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創立4個自主品牌,讓大山里的繡娘年賺180萬,她說:人生沒有最好的選擇,只有……

    2021-04-17 13:46 | 作者: 趙東山,李薇

    微信圖片_20210417133641

    思考每一個商業的選擇的時候,財務曲線固然非常重要,但還有一個價值曲線。今天依文中國手工坊匯聚了幾萬名繡娘、5000多種紋樣,匯聚了上百萬量級喜歡中國文化、喜歡中國手工藝的創造者。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中企圖庫

    “其實人生沒有最好的選擇,只有心之向往。因為每一次在面臨選擇的時候,如果你有特別多參數,你反而沒有辦法選擇,所以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聽從內心的呼喚。”4月15日,在《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全球木蘭論壇暨2021(第十三屆)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上,依文集團董事長夏華在“我們的選擇”主題演講中這樣說。 

    1994年,在一次去沿海調研走訪民營企業后,中國政法大學教師夏華深為震撼,堅定了自己當老板的夢想,毅然辭去了教師的職位,決定成為西單商場的一名售貨員。電話那頭的父親不理解,沉默不語,但夏華心意已決。 

    因為根本不懂零售和服裝,夏華在西單商場前的臺階上坐了整整三天,她在默默地統計從商場里出來的顧客提哪個商家的手提袋最多,她就決定去哪家應聘做售貨員。后來她才知道這在行業里叫“提袋率”,提袋率高的品牌一定是做得好的。 

    從售貨員開始接觸顧客,夏華后來創辦了“依文”這一時尚品牌。隨后短短5年間,她創辦了4個自主品牌,并在1999年登上單品銷售冠軍的寶座。 

    大家都認為時尚應該發生在都市,但夏華卻帶著設計師團隊走進了貴州大山。從2003年到現在,她一直堅持把大山里繡娘們的手工藝品做成時尚或生活美學的元素。 

    2019年,她把繡娘們帶到了倫敦。與此同時,她讓繡娘從舍不得交5毛錢的電費,做到年賺180多萬,買了房,子孫上了縣城最好的學校。

    夏華說,人生在選擇的過程中一直在平衡商業的價值與生命的意義。這一次到大山的選擇,讓她在商業的價值背后,找到了生命的意義。這就是最好的選擇。 

    以下是夏華在全球木蘭論壇上的演講,有刪節:

    從大學老師到售貨員再到創業 

    我是1994年開始創業的,可能大家很難想象,創業之前我是一名大學老師。 

    在中國政法大學讀了4年書后,所有人認為最好的選擇應該去做法官,應該去做一名律師。但是因為熱愛,加上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卻成為了中國政法大學的一名大學老師。

     這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我聽從了內心的呼喚,去做了自己的任性的選擇。 

    當大學老師那些日子很快樂,因為每天跟同學在一起,大家特別聊得來,我也很快成為他們最喜歡的老師。 

    教書4年以后,我又選擇了下海,那個時候不叫創業。

     我是從一名西單商場的售貨員開始創業的,當時我父親從電話那一頭聽說我下海了,他嚇了一跳,他說干嘛去了?我說在西單商場賣貨。緊接著他沉默了好幾分鐘沒說話,因為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我為什么放棄大學老師這么好的職業去做了一個售貨員。 

    但是我聽從內心的呼喚,想去試試自己有沒有機會從事自己最喜歡的那份職業、那個行業,從那以后我開始了一個時尚品牌的創業。 

    當然,很多人會問做售貨員這個選擇是好的嗎?有的時候,大家看似感性的選擇,背后有很多理性的思考。

     創業做時裝,但我是學法學的,不知道從哪兒開始做起,所以我整整在西單商場的臺階上坐了三天,我就看顧客從里邊提出來的口袋誰家的最多,我就到誰家去應聘做售貨員。后來我知道那個名詞叫提袋率,提袋率高的品牌一定是做的好的。我從售貨員開始接觸顧客,開始創建依文這樣一個時尚品牌。 

    依文、諾丁山、凱文凱利,不到5年間我創建了4個自主品牌。1999年我就登上了單品銷售冠軍的寶座。那個時候大家都覺得做時尚在大都市,這是一個很好的職業。

    走進大山 

    但是在2003年,我又做了一次選擇,這次大家可能認為一個做時尚品牌的,都市就是你的市場,你應該在這里耕耘你的客戶,但2003年我帶著我們的設計師開始走進大山。 

    大家很難想象,我第一次到貴州,帶著設計師走進我向往了很久的村落,那里邊苗族的繡娘非常多,那時我遇到的第一個困難是,很多繡娘都聽不懂我說話,因為他們都不會說普通話,也很少有城里邊的人那個時候進到村子里。 

    所以在一個下午,我在廣場上,村長召集了整個村子里那些繡工最好的繡娘,每一個人都拿著他們繡的最漂亮的產品讓我看,那時候我看的最多的就是鞋墊。可能村子里的繡娘們用三天、五天繡出一幅最美的鞋墊給家人、朋友去用。那些精美的繡工讓我真的很感慨,當村長說您上臺去跟繡娘講幾句話的時候,我第一件事先給大家鞠了一躬,我說謝謝大家讓我看到了最美的藝術,但是現場鴉雀無聲。 

    但那一刻其實對我生命有特別大的震撼。可能藝術這個詞在很多城里人的眼里大家都知道,但是對于從未走出大山里的這些老人家們,藝術是一個陌生的名詞,背著娃、繡著花就是他們的日子。

    于是那個下午我做一個非常艱難又非常簡單的選擇,我跟團隊說可能我們以后的戰場就是大山了,以后我們要在這里住下來,跟他們一起,讓他們手里那些最美的手藝真正能夠變成價值。 

    那個時候到老人家里,他們連5毛錢的電費都不舍得交,因為每一個人都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他們沒有辦法去賺錢,所以他們盡量省著花錢。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跟繡娘們說,你們好好繡花,繡好了我帶你們去北京。 那個時候很少有人相信,他們從未走出過大山。甚至我還跟很多繡娘說,不僅去北京,我還帶你們去倫敦,他們一臉懵圈地看著我,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倫敦在哪里。 

    跟設計師一起在大山里一晃已經17年。這17年我們讓13000多繡娘有機會走出大山,走向都市。我們讓5000多種最美的大山里的紋樣成為了有影響力的全球美學IP,很多的設計師跟我們一起用這些紋樣設計最美的時裝、最美的生活美學用品。 

    商業價值背后的生命意義 

    當然,這一次選擇從商業的角度去看,它不是一次對的選擇,不是一次理性的選擇。因為這些離時尚很遠的大山,我們可能一下子很難去找到價值和變現的路徑。但是我一直說,人生在選擇的過程中你會發現很有意思,其實我們一直在平衡,平衡商業的價值與生命的意義。

     什么是最好的選擇?就是因為這一次到大山的選擇,我覺得在商業的價值背后,我找到了生命的意義。

     我大概1年要飛四十幾次大山,這是我最喜歡去的地方,到現在也是這樣。每一次到大山里邊去,這些老人家在村口把他們最好吃的東西包一個小包給我的時候,我覺得那一刻是最幸福的。因為今天我們已經讓很多的繡娘不僅僅擺脫了貧困,也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比方說潘奶奶,76歲的苗族繡娘,去年在依文深山集市的平臺上1年賺了180多萬。用奶奶的話說,做夢也沒有想到繡花還能賺這么多的錢。 

    當我第一次遇到潘奶奶的時候,我覺得她的繡工很精美,但是她不知道她那些繡的特別漂亮的嫁衣,甚至3年、5年那些漂亮的衣服如何賣給城里的消費者,那么奶奶也不知道她繡的那些特別美的繡片怎么走進這些消費者的生活。 

    所以我跟設計師就在商量,怎么樣讓奶奶的繡衣能夠變成明星紅毯上的那些繡衣,怎么讓奶奶繡的那些最美的繡片,變成比那些名畫更有價值的產品?于是設計開啟了這些繡娘們新的生活。 

    今天奶奶已經有上百萬粉絲,奶奶的產品賣給很多明星他們走紅毯穿,奶奶的繡片已經走進了很多人的家里,放在最明顯的地方成為一幅藝術品。 

    我第一次見到梁忠美老師的時候,她是在貴州貞豐的一個小鎮子上,她是獨臂繡娘,所以她繡花要繡大概半個月才能繡一幅蝴蝶。我當時特別感動,因為一直是她的愛人去捕捉最美的蝴蝶標本,然后梁老師就照著那些蝴蝶繡,繡出來活靈活現的那些蝴蝶。

     但是那些蝴蝶她光喜歡繡、知道好看,她也不知道用什么樣的方式去賣。于是我帶著設計師一起給梁老師打造了她的工坊,今天梁老師一幅蝴蝶繡片要賣上1000多塊錢,梁老師現在繡也繡不過來,現在她已經帶著100多名繡娘跟著她一起去繡。 

    所以我特別想說,我說在27年的創業里邊,其實聽從內心的召喚很多次選擇,包括這一次其實我選擇了美好商業,我選擇了讓自己一輩子都特別有激情的一個事業。每一次進大山的時候,其實越來越多的繡娘找我,現在已經遍布了大概10幾個省市,我們建了1200多座次繡娘的工坊。 

    從大山到倫敦 

    大家在城市里去過很多工廠,但那些原生的手工藝的工坊繡娘們就在那兒背著娃、繡著花、唱著歌,用自己的手藝養活自己、養活家。

     我也開始在村莊里讓越來越多的人走進去,因為繡娘的產品越來越多的時候,其實我的壓力非常大。因為原來有幾個繡娘我們好賣她的產品,但是13000名繡娘的產品,我們如何去呈現,于是我跟團隊一起在大山里體會到了一個靈感,那就是每到周末的時候,大山里叫趕場,我們叫趕集,繡娘們帶著他們最美的東西,家里好吃的、好玩的擺在地上,大家開始相互交換、相互選擇,也有很多到村子里旅游的游客去買他們的產品。 

    那一刻我就在想,我們有沒有機會把這個大山里最原生的集市搬到城市的購物中心?于是在3年前我們開了第一場深山集市,在北京僑福芳草地。我大膽地把大山里最美的那些紋樣變成藝術品,然后呈現了一個最美的苗族的場景。

     在這個場景下,我們讓上萬的繡娘的那些產品在這里呈現,有繡的筆記本,有繡的包包,繡的圍巾,有我們的設計師跟國際品牌跟他們聯合創造的那些時尚的產品。一下子深山集市就這樣引爆了,每一天都有人排著隊。我還讓很多的繡娘現場去給這些年輕人刺繡他們喜歡的圖案、紋樣,有的人喜歡蝴蝶,有的人喜歡蜻蜓。還在帆布鞋上繡,在各種包包上繡。 

    于是這個深山集市變成了一個可以體驗、可以超級進化的美學場景,就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愛上了繡娘的產品。后來一發不可收拾,深山集市在北京、上海、杭州都開了起來,獨臂繡娘梁老師還在杭州專門做了蝶夢深山的一場集市。 

    梁老師第一次有機會走出大山,她看到那么多城里的年輕人排著隊去看她繡蝴蝶、買她的蝴蝶繡片,當時就流眼淚了,她說沒想到還有這么多人喜歡我們的手藝。深山集市甚至也開到了巴黎、米蘭、倫敦。 

    2019年,我帶著繡娘們走進了倫敦,她們原來想都沒敢想,有一天可以跨越幾千公里,飛出大山、飛到倫敦。 

    微信圖片_20210417133658

    在倫敦第一場深山集市也讓英國人排起了長隊,每一個人都希望跟繡娘們照一張照片。

    我印象特別深的是一個皇家藝術學院的應該是非常有影響力的一位設計師,當時看著奶奶們在那兒刺繡,繡的特別漂亮,他問了我一句話,我當時就樂了。 

    他說,請問她們是在哪一個美學學院學習的,為什么她們都不用電腦編程,就能繡出這么漂亮的花樣和紋樣?我說她們沒有在哪一所學院學習過,甚至很多繡娘們那個時候都沒有讀過書,就是祖祖輩輩他們傳承下來這些手藝,讓她們今天每一幅作品都能夠用美學的力量去征服很多消費者。

     深山集市走到今天,我們已經不僅僅去呈現繡娘那些最美的作品,里面還有大山里那些好吃的、好玩的。 

    我特別想說,這樣的一次選擇可能給了我和依文的團隊一次無法想象的人生思考,就是我們在做一次選擇的時候,其實沒有那么多的理性,那一刻可能就是因為在大山的深處,我們聽從了內心的那份召喚,覺得我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這些手藝人改變命運,我們就創造了這樣的一個獨特的商業模型。 

    今天,可能大家都思考每一個商業的選擇是不是基于財務數據,認為財務曲線非常重要的時候,我覺得還有一個價值曲線。如果不是堅持17年,我們很難看到這樣的價值,今天依文中國手工坊匯聚了幾萬名的繡娘,匯聚了5000多種超美的紋樣,也匯聚了這些上百萬量級喜歡中國文化、喜歡中國手工藝的這些創造者。

     我覺得這就是選擇的力量,可能有的時候假如我們沒有想好,那就安靜地聽聽內心的聲音。這就是我從一名大學老師去選擇做售貨員,又從售貨員創業開始,選擇了時尚行業,后來又選擇了走進大山。 

    走進大山以后,今天我和依文還會有無數個選擇,今天我可能已經成為了繡娘的帶頭人,經常到國外的時候,大家也會叫我繡娘,但是我覺得可能未來我希望用這樣的方式能夠讓越來越多的中國的傳統手工藝者,能夠走上自己的創業之路。 

    今天在這個平臺上,我們不僅僅讓這些老的繡娘們有機會去找到自己賺錢的方式,我也特別想跟大家說,像潘奶奶、大山里的奶奶今天有機會在縣城里為自己的兒女買房了。潘奶奶今天也用自己賺的錢,讓自己的孫子、孫女都上很好的縣城里的學校了。 

    不必外出打工,留在深山也能賺錢 

    今天還有很多年輕人,一直都問我一個問題,夏老師做深山集市這么多年,這些老人家的手藝終究面臨著有一天當他們繡花繡不動了,這些手藝會不會失傳?我特別想說,就是因為這份商業的價值,我們讓很多年輕人開始傳承自己奶奶們的手藝。 

    2018年的春節,我是在村子里過的。其實每一到過年的時候我都很糾結,我也希望能夠回到老家跟自己的家人一起過年,但是因為繡娘在大山深處,我有一份特別的牽掛,所以我特別希望利用這個時間跟他們待幾天。 

    在村子里一開始過春節的時候非常熱鬧,因為家家戶戶都有很多好吃的。我在很多原生的村落都打造了繡夢之旅的旅行線,我特別希望有機會邀請大家去看一看,因為每一個村落里那些最美的手藝會呈現不一樣的感覺。 

    我不允許在村子里邊做餐廳,因為破壞了那個原生態,我都會找一個最大的廣場,每個老人家一壇酒、一道菜,在風雨廊上讓所有的游客在那兒吃一頓飯。我也會帶大家去老人家的家里吃一個下午茶,到今天很多人都跟我說,夏總我特別留戀我們繡夢之旅的下午茶,因為老人家會把家里邊最好吃的土雞蛋、最好吃的地瓜土豆所有都煮出來給游客。 

    但是我特別想說的是,那一年春節到初八九的時候,我覺得是我最難過的時候,因為很多年輕的母親這個時候要去城里打工了,然后孩子們都會抱住這些媽媽們哭,不讓走。你會發現老人也在哭,孩子也在哭,母親也在哭。

     那時候我就在村口跟很多母親商量,我說你們能不能留下來,就留在自己的家鄉里,然后我們來繡花自己賺錢。 

    所以,很多人那時候相信了我,那一年我們留下了800多個母親,她們沒有去打工,留在了村子里,我們就去培訓她們,發訂單,然后這800多個母親都用這樣的方式陪著自己的孩子和老人在家里,最少的一年也能賺三五萬塊。 

    這樣,我們讓很多的年輕人開始相信了這個夢想,她們開始回到村子去繼承她們的手藝,然后開始繡花。

     今天,依文中國手工坊的平臺上,我們已經有幾千年輕的繡娘,最小才二十三四歲,但她們已經開始能用自己的手藝陪娃、照顧家,能夠賺到錢。 

    這就是我今天講的關于選擇的故事,一個關于心之向往、我們用自己的內心去做最好的選擇的故事。

     
     

    值班編輯:馬吉英  審校:高歡歡  制作:陳睿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