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兩會前數百名企業家做了問卷調查,最具創新力企業毫無懸念,意外的是……

    2021-03-05 09:34 | 作者:

    586155fb21ad3a03a1fb3a0ae8409dc0

    近八成受調者認為所在行業存在“卡脖子”問題,華為毫無懸念被認為是中國最具創新能力的企業,在城市的創新能力排名中,近半數受調企業最看好深圳。

    文|《中國企業家》智庫 郭立琦 胡楠楠

    編輯|萬建民

    頭圖來源|站酷海洛

    圖表制作|王超

    全國兩會召開前夕,《中國企業家》智庫以“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企業如何抵達”為主題,推出了“兩會百名企業家問卷調查”。經過為期20天的線上線下問卷調查,回收有效問卷385份,并對30位企業家重點進行了一對一電話訪問。經過對調查數據的分析,以及訪談內容的梳理,我們形成了本調查報告。

     

    首先分享一些有意思的結論:

    • 半數左右企業認為自己在技術創新方面的最大阻力是人才缺乏。

    • 近八成受調者認為所在行業存在“卡脖子”問題,其中近五成受調者認為中國可以在5年內解決這一問題。

    • 七成受調者認為發達國家的技術封鎖會“倒逼企業轉型發展”。

    • 華為毫無懸念被認為是中國最具創新能力的企業,意外的是其得票率比第二名字節跳動高出50個百分點。候選的11家企業中,僅有6家企業獲得選票。

    • 在城市的創新能力排名中,近半數受調企業最看好深圳。傳統的深、北、上三城之外,杭州以“黑馬”姿態與廣州并列第四。

     

    數智化的“小灶”之困

    本次參與調研的企業家主要來自信息技術(24%)、制造業(21%)、互聯網(19%)三個領域(見圖一),與以往調研相比,本次科技創新主題更吸引相關產業的企業家參與,在受調人數上信息技術企業首次超過了制造企業。全部參與調研的企業家中,超八成所在企業為非上市的民營企業,大部分企業營收規模在5億元以內(見圖二),以中小企業為主。調研結果顯示,有57%的企業平均每年研發投入占營收的10%以上(見圖三),對照蘋果公司2019年研發投入7.9%的占比和華為2020年研發投入15.3%的占比來看,我國中小型企業在研發上的投入力度并不小。

    對中小企業來說,數智化(數字化、智能化)是科技創新的最重要領域,也是提升質量和效率的關鍵。在關于企業是否以及如何進行數智化(數字化、智能化)一項調查中,沒有一家選擇“未開始數智化發展”,且有57%的企業選擇的數智化發展路徑是“自主研發”,23.81%的企業選擇購買技術或產品,14.29%的企業則是跟第三方機構合作(見圖四)。可以看出,我國中小企業在數智化發展方面有著強烈的主動性和進取心。

    9e3499cf84153ce6dc0228df94738dad

    不過部分中小企業在數智化方面選擇自主研發之路則是無奈之舉。尤其是很多細分行業,在研發創新上面臨著難匹配的局面。創奇電氣總經理王彥清說,他所在的低電壓電器行業面臨的問題是,“如果跟高校合作,高校研發的標準比較高,沒有很好貼近市場,以至于放到市場上價格也很高,市場沒人埋單”。

    在增長趨緩、市場格局變化的當下,傳統企業尤其亟需通過數智化轉型尋找新的增長動力,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率。但和消費互聯網不同的是,在傳統產業的數智化改造和產業互聯網發展上,每個行業都需要自己的解決方案,也就是需要行業“小灶”。一些規模較大的行業,領軍企業實力較強,早就在探索數智化的解決方案,科技公司也有足夠的動力深入到行業里提供賦能解決方案。但對于很多規模較小的細分領域而言,既缺乏有實力的龍頭企業來探路,科技巨頭也因為市場規模有限而缺乏足夠的動力來賦能,小企業的個性化訴求更難以被滿足。還有一些科技公司,“沒有深入行業,數字化改造需求很難匹配”。

    這在一定程度上倒逼著一部分中小企業提升自己的科技能力。過去,制造企業和科技公司分屬于兩個不同的商業物種,前者看重規模、成本、人力,后者則講究創新、創造和效率。但如今兩者之間的邊界開始模糊,制造業走過了自動化時代,向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科技公司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領域的公司,也在深耕行業落地場景中逐步與制造業融合。

    目前以數智化為標志的產業轉型還處于萬里長征第一步,產業整體質量和效率的提升,不僅看頭部的大公司,更要看作為長尾的廣大中小企業是否成功實現了數智化改造。從這個意義上說,解決數智化“小灶”之困,事關廣大中小企業的發展質量,尤其值得重視。

    最大的動力來自激發人

    本次調研中企業家反饋最多的一個詞是“人才”。在問卷設置的“您認為,我國科技創新要加強從0到1的突破,首先應該做好什么”一項中,40.48%的企業家認為“要為科技人員營造更好的創新環境”,占比最高(見圖五)。

    人才之困一直是我國科技創新的頑疾,也是一個涉及方方面面的系統性問題。如果聚焦在企業層面,人才問題和資金問題糾纏,對科技創新形成了最大的阻礙,尤其對于初創企業或正處于成長階段的企業。在問卷反饋中,近一半企業認為在技術研發創新方面的最大阻力是人才缺乏,其次是資金不足(23.81%)。結合企業成立時間來看,成立時間在10年之內的企業,人才和資金是研發創新面臨的最大阻力,成立10年以上的企業在研發創新方面的阻力開始往管理層認知和技術力量薄弱方面凸顯(見圖六),可見隨著企業的不斷發展,創新的阻力更多會來自內部而非外部條件。

    從問卷反饋來看,中小企業的研發人員占比并不低。有31%的企業研發人員占比在10%~20%,有19%的企業研發人員占比超過50%(見圖七),這可能與此次調查對象的樣本在信息技術、互聯網等領域比較集中有關,但仍然可以看出不同行業和企業間在研發人員數量上差距較大。

    c1b4078bb0ad7d332045f2ae30e8458a

     

    從外部環境看,企業呼吁對研發人才和研發投入加大稅收扶持力度。安徽新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程振朔舉例說:“高端人才薪酬要求高,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45%,企業付200萬元,科技人員實得只有110萬元,一方面是人才收入受影響,另一方面企業負擔也重。”他希望國家能降低對高端人才的個人所得稅稅率,同時加大對企業研發投入的稅收扶持力度。

    藍帆醫療董事長劉文靜則提到,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短期內要重視法治環境、尊重和保護知識產權,培育激勵創新的金融環境,給科技創新營造良好空間。從中長期來看,還需要改革我國的教育體制,從人才培養的源頭上做系統性改革。

    不少企業對研發人才匱乏有切身的感受。上海城鈺電子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醫療輔助設備制造的專業公司,公司董事長王建珺在談到人才問題時表示,他所在的領域比較小眾,目前國內有對口專業的高校都不多,專業人才更是稀缺。

    硬核科技解決“卡脖子”問題

    在不少關鍵領域和核心技術上受制于人,是我國發展的心腹大患。“卡脖子”問題一日不解決,經濟安全就一日得不到保障。

    根據《2020中國制造強國發展指數報告》顯示,我國制造強國發展指數為110.84,仍處于世界主要制造業國家的第三陣列。本次調研結果也在一定程度上佐證了這一現狀,在企業發明專利數一項中,20件以下的企業占比超過50%,發明專利在100件以上的企業僅占14%(見圖八)。

    在調研中76.19%的企業家認為,大數據、云計算將對其行業產生最大影響,且最早實現商業化。分行業來看,制造領域的企業家認為工業互聯網對其行業影響最大,互聯網和信息技術領域的企業家認為大數據、云計算對其行業影響最大(見圖九、十)。從一對一調研中我們發現,制造業企業對工業互聯網的認知不相同。比如,有的企業家認為工業互聯網的核心是生產過程的數字化監控,有的企業家認為工業互聯網的核心在于智能化生產。認知的不同,應該來自產業和企業發展的痛點不同。

    0ac099c383a06eabfb72d8c87b28cfb4

    此外,對于大數據和云計算,大部分相關企業最關注的部分是應用場景,因為更豐富多元的場景數據才能不斷喂養算法。以SaaS領域為例,智能零售服務商慧策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調研表示,目前國內電商SaaS行業還未出現壟斷性品牌,想要進入企業服務領域,需要有一定的技術積累,想要成為龍頭企業,更需要深厚的技術支撐和前瞻性的市場洞察,所以規模化客戶及頭部客戶幾乎成為企業制勝的關鍵。一方面,通過服務足夠體量的頭部客戶,能夠積累更多的服務經驗及需求數據,從頭部企業的個性化需求中抽剝出標準模型的解決方案,實現通用性的功能覆蓋,能使得產品的普適性更高;另一方面,頭部客戶有助于服務商更快捕捉零售行業發展的趨勢。

    對標發達國家,目前我國在很多領域還處于追趕階段。但較之以往動輒50年以上差距的普遍認知,當前人們對中外科技較量持積極樂觀的態度。在調研中雖然有76.19%的企業認為其所在行業存在“卡脖子”問題,但近一半的企業認為這一問題可以在5年之內解決,僅有7.14%的企業認為需要超過10年時間。面對發達國家的技術封鎖,有71.43%的企業認為這可以“倒逼企業轉型發展”,14.29%的企業認為會“阻礙企業、產業的發展”。

      創新企業里華為最受推崇,

    創新城市中杭州成“黑馬”

    在此次調研中,我們也發現了一些“頭部效應”。例如,在“最看好哪家公司的科技創新能力”一項中,我們列出了11家知名大企業,但只有6家企業被推選,其中華為以64%的得票率位居第一,甩開第二名字節跳動(14%)50個百分點,位列第三的小米僅得到7%的得票(見圖十一)。這種一家獨大的結果,一方面顯示出華為在科技創新能力方面的社會認可度,另一方面也說明我國科技強企的代表太少,而目前互聯網巨頭們雖然取得了極大的商業成功,但在硬核科技方面并未得到普遍認可。根據中國企業聯合會發布《2020中國500強企業發展報告》顯示,入圍前十的企業中互聯網公司僅有2家,華為以1316.59億元的研發投入位列榜首,第二位的阿里巴巴,投入金額為430.80億元。另一家入圍前十的互聯網公司是百度,研發投入為183.46億元。

    1aaa6c03caafa81530eff83f7f381e04

     

    未來,隨著我國對互聯網平臺企業反壟斷監管的加強,巨頭們憑借市場支配地位獲取利潤的空間將被不斷壓縮,它們未來的成長空間必須向技術底層轉移。大型互聯網公司不論從市值還是營收、利潤上都位居前列,同時再對照它們動輒千億的年度投資額,在研發上的投入比例確實偏低。科技研發靠的是長期堅持,需要更多長跑型企業的加入。

    此外,調研中還有一項“最看好未來哪個城市的科技創新力”,北京、上海、深圳三座城市占到了總票數的85.7%,其中深圳一個城市就占到了45.24%,除了這三個城市外,其他城市的得票率均未超過5%(見圖十二)。這也反映出我國創新高地偏少,且主要集中在南方,北方除了北京之外沒有一座城市的科技創新力被看好。

    30301a5e4e71138f084017eb2ab961e8

    在《2020年中國內地50強城市GDP排名》中,位居前十的北方城市僅有北京一家,且在2020年GDP增速一項中以1.2%墊底。這與多年來我國產業分布結構有關,北方大多數城市是資源驅動型城市,隨著科技商業浪潮的到來,大部分北方城市的發展開始進入瓶頸期和轉型陣痛期,最典型的就是東北老工業區,產業萎縮導致人口流失,人口流失導致發展失去源動力,形成惡性循環。對于諸多北方城市來說,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科技升級之路是解決發展的核心問題。

    此外,我們也注意到,跟北京、上海并列一線城市的廣州,在此次調研中的得票率僅為4.76%,與杭州持平。而杭州的崛起跟阿里總部在此而帶動起來的圍繞電商產業鏈的扁平化商業生態有密切關系。如果跟企業總部所在地對照,北京有今日頭條、滴滴、百度;上海有拼多多、攜程、B站;深圳有華為、騰訊;杭州有阿里巴巴系,它們大都是科技互聯網巨頭,相對來說廣州的代表性企業多為服務業和制造業企業,例如房地產、汽車等。城市的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城市中企業的活力。未來,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創新高地“多點開花”的局面。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