來的。玻璃工業經歷了建國初期保障社會需求,改革開放后浮法玻璃技術為民族玻璃工業爭光,再到今天世界最薄、中性硼硅疫苗玻璃瓶、8.5代TFT-LCD玻璃基板等新玻璃材料成功實現工業化量產,領跑全球。再比如新型建材這個年輕的行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實現了蓬勃發展,而且有力支持了改革開放之初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目前中國建材石膏板業務規模全球第一,北新建材也發展成為一家優質上市公司。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強調,“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作為建材領域唯一央企,中國建材深刻理解“國之大者”,深刻認識黨建對創新發展的引領保障作用。周育先說,集團黨委一直將創新放到戰略高度,落實好“把方向、管大局、促落實”作用,深度聚焦“四個面向”(世界科技前沿、經濟主戰場、國家重大需求、人民生命健康),對集團創新工作尤其是“卡脖子”關鍵核心技術攻克進行頂層設計、統籌規劃和重點安排。

    在周育先的理解里,創新不只是科技創新,還有機制創新、管理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

    他認為,科技創新,一是要堅持戰略理性和經濟理性平衡統一。作為國家無機非金屬材料領域的領頭羊,承擔國家責任是義不容辭的。比如前幾天長征五號B遙二運載火箭成功發射“天和”核心艙,其中就有中國建材的新材料技術和產品;探月工程成果展覽中也有中國建材的新材料展品;CR929大飛機,中國建材承擔了中后機身、后機身前段與后段三個工作包。但是作為企業,經濟效益也不能丟。“只有創造價值,才能更好地為人民服務、更好地為黨服務。否則企業垮了,承擔國家使命也無從談起。”

    二是不只是新材料需要科技創新,基礎建材更需要創新。水泥業務是中國建材的壓艙石,水泥的創新不僅是提升企業競爭力的需要,更是央企社會責任和擔當的需要。周育先說,集團正推動水泥產業向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高端化就是要在特種水泥上下更大功夫,例如使烏東德水電站大壩成為“無縫大壩”的特種水泥;智能化就像槐坎南方和為法國企業數字化隔空建廠;綠色化就是要做行業綠色降碳發展的先行者,助力國家早日碳達峰、碳中和。集團正在開展“我為群眾辦實事”實踐活動,其中就有利用水泥窯協同處置固廢危廢和生活垃圾、大力發展光電風電等綠色清潔能源等民生項目。

    機制創新方面,周育先認為有三個工作重點:一是深化國企改革三年行動計劃,用好5類8種激勵“工具箱”,把科研人員、骨干員工的薪酬與企業的利益綁起來,從“要我干”變成“我要干”,釋放科技人員的巨大潛能,讓他們“名利”雙收。二是產業投資要遵從做產業的規律,在成果轉化的前期階段,要分散風險,不只是自己投資,還應該吸引社會上的VC(風險投資)、PE(私募股權投資)、天使投資參與進來。當項目產業化的中期或相對成熟期時,再“買”回來。三是進一步強化創新激勵機制建設。在過去基礎建材、新材料、工程服務等領域A類、B類創新經驗基礎上,不斷探索形成商業模式,使創新成為材料投資集團長期盈利的堅強支撐。

    據他講,中國建材還有一批與主業關聯不強的C類成果,可以引進社會資本,用市場化方式推動這些成果產業化。比如在山東濟南啟動建設專精的人工晶體雙創基地,目前已經吸引和孵化了20余家企業,大幅提升了技術轉移的質量,也為社會創造出更大財富。

    管理創新方面,中國建材的“三精管理”(組織精健化、管理精細化、經營精益化)、2422壓減等都是有效的管理工具。

    商業模式創新方面,中國建材打造了“我找車”物流平臺。去年疫情期間,生產的原料運不進來,產品也運不出去。寧夏建材有一個“我找車”APP平臺,非常方便司機就近找到業務,集團于是在此基礎上進行升級改造,變成一個面向全社會的第三方平臺,現在車輛注冊數已超過42萬輛。一年下來,按每噸水泥降3元成本,集團一年生產4億噸水泥,就會帶來12億元的純利潤。如果再加上玻纖、玻璃、石膏板等大宗產品,總體上能為集團降低成本20億元。而平臺自身盈利則通過車后市場,比如集中采購油品、配件、保險等實現自足和盈利。

    周育先說,去年年初,中國建材確立了集團和總部的兩個“4335”的指導原則,明確了建立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材料產業投資集團的戰略目標。接下來,集團將從提升治理能力、完善管控體系、優化資本布局三個方面切入,打造材料產業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專業平臺,將中國建材集團建設成為世界一流的無機非金屬材料產業投資集團。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