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生于1971

    2021-02-22 09:51 | 作者: 于靜,周春林,謝馭飛

    WechatIMG7

    2021年,生于1971年的人到了“知天命”的年紀。我們之所以關注這個群體,是試圖以一個微小的切口,管窺他們與這個時代、這片土地的內在關系。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編輯|周春林

    頭圖插畫|謝馭飛

     如果仔細研究數據,總能在里面發現一些“秘密”。 

    在最新的一份財富榜單上,執掌大公司的企業家包括騰訊馬化騰、網易丁磊、海底撈張勇、貝殼左暉、跟誰學陳向東、萬向魯偉鼎、完美世界池宇峰、美年健康俞熔、永輝張軒松、唯品會沈亞;作為合伙人、創業伙伴一同上榜的有彭蕾、袁麗萍、吳春媛、許達來、陳一丹等人。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地方:生于1971年。 再做一個對比:500強中年齡最小的是旭升汽車技術的徐若桐,23歲;年齡最長的是浙江龍盛集團的阮水龍,85歲。他們中間,1971年出生的人占比高達4.8%,遠遠高于63個年齡之間的平均占比1.6%。 

    這個榜單之外,生于1971年的還包括在2021年登頂世界首富、心心念念帶領人類飛向火星的馬斯克。 

    顯然,我們不可能據此就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生于1971年的人,更容易獲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即使只拿資本與財富作為衡量因素。 

    與同樣生于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人相比,他們并無特殊差異。我們之所以關注這個群體,是試圖以一個微小的切口,管窺他們與這個時代、這片土地的內在關系。 

    2021年,生于1971年的人到了“知天命”的年紀。他們大多已經歷過起落沉浮、喜怒悲歡、信任背叛,卻又有足夠時光完成對未來的期許和承諾。他們在波詭云譎的商海中作出的判斷、抉擇,也可以為年輕的后來者提供鏡鑒。 

    與比爾·蓋茨、喬布斯、埃里克·施密特、蒂姆·伯納斯·李等硅谷傳奇人物出生于1955年類似,1971年出生的中國企業家們的成功,無疑與本人的天賦、個性、能力、心智密不可分,但更離不開為其成長提供空間、足夠輝煌的大時代。 

    求學:

    在英語和計算機的引導下

    1971年,中國社會還在經歷動蕩。 

    這一年發生的許多標志性事件,為此后的國際格局、國家命運、個體人生埋下了伏筆。以1971年7月基辛格訪華為標志,中美兩個之前水火不容的國家走出了融化冰雪的第一步。 

    與這一年同時降生的,還有和解與希望的因子。 

    5年之后,禁錮被沖破,混沌逐漸打開。“四人幫”被粉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引發大討論,一群上了年紀的人想要努力追回失去的青春。

    八十年代,改革開放打開國門,經濟開始騰飛。出生于1971年的人十幾歲了,成為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對象,開始接觸英語、計算機等時髦學科。與父輩不同,他們有機會接觸新鮮事物,進而在成年后自由主導人生。 

    1981年,國務院頒布《關于自費出國留學的暫行規定》,為大學生們打通出國留學之路的同時,也帶動著國人的語言熱情,從昔日的俄語轉向英語,電視機里天天播放英文學習節目。 

    出生于1971年的作家、投資人馮唐記得這股小學時掀起的全民學英語熱潮。印尼華僑出身的父親對他實施了人生中唯一一次“逼迫”,這讓馮唐非常反感,直到后來通過閱讀英文小說扭轉局面。 

    出生于浙江寧波的丁磊,也在那時跟著《走遍美國》學習英語。他同樣有個見多識廣的父親,在國營奉化食品廠任廠長,經常與國外公司打交道。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信息技術在信息理論的激發下,從自發階段走向自覺階段,新技術、新工藝不斷涌現,隨著20世紀60年代集成電路的發明,人類從工業時代進入信息時代。也正因為他們這代人對英語的熟悉,對最新技術動向的了解,在工業時代的起步階段大大落后的中國人才有機會緊跟信息時代的步伐,甚至在某些方面實現趕超。 

    科技也是小平同志1977年恢復工作后與教育一起主抓的方向,他還把它們提升到關乎國家和民族未來的高度。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中國計算機事業進入高速發展階段。1984年,一位13歲的少年,在上海市展覽館見證了一個時代的開啟,小平同志摸著他的頭說:計算機普及要從娃娃抓起。這位少年就是后來加入微軟中國研究院的李勁,他讀小學時,第一次在上海市少年宮接觸到計算機,“像一臺冰柜那么大。” 

    與他同齡的少年中,馬化騰、丁磊、左暉、陳向東、俞熔都有信息技術背景。馬化騰從小熱愛天文學,為了培養他對科學的興趣,父母很早給他訂閱了科學類雜志。 

    馬化騰與他的高中同學、后來成為創業伙伴的張志東、陳一丹等人,都將第一志愿填報了深圳大學。這里沒有他向往的天文學專業,他于是退而其次選擇了計算機專業。因為他們的存在,這個種滿荔枝樹的新校園,在三十年后有底氣與國內外一流高校同臺競技。 

    酷愛計算機的丁磊,則因為父母的反對——電腦前有X光——而被動選擇了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的微波通訊專業。丁磊的技術啟蒙也來自父親,訂閱的科學類雜志為他打開了視野,家里的收音機、電子元件、半導體之類的裝置,則為他自己動手、發揮想象力提供了試驗場。15歲時,丁磊就可以組裝收音機;高中時,他開始用學校為數不多的幾臺蘋果電腦編寫程序。 

    就業:

    從體制內離開選擇創業

    1993年,馬化騰、丁磊等下半年出生的人大學畢業。 

    這一年的11月,十四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這個決定是繼1984年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之后的,被稱為中國經濟改革第二部曲的重要文件。 

    此前一年, 88歲高齡的小平同志南巡,帶領人們進一步解放思想,破除“姓社姓資”的思想束縛,前進的道路進一步確定。東方風來滿眼春。 

    暢銷書作家凌志軍在《變化:1990-2002年中國實錄》中稱,這一年,辭官下海的人有十二萬人,不辭官而投身商業的人超過一千萬,還有大約數以百萬計的教師、學生和科技人員開始經商。以陳東升、毛振華、張文中等人為代表的“92派”,成為中國企業家的典型代表。 

    那些早年抓住縫隙創業的人,已經有機會為他們的后輩提供舞臺了。1992年,21歲的魯偉鼎進入父親創辦23年的萬向集團擔任副總裁,開始參與父親創立的事業。 

    魯冠球是中國最早的一批企業家之一,1969年開始創業。1971年兒子魯偉鼎出生時,他正小心翼翼地進行計件工資制改革,也就是根據工人的勞動量分配收入,還要再過七八年,改革開放后,國家才開始公開嘗試這種制度。父親的探路,不僅為中國鄉鎮企業的燎原提供了火種,也影響了兒子的經商之路。 

    “還是下海好”,復旦大學政治經濟學老教授蔣學模與其他學者、青年一起創業后,專門寫文章為他們喝彩,推動經濟理論研究走出書齋。 

    正是意氣風發、風華正茂的年紀,生于1971年的他們很難不受這股風潮的影響。當時國家實行就業分配制度,有的人沒有接受分配直接去創業,有的人即使接受組織安排,也難以平復不安分的心,早早從體制內離職。 

    美年健康董事長俞熔,因為父母是西安交通大學的教授,選擇與之同源的上海交通大學,攻讀通信工程專業。1993年大學畢業后,進入一家房地產策劃公司工作,兩年后創辦自己的地產公司。 

    左暉從北京化工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后,分配到北京郊區一家化工廠工作,僅僅三個月后,他就辭職到一家軟件公司工作,又三年后,創辦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從事財產保險代理行業。如果不是因為監管門檻限制,他掌舵的將不是鏈家、不是貝殼,而很有可能是中國最好的財產保險公司。 

    丁磊畢業后分配到寧波市電信局,做程控交換機維護工作,兩年后動了創業的心思,不顧父母反對,南下廣東尋找創業機會,又在兩年后,于26歲時創辦網易。丁磊和馬化騰是社交網絡上認識的朋友,受丁磊創業啟發,馬化騰在1998年創辦騰訊。 

    創業:

    趕上互聯網這波浪潮

    大江大河奔涌向前,普通人即使抓住一次機會就可以逆襲人生。而對于奔走在時代浪尖上的人,對成就一番大事的渴望,驅動著他們不斷向前、向上。 

    俞熔通信專業畢業后,通過房地產掘得第一桶金,做過投資,在大健康領域創業,最后又回到了他熟悉的科技領域。時光流轉與命運輪回中,俞熔發現此時的創業與早年已發生很大變化,接受青騰大學教務長楊國安教授訪問時,他說,過去做企業更多是要靠判斷、果斷和抓住機會的能力,今天則要靠組織、體系、專業技能和技術,包括數字化變革。 

    在他所在的預防醫學領域里,“變革”意味著組織運轉與準確診斷的高效,消費者可以享受到的相對應成果,是體檢流程更快,健康管理服務更完善,甚至能夠通過關鍵指標提前對癌癥、疑難雜癥進行篩查、干預。 

    這是一件正確卻不容易做到的事,攸關全局與涅槃重生的“變革”背后,也往往意味著對既得利益的觸動,只有對自身技術的充分信心,才可以支撐他們篤定走下去。 

    鏈家一度被互聯網新貴視為傳統房地產中介的代表,一段時間里,后者曾高調宣布,以飛機大炮的方式挑戰他們的刀耕火種,甚至騰訊也在前幾年提出用互聯網改造、賦能傳統行業,直到他們遇到鏈家才知道,這個擁有龐大肉身的企業壁壘太高,難以攻破。 

    它不僅沒有被侵襲,還通過網站、平臺、樓盤數據庫的建設,倒攻到線上。2020年8月,貝殼找房在紐交所掛牌交易。截至2021年2月19日,市值接近820億美元,遠超萬科、保利、恒大等房企巨頭。 

    擁有相似經歷的還有跟誰學的陳向東。他曾在河南教育學院物理系電子技術專業學習,對技術的了解,讓他篤定堅持在線大班授課。當全行業虧損時,大班課的商業模式讓他們盈利;當有人擔心平臺上的名師會不會像他老東家新東方那樣頻繁出走時,在線模式本身又會通過系統效率的提升,在流量、銷售、主講、輔導、內容、研發、視頻直播技術,中臺支撐、數據等相關團隊之間相互咬合,讓名師難以離開。 

    少年時的英語熱改變了這代人的命運,等到他們大學畢業時,不少人選擇出國留學。1993年,俞敏洪乘著這股出國留學紅利創辦英語培訓機構新東方,并在六年之后,接納了一位出生于1971年的同事陳向東,后者從教師、總裁助理、武漢新東方學校籌辦負責人等基礎崗位做起,成長為集團執行總裁,成為俞敏洪的肱股之臣。 

    陳向東2014年離職創辦跟誰學,他本人的財富值在2020年達到320億元人民幣,超過俞敏洪。 

    那些將計算機作為自己主業的人,他們的成功早已耳熟能詳。馬化騰與丁磊,一個是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巨頭之一,一個則在創業四年后登頂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首富。 

    那些雖然遠離信息技術的人,也憑著學生時代打下的基礎,憑著對信息技術的洞察,在后來的大數據與產業互聯網時代,在各自領域率先變革,在互聯網攻城略地時,成為巨頭難以撼動的存在。 

    未來:

    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

    大多數人會認為那些出生家境良好,視野、眼界寬闊的企業家望塵莫及,事實上,生逢大時代,生于寒門的人也有逆天改命的機會。海底撈創始人張勇、永輝創始人張軒松的經歷,可以為普通人提供范本。 

    張勇出生于四川簡陽,在一戶大雜院中長大,他對小時候最大的記憶就是“窮”。技校畢業后,他在老家開了一家麻辣燙店,從無錢、無學歷、無背景、無能力的“四無人員”做起,憑著對顧客的貼心服務,站穩腳跟。當海底撈有機會走向全國時,他又將這種人力資源的優勢,通過師徒制培養體系固定下來,將企業發展成人們難以學會的中餐業標桿品牌。 

    與那些學歷高、眼界寬的人看準趨勢擊中目標不同,他們的成長之路跌宕起伏,往往邊實踐邊積累經驗。永輝創始人張軒松23歲開始創業,在啤酒代理領域積累了一定資本,又在創辦啤酒生產企業時虧損。進入零售連鎖領域后,憑借生鮮電商與供應鏈優勢與大型超市形成差異競爭,成長為零售業龍頭品牌。 

    盡管品牌影響力在外,并非意味著未來高枕無憂,海底撈身后出現不少與之叫板的身影,永輝更是面臨盒馬鮮生等新零售業態的沖擊,雖然永輝也在不斷推出“超級物種”與之抗衡,但2020年開啟的社區團購,又將他推入與巨頭的競爭。 

    引領也意味著隨時會被趕超。未來,已經50歲的他們將如何應對新的挑戰? 

    “兩鬢風霜,途次早行之客。”對年齡的關注,就像摁在水底深處的葫蘆,總會浮上水面。即使重視健身與養生的馮唐,也會不經意間留意自己的年齡——“我大愛的作家們,在我這個年歲之前,多數都寫完了他們最重要的作品,然后多數都死了,仿佛那個秋天的花落。” 

    這個作家名單包括勞倫斯、凱魯亞克、卡佛、卡夫卡、王小波等。馮唐說他還有許多未完成的事業,盡管身體已見衰老,依然希望通過不斷奔跑,掌控生活,掌控命運。 

    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壽命的延長,50歲也不再是傳統意義上容易讓人產生更年期印象的年紀。 

    霍爾格·萊納斯在《男人五十》中說,“男人的50歲,黃金般的歲月。近50歲的,過了50歲的,抑或所有五字開頭的男人們,還持有兩張王牌:承諾過的未來,和歷經歲月雕琢的過去。” 

    進入2021年,世界格局與經濟環境都巨變之中:新冠疫情仍在蔓延、經濟全球化面臨仍挑戰、技術變革未有窮期、國際政經局勢處于動蕩變化之中。不確定的時代里,生于1971年的他們,能否繼續在自己的航道深挖出一條確定的上升曲線?

    值班編輯:李薇  審校:高歡歡  制作:陳睿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