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這個責任,美團滴滴們可以逃避嗎|觀察家

    2021-03-29 13:40 | 作者: 萬建民,肖麗

    0f74b4927e855362791896368db57a01

    為什么其他企業要支付相當于員工工資50%左右的五險一金成本,而這些平臺企業不需要承擔?

    文|萬建民

    頭圖制圖|肖麗

    帶動就業的數據是平臺企業最喜歡宣揚的成績。

    美團剛剛公布的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底,平臺上的外賣騎手達到950萬名,完成餐飲外賣101億筆。滴滴公布的數據同樣令人鼓舞:滴滴平臺一共帶動了1360多萬個靈活就業崗位,其中有35萬是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員,在滴滴上月平均收入超過5000元。

    這固然是平臺企業做出的巨大貢獻。但換一個角度看,這些勞動者為平臺企業貢獻了什么?從美團的財報看,2020年美團1148億元的收入中,外賣收入663億元,占到57.8%。從利潤看,美團全年凈利潤31.2億元,餐飲外賣業務的經營利潤是28億元。透過這些數字,騎手對美團的貢獻有多大,每個人心里都會有自己的衡量。滴滴的收入構成雖然沒有公布,但據媒體報道,其對司機的抽傭比例高達35%,司機對平臺的貢獻可見一斑。

    之所以要換一個角度來看,是因為這已經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李克強總理在兩會期間透露,中國的靈活就業已經涉及2億多人。這2億多人,是每天穿梭在城市中的外賣騎手,是奔波在千家萬戶間的快遞小哥,是在路上隨時準備接單的網約車司機,是每天上門為你家服務的家政人員……但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連基本的社會保障都沒有。

    以美團騎手為例,分專職騎手和兼職騎手。專職騎手雖然專為平臺服務,但平臺往往都通過第三方公司來簽署合同。兼職騎手即為眾包騎手,利用空余時間接單。在現實操作中,平臺往往通過外包公司來招募騎手,而外包公司招募騎手之后,又誘導騎手通過眾包平臺注冊。平臺的責任,從眾包騎手注冊開始就已經被撇清——騎手只有認可自己和平臺不是勞動或者雇傭關系,才能成功注冊。這樣的規定,幾乎是所有類似平臺慣用的手法,擁有強大法務團隊的平臺,在這一點上達成了高度的默契。

    2020年12月21日,餓了么騎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平臺稱與騎手并非雇傭關系,只愿給予2000元“人道主義費用”,引起輿論廣泛關注。這位騎手就是通過餓了么旗下的蜂鳥眾包注冊的眾包騎手。公開資料顯示,外賣騎手和平臺間最多的糾紛,是因交通事故引發的賠償責任。因為沒有簽署勞動合同,騎手在爭議中往往處于不利地位。

    面對2億靈活就業人群沒有社會保障的現實,總理在記者會上動情地說,“有的人一人打幾份工,很辛苦。我們應該給他社保補貼,特別是要用機制性的辦法來解決可能出現的職業傷害問題,給他們提供基本的權益保障”。

    2億多人中的絕大部分沒有基本的社會保障,是什么概念?

    一是這2億為平臺企業貢獻巨大收入的勞動者以及他們背后的家庭,缺乏基本的保障,是一個巨大的社會隱患。外賣騎手、快遞小哥等往往都是家庭的頂梁柱,勞動強度極大,一旦受到職業傷害或者遇上生病,一個家庭很可能因此陷入困境。另一方面,在大城市奉獻了青春的一代沒有養老保險的外賣騎手、快遞小哥,到老年后如何養老,也是一個巨大的社會問題。

    二是給社保制度帶來巨大的壓力。按國家統計局統計公報,我國16-59歲人口數量8.96億,這也是理論上應該繳納社保的人群基數,2億靈活就業人口占到總數的將近四分之一。而這部分人的養老問題,將來必然需要國家來想辦法解決。也就是說,本來應該由平臺來承擔的責任,通過這種靈活就業的形式,轉移給了國家。從社保制度的設計來看,現在繳納的基數越少,將來年輕人繳納的負擔就會越重,平臺沒有承擔的責任,其中一部分會傳導給下一代年輕人來承擔。

    如果從這個維度來觀察,美團、滴滴這些平臺企業,還能一味地把帶動就業當做自己的社會貢獻嗎?同樣是企業,為什么大家要支付相當于員工工資50%左右的社保、公積金成本,而這些平臺企業不需要承擔?這是多大的不公平!

    最近,英國最高法院判定,司機是優步的“雇員”,優步將向7萬名英國司機提供帶薪休假、退休金繳款等一系列勞動保障。在靈活就業已經成為一種不可忽視的就業形式的當下,我們也應該盡快在國家層面做出相應制度安排,保護靈活就業人員的合法權益,當然也要鼓勵新模式、新業態的發展,尋求兩者之間的平衡點。而平臺企業本身,更應該思考自己的責任邊界在哪里,主動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