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又一家公司撤回IPO,京東數科“退場”科創板

    2021-04-06 09:40 | 作者: 李艷艷,李薇,史小兵

    3434d6b2d692a091768dabc747b13e99

    京東數科表示,撤回科創板IPO申請是基于公司自身發展戰略的考慮。3月31日,京東數科宣布完成157億元業務重組,京東云和AI業務剝離至京東數科,并更名為京東科技。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史小兵

    沖擊上市7個月后,京東數科宣布“退場”科創板。

    4月2日,上交所官網信息顯示,京東數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東數科”)的IPO審核狀態變更為“終止”。這是繼2020年11月螞蟻集團暫緩上市后,又一金融科技公司的上市申請終止。

    這則由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上市審核中心4月2日印發的文件顯示,3月30日,京東數科及保薦人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五礦證券有限公司向上交所主動提交了撤回IPO的申請。根據《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規則》第六十七條的有關規定,上交所決定終止對京東數科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的審核。

    京東數科則在撤回公告中表示,此次撤回科創板IPO申請是基于公司自身發展戰略的考慮。京東對《中國企業家》回應稱,“不予置評”。

    京東數科撤回IPO在市場預期之中。在金融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受網絡小貸新規等影響,京東數科相關業務正在調整中。事實上不難發現,自去年9月首次提交上市計劃至今,其公司名稱、業務模式和高管團隊都發生了變化,金融屬性削弱,被視為呼應監管新政的表現。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IPO終止前的3月31日,京東集團宣布,已簽訂最終協議將京東云和AI業務剝離給京東數科,總價值為157億元,京東數科更名為京東科技。4月1日,有消息稱,京東科技或再提出科創板IPO申請。對此,京東未對外界回應更多有效信息。

    6a4d9f856e802f33e6cb233d86ab5f83

    回顧2020年,京東在資本市場可謂收獲頗豐。京東控股的達達集團在美上市,京東集團在港交所二次上市,京東健康也迎來港股IPO。2021年,京東旗下的京東物流緊隨其后,踏上IPO進程。目前,京東物流的估值已達到400億美元(約2580億人民幣)。

    京東科技、京東物流和京東零售,構建起了京東生態的“三駕馬車”。經歷系列調整的京東數科,未來是否繼續沖擊IPO,目前仍未可知。與此同時,京東還在不斷孵化新業務。被京東稱為“下一只獨角獸”的京東工業品和京東產發,亦不排除未來幾年內單獨分拆上市。

    4月2日,港股休市。4月1日,京東集團(09618.HK)股價上漲4.41%,報336.2港元/股,總市值為1.05萬億港元。

    業務重組,高管輪崗

    上交所于2020年9月11日受理京東數科上市文件。招股書顯示,京東數科擬發行不超過5.38億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擬募資金額合計為203.67億元。

    但自2020年10月16日京東數科回復上交所首輪問詢后,上市事宜一度未有新進展。此后不久,京東數科的高管團隊和業務架構層面均出現了較大變化。

    2020年12月,京東數科宣布換帥,原京東數科CEO陳生強轉任為京東數科副董事長及京東集團幕僚長,原京東集團首席合規官李婭云接任京東數科CEO。隨后,包含原京東數科的京東科技子集團于今年1月份正式成立,李婭云出任京東科技子集團CEO。企查查顯示,1月29日,京東數科法人由此前的陳生強變更為李婭云,更名與高管變更均在1月完成。

    在業務調整方面,2020年12月,京東集團公告稱,經董事會授權推進,京東集團擬將旗下云與AI業務整合到京東數科,以實現在科技板塊的一體化協同。

    京東集團彼時表示,京東科技定位于最專注產業的數字合作伙伴,致力于為企業、金融機構、政府等客戶提供全價值鏈的產品技術解決方案。整合了云與AI業務的京東數科,將成為京東集團對外提供技術服務的核心業務抓手。

    3月31日,京東集團宣布將京東云計算和人工智能業務分拆給京東數科,總價值為157億人民幣。作為代價,京東數科以發行普通股作為交換。京東在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中表示,這項交易于2021年3月31日完成后,京東所持京東數科的股權將提高到約42%。

    近期,京東數科高管再度變更。原京東科技子集團金融科技群機構負責人許凌,輪崗任職京東集團戰略規劃部負責人,向京東集團首席戰略官廖建文匯報。原金融科技群的二級部門企業金融業務部機構負責人李波,接替許凌擔任金融科技群機構負責人。

    此外,有京東數科離職員工向《中國企業家》透露,過去兩個月,受制于業務整合及人事安排,公司出現多位中層及業務骨干人員離職情況。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在近期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金融科技目前處于政策敏感階段,因此暫不適宜進入科創板進行IPO,因此京東整合云和AI并更名,也是為了突出整體科技屬性、淡化金融科技色彩。

    2013年到2015年,互聯網金融興起,企業紛紛切入互聯網金融賽道。京東成為最早提供白條等消費端產品和供應鏈服務的企業之一。2015年10月,京東“金融科技”定位被提出,發布了一系列針對幫助金融機構數字化的產品,例如,資管科技平臺系統、保險基金網上代銷平臺等。

    2017年,京東集團將金融業務獨立拆分成京東金融公司;2018年11月,提出“數字科技”定位和戰略規劃,升級為“京東數字科技”;今年1月,更名為京東科技。

    在去年9月提交的招股書中,京東數科將其主營業務劃分為四類:金融機構數字化解決方案(to F)、商戶與企業數字化解決方案(to B)、政府(to G)、其他客戶數字化解決方案以及其他。

    在京東數科的營收中,金融機構以及商戶與企業數字化解決方案各占半壁江山。其中,京東金條和京東白條分別是其拳頭產品,2020年上半年營收占比達42.9%。截至2020年6月,金融機構數字化解決方案項中商業銀行(含消費金融公司)營收占比逐年增加,從2017年的10.43%增加到2020年上半年的32.84%。

    整體營收方面,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京東數科營業收入分別為90.70億元、136.16億元、182.03億元及103.27億元,保持高速增長;凈利潤分別為-38.20億元、1.30億元、7.90億元及-6.70億元,存在較大幅度波動。

    擁抱“強監管”

    2020年6月,京東數科簽署上市輔導協議。2020年9月11日,京東數科上市申請被上交所受理,當月就回復了上交所第一輪問詢。有消息稱,京東數科原計劃去年年內掛牌科創板,目標估值高達2000億元。后因監管環境發生變化,京東數科上市計劃一直未有實質性推進。

    上交所在去年10月公開的對京東數科的首輪問詢資料中的問題,主要聚焦京東數科實際控制權、對京東集團的依賴度、三大核心業務的具體結構、同行業可比公司以及政策影響等方面。

    在回答《民間借貸規定》等相關監管政策變化情況對公司現有業務和合作模式、未來持續經營的影響時,京東數科表示:“作為一家全球領先的數字科技公司,沒有控股或者實際控制兩個或者兩個以上不同類型金融機構,不屬于金融控股公司,不適用《關于實施金融控股公司準入管理的決定》……不過,相關的金融監管政策變化,可能對公司業務造成影響。”

    京東數科還稱,“相關監管機構日趨關注金融與科技服務的融合,可能會繼續頒布新的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或加強對現有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的執行力度。因此,在不斷的業務創新過程中,公司需不斷做出調整以應對法律合規要求,可能提高公司的合規成本。”

    被問及行業內存在的競爭,京東數科回復稱,賽富時(Salesforce)和阿里云等平臺分別在數字經濟范疇下科技、行業和生態的不同層面或不同領域開展業務,但該等公司的客戶群體、經營范圍、業務模式、發展階段等與公司均存在一定差異,因此其財務數據與公司并不直接可比。

    去年11月,為促進網絡小額貸款業務規范健康發展,銀保監會會同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起草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明確了網絡小貸公司的注冊資本、杠桿率、貸款金額、聯合貸款出資比例、展業范圍等,并對業務整改給出3年過渡期。

    該辦法發布后,市場普遍認為,金融科技公司的監管環境發生重構性變化。由此,其業務模式和發展前景都需要重新評估。目前,京東數科雖主打to B的產業數字化,但因擁有網絡小貸業務,也不可避免受到影響。

    京東被問詢到的問題的關注點,僅僅是金融強監管的“冰山一角”。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金融科技行業整體進入規則持續規范的過程中。個人信息保護、平臺反壟斷、過度借貸風險提示、互聯網存款等政策相繼出臺,對信用支付、現金貸和線上財富管理行業產生了強烈沖擊。

    “過去十幾年,數字金融領域出現了很多創新,但同時也出現不少問題,技術給我們帶來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好處,但金融監管也確實需要,所以才有很多監管措施的不斷出臺。”在近期召開的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經濟觀察報告會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在談及數字金融和風險話題時,對《中國企業家》等媒體表示。

    “我一向認為,凡是做金融交易就應該受到金融監管,這是毫無疑問的。”黃益平提醒。同時他認為,在監管過程中需要考慮到創新和穩定之間的關系:“支持創新有很多方法,前提是要保證對風險有適度控制。人民銀行現在也有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其實就是中國版的‘監管沙箱’。”

    沈萌也表示,政策加強監管并非為了阻止金融企業上市融資,而是要求金融企業必須嚴格管控風險,也不能通過上市將金融風險泛化到整個資本市場。

    華創證券分析師靳相宜在其研報中表示,螞蟻集團、京東數科、騰訊金融科技“三國鼎立”,但隨著互聯網金融業務本身的轉型,更多的較量將在“科技基因”。他提醒,一方面,企業的各業務皆屬于強監管的金融業務,需注意國內外金融監管風險;另一方面,互聯網頭部公司都在加快金融業務布局,美團、字節跳動等已在不同程度上獲得牌照,市場競爭將加劇。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