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投資蔚來、寒武紀獲數十倍回報!揭秘聯想創投的投資邏輯

    2021-02-22 13:49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5638717e2fa74498644cc2bf660de121

    既長于早期投資,也敢下注Pre-IPO;既做外部投資,也做內部孵化。這是一支“不正經”CVC基金養成記。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入職的最后一刻,蔚來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斌試圖請來的“救火隊長”還是反悔了。2019年下半年,蔚來遭遇危機,股價跌入谷底。在當時的背景下,“拒絕”是情理之中的選擇。但如果這位準新CFO彼時接受了這份邀約,如今手里的股票能換來15億美元。

    這只是蔚來魔幻切片之一。成立之初,造車新勢力被戲稱為PPT造車。一路走來,巨大的研發投入時常把蔚來財報燒出窟窿,漏掉上百億資金。危機時刻,核心員工也相繼傳出離職。直到2020年2月底,合肥市政府宣布投資100億元,蔚來才真正算緩過了那口氣。

    蔚來絕地求生的故事被切割成明暗兩條敘事線:明面里,合肥政府出手力挽狂瀾,將生死邊緣的蔚來拉回正軌;這背后,蔚來100號車主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曾三次會見李斌斡旋其中,而最終向蔚來出資百億的合肥政府正是聯想聯寶工廠的根據地,聯寶一年貢獻了合肥十分之一的GDP。

    “我們當時跟李斌很清楚地表明,要找到一個地方政府的支持。”聯想創投總裁、管理合伙人賀志強在向《中國企業家》回想這段經歷時說道,“因為我們相信新能源汽車能做到蔚來這樣的,全世界沒幾家,它只要‘不死’就一定會更好。”

    回報來得比想象中快,1月11日,蔚來突破了象征性的千億美元市值。對于從未減持蔚來的聯想創投而言,蔚來大喘氣自然也帶來了幾十倍的收益。

    除了蔚來,在聯想創投投資的案例里,還有更多神奇故事。例如,天使輪用100多萬元投資10%曠視股份,而后這家與依圖科技、商湯、云從并稱為AI四小龍的公司,融資紀錄被不斷刷新,D輪收獲了7.5億美元投資。

    “那段時間投項目主要是布局移動互聯網,投資還沒形成完整體系,對項目判斷主要是圍繞聯想生態以及創始人和技術。”賀志強說道。

    2010年,聯想創投前身樂基金是聯想研究院的業務之一,只是一家規模1億元人民幣的天使基金,第一個投資的項目是樂逗游戲。三年后,樂逗游戲在納斯達克上市。樂基金時期,團隊多為聯想研究院的原班人馬,投資只是小試牛刀,真正全身心投入投資行業發生在2016年,彼時中國投資行業正經歷一系列規范和調整,而互聯網創業也進入了下半場。

    從聯想集團本身來看,那時聯想正在經歷戰略轉型的關鍵時期,決定開辟一項與其核心能力相去甚遠的新業務十分需要勇氣。

    即便在相對復雜的背景下,聯想創投創立以來發展飛速,從資金管理規模來看,2016年第一期規模5億美元到現在累積管理規模已超100億元,寧德時代、蔚來、寒武紀、比亞迪半導體等明星公司背后均有其身影。

    2020年11月3日,聯想集團公布的20/21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20/21財年第二季度,聯想創投投資收益實現歷史性突破,單季度為集團貢獻投資收益首次突破1億美元,約合6.92億人民幣,上半年累計投資收益達1.7億美元,約為去年全年的3倍。

    財報同時透露,聯想創投新增投資項目13個,累計投資公司135個,被投企業寒武紀于2020年7月上市科創板,芯馳、飛馬、馭光等獲新一輪融資。而在未來的兩個季度,聯想創投還將有多家企業上市。

    在外界看來,一家年輕的創投能有上述成績少不了“運氣”。這家定位CVC2.0的基金的確很難看懂:既長于早期投資,也敢下注Pre-IPO;既做外部投資,同時內部又孵化出10家優秀子公司。但在惹人注目的成績和“毫無規律”的投資背后,絕不止于“幸運“二字。

    CVC2.0式反思

    賀志強在兩次拜訪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后拍板:寧德估值800億,貴,也得投!

    對于主要覆蓋早期科技投資的聯想創投來說,估值上億美元的項目是常有的,過百億的項目則超出了投資射程。不過,寧德時代這個非常特殊的項目卻在創投內部得到了從上到下的一致通過,毫無爭議。

    3845e35dedc6b162cee452cffd481077

    賀志強在2020年ceo年會上。

    “我跟團隊講,我們既然投電動車,那么也要投電池。如果清潔能源電池是未來,那寧德時代可能是未來的中石油、中石化,未來估值可能是過萬億元。”賀志強說道。寧德時代的故事雖然還未結尾,但目前的序章是:用3億人民幣換來了過十倍的收益。

    實際上,賀志強與團隊這種堅定來自于投完蔚來后的反思:在大量行研的背景下,為什么投完蔚來不投小鵬?如此大的賽道里,布局竟只有單點。

    “Miss(錯過)掉小鵬,一是因為我們投了蔚來,沒再將小鵬與蔚來對比。”深度參與投資蔚來的聯想創投合伙人宋春雨反思道,“二是我們是制造業出身,特別懂制造業,非常喜歡正向設計能力強的公司,我們確實過于保守了。”

    另一個因此錯過的案例也是賀志強至今最遺憾的項目。

    今日頭條初出茅廬時,由于聯想創投已經投資了ZAKER,對于頭條未來的發展和前景判斷有些猶豫。等今日頭條估值100億美元時,“我們就投不起了”。賀志強不無遺憾。

    最后聯想創投定下策略:在能容納多個選手的大賽道里,不能只投完一個,就放棄第二個第三個。

    對于彈藥充足和經驗豐富的投資機構來說,這樣的策略與打法十分常見。在投資需要的殺伐決斷中,從VC起家發展的紅杉中國早已是投資全鏈條布局;對于更加追求確定性的PE來說,高瓴的行研與全產業布局亦堪稱典范。但對于一家在摸索中成長的CVC基金來講,親歷錯失的機會才更具說服力。

    之所以叫CVC2.0,是因為其定位與傳統CVC的區別:打破原來只投上下游的策略,只投IT的未來。講到這里,賀志強站起來在墻上畫了兩個圈,左邊的圈代表著IT的未來,右邊代表聯想產業,聯想創投關注左邊,并且相信投到越往后,重疊的圈會越來越大。

    一旦明確了這個問題,定位于“研究型機構”的聯想創投的優勢便開始凸顯。在人工智能賽道里,聯想創投先后投了曠視科技、第四范式、寒武紀、思謀科技等。賀志強幾乎認識了整個人工智能圈的所有人,遇到不懂的問題,李飛飛、吳恩達等業界翹楚都是其外部智囊團。

    賀志強對行研有近乎執著的熱情:“做投資跟做技術其實一樣,要對行業發展有判斷,問對的問題。”

    從2000年開始,賀志強帶領的聯想研究院每年做LTO(Lenovo Technology Outlook,聯想科技展望),近1萬多名工程師與產業鏈上下游各方一起探索,對行業未來進行研究。這個習慣一直延續下來,在年末的兩個月,團隊要圍繞未來5到10年的技術發展趨勢,在產業互聯網、半導體、新消費等領域里回顧、前瞻、預測。

    領導LTO二十多年,賀志強樂此不疲,工作的熱情并未隨著年齡增長而消減。一次,本該在國外度假的他突然出現在辦公室,因為“度假太無聊,想開會了”。這種對工作的興奮感蔓延到了聯想創投整個團隊,與賀志強共事多年的聯想創投董事總經理王光熙笑稱,興許都是摩羯座。

    “對新鮮事物永遠有感覺,很重要”

    1986年研究生畢業即加入聯想集團的賀志強,有很多神奇的傳說。多年共事的楊元慶評價他,不顯山露水;樂Phone面世后,時任微軟執行副總裁的陸奇為見他,專程跑了一趟北京。

    如今,作為聯想創投的掌舵人,賀志強將自己30多年對產業的認知帶入聯想創投的投資版圖中。一方面,在其定位里,聯想創投關注的是IT未來,但另一方面每日優鮮也是被投企業。

    我們是CVC2.0,不是單純的財務投資。所以,我們投跟IT相關的項目占了80%以上。但同時,我跟團隊開了個口子,20%沒限制。無論是階段還是方向,沒有限制。所以才會有寧德時代、每日優鮮。”賀志強解釋道,“中國是個消費大國,盡管有了阿里、京東,還是出現了拼多多,還有元氣森林。所以我們20%的機會不設邊界,不錯失好項目,對新鮮事物永遠有感覺很重要。”

    賀志強認為這個機制最重要的是能讓人擺脫慣性思維:“20%可能成功,可能失敗,但是它的好處是,能夠始終提醒我們所有人,包括GP團隊、投資團隊,以及中后臺的風控同事,永遠不要用一成不變的思維去看待所有的項目。如果100%投相同的東西,很容易思維固化。”

    對于聯想來說,制造就像是強大的引力,這股不可或缺的力量也在形成一些固化思維,例如折射到蔚來身上的謹慎。但創新業務注定不在近地軌道。

    聯想創投不僅有外部投資,還有內部孵化的項目。

    聯想創投的前身為聯想云服務業務集團,當時下設軟件新興業務。王光熙記得,剛開始每隔半年會跟董事會做新興業務的匯報,前一個匯報,同事還在講服務器,講供應鏈投入,銷售布局。但到他時,申請預算的項目內容變成了“這款APP用戶數有多少”,很難用主營業務的邏輯去解釋新興項目。

    “(在投資和孵化新業務)這點上,整個聯想的高管非常有戰略眼光。”安想智慧醫療CEO林林回憶,“2015年,聯想內部調整管理思路,倡導用創業的模式做創新業務。一些創新型業務體量小,但是戰略意義大,聯想吸取之前在創新業務模式變革上的經驗,希望將一些創新型業務,用創業的方法來做,尤其是能夠利用到在聯想體系內的一些機制和資源,同時又能夠有團隊的激勵。”安想智慧醫療是聯想創投第二家內部孵化的企業。

    事實上,確定成立創投業務部門前,聯想集團剛經歷了一段起伏不平的發展之路。

    2013年第三季度,聯想首次奪得全球PC第一頭銜,這也是中國企業首次在PC行業登頂。聯想內部開始探索一項新的主題:尋找第二增長曲線。光環之下聯想緊接著宣布了兩場收購,2014年1月23日,23億美元收購IBM System x服務器業務,一周之后,再次出手,29億美元收購摩托羅拉手機業務。但兩次引人注目的并購并未收到理想中的成績,反而2015~2016財年,聯想遭遇自2009年以來的首個年度虧損,凈虧損1.28億美元。

    質疑撲面而來,聯想和楊元慶被推至風口浪尖。不過對創投這項新業務,包括楊元慶在內,集團上下卻沒有絲毫猶豫。

    賀志強回憶道:“柳總(柳傳志)和元慶(楊元慶)覺得,聯想已經走過三十年,和所有三十年的企業一樣,未來新業務發展會遇到很大的挑戰。而移動互聯網又讓資本的力量顯現出來,所以我們要做一個CVC2.0。”

    2016年3月,賀志強的頭銜正式從聯想云服務業務集團總裁兼聯想CTO變為聯想創投集團總裁。不過,即便對于這位在聯想工作了30年的老員工來說,發展一塊全新業務也絕非易事。用了四年的時間,聯想創投逐步建立了完整的內部孵化與外部投資機制,走向成熟,并與集團協同越來越緊密。

    “我們投IT,有的項目雖然現在看起來與聯想無關,但或許未來某天就會發生化學反應,比如自動駕駛看似與聯想無關,但其背后的計算單元與服務器、算力都緊密相關。”賀志強表示創投是聯想的業務,必須緊圍繞聯想的戰略,與其互相促進,不能脫離聯想。

    既是時機的博弈,又是時間的朋友

    北京首都機場漫咖啡,早上8點,蔚來合伙人秦力洪與聯想創投合伙人宋春雨第一次見面,一小時后一人往上海,一人飛香港。

    那時,蔚來B輪融資幾乎已經敲定,為了說服秦力洪,宋春雨問道:“你現有股東已經有財務投資、互聯網這些背景了,但這件事的本質是不是制造業?”

    “好項目是要搶的,你要像個特種兵一樣把它搶下來。”宋春雨說道。一個月后,蔚來的B輪融資資方名單里出現了聯想。

    投資是一場關于時機的博弈。一方面,如宋春雨所說要能夠爭搶到好項目。另一方面是預見,在大多數人還未覺醒之前提前布局。

    “實際上,我們在2015年就做了全面的行研,2016年創投成立后,我們便開始投資科技領域,很多半導體項目比如寒武紀、芯馳科技、思特威我們都進入的很早。”宋春雨介紹道。

    “你在大家‘不感冒’的時候進去,那才有意思。”賀志強饒有深意。

    2016年清科年會開場,賀志強判斷,流量時代過去了,接下來的主題是要投產業互聯網。接下來的五年時間,聯想創投將始終堅定地圍繞物聯網、邊緣計算、云、大數據、人工智能與行業智能進行布局。

    “做時間的朋友”是對所有價值投資最好的詮釋之一。聯想創投的路徑亦是如此,在蔚來低谷期,堅持沒有拋售蔚來。

    加入聯想不久,賀志強對王光熙說了一段令其印象深刻的話:不管做哪件事,投資、創業,要變得更加執著和有韌勁,很多事不能完全用概率來計算,一個好的創業者和投資人是目標導向,想盡十二分的辦法克服各種挑戰,達成目標。

    當年,安想智慧醫療拆分獨立出去后,賀志強送給林林一艘帆船模型,同樣囑咐他:“做時間的朋友,聽真理的聲音,創業很難短時間內爆炸式增長,有的時候你要耐得住寂寞,有的時候你要抓住機遇,只要你找到對的方向,你就必須得堅持住。”

    在賀志強的基金周期布局里,十年是最低期限。但十年,對于聯想來說并不算太長。創投集團里,王光熙2011年加入聯想研究院,宋春雨和董事總經理梁穎更早,分別為2001年和1996年。上至聯想的一眾高管,童夫堯、喬健等工齡都以十年為單位。

    卡夫卡的《城堡》里,主人公K終其一生追尋意義。作為故事的母題之一,尋找自我與意義從來不曾過時。如果問聯想創投存在的意義是什么?賀志強認為,離不開聯想本身。那么聯想對于他的意義又是什么?“聯想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賀答道。

    同事們說,老賀總覺得,去別的公司就是給人打工,但在聯想不是。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