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老年人“占領”互聯網,年過六旬為何還要努力“沖浪”?

    2021-06-02 12:05 | 作者: 趙東山,程璐,劉哲銘,李薇

    3642437eae6842d71d10f9cdef55d9fa

    “當有一天,我們也會老去,當有一天我們老了,頭發白了,手腳不再靈便,思維不再敏捷,誰會心疼我們臉上的皺紋?”日本作家有吉佐和子著名長篇小說《恍惚的人》里描寫的面對老年生活的無奈、不安和恐懼,在瞬息萬變的互聯網面前被成倍放大。老年人正在試圖“占領”互聯網,但他們面前有一堵高高的墻。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程璐 劉哲銘

    編輯丨李薇

    頭圖來源丨視覺中國

    終于搞定了!

    老曲摘下老花鏡,喝了口茶。為了把手機屏保換成兩個孫子的合影,他前前后后折騰了半個多小時。

    “真是不服老不行了。”他感慨道,“現在這種科技產品,學起來真不容易。”不過,看著手機屏幕中孫子的照片,老曲滿意地笑了。

    在外人看來,老曲不老。雖年過七旬,但他身體硬朗,更讓鄰居們佩服的是,退休前老曲是單位的水電工,能自己修個彩電、冰箱,誰家電路壞了、水管漏水了,也都愛找老曲去看看,他也能很快給找到毛病給修好。

    但幾年前開始,老曲發現“很多事情搞不定了”:馬桶壞了想買個配件,大街上轉半天根本找不到門店出售;老伴兒要去看病,醫院讓他在手機上掛號,他弄了半天沒弄明白;小孫子該上幼兒園了,雖不用大半夜蹲在幼兒園門口排隊報名了,卻要發一封電郵,他沒有電郵……

    老曲慢慢學會了出門不帶現金用微信支付買東西,在兒子的幫助下他還給微信綁定了銀行卡,但這張銀行卡里沒太多錢,因為他還是擔心卡里的錢被壞人轉走。以前買日用品、買衣服可以去家附近的萬通、官園批發市場,但這些小市場關了后,他也學著刷電商軟件,買過9.9元一雙的拖鞋、19.9元一件的T恤。有時候刷新聞、刷購物軟件他能刷到半夜,兒子兒媳婦都怕他上癮影響身體健康。

    今年年初,遼寧一位老人在乘坐公交時,因為無法掃健康碼證明健康狀況被當值司機和其他乘客驅趕下車。這則新聞對老曲的沖擊很大:“對于老年人來說,現在很多東西用起來的確費勁,更何況有的老人可能沒有智能手機。”

    在移動互聯網玩得風生水起的人可能沒法體會老年人們的無奈和無助,但在中國,確確實實有無數像這個坐公交的老人,他們面對各種看似簡單的操作卻手足無措。互聯網給一部分人帶來便捷的同時,似乎也正在為老年人們本就不太不方便的生活筑起一堵高高的城墻。

    一部分老人像老曲一樣,試圖通過努力接近互聯網,來避免自己被時代淘汰;一部分做慣了家長的老年人還不服老,不愿展示自己在科技面前的無能為力;還有一部分老年人則可能因為排斥而難以進入虛無縹緲的世界。

    但人口老齡化已是我國國情。5月11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關鍵數據顯示,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超2.64億,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1.9億人。

    2021年1月起,工信部在全國范圍內啟動為期一年的“互聯網應用適老化及無障礙改造專項行動”,首批將完成115個公共服務類網站和43個手機APP的適老化及無障礙改造,覆蓋微信、支付寶、京東、抖音等公眾熟知的APP。

    事實上,在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用戶紅利遇到增長瓶頸時,老年用戶正在成為主要的增長群體,一場爭奪老年用戶的競賽也在互聯網公司之間展開。

    智能手機廠商完成了類似大字體、大音量、極簡桌面和一鍵通話等基礎性功能;共享出行公司在電話叫車熱線之外,推出“一鍵叫車”助老模式,上線老年版打車小程序;短視頻平臺推出中老年版,頁面更簡潔,字體大小更適合老年人。

    不過,老年人真正的需求是什么?我們真正了解他們嗎?《中國企業家》從眾多的采訪對象中選出三位,試圖了解他們在社交短視頻、電商、智能硬件三個典型場景的使用場景和故事。

     “這是她度過人生的方式”

    2021年除夕夜,63歲的吳敏芝為四口之家做了整整12道菜,每道菜擺盤精致。

    遠在北京打工、一年多沒回家的兒女看著一桌子的菜目瞪口呆。女兒抑制不住喜悅發問:“媽媽,你現在怎么這么厲害啊?”

    吳敏芝一邊開玩笑一邊回答:“都是從短視頻平臺上學的,萬一你哥找了個南方媳婦兒,人家想吃口不一樣的,咱總不能每天白菜土豆呀。”

    吳敏芝一家生活在北方小城,因為疫情的關系,兒女們一年多沒回家了,平時就兩位老人在家,生活過得略顯單調。兒子32歲還單身,這在吳敏芝看來倒沒什么,但鄰居們都在幫兒女看孫子孫女,時間久了,她和鄰居們的共同話題越來越少。無事可做時,吳敏芝玩起了短視頻,最吸引她的就是廚藝、家居生活小知識等內容。

    現在的退休生活對于吳敏芝來說其實可謂難得。她的前半段人生好像就從來沒有停歇過,結婚、生子、工作,直到退休。2017年,吳敏芝開始使用智能手機,那時候只能通過手寫打字,或者干脆發語音。2018年春節,趁兒女在家的時間,她讓孩子教她在網上學習漢語拼音,她是同學朋友中為數不多可以使用拼音打字的人。

    最開始,吳敏芝主要看短視頻平臺推薦給她的視頻,后來她開始主動搜索。打開她的短視頻軟件,能夠看到搜索記錄:羽絨破了該怎么補看不出來?熱水壺的水垢如何去除?打毛衣花紋怎樣繡好看?

    短視頻打開了吳敏芝的眼界,她發現很多陌生的菜式也沒有很復雜,幾次嘗試后都很成功,就在短視頻平臺上不斷找做菜的視頻。吳敏芝回答女兒的話,是她心里最真實和樸素的愿望:“將來兒子找到非常優秀的兒媳,千萬不能給自己和兒子丟臉,更不能被對方家里笑話。”

    刷短視頻學習做菜、生活小技巧,填補了吳敏芝很大的生活空白。在每一次搜索過后,系統又會給她做相關的推薦,所以永遠有刷不完的內容,吳敏芝第一次感覺到學海無涯的感覺:“現在太方便了,以前的學習太困難了,想買個書本和鉛筆都買不起。”

    前年春節,吳敏芝送給兒子和女兒每人一雙精美的鞋墊,都是她在短視頻上看著拓好的圖案,一針一線親手縫制的。兒子和女兒沒有穿那雙鞋墊,而是當作了收藏品。

    “那(納鞋墊)是她的愛好,也是她度過人生的方式。就像有人喜歡拼圖,有人喜歡樂高,我媽媽只是恰好喜歡納鞋墊。吳敏芝女兒講道。兒子雖然還沒有結婚,吳敏芝已經開始在短視頻平臺學習各種育兒知識,迫不及待要抱孫子了。

    在女兒看來,她和哥哥不在父母身邊,短視頻給吳敏芝枯燥單調的生活增添一些樂趣和陪伴,省得她老惦記兄妹倆。不過,他們可能永遠不知道,媽媽每天第一個點開的、也是最想看到的視頻,其實是他們更新的那一條。

    “我不想被時代拒之門外”

    王秀堅持要買一款神器“小神吹”。

    這是她在一個養生群看到的,群友說能治風濕,能治頭疼,哪里不舒服吹哪里,原價1499元,現在特價只要499元。王秀的哥哥王軍不讓妹妹買:“啥都能治,還用醫院?”王秀不服氣:“你別不信,癱瘓的吹幾下都能站起來走路了。”

    家族的微信群一條接一條的語音冒出來,兩人的“辯論”已經能網上翻兩屏了。王軍排行老大,王秀老二,下面還有弟弟妹妹,弟弟妹妹明面不表態,暗地里悄悄發微信給網購經驗超過十年的大哥:“哥,別較真兒。”

    王軍2009年就接觸淘寶,正因為有了10多年的網購經驗,他很清楚哪個平臺便宜、哪個平臺的商品品質好有保障。相比之下,剛剛網購兩年的王秀經常“上當受騙”:“買了臺洗衣機只能朝一個方向轉,過年我只能一直手洗,客服也不負責,20多天才退款。還有油煙機,看樣子挺好的,買回來一年多就不轉了。”

    在電商這個對于老年人來說門檻較高的使用場景中,王軍像是一位互聯網“原住民”,王秀則是一個還找不到北的“遷徙者”。

    家族微信群里圍繞“小神吹”的論戰被侄女打破,她將各種資訊、視頻截圖發到微信群,說服姨媽,“小神吹”是個“騙局”:“那就是一個20塊錢的電吹風機。”王秀沒有接茬,打電話過去,她沉默半天說了句“哦,行。”但一個星期后,“小神吹”還是郵寄到了她家,現在她依然覺得“小神吹”是有用的,但前提是必須得堅持使用。

    雖然知道自己網購這些東西吃虧了,王秀還是覺得要學會用這些軟件:“社會在發展,在進步,你必須得學。以后全是數字貨幣,老年人怎么辦?怎么花錢?”她也看到了那則老年人不會掃健康碼坐不了公交車的新聞,坦言害怕自己以后也會被“拒之門外”。

    《阿里研究院》發布的《老年人數字生活報告》顯示,疫情以來,中國60歲以上的銀發群體加速擁抱數字生活,60歲以上的老齡人口“觸網”增速遠超其他年齡組。老年群體消費金額2017-2019年復合增長率達到20.9%。疫情期間,消費同比增速第二,僅次于“00后”。

    2020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其中明確指出:要開發適合老年人使用特點的硬件產品和軟件的應用。數字化本身并不是最終目標,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才是一切發展的依歸。要保證老年人等特殊群體能夠充分共享數字化發展紅利,社會需要一些“特別定制”,莫讓“數字鴻溝”將老年人攔在數字化時代之外。

    老年人與互聯網之間架起的那座橋,有他們自己,有科技公司,還有家人。

    “她就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2020年春天,北京天安門前。

    好不容易等到游人少一點,王德法趕忙打開老伴兒的手機準備給她拍張照片,結果還沒按下拍照鍵,手機就蹦出一條推薦下載軟件的廣告。好不容易關掉這條廣告再抬起手機,畫面又重新擠滿了游客,老伴兒笑得臉都僵了。

    老伴兒氣不打一處來:“拍個照怎么這么慢?”王德法委屈地說:“你的手機怎么這么多廣告,都下載什么了?”老伴兒一臉茫然:“我也不知道啊,最近兩天手機就像壞了一樣,不停提醒我下載、安裝、清理。一拍照它就跳出來。”

    游玩的一路上,王德法都在研究,手機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但翻了兩個小時都沒有琢磨清楚。晚上,老人求助下班回家的兒子,兒子也是拿著手機弄了半天,直到看到“最近下載”列表里的免費Wi-Fi助手類軟件,這才“破案”。

    這類流氓軟件套路相似,通過“免費使用Wi-Fi”或者“清理病毒”等理由誘導中老年人下載安裝后,再暗自收集用戶信息,對他們進行用戶畫像,之后各種誘導性內容、劣質廣告,都會源源不斷地出現在這臺手機上。

    手機硬件是中老年人進入互聯網世界的入口,也可以稱之為第一道門檻。在這個技術日新月異的時代,許多老年人因為不會使用智能手機,被技術攔在互聯網時代的門外,也有無數老年人因為惡意軟件造成信息泄露、財產損失。

    劉鳴是國內某知名手機企業操作系統核心體驗部的負責人,他對《中國企業家》表示,自2012年起,他所在的公司就開始做智能手機的適老化改造工作。“特別是這兩年,在意識到老年人很容易受到互聯網詐騙之后,我們加強了很多安全隱私方面的工作。”例如在碰到廣告軟件之后,手機會發送“二次確認”的通知,只有當用戶次確認需要安裝后,軟件才能順利安裝。

    劉鳴母親曾告訴他,最近不斷接到廣告詐騙電話。劉鳴拿過手機一看,發現大多是“呼叫轉移”來電。第二周,劉鳴的團隊就給手機操作系統加上了識別這類號碼的功能。

    更早之前,包括小米、華為、OPPO在內的中國手機廠商都已經完成了類似于大字體、大音量、極簡桌面和一鍵通話等基礎性功能。但在基礎性功能實現之后,未來要做的事情其實還有很多。

    劉鳴告訴《中國企業家》,對于適老化,他們團隊有不少設想:“比如現在各種APP,打車、支付軟件都開始在做老年版,功能簡單、字體大,但這些功能或者版本的入口都很深,老年人也不知道該怎么打開它,更別提使用了。我們就想跟產品公司去聊,比如用戶在手機上設置了老人模式,然后所有的軟件點開,都統一是老人模式,不需要再進行二次設置了。”

    隨著微信、短視頻的發展,如今越來越多的老年人已經接入了智能手機網絡。各家手機廠商也相應推出智能硬件,很多年輕人開始給家里老人添置智能音箱、血壓計、智能電視等等。

    去年,兒子給王法德和老伴兒買了一臺智能音箱。過年回家,兒子發現,媽媽已經用得非常熟練,每天語音問天氣、聽歌。小音箱特別聽媽媽的話,每次媽媽一喊,音箱就回“在呢”。

    一次,王德法問兒子:“我看說明書寫著,能把人的聲音合成進這個智能音箱。你什么時候有空弄弄,把你的聲音錄進去。”兒子有點兒別扭:“這有啥好錄的?”王德法湊到兒子耳邊小聲說:“你媽每次想你,又不敢給你打電話,怕你工作太忙,其實她就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注:文中吳敏芝、王軍、王秀、王德法均為化名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