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突發!蔚來宣布臨時停產,原因是……

    2021-03-29 09:19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

    165c3f9bc304e79f29344e127ed0b8e7

    研究機構預計,2021年全球范圍內的汽車芯片短缺將造成多達450萬輛汽車產量的損失,相當于全球汽車年產量的近5%。有媒體表示,此次全球汽車“缺芯”暴露了數十年來汽車產業與電子業供應鏈之間的脫節。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頭圖來源|中企圖庫

    芯片短缺對汽車行業的影響正逐漸暴露。

    3月26日,蔚來汽車宣布,因芯片短缺,決定從3月29日起將合肥江淮汽車工廠的生產暫停5天。

    一位蔚來工廠內部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工廠停工一方面也是因為要對產線進行改造,進行提能項目和ET7新品導入項目。目前周末還在加班,下周將進行生產線的設備改造。

    ET7是蔚來首款旗艦轎車,于1月9日在成都舉辦的“蔚來日”上亮相,預計搭載70/100kWh電池包的ET7將在2022年一季度交付。

    同時,該人士表示,“芯片短缺問題對生產也有影響,但通過提前預估,風險基本可控。”

    不過蔚來汽車發布公告稱,半導體的整體供應緊張,已經影響公司今年3月份的汽車產量,預計2021 年第一季度將交付約19500輛汽車,較之前發布的2萬輛至2.05萬輛的預期目標有所下降。

    不止蔚來,多家汽車制造商都因芯片問題被迫減產。福特、通用、本田等紛紛公布了工廠減產或停工時間,菲亞特克萊斯勒、日產、戴姆勒、斯巴魯等多家車企被迫停產。

    芯片成為影響汽車行業發展的重大變量,也是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汽車行業代表委員們的關注焦點。包括奇瑞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尹同躍,長安汽車黨委書記、董事長朱華榮,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等在內的汽車行業代表們,都圍繞芯片提出了相關議題。

    兩會期間,尹同躍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隨著智能化時代的到來,各行各業對芯片的需求都在增長,而供應鏈沒有做好準備。芯片短缺問題對奇瑞也造成了一定影響。“1月份市場實銷9.7萬輛,只生產了7.8萬輛,影響了接近2萬輛,而且影響的都是附加值高或技術含量高的產品。”

    尹同躍認為,汽車行業對芯片的需求不斷升級,可能現在解決了,過兩天又出現新的問題。希望供應商在芯片方面要早做準備。

    研究機構伯恩斯坦預計,2021年全球范圍內的汽車芯片短缺將造成多達450萬輛汽車產量的損失,相當于全球汽車年產量的近5%。

    芯片短缺超出預估

    蔚來此前對缺芯問題已有預估。

    在3月2日舉行的蔚來財報電話會議上,蔚來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斌就指出,芯片對供應鏈的影響非常大,整個行業二季度的汽車生產都將受到很大影響。但蔚來的生產計劃基本可以滿足。從去年四季度開始,蔚來團隊就和供應商合作伙伴一起,調整供應情況,甚至和生產芯片的公司都有直接的接觸,以打通整個芯片的供應鏈。蔚來第二季度的需求還是可以得到滿足,但是風險仍然很高。

    根據當時的預估,蔚來2021年第一季度的交付在20000輛至20500輛之間。蔚來1、2月的交付量分別是7225輛和5578輛,分別同比增長352%和689%。按照當時最低預計,蔚來將在3月實現接近7200輛交付。目前看來,3月的交付量約在6700輛左右。

    在全球,因芯片短缺而減產、停產的車企名單越來越長。

    據公開報道,福特汽車本周停止了俄亥俄州一家商用車工廠的生產,并削減了肯塔基一家卡車工廠的產量。

    通用汽車表示,北美三家工廠的減產時間將分別延長到3月底和4月中。該公司預計,芯片短缺將使其2021年的獲利減少15億美元-20億美元。

    本田汽車宣布,因全球芯片短缺等供應鏈問題持續,因此位于北美的6座工廠的停工時間將延長、將在下周(3月29日起的當周)持續進行停工。

    雷諾集團表示,芯片供應瓶頸將在第二季度達到頂峰,并可能導致雷諾集團的工廠停產,預計公司今年的汽車產量或減少10萬輛。

    大眾汽車CEO赫伯特迪斯稱,芯片短缺使大眾汽車今年在全球市場減產高達10萬輛。

    此外,菲亞特克萊斯勒、日產、戴姆勒、斯巴魯等多家車企都因為半導體芯片短缺紛紛宣布部分工廠被迫停產。

    為何“缺芯”?

    從2020年四季度開始,全球汽車產業就面臨缺芯的窘境。12月5日,央視《經濟信息聯播》報道稱,受芯片供應不足的影響,上汽大眾在12月4日開始停產,而一汽大眾也在12月初進入了停產狀態。

    粵開證券指出,造成此次汽車行業芯片短缺的原因有四個方面:

    1、疫情及突發事件干擾。受疫情影響,今年初大部分芯片供應商降低產能或關停工廠。隨著中國疫情逐漸受到控制,乘用車市場也得到顯著恢復,車企產能增加也帶動了芯片需求量的提升,與供應側出現“錯配”。另外,歐洲西部惡劣的天氣,也造成運輸不暢、原料供應發生了問題,影響了芯片廠商備貨。

    2、汽車廠商對需求反彈估計不足。車企對全年車市景氣度回升的估計不足,導致需提早半年至一年做產能規劃的晶圓芯片上游企業無法及時調整增加產能。

    3、消費電子等擠占產能。疫情蔓延,消費者足不出戶導致了全球消費電子領域芯片需求激增,各大芯片代工商為了全力生產消費電子領域所需的芯片,進一步下調了今年汽車芯片的產能。此消彼長之后,汽車芯片的產能出現大幅下滑。

    4、汽車芯片使用的8英寸晶圓供不應求。8英寸晶圓的應用涵蓋了汽車、消費電子、通信、計算、工業等各個領域。目前很多芯片代工商都已經停止了8英寸晶圓的生產銷售,轉為生產12英寸的晶圓。需求大,而產能小。

    2月21日,據路透社報道,由于智能手機等消費電子產品制造商對于芯片需求持續增加,在利潤率面前,芯片制造商仍將注意力聚焦在消費類電子芯片的制造上。

    也有外媒表示,此次全球汽車“缺芯”暴露了數十年來汽車產業與電子業供應鏈之間的脫節,后者無法再屈服于其意愿了。

    報道稱去年4月,當全球汽車生產因冠狀病毒疫情影響而停產時,大眾汽車就及時向芯片供應商做出研判,預計下半年需求將強勁復蘇。然而,這家全球銷量排名第二的汽車制造商也未給芯片制造商帶來什么影響。芯片制造商表示,長久以來,汽車業在市場疲軟時迅速取消芯片訂單,在市場復蘇時又要求提升產能,這“一進一退”已經成為常態。

    大陸集團認為,歸根結底還是汽車芯片技術門檻高,產業鏈結構過于脆弱。“半導體制造商已通過擴大產能來應對突增的需求,但市場所需的額外供應量將在6至9個月內才能實現,因此潛在的供應瓶頸可能會持續到明年。”

    加速芯片國產應對危機?

    在國內,多家車企都在做準備應對短缺問題。

    小鵬汽車總裁顧宏地在3月初表示,小鵬汽車芯片供應可以維持兩到三個月。長期的話,也在密切關注芯片的供應,以隨時了解芯片供應對其供應鏈的整體影響。但是在短期內,芯片短缺不會造成影響;比亞迪則稱,公司新能源汽車的電池、芯片等零部件可充分自給,且有余量向其他相關企業供應。

    也有車企開始與芯片制造商進行合作。2月22日,上汽乘用車就宣布與智能汽車芯片企業地平線達成戰略合作,此前長城汽車也宣布與地平線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并確認對地平線進行戰略投資,正式進軍芯片產業。長城汽車副總裁傅小康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近年來,隨著5G、AI、大數據等新興產業的快速發展,汽車產業面臨智能化的深度變革。芯片是智能化發展的核心部件,長城汽車對這一領域一直非常關注,可謂‘眾里尋他千百度’。”

    有數據顯示,目前芯片公司大部分是歐美企業,其中歐洲公司約占37%,美國公司約占30%,日本公司約占25%。在全球20家頂級汽車半導體公司中,只有一家是中國公司。

    有行業觀點指出,為了不受國外芯片的掣肘,國內車企很有可能考慮自己開發車用芯片,進一步降低單車成本。

    尹同躍就在2021年兩會議案中建議,制定國產車載芯片技術路線發展綱要,明確車載芯片國產化率發展目標,加大芯片產業鏈建設、重點扶持及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從標準、規范、人才、技術層面給予芯片行業、零部件行業與整車以支持。

    有統計數據顯示,當前我國共有芯片相關企業6.65萬家,2020年全年新注冊企業2.28萬家,同比大漲195%。

    但國產芯片的開發道路依然漫長。中科院微電子所新能源汽車電子研發中心主任王云此前接受《財經》采訪時表示,一般來說,芯片需要在試錯過程中不斷迭代。但是汽車芯片企業沒有多少試錯空間,一旦出現問題,就可能對整車性能或者安全性造成損失,需要整車召回。這必然導致主機廠傾向于選擇成熟供應商和成熟產品,后來者被擋在門外。

    無論如何,汽車行業芯片短缺問題短期內難以緩解,如何應對成為今年全行業的頭等大事之一。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