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教育內卷,“雞娃”瘋狂,這門生意成為“眼科界茅臺”?

    2021-05-17 13:23 | 作者: 李秀芝,米娜

    67a8059d84f026aa45e2eccb2b4a6ea5

    已經獲得OK鏡批文的歐普康視、愛博醫療和亨泰醫學等企業,使用的OK鏡核心原材料都是從國外購買的。這意味著,中國本土OK鏡生產廠商在未來很有可能面臨被卡脖子的境況。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秀芝

    編輯丨米娜

    頭圖來源丨視覺中國

    “你看,一個普通的周末,來復查視力的號排到80多個了。要是碰上寒暑假,人就更多了。”4月17日下午15時左右,在北京紫竹橋的一家眼科門診,林琳指著她手中的排號條向《中國企業家》說。

    林琳旁邊還站著她的女兒方華。小姑娘長著一張稚嫩的臉,但身高已比媽媽還高。今年10歲的她,雙眼近視約400度。兩年前,為防控近視,林琳在這家門診給方華驗配了OK鏡。此后,每隔一個月,林琳就要帶著女兒來復查OK鏡的佩戴效果。

    青少年近視早已是普遍現象。2020年6月,國家衛健委發布的《中國眼健康白皮書》顯示,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高中生為81%,大學生超過90%。而世界衛生組織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的近視患者已達6億,青少年近視率居世界第一。

    青少年近視防控勢在必行。北京兒童醫院原院長助理、眼科主任于剛指出,目前全世界眼科專家公認的防控近視最關鍵的三大方法,分別是OK鏡、0.01%濃度的阿托品滴眼液和戶外運動。

    其中,OK鏡正成為企業和資本的香餑餑。

    愛博醫療被稱為“中國眼科醫療器械第一股”,在2019年3月取得OK鏡產品注冊證,是中國境內第2家取得該產品注冊證的生產企業。財報顯示,2020年,愛博醫療旗下OK鏡品牌“普諾瞳”(含試戴片)銷量突破10萬片,實現營業收入超4000萬元,同比增長480%。

    2021年3月,醫用生物材料研產銷企業昊海生科宣布,公司以2500萬元的總投資款獲得了亨泰光學旗下OK鏡品牌“邁兒康myOK”在中國大陸地區為期10年的獨家經銷權。總部位于臺灣的亨泰光學,號稱“亞洲第一大隱形眼鏡定制化制造廠”。

    在一級市場,不少OK鏡相關的研產銷企業也備受青睞。比如,2021年初,艾康特宣布完成了超億元Pre B輪融資,由三正健康投資和弘暉資本領投,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夏爾巴投資、復星創富、松禾資本、元生創投等老股東跟投。而這輪融資,距離上一次剛完成的A輪融資不到半年。

    “對OK鏡感興趣的投資人很多,但這個領域綜合門檻很高,涉及到很多學科構建的壁壘,稍微有雛形的初創公司也就十多家。因此,投資人對優質投資標的爭搶得很厲害”。凱乘資本創始合伙人鄒國文博士服務過近十家眼科相關企業,他向《中國企業家》透露,凱乘資本合作的一家OK鏡相關的企業,其估值在兩年多的時間內,從3000萬人民幣漲到了6億美元。 

    在鄒國文看來,OK鏡的確是一門好生意。“第一,它既有消費的屬性,又有醫療的屬性,增速快、壁壘高;第二,OK鏡用戶群體主要是孩子,近視眼發病率居高不下,家長付費意愿強;第三,OK鏡的客單價很高,消費頻次也高,還不受醫保控費的影響,基本上從廠家到經銷商,以及醫院/診所,每一個鏈條上的從業者都有較大的利潤空間。”

    7e500069d3472b7c37774cf2c3142269

    鄒國文。來源:被訪者

    但另一方面,盡管OK鏡在1997年就進入了中國市場,但受限于用戶認知和產品本身還存在許多痛點,目前的普及率并不高。國盛證券的研報表示,按照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愛博醫療及Menicon披露的數據測算,2019年國內OK鏡的滲透率僅為1.05%。同時,中國具備OK鏡自主研發實力的企業也不多。

    教育內卷,"雞娃"瘋狂

    小小年紀,怎么就近視了?

    方華5歲時,林琳發現她總是瞇眼看東西,遂帶她去檢查。醫生說,方華天生雙眼散光才會如此。“散光導致眼睛的聚焦能力差,看不清楚就會瞇眼。”

    到了六七歲,方華上了一年級,林琳帶著她配了一副兒童散光鏡。結果,戴上散光鏡的第二年,方華被檢查出有100多度的近視,第三年她的近視度數雙眼漲到了三四百度。

    與方華不同,汪詩黎的兒子第一次檢查出近視,是在學校的常規體檢中。汪詩黎很快帶著兒子去了兒童醫院,但他當時近視才100多度,醫生認為問題不大,她也沒有很重視。

    然而僅過了兩個月,兒子的近視就漲到了200多度。汪詩黎又帶著兒子去了另一家醫院,醫生告訴她,小朋友的近視進展太快,可能遺傳了父母的近視,且與戶外運動太少有關。生娃前,汪詩黎有著600多度的近視。

    除了散光、遺傳、運動少等因素,很多青少年的近視可能要歸咎于學習負擔的加重,現如今國內的教育正陷入瘋狂的“內卷”中。

    在近期熱播的電視劇《小舍得》里,蔣欣扮演的母親拼命給孩子報輔導班,奧數、金牌班、FCE(第一英語認證)常掛嘴邊,是“雞娃(即打雞血式教育孩子)”家長代表。而小宋佳扮演的母親一開始對女兒學習采取放任自流的態度,但在女兒數學拿了45分后,即將面臨小升初的她也陷入了焦慮中。

    “報班就像在劇場看戲,前排站起來了,后排也不得不站起來。”《小舍得》里的奧數班老師感慨道。

    林琳透露,有一位同學的孩子,為搶到北京一家著名課外培訓機構的奧數名師課程名額,在孩子還在上幼兒園大班時,她就提前報名交了上萬學費。“第一年不去上課,只為占坑。等孩子上小學一年級時,就能作為該老師的老學員,繼續繳費上他的課了。否則該課程一出來就被秒殺,根本搶不到。”

    新冠疫情也間接導致了孩子更多近視的可能。2020年,因為疫情,很多課程改為線上教學,學生觀看電子屏幕的時間增長,戶外運動時間減少。教育部的調研顯示,中小學生近視率僅在2020年上半年就增加了11.7%。

    OK鏡OK嗎?

    OK鏡是角膜塑形鏡的簡稱,英文名為OrthoKeratology。

    c9d96c949a14d931e1c0e08aa68edd30

    攝影:王超

    據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簡稱“浙大一院”)的科普,OK鏡相當于給角膜穿上一件塑形衣,通過改變角膜的弧度,以達到控制近視發展的目的。本質上,OK鏡是一種特殊的隱形眼鏡,它的鏡片使用的是一種有硬性和韌性、同時高透氧的材質。而且,OK鏡只需晚上佩戴。

    浙大一院眼科中心副主任楊崇清指出,經過一晚上的佩戴,白天取下OK鏡后,使用者可以獲得裸眼達到0.8~1.0的清晰視力。

    從長期來看,近視雖然不可逆,但可以通過OK鏡延緩。來自香港理工大學、美國俄亥俄大學的相關研究顯示,佩戴OK鏡后,眼軸每年增長平均值下降約50%左右。也就是說,佩戴OK鏡后的近視度數增速要比不戴慢50%。

    浙大一院在科普中提到了楊崇清女兒的經歷:小楊在5年級時近視度數達到了325度。楊崇清給女兒佩戴了OK鏡,12年過去,小楊也有過忘記戴OK鏡入睡的時候,但堅持到大學畢業,她的近視度數只增加了25度。

    同樣讓林琳慶幸的是,2018年秋天,林琳讓女兒戴上了OK鏡,那時女兒左右眼近視度數分別是475度和325度。如今,兩年多時間過去,女兒左右眼近視度數只增加了25度。

    不過,OK鏡并非適合所有近視患者,佩戴效果也有個體差異。

    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眼科主治醫師陳志博士向《中國企業家》介紹,一般而言,OK鏡的使用者年齡需在8歲以上,近視度數在600度以內,散光度數在150度以內。除了這些基礎條件,醫生還會特別檢查眼軸長度、眼內壓、角膜地形圖等項目,確定符合條件才能佩戴。

    汪詩黎也告訴《中國企業家》,正常一副OK鏡每一年至一年半才達到使用壽命,但因近視控制得不好,兒子第二副OK鏡剛戴9個月,近視就達到了400度。醫生便給兒子重新配了OK鏡(第三副),同時使用0.01%濃度的阿托品滴眼液對兒子進行聯合近視防控。

    林琳也為OK鏡繁瑣的使用及護理流程感到頭疼。在林琳家里,有一個專門用于佩戴OK鏡的工作桌,上面擺滿了各種相關產品和工具。她給記者演示了OK鏡的護理流程:“早上摘下OK鏡后,先用沖洗液洗OK鏡。兩只鏡片,鏡面要用手指輕輕搓洗10下左右,直至搓洗出來泡沫,再用燒開冷卻后的純凈水沖干凈。接著,將它們保存在雙氧水護理液里靜置。”晚上戴之前,要再次沖洗OK鏡,并滴上滴眼液。摘鏡后,如果孩子眼睛不舒服,還要用藥或熱敷等緩解。此外,每個月還要用AB液,去除鏡片上的蛋白質。

    d57e8bb26ef9ffabe4a3fcdfa056aaa1

    OK鏡的使用及護理流程很繁瑣。攝影:李秀芝

    這一系列的操作,醫生建議孩子滿12歲以上才能自己做。在此之前,都是大人來做。“孩子如果戴上沒清洗干凈的OK鏡,很有可能會導致眼睛發炎。而且洗的過程中,如果孩子把OK鏡弄壞了,損失更大。”林琳說。

    汪詩黎則吐槽,“每天要給孩子弄(OK鏡),就會限制你下班回家的時間,因為你要趕在他睡覺之前給他戴上。這種細致的活兒,不太放心交給老人。而且,如果孩子要去參加夏令營,家長不能陪同,就只能停戴OK鏡,又擔心他會恢復到之前的近視狀態。”

    對孩子來說,晚上戴著OK鏡這個異物入睡,也需要一個接受的心理過程。“一開始我也是有點抵觸的,因為戴上去真的很難受。但漸漸也感受到了由此帶來的好處。”小楊說,“雖然近視300多度,但頭天晚上戴了,第二天白天上課不戴眼鏡也可以看得很清楚,游泳、騎車也沒有框架眼鏡帶來的煩惱。”

    “眼科界茅臺”?

    對家長而言,除了使用起來繁瑣,OK鏡還有一個很大的“槽點”:貴。

    楊崇清表示,由于OK鏡材質特殊,通常一副國產的OK鏡價格約8000元左右,進口的1萬元左右。從《中國企業家》采訪的情況來看,OK鏡的價格比楊崇清說的還要高。林琳和汪詩黎給孩子用的分別是日本的阿邇法和美國的CRT,售價均在1.5萬元左右。

    當然,醫院和診所一般都會推出團購或者復購打折的活動,比如第一副9折、第二副7折、第三副5折。

    除了OK鏡本身,用戶還需要用很多耗材,如沖洗液、護理液、滴眼液、生理鹽水、眼罩、醫用紙等等。林琳粗略地算過一筆賬,大約每個月要花五六百元在女兒OK鏡的耗材上。

    “OK鏡肯定貴,我們只能用‘花錢買度數’來安慰自己了。”一位家長向《中國企業家》表達了無奈。

    另一方面,OK鏡的出廠價遠低于終端價。國盛證券發布研報稱,OK鏡的出廠價一般僅為終端價格的10%~20%。《中國企業家》根據上市公司披露的財務數據計算得知,2020年,愛博醫療OK鏡品牌“普諾瞳”的單個產品出廠價僅約412元。同期,擁有“夢戴維”和“DreamVision”兩個OK品牌歐普康視,其OK鏡單個產品出廠價僅約1114元。

    即便出廠價低,廠家的OK鏡毛利率依然較高,甚至堪比茅臺。在2018年~2020年的三年內,歐普康視OK鏡的毛利率都在90%以上。而愛博醫療“普諾瞳”上市以來的毛利率也在70%以上。

    對此,一位醫療分析師告訴《中國企業家》,“作為三類醫療器械,OK鏡需要5~7年的研發周期,這意味著極高的投入。沒有足夠的耐心,企業也不能持續發展。

    陳志博士也認為,目前OK鏡的終端價并不算高。“當用戶第一次驗配OK鏡,就意味著后面有十幾次的復查。每一次復查,都需要多位醫護人員的配合和相關設備的投入,這都是成本。有些醫院還不收取復查費。”

    1e1face2134a5cba84354551dea7515e

    陳志博士為一名11歲的近視患者做OK鏡的驗配前檢查。來源:被訪者

    “卡脖子”和不確定性

    OK鏡并非新鮮事物。

    據了解,全球第一個OK鏡的研究早在1950年代就開始了。1997年,OK鏡由美國引入中國大陸,隨即風靡市場,但由于產品質量及驗配、護理、復查不夠規范,造成群發性角膜感染,甚至出現失明案例。2001年,原國家藥監局和衛生部分別出臺管理條例,進行規范管理,整個行業受到較大沖擊。

    李笑微曾在著名眼科藥品與醫療器械公司愛爾康和視光公司依視路合計工作過17年,也是OK鏡行業發展的見證者。他向《中國企業家》回憶,“整頓后的近10年里,OK鏡行業的發展幾乎停滯。”

    轉折點發生在2012年前后。那時,陸續有科研文章證明了OK鏡在臨床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同時更多眼視光醫生接受了規范化、體系化的OK鏡培訓。此外,2011年,日本的阿邇法(Alpha)、美國的菁視(Essence)、韓國的露晰得(Lucid)等OK鏡品牌紛紛進入中國市場,也帶來了良好的口碑。

    隨著2012年上半年亞洲第三屆角膜塑形鏡及特殊角膜接觸學術大會在杭州召開,角膜塑形鏡開始得到廣泛認同,并加速發展。

    目前,在中國獲批上市的OK鏡品牌有近10個,但中國本土獲批廠家只有此前所述的歐普康視、愛博醫療和亨泰光學。

    71836a2de659bd4f7cb60c05e0e6c27c

    李笑微。來源:被訪者

    “從2012年算起,大眾真正開始接受OK鏡也就幾年的時間。而醫療器械本身的研發周期很長,加上OK鏡的審批和監管比早年更加嚴格,目前OK鏡行業的玩家并不多。”李笑微說。

    李笑微也認為,目前市面上的OK鏡產品其實沒有太多差異,也很少看見創新的設計理念。

    2019年,時任依視路近視管理部門商務總監的李笑微,和醫療器械CRO(醫藥研發合同外包服務機構)公司捷通的創始人付曉陽,對在眼視光領域共同創業的想法一拍即合。此前,李笑微曾為依視路引進了一款美國的OK鏡產品,并負責其在中國的落地工作,包括臨床注冊、審批等,而捷通正是此事的合作方之一。

    目前,艾康特的眼視光解決方案包括用于青少年近視防控的OK 鏡產品,也覆蓋成年人視力矯正與眼表疾病治療的鞏膜鏡、接觸鏡全套護理產品以及眼視光檢查設備等其他板塊。艾康特希望通過差異化的產品設計以及全套解決方案切入市場。例如三區設計以及AI驗配的OK鏡、中國第一款象限導向的定制鞏膜鏡等。

    李笑微透露,艾康特的OK鏡產品自2019年立項研發后,目前已在中國6家大中心開展臨床實驗,預計2023年報批。

    在自有產品獲批之前,新入局者需要打通渠道關。

    昊海生科公告顯示,該公司自研的新型OK鏡產品正處于臨床試驗階段。而成立于1976年的亨泰光學,其研制的角膜塑形鏡產品已在中國市場獲批注冊、上市銷售多年。根據東興證券研究報告,以佩戴片數計算,在2018年,亨泰光學角膜塑形鏡產品在中國大陸地區的市場占有率達15%。此次獲得亨泰光學OK鏡在中國大陸的經銷權,將有助于昊海生科在渠道端站穩腳跟。

    李笑微也透露,目前艾康特是國外某公司的一款雙氧護理液的中國總代理。

    “現在OK鏡的滲透率還比較低,廠商之間的競爭也是比較激烈的。但這個市場足夠大,水大魚大,可以容納很多玩家”,鄒國文說,“他們的機會很大,當然挑戰也很大”。

    據上海志匯眼科院長、眼科醫生于青在知乎上透露,OK鏡的材料是一種高透氧的高分子聚合材料,目前尚無國內生產。全球生產硬性隱形眼鏡材料的工廠也并不多,國內的OK鏡片只來源于兩家公司:一是美國博士倫波利瑪公司的BOSTON系列;另一個是美國PARAGON公司的Paragon材料。

    另外一位醫療行業的長期觀察者也告訴《中國企業家》,包括已經獲得OK鏡批文的歐普康視、愛博醫療和亨泰醫學,以及備受熱捧的艾康特等企業在內,他們用的OK鏡核心原材料都是購買的,部分技術也是license-in,即花錢獲得國外企業的授權,在中國做臨床試驗、申請上市。這意味著,中國本土OK鏡廠商在未來很有可能面臨被卡脖子的境況。

    上述觀察者表示,投資人對OK鏡相關企業也有一些擔心,比如經過漫長的臨床實驗,產品質量能不能過關,最終能否獲批上市?

    (文中林琳、方華、汪詩黎為化名)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