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卷入反壟斷漩渦的平臺經濟

    2021-04-06 13:25 | 作者: 劉哲銘,李薇,鄧攀

    cf326b72915a8d2cfc3e4addd70a8724

    中國互聯網經過20多年的發展,平臺的能力和資源進一步集中、強化,不少平臺處于絕對優勢地位,但同時也帶來了壟斷和資本無序擴張的隱患。在國家三番五次強調“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背景下,平臺經濟何去何從?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騰訊)會積極配合監管部門,總的來說盡可能做到合規,保證長遠的發展。”近日,在騰訊控股2020年業績發布會上,騰訊控股主席馬化騰首次公開回應反壟斷。

    當天,騰訊總裁、執行董事劉熾平也表示,關于反壟斷已經跟相關部門多次見面,對這方面要求跟政府都有定期會議,在會議當中談及多項議題,期待能夠打造一個健康的環境,讓更多創新在國內發生,騰訊也一直非常重視合規和要求。

    馬化騰和劉織平發表上述回應的一個背景是——騰訊正卷入反壟斷漩渦。

    2021年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交訴狀,認為微信和QQ限制用戶分享來自抖音的內容,構成了《反壟斷法》所禁止的“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競爭的壟斷行為”,要求法院判令騰訊立即停止這一行為,并賠償抖音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9000萬元。不過,根據福州中院民事裁定書,抖音對騰訊訴訟案已撤訴。

    3月12日,市場監管總局依法對互聯網領域十起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對騰訊等12家企業分別處以50萬元人民幣罰款。根據反壟斷法規定,市場監管總局對騰訊控股有限公司收購猿輔導股權案等十起違法實施經營者集中案件立案調查。經查,上述十起案件均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第二十一條。

    此外,淘寶特價版近日向微信提交了小程序申請,但淘寶特價版回應稱目前審批尚未獲通過。阿里和騰訊長期將彼此的服務排除在各自平臺之外,在自己的生態建立所謂的“圍墻”。此次淘寶特價版的舉動牽動了業內神經,大家都在觀望,在反壟斷聲浪之下,騰訊會如何反應?

    事實上,讓騰訊不安的還有一宗合并案。去年10月,作為虎牙和斗魚的最大股東,騰訊促成兩家公司合并。不過,兩個平臺合計占領了80%的游戲直播市場,倚靠騰訊的游戲版權資源,直播行業的“經營者集中”現象十分明顯。市場監管總局去年12月表示,正依法審查虎牙與斗魚合并等涉及VIE架構的經營者集中申報案件。

    而再往前看,十一年前的那場“3Q大戰”是騰訊首次因壟斷坐在被告席上,并引發了法律屆和互聯網行業的激烈討論,故也被稱為互聯網反壟斷第一案。最終,2014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對奇虎360訴騰訊壟斷案進行終審宣判:認定騰訊旗下的QQ并不具備市場支配地位,持續四年之久的“3Q大戰”落下帷幕。

    “由于騰訊在社交網絡領域涉嫌具有顯而易見的市場支配地位,而且存在長期屏蔽競爭對手應用軟件的行為,因此在涉及騰訊的經營者集中案件審查上,更容易引發關注和爭議。”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劉旭對《中國企業家》表示。

    “壟斷”是這些糾紛的關鍵詞,也是近期的熱詞。

    2021年2月7日,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印發了反壟斷指南。指南中明確指出,平臺為互聯網平臺,是指通過網絡信息技術,使相互依賴的雙邊或者多邊主體在特定載體提供的規則下交互,以此共同創造價值的商業組織形態。

    3月15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強調,建立健全平臺經濟治理體系,明確規則,劃清底線,加強監管,規范秩序,更好統籌發展和安全、國內和國際,促進公平競爭,反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由此可見國家對平臺經濟規范健康持續發展的重視。

    劉旭分析:“這表明國家已經認識到平臺經濟急需在多個方面采取及時有效的措施,系統地完善對平臺經濟的監管機制。”

    “國家一系列對反壟斷的舉措釋放了一個積極的信號:政府的取向會兼顧兩頭,一方面要加強監管,另一方面也要讓平臺經濟發展壯大。”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接受《中國國企業家》采訪時分析。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中央的倡議絕不是約束企業發展,而是為了規范企業的行為。平臺企業自身要規范自己的主體行為,對于一些非正當競爭的做法,比如大數據殺熟、使用獨一性的要求需嚴格約束,公平競爭,并且要給小企業生存空間,尋求與其合理共存,豐富消費者的選擇。”

    平臺壟斷痼疾

    回顧“3Q大戰”,起因是奇虎360當年發布了其開發的隱私保護器,專門搜集QQ軟件是否侵犯用戶隱私,騰訊立即反擊,在裝有360軟件的電腦上停止運行QQ軟件,用戶必須卸載360軟件才可登錄QQ。這就是人們俗稱的“二選一”。

    “二選一”只是平臺企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一種形式,平臺經濟發展中產生的問題不止于“神仙打架”,還有社交平臺屏蔽競爭對手的應用軟件轉發分享鏈接、過度收集用戶信息等等。但最終各類排擠競爭的行為都指向一個目的:擴大平臺企業的壟斷利潤、推高上市企業市值,讓相關企業創始人、持股的員工和投資者獲得超高額的投資溢價。

    “平臺經濟的一大特點就是可以通過網絡效應帶來規模效應。因此平臺企業往往都追求用戶數量的規模。相應的,當用戶規模足夠大時,平臺企業如果實施違反《反壟斷法》的行為,那么給用戶或者入駐平臺的經營者帶來的損害也會被放大。”劉旭認為。

    以2021年春節檔電影為例,其收官成績刷新了歷史新紀錄,達到78.22億,同比2019年漲了32.5%。但細看數據,電影票價普遍比平日高出很多。劉旭認為,一個值得注意的原因是:大型互聯網企業在電影行業的資本布局,也可能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電影票務平臺、電影院線之間的競爭。

    “例如網約車市場早期,平臺公司為了將競爭對手擠兌排除市場,不計成本地進行燒錢補貼。這種掠奪性定價就像是反傾銷,本身就是有問題的。”姚洋舉例說道。

    從更大層面來講,盤和林補充:“平臺經濟與國家的戰略規劃方針比較契合。如果出現壟斷,那么根據經濟學理論,必然會帶來一系列的社會效率損失,包括市場會偏離最優狀態,服務產品供給會減少而價格會有所升高。”

    劉旭強調,創新的時代反壟斷尤為重要:“創新離不開市場,市場離不開競爭。要給創新松綁,就必須保障市場競爭。否則,在創新領域,也會出現恃強凌弱、弄虛作假、偽創新泛濫,最終導致劣幣驅逐良幣。”

    規模大不等于壟斷

    三個月前,《反壟斷法》自生效以來第一次處理VIE架構企業,其中涉及阿里巴巴、騰訊、順豐三家企業。

    2020年12月14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反壟斷局公開對阿里巴巴投資收購銀泰商業(集團)股權、閱文集團收購新麗傳媒股權、深圳豐巢網絡收購中郵智遞科技三起VIE架構企業未依據《反壟斷法》申報就實施的經營者集中案件,并作出了處罰。這三項分別發生在2017年、2018年和2020年的并購案都沒有遵守這條規定,所以被執法者依據《反壟斷法》第四十八條分別處以5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

    雖然50萬元的罰款對于大公司來講如同九牛一毛,但其背后的代表意義不可低估。

    “這是市場監管總局首次對涉及協議控制結構企業違法實施集中作出行政處罰,對規范涉及協議控制架構企業的經營者集中行為具有重要意義。”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主要負責人12月14日在官網發布答記者問時表示。

    中國互聯網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一大批企業成為巨型公司。互聯網平臺也從提供簡單的鏈接到全面參與社會資源的配置,平臺的功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隨著平臺全面深入社會、經濟生活,線上線下高度融合,平臺的能力和資源進一步集中、強化,不少平臺公司的某些業務已處于優勢地位。

    盤和林分析說:“以阿里為例,數據顯示其占據了中國電商市場58.2%的份額,超過一半,這意味著其吸納了大多數的市場流量,無論是從入駐商家、消費者角度還是與下游物流等企業協商主動地位來看,它都具有了支配地位。”

    商務部電子商務司發布的《中國電子商務報告2019》顯示,2019年,全國電子商務交易額達34.81萬億元,其中網上零售額達10.63萬億元。據阿里相關財報顯示,2020財年(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其中國零售市場GMV為6.589萬億元人民幣。

    不過,平臺經濟規模大,并不等同于壟斷。

    盤和林認為:“每個行業都有著自身的特性,農業、工業、服務業都有各自的市場規律和技術特征。目前,平臺經濟主要體現為服務業的重要分支,而且開始越來越多地出現線上與線下結合、消費與金融服務結合的特征。未來,數字經濟也會和傳統的農業、工業深度融合。所以,不能簡單地說,因為平臺經濟具有追求規模經濟的特點,所以就必然會更容易產生違反《反壟斷法》的行為。”

    “平臺經濟自身就具有規模經濟,而規模經濟的一個特點就是規模越大,平均成本越低,邊際成本幾乎為零。在這種情況下,以規模來判斷一個企業是否壟斷是不科學的。我們定義壟斷一定是看平臺的行為。”姚洋向《中國企業家》雜志分析。

    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肯定了平臺經濟在經濟社會發展全局中的作用:平臺經濟有利于提高全社會資源配置效率,推動技術和產業變革朝著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方向加速演進,有助于貫通國民經濟循環各環節,也有利于提高國家治理的智能化、全域化、個性化、精細化水平。

    “這些大型平臺企業如果擁抱監管,就需要全面排查內部,以及它們參股的企業是否存在未依法申報的經營者集中和其他涉嫌違反《反壟斷法》的行為,及時選擇向反壟斷執法機構補報。如果發現自身還涉嫌存在其他違反《反壟斷法》的行為,應當及時評估和整改,并主動向反壟斷執法機構、有關行業主管部門匯報,爭取免罰。”劉旭建議平臺應該積極擁抱政策監管。

    “紙老虎”要發威了

    實際上,國家對平臺的治理早已提上日程。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提到:“當前,我國互聯網市場也存在一些惡性競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情況,中小企業對此意見不少。這方面,要規范市場秩序,鼓勵進行良性競爭。這既有利于激發企業創新活力、提升競爭能力、擴大市場空間,又有利于平衡各方利益、維護國家利益、更好服務百姓。”

    2018年,發改委系統、工商系統、商務系統的反壟斷執法機構實現整合,2019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

    “從《反壟斷法》2008年8月1日生效至2020年11月,我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在平臺經濟領域很少開展執法工作,缺乏相關執法經驗,執法力量也遠遠不能滿足實際需要。”劉旭介紹,目前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反壟斷局的編制只有45人,各省專職的反壟斷執法人員也只有3到10人,只有江蘇、上海等極少數省市有20個左右的專職反壟斷執法人員編制。

    另一難題在于是否“壟斷”并不好界定,背后涉及很多具體問題。

    姚洋舉例說:“拿微信支付來說,如果想吸引商家用戶,那微信方面可能會給一個非常低的折扣率,商家因此只接受微信支付這單一渠道。它就是所謂的二選一,但這個非常低的折扣價格是不是就是掠奪性定價?很難界定。”

    執法力量薄弱以及難以界定的困境讓《反壟斷法》被貼上了“紙老虎”的標簽。不過,隨著國家對平臺經濟健康持續發展的重視程度不斷加強,這種局面正在逐漸改變。

    “我認為一定程度上會改變這個局面。首先,這份指南嘗試結合國內平臺經濟常見的限制競爭行為對《反壟斷法》現有條款進行全面細化。《反壟斷法》是適用于幾乎所有行業的規則,本身比較抽象。對于平臺經濟這一新興業態,需要像汽車業、原料藥行業等限制競爭行為多發的領域一樣制定有針對性的執法指南。”劉旭對平臺經濟反壟斷執法持謹慎樂觀。

    劉旭認為:“在平臺經濟領域各類壟斷行為存量巨大、反壟斷執法力量嚴重不足、舉證難度大的背景下,短期內能否通過一系列有突破性的個案為平臺經濟各類型壟斷行為的法律適用確立樣板,是對執法者智慧與意志的考驗。可喜的是,近期國家對促進平臺經濟健康發展一再強調,明確了國家規范平臺經濟行為的決心,積極回應了兩會代表的呼吁和社會的熱點關切。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