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收入8914億元!但華為這次的增長算不上好消息

    2021-04-01 09:26 | 作者: 劉哲銘,李薇,肖麗

    59106ea56d70555c3825bccd16c065da

    在美國持續的制裁下,華為依然交上了一份增長的年報。但凈利潤及三大業務業績增長速度明顯放緩,海外業務全面下滑,華為進入新的拐點。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肖麗

    2021年3月31日,非上市公司華為按慣例披露了2020年全年財報:2020年,華為銷售收入891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8%;凈利潤64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2%。

    總體來看,在美國持續的制裁下,華為依然交上了一份增長的年報,財務結果符合預期,正如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在今天下午的業績發布會上所總結:“這一年,我們不畏艱難,依然堅持以創新的ICT(信息與通信)技術持續為客戶創造價值,全年經營業績基本達到預期。”

    不過,在這份依然增長的年報背后,不難發現,華為的凈利潤及三大業務業績增長速度明顯放緩。很顯然,這對華為來說,算不上好消息。

    “在華為內部有‘1+8+N’的說法,1指的是手機,當1下滑時,其他的例如可穿戴設備卻實現了較快的增長,抵消了部分下滑。但總體來講,由于我們收到了美國不公平的制裁的影響,我們手機業務確實受到了影響。”胡厚崑直言。

    芯片斷供的確給了華為較大打擊。2020年,華為消費者業務全年收入為4829億人民幣,較2019年增速僅為3.3%。2020年7月,華為發布了2020年上半年經營業績,其中消費者業務的收入為2558億元人民幣,這意味著2020年下半年,華為消費者業務的經營業績并不樂觀,只貢獻了2271億元人民幣的收入。

    此外,受美國的制裁影響,華為海外業務也受到很大的影響,全球四大區域只有中國區的收入增長,其他地區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2020年,華為在中國的收入是5849億元人民幣,增長了15%;歐洲中東非洲地區收入為1808億元,同比下降12.2%;亞太地區收入644億元,同比下滑8.7%;美洲地區收入396億元,同比下滑24.5%。

    華為中國區的營收已經占到了整個集團營收的65%以上,華為是否會更加依賴中國區?胡厚崑表示:“2021年整個區域的收入結構,到底會怎么樣來發生變化,現在也很難預測。我們一方面看到中國市場的表現依然非常強勁,此外我們預計到疫情在全球逐步得到控制之后,全球各個國家的需求會進一步有可能會回到上升的軌道。我個人認為,2021年對于來自于中國以外的收入,我們是可以做樂觀地預期。”

    1485adb1ef49ecfe7c8c8e25979ea98d

    來源:公開資料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數據是,截至2020年底,華為經營活動現金流為352億人民幣,相比于2019年的914億元下降了61.5%。胡厚崑解釋,現金流大幅降低的原因是,加大了供應、研發方面的投入,也在物料儲備方便加大投入。

    “我們去年的研發投入占收入的比例,依然達到了15%以上,這在我們歷年的研發投入強度里面,也屬于是比較高的水平。”胡厚崑透露。同時他強調,取得這個成績,一方面是華為人積極采取措施,讓整個供應能夠實現多元化;另一方面是華為依然堅持技術創新的投入。

    的確,在制裁、斷供的背景下,華為取得增長實屬不易。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媒體問答環節中,外界最關心的問題,依舊圍繞著手機、中美關系。2020年對于華為來說是充滿不確定性的一年,而華為用一份增長的年報回擊了外界的質疑和擔憂。2021年,華為還能安全度過嗎?

    錢從哪里掙,花哪里去?

    在華為內部,云與計算、運營商、企業、消費者四大BG并駕齊驅。但在其財報的統計中,云與計算BG營收并入企業業務收入,以此構成三大核心板塊。

    從數據上來看,2020年增長最出色的業務為企業業務,達23%,但其運營商業務只有0.2%的增速,徘徊在3000億收入大關邊緣。有分析認為,一方面是因為5G大規模商用還未到來,另一方面是受到整個行業周期性的影響。

    胡厚崑認為,5G在2020年已經走到了關鍵性節點,中國有全球最好的5G網絡,現在布好網后是怎么用好網,to C方面的應用將越來越多了,并且開始逐步回答運營商的問題:能不能掙到錢。整個生態及應用已經到了相輔相成良性發展的狀態。

    消費者業務方面,2012年,余承東砍掉了70%的華為貼牌機,重新做終端,隨后華為C端業務營收逐年增長,2018年,消費者業務營收更是首次超過運營商業務,達3400億元人民幣,在三大業務中躍居第一。但芯片斷供,讓華為的增長火車頭受到挑戰。

    “受到供應的限制,現在狀況不太明朗,我們很難去預測。但在計劃中的,我們每年要推出的旗艦機型,我們也會推出。”胡厚崑表示,“我們相信未來幾年,華為的手機依舊可以保留市場領先的地位,但從華為消費者業務來說,手機只是一個部分,不是全部。”

    從財報來看,在手機業務受到較大影響之下,消費者業務仍取得3.3%的增長,也依然是華為最大的一塊業務,占比達到了54.2%。雖然手機業務受到不小的打擊,但手機之外其他的可穿戴、平板、PC、大屏等設備及時“補位”,2020年的收入較2019年增長了65%。

    凈利潤方面,雖然近五年華為凈利潤逐步增長,但同比數據卻呈倒“N”型曲線,2020增速再度放緩,同比增長僅為3.2%。2016年,華為因手機業務規模投入影響了當年凈利潤增速,僅為0.38%。但隨后逐步攀升,2017年、2018年分別為28.1%、25.1%,而2019年這一數字降低至5.6%。

    3185474f54395e099bddc543da9ea67b

    來源:公開資料

    研發一直是華為的投入重頭,華為堅持每年將10%以上的銷售收入投入研究與開發。2020年研發人員10.5萬人,占員工總數的53.4%,研發費用從2018年的1015.09億上升至2019年的1316.59億,再到2020年的1418.93億元,投入占營收比從14.10%上升到了15.30%,再到15.9%。

    另一個支出大頭是銷售管理費用,達1134.3億,銷售管理費率為12.7%,但相比于2019年呈下降趨勢。

    華為在財報中指出,2020年堅持對5G、云、人工智能及智能終端等面向未來的研究創新,及保障業務連續性等方面持續投入,研發費用率上升0.6個百分點。堅持加大對品牌及生態建設等的投入,但受新冠疫情影響減少差旅、展會等商務活動,銷管費用率下降0.6個百分點。

    從“賣盒子”到投資

    華為在年報中一直強調,華為是全球領先的ICT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提供商,ICT基礎設施業務是華為最核心的業務之一。而ICT基礎設施業務主要為兩類客戶服務:運營商客戶和政企客戶。

    “華為的業務戰略沒有大的改變,還是聚焦在ICT的基礎設施。聚焦的目的是我們看到了整個社會數字化進程不可阻擋,我們希望能是一個使能者的角色。另一個聚焦,是聚焦消費者體驗,打造全場景智能。胡厚崑指出,華為的業務方向不會有調整。

    芯片斷供之時,外界猜測華為會快速進行業務調整,重新加注其擅長的B端業務。在全聯接大會后,有記者提問當時的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為應對今年的制裁,華為是否有可能進行業務調整,是否有打算把IoT與云業務優先級設置比手機業務優先級設置更高?郭平給出的答案是:還沒有具體計劃,有詳細計劃會告知外界。

    2021年1月27日下午,華為官宣:余承東,現任消費者BG CEO,擬增任命Cloud&AI(云與計算)BG總裁(兼)。在這項新任命之前,余承東已擔任華為消費者BG負責人、智能終端與智能汽車部件IRB(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這意味著,接下來余承東將攬下華為手機、汽車、云計算三大業務。

    Gartner高級研究總監季新蘇對媒體分析了這次調整的合理性:目前,智能手機是云最大的客戶,未來,也會有5G在云上落地,而汽車或將是手機之外最有想象空間的智能終端,將手機、汽車、云計算業務串在一起,才能更好地實現“云端”協同。

    生態、協同成為華為今年強調的重點詞。這種思路目前指導了華為業務。

    在HDC.cloud的媒體溝通會上,華為高級副總裁、云與計算BG副總裁張順茂講到華為云的策略時同樣表示,華為將不同于以往擅長的賣盒子的方式,而是會投資優先。

    已經有280多家參與了華為鴻蒙生態的打造,HMS(華為移動服務)的速度也超過了我們的預期,通過生態創新,我們打造以用戶為中心的全場景體驗。在開放合作上投入力量,現在當我們進入企業和消費者領域時,我們需要更多的開發者,開打造強大的生態。”胡厚崑說道。

    回顧這一年,華為并未坐以待斃。左手出售榮耀,右手專注于芯片投資,其子公司哈勃投資逐漸在產業中布局。

    “華為的核心業務是聚焦在‘聯接’和‘計算’,由于受到各種打壓我們建立了哈勃投資,是對供應鏈策略投資,華為畢竟是一家公司,我們不是一個產業鏈,所以會通過投資和華為的技術去幫助產業鏈成熟和穩定。”郭平曾這樣解釋哈勃投資的意義。

    證券時報根據企查查和已經申報IPO的公司招股說明書進行統計,自2019年成立以來,哈勃投資累計投資了25家公司,涵蓋芯片設計、半導體材料、裝備、工藝解決方案、微光學產品、裝備檢測等領域。

    但哈勃的收獲一時解決不了華為的芯片問題。從數據上來看,華為消費者業務遭受重創。有投資人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外界最初的期望都是希望通過投資解決手機芯片問題,但后來發現這個問題并非華為一家短時間能解決的。”

    在C端業務受阻,現金流大幅降低,華為依舊面臨重重挑戰。任正非在《星光不問趕路人》中說道:“我們是一個科技集團,更是一個商業集團,成功的標志還是在盈利的能力,沒有糧食,心會發慌。”

    恰巧,“星光不問趕路人”正是這一次財報發布的開場主題。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