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技術強過亞馬遜”?青云科技9年終上市

    2021-03-16 16:15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7e921941fd3c118d83b1637cf3afd727

    對于青云科技來說,上市是對過去9年所有努力交出的一份數字答卷,但這一天過后,創始人黃允松在每個季度都將要面對外界的審視,面臨更為長期的壓力。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3月16日9時30分,隨著一聲清脆的敲鑼聲,國內混合云企業青云科技正式掛牌科創板,開盤價76元,較63.7元的發行價上漲19.3%。截止3月16日早10點30分,青云科技股價為88.10元,漲約38.30%,市值41.77億元。

    如果將優刻得、青云科技和一眾第三方專業云廠商放在一起,對于沒那么懂云計算派系的人來說,一時間很難講出區別。但當這些公司的創始人站在一起時,青云科技CEO黃允松一定是個性最突出的一位。

    黃允松口若懸河,常語出驚人。曾經一句“技術強過亞馬遜”使公司贏得關注,也讓其飽受爭議。第一次見黃允松,藍馳創投管理合伙人陳維廣對他的印象也大抵如此。

    2012年開春,聽完一個小時滔滔不絕的“黃氏脫口秀”后,陳維廣的同事將他拉到一邊,悄悄問道:“是不是騙子?”看過十多家云創業公司的陳維廣判斷,黃允松更可能是唯一一個代碼差異化的“瘋子”。2012年6月,青云科技成立僅兩個月后,藍馳創投便與黃允松敲定了第一筆投資。

    “當時,我們判斷中國的科技巨頭,不管是阿里巴巴、騰訊、百度都會做自己的云。作為一個創業公司,沒有那么多資金,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通過強大的技術來形成差異化,技術要足夠硬到能覆蓋大客戶,如果實現不了,你基本打不過阿里云、騰訊云。”陳維廣回憶。直至如今,他依舊愿意為青云科技的技術背書。

    彼時,云計算市場還處于萌芽階段,“阿里云之父”王堅同樣面臨“騙子”的質疑。2011年市場研究公司IDC公布的數據顯示,2010年中國云計算服務市場規模僅為3.2億美元,但將以接近40%的年復合增長率增長。如今,阿里云早已達到千億級。

    網絡上,大眾對青云技術的信心沒有投資人那么堅定。在“青云科技是家什么樣的公司?”這個問題里,點贊最多的回答是,青云科技如何在不能太燒錢的情況下創造出一個在技術上遠超全球云計算霸主亞馬遜的云服務。

    2月23日,青云科技發布業績預告,公司預計2021年1~3月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618.00萬至-5418.00萬。而此前公布的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期間,青云科技產生的虧損凈額分別達到了9647.78萬元、14945.85萬元、19096.65萬元以及7808.70萬元。

    核心關注點又回到了開頭:一個是對青云科技技術優勢的質疑,另一個是對其能否有足夠長期現金支撐的質疑。實際上,這兩點相互關聯,也是人們對云企業上市的普遍探討主題。

    面對與巨頭糾纏不清的問題,黃允松的回答也逐漸變得幽默起來,從強調“靠的是代碼說話,無需懼怕巨頭”,到用“阿里云都還沒盈利”回答虧損相關問題。口才天賦一面“招黑”時,也一面招人喜歡。

    每年藍馳創投的年會,黃允松都是座上賓,一位帶來密集鼓點式笑聲的創始人。“喜歡他的人會很喜歡他,他招人也是和他一樣的人。”陳維廣總結。

    作為青云科技最大的股東,藍馳創投一路先后參與過多輪融資,直至如今上市。如果算細賬,9年時間,首輪的投資已經為陳維廣帶來超百倍的收益。

    但對于青云科技來說,上市是對過去9年所有努力交出的一份數字答卷,但這一天過后,另一個新起點開始時,每個季度黃允松都將要面對外界的審視,也將面臨更為長期的壓力。

    13300dfd00f75e261f04f33e0a418571

    圖片黃允松(左)和陳維廣在青云科技上市敲鐘現場。

    擁有商業嗅覺的技術人

    “偏執”,是周圍朋友對黃允松給出的一致評價,在陳維廣眼里這算不上缺點。

    2014年,黃允松買了一張單程機票,立志前往深圳拿下招商銀行的項目,拿不下來就不回來。恰逢招商銀行原本簽訂的另一家巨頭企業未能按時上線測試。黃允松在附近租房,自告奮勇地在銀行機房用手機熱點測試,坐在地上四天后,黃允松終于拿到了公司轉向私有云的第一筆訂單。

    陳維廣得知這個訂單后很高興,但黃允松卻說:“不用那么高興。這是幾百萬的單子,又不是幾千萬。我有信心拿下更多大金融客戶。”

    “為什么?你技術牛?”陳維廣問道。

    黃允松回答:“不是,光技術牛也不夠。金融客戶不敢用巨頭的云。”

    陳維廣更加疑惑了:“為什么?”

    “他們跟巨頭的金融服務在競爭,客戶敢把核心數據放在競爭對手那里嗎?”黃允松給陳維廣解釋。

    “如果現在有人跟我說這番話,我覺得很好理解。”陳維廣回憶,“但那是2014年。”實際上,這也是陳維廣當初選擇投青云科技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很多技術人才可能在商業嗅覺上沒那么靈敏,但Richard(黃允松)有很強的商業嗅覺。”

    雖然嘴上勸著投資人不必太高興,但招商銀行這個訂單卻關乎當時青云科技的生死存亡。

    2014年,阿里云多次降價,有記錄顯示其基礎性云服務器產品累計降幅最高達到61%。而后價格戰愈演愈烈,2016年云棲大會上,阿里云宣布核心云產品最高降幅達50%;半個月后,騰訊云宣布其核心產品全面調價,最大降幅低至3折;同年,亞馬遜CFO Brian Olsavsky表示,自2006年上線以來,亞馬遜已經進行了52次降價,降價是其核心策略。

    為了應對激烈的價格戰,2014年8月,青云決定以比原計劃的更快速度奔赴利潤更豐厚的私有云戰場。但接近年底,直到黃允松買下那張單程票并拿下招商銀行訂單才算挺了過來。“你說我是理想主義者,我承認。但我不想成為笑話。餓死了,就什么都沒了。”在后來的采訪中,黃允松曾說道。

    調整方向是當時獨立三方云企業面臨的相同選擇。一年多后,優刻得也發現除了互聯網公司外,客戶里越來越多的出現了傳統公司的影子,他們對于數據安全性、技術可控性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并拒絕將核心業務部署在公有云上,這使得優刻得從那時起開始發力傳統企業市場。

    青云表示,經過測算,如果將穩定業務放在私有云,把敏態業務放在公有云,采用混合云比全部采用公有云成本節省40%。青云科技的優勢在于從設計架構的第一天開始,青云的公有云和私有云就是同一套架構,能為客戶提供一致性的體驗。

    在起步期,黃允松曾指出,“青云科技的第一步是公有云,第二步是私有云,而且這兩個東西一定要放在一起考慮的,同步走”。如今,隨著上云企業的規模不斷擴大,業務逐漸多元且復雜化,企業對云計算的需求正在一步步印證黃允松的思考。

    陳維廣介紹,對于青云科技而言,堅持一體化云計算架構的路徑在公司成立第一天就是清晰的。在最初做宏觀抽象架構設計時,青云科技的核心就是去中心化、分布式的架構,完全點對點的機器人協調管理模式。一個節點出問題,還能有無數節點無縫接管。不僅能有效保障服務的穩定性,運維團隊的人效比也能做到極高。

    商業嗅覺加上偏執或許是創業能持續下去的秘訣。技術優勢上,陳維廣還從復購以及創新上加以說明。他細數道,青云科技是國內第一家推出SDN、第一家推出按秒計費和資源秒級響應的公司,并推出了國內第一款Kubernetes發行版等等。

    “競爭對手如果今年和你有差距,明年他就會追上來,所以你要不斷推出新的東西。”陳維廣說道。

    青云科技副總裁劉靚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不斷提前看到1~2年后的未來,至少保證產品上能有1~2年的領先性,不斷往前看,不斷迭代自己,永遠產生1~2年的空間,青云就是這樣很艱難的活下來的。”

    這件事對于黃允松似乎不算一項枯燥的任務。

    對于工作與愛好,黃允松總有一種不知從哪里來的持續動力。他曾出現在IBM的員工隊列中,也曾出現在《是誰誤解了紅樓夢》一書的后記中:黃允松先生年輕有為,自籌資金創辦的紅樓藝苑網站。

    黃允松是個能倒背《紅樓夢》的癡迷者,青云科技的命名就來源于薛寶釵的“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

    在差異中尋求機會

    “青云科技現在做到一兩百億市值問題不大的。要做到千億的話,可能還是需要一點時間,企業服務就是這樣的路徑,他需要更長的時間。”陳維廣對青云科技的期待并非止于上市。

    但正如其在招股書中對競爭環境的描述,青云目前在一個具有馬太效應的行業。在公有云領域,公司的云服務業務面臨阿里云、騰訊云等資本實力雄厚的競爭對手;在私有云領域,公司的云產品業務面臨著華為、新華三等大型企業競爭;在混合云領域,基于對未來前景的看好,傳統公有云巨頭和私有云大型廠商在青云身后快馬加鞭的追趕,持續加強混合云解決方案的戰略布局。

    市場調研公司Gartner的研究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云計算滲透率也只是在10%左右,中國的滲透率相比之下還有差距。這些數字表明,即便巨頭當道,云計算依然值得重兵投入。

    不難看出,在此前黃允松的商業策略里,“中立”是避開巨頭的關鍵詞之一。早在2017年,黃允松便把這兩個字當作創業秘訣之一,曾對外表示青云科技不做巨頭生態體系中的業務,而是聚焦傳統精英行業,比如傳統金融以及制造業、能源等行業。

    優刻得CEO季昕華此前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也表示,如今越來越多企業意識到需要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云,這時候“中立”就很明顯,假設某一個公司拿到阿里投資,肯定會采用阿里云,不敢用騰訊云,那么優刻得就可能變成第二選擇。

    但僅僅中立是不夠的,中立將抹平優刻得和青云等云企業的差異。有超過十年企業服務投資經驗的陳維廣認為,目前IT領域也有屬于自己的趨勢:容器、云原生和開源。

    對于黃允松來說,開源并不陌生,他曾先后投身Eclipse、Hadoop及Linux的開發。2018年7月,青云基于Kubernetes之上構建的KubeSphere容器管理平臺正式發布。目前,KubeSphere作為CNCF(云原生計算基金會)會員已有多個項目進入CNCF Landscape,完全開源備受社區用戶認可。

    同樣曾就職過IBM的陳維廣評價:“選擇開源,生態就會有更多貢獻者,未來才能成為標準,就能有更扎實的上下游生態,加速服務上的增長。服務所帶來的增長比資源更有生命力,這已經是被過去很多IT/CT國際巨頭反復驗證過了的。”

    陳維廣介紹,現在全球最大的三家容器平臺是紅帽的OpenShift,KubeSphere,和Rancher。其中,青云的Kubesphere是唯一來自中國的參賽選手,“雖然各有差異,但面對足夠大的市場前景,大家依然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餅很大,但大家吃進嘴的很少,還有大塊的餅在外面。”

    另一方面,最近大熱的云原生,被很多人理解為應用的云化,但在陳維廣看來這樣理解并不全面,“云原生的意義在于,任何開發者都可以至下而上的催生創新。”以KubeSphere為例,容器是開源的,所有人都可以參與在它之上開發應用和工具。

    這也關乎下一步青云科技的打法。

    “一流公司賣服務,二流公司賣產品,而優秀的公司制定行業標準。”陳維廣認為。青云的混合云解決方案既是符合云計算的大趨勢,同時也是開創了更適應未來趨勢的模式:以KubeSphere構建分布式容器層,支持多云的資源利用,同時也有iFCloud統一多云管理平臺和OpenPitrix多云應用管理平臺。最終給到用戶的是應用程序(企業級),而不是單純去做“云資源”、甚至IDC的傳統生意。

    “其實大家問到很多青云科技的問題,包括虧損,怎么看接下來的發展,都可以從這個角度去看到更多的東西,上市只是一個開始。”陳維廣表示。

    2016年,一場分享會上,陳維廣高調判斷企業服務的春天就要來了,但如今這個進程卻比想象中慢一些。

    這位一路從美國投資到中國的投資人總結:“在美國做SaaS軟件的創業公司,不需要太擔心如何去構建銷售渠道。美國有健全的銷售渠道,這些公司只要關心如何開發產品,而中國是不一樣的。中國市場差異性很大,客戶的差異也很大,客戶需求以及渠道完全的就是非標的。如今只有云計算或許可能建立這種標準化。”

    巨大的差異化里,技術變革浪潮中,早期的從西到東無法奏效時,一套屬于中國長尾市場的特殊打法正在被中國創業者們琢磨、求索、演進。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