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破61000美元!瘋狂的比特幣和背后的財富游戲

    2021-03-15 10:17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ff3e8b387b6f8616b6c78bf717884f49

    比特幣價格近期再現劇烈波動。這場有關財富的游戲,是一場投機,也是一個新財富錨,更是一種未來方向。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全景網

    在24小時輪動、全年無休的交易里,這是一個關于財富的美夢。

    3月13日晚間,比特幣(BTC)創下6萬美元新高點,24小時最高價達61785.81美元。截至北京時間3月14日11點15分,比特幣價格回落至61168.23美元,24小時漲幅8.10%,市值約為1.14萬億美元。

    2020年3月13日,比特幣的盤中價格曾到達3000美元,一年過去,2021年3月13日,比特幣突破6萬美元,漲幅20倍。而就在不到一個月前,2月16日比特幣沖破5萬美元大關。不得不說,比特幣在人類投資史上描下一個奇跡點。

    另一主流貨幣以太幣(ETH)也是一路狂奔,價格從2020年初的300美元一度超過2000美元。單價不算太高的代幣也是數倍上漲,幣安幣兩天時間里翻了5倍。一覺醒來,與數字貨幣相關的股票競速游戲般瘋狂上漲,第九城市一夜漲幅超過30%,嘉楠科技一夜飆升超過40%。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沉醉在這樣的財富美夢中。比如,上個月在達到58332美元歷史新高后,比特幣開啟斷崖式下跌,2月23日24小時內波動幅度超過17%,跌至46700美元,數萬人爆倉。波動性再次在比特幣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牌桌上,不乏質疑。

    “主要風險是沒有優質股票分紅造血能力,需要依賴共識圈增大帶來增量資金,短期只是一個全球維度的超級龐氏模型。”有分析師這樣對《中國企業家》表示。這與對比特幣早期懷疑者們觀點類似。

    巴菲特曾將比特幣比喻為貝殼之類的東西,沒有產生任何價值,“對我來說不是投資”。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則在最近的采訪中稱比特幣是一種高度投機的、低效的數字貨幣,而且常用于非法交易。

    但另一端,坐著比特幣的信仰者們。

    美圖3月7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于2021年3月5日在公開市場交易中購買了15000單位的以太幣和379.1214267單位的比特幣,兩種加密貨幣的總對價分別約為2210萬美元和1790萬美元。消息公布第二天,美圖股價漲幅高達14%。

    美圖董事長蔡文勝近期在其朋友圈力挺數字貨幣:“美圖公司繼續布局區塊鏈,這次購買ETH、BTC數字貨幣作為長期發展區塊鏈戰略的價值儲備。”他還表示,美圖應該是第一家購買BTC數字火幣的香港上市公司,“總要有人第一個吃螃蟹”。事實上,蔡文勝早在2018年就公開表態:“當我確定區塊鏈和比特幣是未來,我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擁有一萬個比特幣。這個小目標現在快實現了。”

    2月20日,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在社交網站發文稱,“錢只是可以讓我們避免物物交換帶來的不便的數據。與所有數據一樣,這些數據也受到延遲和錯誤的影響。這個系統(比特幣)將演進到讓兩個錯誤最小化。”特斯拉根據新政策總計對比特幣投資15億美元作為其公司資產,并預計在不久的將來開始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產品的一種形式。

    馬斯克折射了技術崇尚者們的一種烏托邦——用計算機網絡與加密學交叉口的區塊鏈技術,解決伴隨現代網絡誕生以來便形成的一些問題。比特幣是這種烏托邦一次萌芽試驗,最終,那將是一場顛覆性重塑。

    2008年,比特幣為解決“double-spending”問題誕生,“double-spending”是數字貨幣特有的潛在風險,指其可能被重復消費。至今仍然匿名的比特幣發明者中本聰在比特幣白皮書中介紹道,純粹點對點版本的電子貨幣,允許雙方直接交易,不需要經過金融機構。比特幣發源之初,迅速受到了一群極客的追捧。

    “首先要對‘旁氏’這個詞進行正確認識,它是一種有意圖有中心的純資金盤。但比特幣沒有與之相關的利益方,中本聰最初錢包里的比特幣依然躺在那里,沒有套現。人們愿意相信這一點。另外,比特幣是可以實現雙方間直接的價值轉移,無任何第三方。除此以外,它的稀缺性可以讓它成為數字黃金。”區塊鏈行業創業者寧毅向《中國企業家》提出了不同的意見。

    不可否認的是,在眾多爭議與疑惑里,比特幣正在從一種邊緣化產物逐漸走向更多人的視野。

    6萬美元大關

    比特幣上一次狂熱是在2018年,但巔峰時期的價格也遠不到6萬美元。6萬美元可購置一套中國小城鎮的房產,換一輛不錯的汽車,也是無數家庭一年的收入。

    交易公司坎伯蘭戰略主管布萊恩·梅爾維爾(Brian Melville)估算,從2020年8月到12月,挖礦產生的新比特幣大約有15萬枚。而同一時期,購買交易了大約35.9萬個比特幣,2021年這一不平等的供需關系將繼續延續。

    越來越多主流機構開始顯露出對比特幣的接納態度。

    僅在2月份,紐約梅隆銀行表示將開始像對待其他任何金融資產一樣對待比特幣。萬事達卡公司表示,今年將把比特幣整合到其支付網絡中。此外,除了“頂流”馬斯克外,億萬富翁Paul Tudor Jones和Stanley Druckenmiller也紛紛加入這場游戲,為比特幣添了把火。

    很難去評判比特幣的合理估值。

    寧毅認為,比特幣不等同于任何一種傳統資產,已經超脫了傳統的估值體系,這個區間范圍內可能包含從基本的電力消耗到黃金的價格,“但如果有一天人們不認可了,它的價值是可以歸零的,它不與任何的物理資產掛鉤,巴菲特也是對的。”

    一位摩根大通的分析師對媒體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一個比特幣的價值可能少至11000美元,多至146000美元。這一區間的低端是目前創造一個比特幣的算力成本,如果其市值與黃金相當,高端標志著比特幣的估計價值。但由于零售買家興趣濃厚,介于兩者之間的任何價格都可以是合理的,“這是一個難以估價的資產類別。”

    價格的定義掌握在愿意相信的人手中。

    《華爾街日報》形容比特幣的支持者們是一群充滿激情的人,不太關心基本面分析,而是狂熱地相信比特幣是未來。這種情緒用一個詞來概括:hodl。2013年,比特幣周期性崩盤期間,比特幣論壇上一篇慷慨激昂的帖子中,“hold”被錯誤的拼寫為“hodl”,至此,這個詞代表著無論如何都要不斷買入,永遠不要賣出。

    對狂歡者而言,比特幣的價值是無限的。

    2020年年中,ETH達到了500美元,上漲的速度讓寧毅變得警惕,但即便如此,漲幅讓他配置了更多的數字資產,ETH的心理預期價也被不斷提高,從500美元到1000美元,再到1500美元。Fomo(fear of missing out)情緒四處滋生。尚存疑慮的分析師表示,將來在適當的時機會配置部分數字資產,作為防止被甩開的財富錨,行業龍頭BTC與ETH成為首選。

    不過,和所有的資本游戲一樣,誰也說不清哪里是峰頂,哪里是谷底。

    技術與價格

    不僅面臨價格問題,比特幣在出現初期被視為從通貨膨脹到貧困的萬能靈藥,同時也被貼上了騙局的標志,大多數早期交易所紛紛倒閉。在國內,李笑來一段關于“幣圈”的錄音曝光,讓數字貨幣蒙了塵。數不勝數的空氣幣項目也使得幣圈“污名化”,“割韭菜”成為常規操作。

    在這些爭議背后,有一點常為人忽視:比特幣的確體現了一種新技術的落地。寧毅認為:“比特幣具有古董性質,它相當于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加密貨幣,代表區塊鏈技術1.0版本。”

    區塊鏈網絡技術的核心支撐是哈希(Hash)函數,它可以將字母和數字的輸入轉換為一個固定長度的加密輸出。中本聰在比特幣白皮書中闡釋道,所有歷史交易記錄,都可以通過哈西函數變成哈希值被存儲到不斷增長的區塊鏈上。

    “中本聰的話可以理解為只有挖礦的礦工才有在區塊鏈上添加記錄的權利,為了獲得這種權利,礦工必須完成大量的哈希計算,而這些計算背后需要大量的算力,支撐算力的背后又是是成本不菲的礦機及電力。”寧毅解釋道,“目前,全網每秒的哈希計算次數超過1.5*1020次。”

    正是這些技術與要求讓數字貨幣高度可信。但當價格過高時,中間昂貴的交易費使比特幣失去了作為常規加密數字貨幣的意義。“比特幣是作為一種電子貨幣來設計,但顯然,如今它已經變成了一種asset(資產)。”寧毅不無遺憾。

    樂觀的是,技術的創新正在不停演進。“以太坊(開源的有智能合約功能的公共區塊鏈平臺,發布代幣ETH)和比特幣就有很大區別,簡單說來,以太坊把哈希的精華提煉出來了重新設計。”寧毅說道。

    如今,一些項目仍然面臨基本的名聲爭議。例如,社交網站上充斥著關于Tron白皮書抄襲的指控。據媒體報道,被抄襲文件背后的加密開發者Juan Benet聲稱,44頁中有3頁還包含了“基本的以太坊合同”,而9頁逐字逐句復制了Benet的分散加密項目。但Tron背后老板孫宇晨并不認可,辯護稱相似之處來自于從中文到英文的即時翻譯問題。

    “以太坊有很多抄襲者,只要做簡單的改動,這些抄襲作品的性能都會比ETH好,因為ETH為了保持去中心化,犧牲了性能。后期會有更原創的技術路線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像這些抄襲項目,通過變得中心化來提升性能。”寧毅指出,“直至如今,‘騙局’依然存在,這依舊是個魚龍混雜的圈子。”但進化趨勢已出現,他認為一個很好的信號是,這次加密貨幣漲跌狂歡中,空氣幣漲幅并不大。

    2019年4月,馬斯克在推特上發問,基于以太坊開發什么功能好?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回復了5條推特,第一條回復依然是關于去中心化金融。在信徒的眼中,技術沒有原罪,數字貨幣目前存在一些問題,但初衷與目標都是為了解決問題。

    只不過,現實的挑戰或許比想象中更加劇烈。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寧毅為化名)

     

    2021年度商界木蘭評選已經啟動,來為你最認可的商界木蘭點贊! 

    2021mlpx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陳睿雅  制作:高歡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