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余承東華為云首秀,2.2億美元示好開發者

    2021-04-26 09:30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c3eeee994256bb0f55e6a173458fcf59

    經歷了一系列的調整后,華為兩大明星管理者掛帥云業務背后的邏輯是什么?在消費者業務受阻的大背景下,云業務又將怎樣擔負起歷史使命?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4月25日,在華為開發者大會(Cloud)2021上,余承東第一次以華為云CEO的身份公開露面。 

    不知是否因為緊張,講到技術詞匯時,他的表達沒有以往發布手機時流暢。但講到“站在華為的肩膀上,創造未來”時,澎湃的語氣讓人覺得,那個激情昂揚的余承東回來了。 

    外界對余承東履新的期待,從不止于“按套路出牌”。 

    2021年1月27日,華為發文官宣余承東兼任Cloud & AI BG總裁。這意味著余承東統協汽車、手機、云等三大業務,外界將其解讀為華為再次提升云業務級別的一個信號。但很快,華為云業務的調整一波三折。一周時間里,云業務遭遇兩次調整。最終,Cloud & AI BG迎來“降級”,變為“Cloud BU”,這離其升為BG僅一年時間。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華為云的掌帥來頭不小,除了余承東擔任華為云CEO之外,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被任命為華為云董事長,可見華為對云業務的重視。 

    4月12日,在華為分析師大會上,徐直軍闡明了云業務頻繁調整的原因:“成立云與計算業務的時候,是希望把服務器存儲跟華為云能夠協同運作。在協同運作的時候又發現有些問題,它反而消耗了我們云團隊的精力。所以我們現在又把服務器存儲還回去,讓云集中精力來做云,為了發展云。” 

    從一定程度上講,砍掉AI,剝離服務器存儲讓華為云能夠更加“聚焦”,一方面是對云業務的期待與重視,另一方面是對其以往成績的肯定。余承東在今天的大會一開始就強調了華為云取得的成績,2020是十分艱難的一年,華為云逆風飛揚,增速獲得第一,成為全球五朵云之一。 

    不過,在國內阿里云明顯具有更大的優勢,占有更多的市場份額。一句流行的話是,國內只有阿里云和其他云廠商兩類。而根據第三方市場調研公司Gartner的報告,亞馬遜、微軟、阿里云三大云廠商占到全球70%公有云IaaS市場份額。 

    “華為公司的專長是硬件基礎設施,華為在連接、計算、存儲做了很多工作,在智能終端上也是異軍突起,包含IoT以及最近華為關于車的技術。這些技術是其他云廠商不具備的,我們能夠打通這些行業的優勢。”同樣履新的華為Cloud BU總裁、消費者云服務總裁張平安認為這些行業是華為云具備的優勢之一,除此以外還有服務政企客戶的經驗,將把更多能力放在云上等。

    此前,徐直軍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華為要“優化產業組合,增強產業韌性”:“我們強化華為云BU的定位,事實上是公司強化在軟件投資的一個舉措。因為我們認為華為云更多地投資在軟件,希望華為云更加獨立,更加結合產業的規律去放開手發展,從長遠來講,來提高軟件服務在華為整個收入的占比。” 

    在消費者業務受阻的大背景下,云無疑成為華為重點關注的業務之一。

    回歸ICT

    從華為云發展的增速來看,華為云以“后來者”的身份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3月31日,時任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在年報發布會上表示,2020年華為云業務營收同比增長168%,在幾大業務中,增速最快。華為內部,云業務整體營收歸于企業業務,2020年企業業務增長最為出色,達23%,但仍是三大業務中對總營收貢獻最少的業務。 

    受疫情影響,企業上云的積極性空前高漲。根據Canalys數據,截至2020年四季度,華為云已經成長為中國公有云市場第二名。不過,增速高的另一方面也說明基本盤還不夠大。 

    張平安認為,華為云能快速成長是因為技術創新,不斷通過技術創新去連接各個行業。而華為云是不是第一、第二、第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在各個行業里滿足各個客戶上云的業務需求。此次,華為發布了6大創新產品及服務,包括華為云CCE Turbo容器集群、CloudIDE智能編程助手、GaussDB(for openGauss)數據庫等。 

    除了云業務外,近來華為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也備受關注。從表面來看,這兩大業務的決策似乎關聯不大。但云業務的聚焦和“不造車”的策略都再次傳達出華為“聚焦”ICT的決策。 

    華為在年報中一直強調,華為是全球領先的ICT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提供商,ICT基礎設施業務是華為最核心的業務之一。而余承東表示,到2025年,全球企業云技術使用率將達100%。云是ICT產業的未來,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底座。整個ICT產業,會全面走向云化。走向云化是整個時代的潮流,任何企業家都無法抗衡。 

    早在2019年,徐直軍就曾表示:“隨著汽車產業與ICT產業的深度融合,智能網聯電動汽車正在成為人類社會新的革命性發展引擎,其影響遠遠超出兩個行業本身”。面對這一輪產業變革,華為明確了自己的戰略選擇:華為不造車,聚焦ICT技術,幫助車企造好車。 

    胡厚崑同樣指出:“華為的業務戰略沒有大的改變,還是聚焦在ICT的基礎設施。聚焦的目的是我們看到了整個社會數字化進程不可阻擋,我們希望能是一個使能者的角色。

    ” 對于強調邊界的華為來說,“賣水人”的吸引力依然大過“淘金者”。 

    頻繁調整

    華為云起步不算晚,但正如徐直軍所言,其發展中一直存在各種挑戰。 

    任正非曾指出:“華為云不是我們傳統硬件設備的領先優勢,開發產品并銷售產品,而是華為面向客戶商業模式的改變,即由賣產品改變為賣云服務。必須構建賣云服務的能力及支持面向客戶提供云服務的運營、運維能力。” 

    不久前的分析師大會上,徐直軍指出了云業務的不同,“云業務運營由于商業模式不一樣,它更多是一個線上的業務,是一個訂閱的商業模式,所以在華為一直是端到端相對閉環運作的一個獨立的地位。” 

    這也是一直以來外界對華為云的質疑之一,是否能從“賣盒子”到“賣好云”。 

    張平安表示,這一情況有所改善,“確實華為是從硬件出生,但我們從運營商BG、到企業BG,再到消費者BG,特別是企業BG幫助很多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現在沉淀了很多應用層的PaaS,終端云就是華為公司的互聯網業務,有音樂視頻等。我們希望能夠把華為云與終端云業務進行結合。”

     在今天的媒體預溝通會上,華為高級副總裁、云與計算BG副總裁張順茂講到華為云的策略時表示:“華為將不同于以往擅長的賣盒子的方式,而是會投資優先。” 

    方針路線問題也曾在內部引發廣泛討論。2018年末,一篇文章發表在了華為內部的心聲社區廣為流傳,其指出了華為云發展中存在的問題:華為一直存在著公有云和私有云的路線之爭,公有云和私有云在內部資源和外部客戶上都存在著一定競爭。 

    事實上,即使在華為云成立之后,公、私云兩業務仍沒整合到一起。內部員工認為,華為云走了太多彎路,私有云和公有云朝著不同方向發力,越走越遠。隨后,這篇帖子被總裁辦郵件轉發。 

    從這些挑戰角度來看,就更好理解華為云組織架構的頻繁的調整。 

    文章廣泛傳播的那一年,華為Cloud BU改組為“Cloud&AI產品與服務”,目標是在計算和云業務上打造華為的“黑土地”。至今,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依舊是華為云的發展策略。前一年,即2017年,華為剛成立Cloud BU,8月Cloud BU從二級部門升級為一級部門,級別僅次于三大BG。2020,華為云躍居四大BG,但一年后,便重回一級部門。 

    不過,華為十分熱衷于組織架構調整,從2006年至2010年,華為每年業務架構都不盡相同。任正非曾表示,調整業務架構是為了簡化管理、提高運作效率,以及時響應前方為滿足客戶的需求,使各個BG的目標更加明確,這會更有利于公司的綜合成長,快速地提供服務,也有利于在這個環境不確定的時代穩定增長,保持企業活力。 

    軍備競賽

    華為一直堅持每年將10%以上的銷售收入投入研究與開發。從財報來看,2020年研發人員10.5萬人,占員工總數的53.4%,研發費用從2018年的1015.09億上升至2019年的1316.59億,再到2020年的1418.93億元,投入占營收比從14.10%上升到了15.30%,再到15.9%。 

    華為沃土計劃投入也逐年攀升。2021年,將向“沃土計劃2.0”投入2.2億美元,比2020年多投入2000萬美元,包括發布“沃土云創”計劃、以及鯤鵬眾智計劃和昇騰眾智計劃等。2015年,華為發布沃土計劃,持續投資在開放能力、平臺工具等幾個方面。

    7c48d893950ff0d8e07458b9af6fc60b

    在云領域,早已是軍備競賽的狀態。2020年4月,阿里云宣布未來3年投入2000億元,沖刺全球最大的云基礎設施。同年6月,阿里云稱將繼續深耕“被集成”戰略,做強生態,未來一年投入20億元專項資金,啟動“云原生合作伙伴計劃”。

     “我們也意識到云的投資正在增速,如何讓華為云進一步發展,我們內部還在探討。”張平安坦言。 

    不僅如此,云業務還面臨盈利問題。 

    華為云尚未公布該業務的具體數字,但以阿里云為例,2021年其才實現了成立12年來首次季度盈利。阿里2021財年Q3(2020年10月1日-2021年12月31日)財報,阿里云單季度收入116.15億元,經調整EBITA實現盈利2400萬元。 

    對于營收增速逐步放緩的華為,既要盈利又要擴張,并不容易。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高歡歡  制作:陳睿雅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